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13章 爆破高手

那个声音仍然在继续:“很有本事,我就知道普通人无法拆掉老君窑的炸弹,那么,试试这一次,看看你还有没有本事拆掉。”
佟秀秀道:“鼓楼广场是公众场合,就算是圈套也不应该选择那个地方。”
张扬笑道:“南锡最近发展得不错,听说你的梦晨数码广场招商搞得红红火火。”
伍得志手法娴熟的拆除着线束,轻声道:“我想好了,等这件事过去后我就向上级汇报咱们的事情,我要和你结婚!”
张扬笑道:“工作上的事情当然不能勉强,既然廉明的心意已决,我们会尊重他的选择。”
张大官人也没解释,因为他知道解释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电话那头传来猖狂的大笑声:“那是因为没想到会把你牵进来。”
伍得志看了刚才的那座公话亭,微笑道:“只可惜,你的炸弹永远都不会爆炸。”
佟秀秀恢复意识之后想起的第一个人就是伍得志:“得志……”
张大官人心说是我的福气才对,想想安语晨怀孕已经到中晚期了,最近张扬每想到她,心中就颇为不安,这次能否彻底治愈安语晨,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佟秀秀握着电话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背脊上的衣物已经完全被冷汗湿透。
张扬道:“我是孙猴子,你爸就是如来佛,我怎么跳都跳不出他的手心。”
高仲和道:“帮我跟秦清说声抱歉,这小子辜负了你们的期望。”
“我就说过,炸弹最重要的部分不是引爆装置,而是在需要的时候让它爆炸……”
张扬笑道:“我还以为里面没人呢,那啥,怎么不回家?”
乔梦媛反问道:“你伤心什么?”问完这句话,芳心一阵狂跳,这种话本不该问他。
佟秀秀道:“我一定要找到葛星火。”
乔梦媛秀眉紧锁,显然为母亲的事情担心不已。
为了谨慎起见,伍得志先打了个电话回去,他们的手机基本上都可以实行来电追踪,打给佟秀秀的那个电话来自于鼓楼广场的其中一个公用电话亭。
伍得志轻声道:“肥喜知道的基本上都已经说出来了,这个贩毒集团组织非常的严密,贩毒是一条线,暴力集团是另外一条线,葛星火是其中的一个纽带。”
郭成用力咬了咬嘴唇。
“很厉害,很专业,很用心,可惜你太用心了!”管诚的声音充满了嘲讽和戏谑。
伍得志叹了口气,充满爱怜的看着佟秀秀。
佟秀秀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拿起电话,电话内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佟秀秀,想知道你表哥是谁杀死的?”
乔梦媛笑道:“高叔叔那个人最疼他这个宝贝儿子,廉明从小就娇生惯养,去了美国之后还算培养了些自立的能力,不过性情上还是偏于脆弱,禁不起挫折。”乔梦媛认识高廉明已经不少年头了,对他的性情还是很了解的。
张扬大吼道:“我明明感觉到他脉搏的跳动,他还活着!”
佟秀龚道:“我不管什么和_图_书越不越界,我表哥不能就这么白死了!”
佟秀秀充满了不甘心:“我不相信他们的办案能力……”
伍得志听到管诚猖狂的大笑。
乔梦媛叹了口气道:“他们虽然表面上和和气气的,可是……”乔梦媛的话没有说完。
已经是吃午饭的时间,高仲和邀请张扬在家里吃饭,张扬婉言谢绝了,和高仲和的这番谈话之后,他也打消了劝说高廉明留下的念头。
电话那头的管诚已经挂上了电话,伍得志有条不紊的动作着,佟秀秀很紧张,“得志,如果来不及,你就走,至少我们还能活下来一个,帮我报仇!”
在医护人员的眼中,已经将张扬定性为神经不太正常,已经被宣判死亡的人,还有什么复活的可能。
佟秀秀皱了皱眉头,她将电话的内容向伍得志重述了一边。
乔梦媛道:“真的很不错,我爸没看错你,你果然很有能量。”
乔梦媛被他的比喻给逗笑了,拿起纸巾擦了擦唇角道:“前两天见到南锡李书记,他对东江把你给挖来还是耿耿于怀。”
乔梦媛摇了摇头。
“乔书记没有和她好好谈过吗?”其实张扬早就看出孟传美有些不对头。
“组织?哈哈,在他们的眼中何时珍惜过我的生命?”
一个阴测测的声音笑道:“不要放下电话,从你拿开这个电话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计时。”
“快跑!”伍得志大声吼叫道。
手术室的门刚好在此时打开,负责为伍得志主刀的医生走了出来,他摘下了口罩,向郭成道:“对不起,我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
张扬点了点头:“还不错,迪特娱乐有限公司已经初步打算在新城区投资,建设一座现代化的主题娱乐公园,一切顺利的话年底就能签约,这次慧空法师过来,应该可以确定重建秋霞寺的细节,可以说新城区旅游发展的框架已经初步搭起来了,单单是旅游这一块,吸引投资二十几个亿没问题。”
佟秀秀在肥喜的身上并没有得到太多的情报,肥喜的嘴巴很紧,而且他对于组织的内情也不是太清楚,而且佟秀秀的行为让上层颇为不满,认为她的行动夹杂着太强的个人目的性,打着国家利益的旗号,其实是想为她的表哥黄军讨一个公道,平海公安厅也因为这件事向国安提出了抗议,在多重压力下,佟秀秀不得不将肥喜交还给警方。
伍得志己经开始拆弹。
乔梦媛道:“语晨人不错,遇上这样的合作者的确是我的福气。”
佟秀秀的脸色变了,伍得志从她突然变得苍白的脸色就意识到了什么,他看到公用电话的液晶显示屏上开始飞快的倒计时……5分钟!
伍得志道:“你为什么要装死,为什么要背叛组织?”
佟秀秀道:“世上没有比我更急着嫁人的女子,我是不是很丢人?”
乔梦媛道:“家里没人,我又忘带了钥匙。”
“担心什么?”
郭成愣了一下:“可是和*图*书……他死了……”
佟秀秀道:“我必须要去。”
乔梦媛咬了咬嘴唇,轻声道:“我有些担心!”
张扬明白,老君窑的事情显然让高仲和产生了心结,他可能将老君窑的事情算在了自己的头上,虽然没有明说是自己连累高廉明身涉险境,可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显。
对方低声道:“别管我是谁!如果你想知道,二十分钟后到鼓楼广场。”对方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道:“吃饭没有?”
伍得志道:“管诚,是你吧,从老君窑那颗炸弹设置的布局我就猜到是你,以你的水准,本不应该设置一颗这么简单的定时炸弹,太轻敌了。”
伍得志道:“上头已经不让我们再查下去了,之前你的行为已经让他们很不升心,秀秀,我看这件事应该缓一缓再说。”
张扬道:“慧空法师后天抵达江城,我安排伯母跟他见面。”
乔梦媛欣然应邀,她把车锁好上了张扬的车,两人也没有走远,就在宁静路的上海面馆随便吃了点东西。
高仲和倒了杯茶给他,自己也倒了一杯,低声道:“其实我最讨厌别人做事有头无尾,可我这个儿子偏偏就是这样,他从小做事就没有长性,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事情干过不少,人也不小了,可是始终像个长不大的孩子,自从跟着你去南锡体委工作,这段时间他变化不小,成熟了不少,我也很欣慰看到他能够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可是之前老君窑的事情让我很后怕……”说到这里高仲和故意停顿了一下。
佟秀秀一边跑,一边惊魂未定的回头看着那座公话亭,伍得志道:“马上通知上头,管诚还活着……”他的声音被手机铃声打断。
因为下雨的缘故,鼓楼广场空空荡荡,很少有人在这个时候在广场上闲逛,佟秀秀和伍得志提前五分钟来到广场,他们停好车,电话准时响起,依然是那个低沉的声音:“广场西北角,95度咖啡前的电话亭,两分钟后电话会响起,现在你们马上去。”
电话亭距离他们停车的地方不远,两人冒雨向电话亭跑去,当他们来到电话亭内的时候,果然听到电话铃声响起,佟秀秀第一时间拿起了电话:“喂!”
佟秀秀望着伍得志,看到他额头上的汗水,她忽然感到鼻子一阵发酸,美眸中泛起了晶莹的泪光,如果不是生死关头,伍得志不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她轻声道:“你这就算求婚?”
伍得志缓缓伸出手去,沉声道:“不要慌,听筒的位置不要移动。”他取出随身工具,迅速打开了IC电话的面板,当他看清里面的情景之时,内心不禁一沉,这颗炸弹如果被引爆,方圆十米范围内将会被夷为平地,更不用说身处爆炸中心的他们。
伍得志开解她道:“每个部门都有各自的职能,你这次的行为其实已经越界。”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好多了,最近饮食也改善了一些和图书。”
“他配吗?”
伍得志仔细想了想,低声道:“可能是个圈套!”比起佟秀秀,他要老练许多也要沉稳许多。
张扬道:“平时多陪陪她,不过你千万别像她一样痴迷于佛学,万一你想不开当了尼姑,我该有多伤心!”
乔梦媛道:“只说是在瑞士,我给她打过几次电话,看来对瑞士的风光流连忘返了,梦晨数码广场的事情一股脑交给我,她根本就不过问。”
伍得志笑道:“天底下有我拆不了的炸弹吗?”他在安慰佟秀秀,生死关头,伍得志表现出超强的心理素质,佟秀秀一动都不敢动,生怕她的动作触发了炸弹。
张扬揣着明白装糊涂道:“小妖?我很久没跟她联系了,她不是去环游世界了吗?”其实这厮昨晚才和安语晨通过电话。
郭成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看着两个最得力的下属落到如此惨状,郭成心中也是难过到了极点,他轻声劝慰道:“你先好好养伤,医院方面正在全力抢救,相信他一定吉人自有天相!”
张大官人一脸暧昧的笑容,此刻看着乔梦媛的眼神就像一只盯着小白羊的大灰狼。
“我要去见他……我要去见得志……”佟秀秀大声道,她的眼前还是白茫茫一片。
乔梦媛问起张扬过来的目的,张扬将高廉明的事情说了。
佟秀秀含泪道:“你不会后悔,我愿意嫁给你,如果组织上不同意,我就不干了……”
张扬笑了笑道:“高厅,我明白了。”
高仲和说话还是比较委婉的,他也没有直接责怪张扬,轻声道:“那个佟秀秀是国安工作人员,我不想廉明和她纠缠不清,廉明昨天跟我说打算回美国,我尊重他的选择。”
伍得志了解她倔强的性子,知道她一旦决定的事情绝没有回旋的余地,轻声道:“我和你一起去。”
佟秀秀道:“我表哥在看守所内被杀,到现在公安方面都没有查出真凶,你让我怎么相信他们?”
伍得志点了点头,很小心的从佟秀秀手里接过听筒,将电话慢慢垂落下去。
伍得志的尸体被随后推了出来,郭成来到推测前,示意护工停下来,他缓缓揭开白布,看到伍得志那张面孔已经被炸得血肉模糊,右臂已经在爆炸中失去,目睹如此惨状,郭成的手不禁颤抖了起来。
佟秀秀马上警惕了起来:“你是谁?”
张扬没疯,他向郭成大声道:“帮我扶起他!”
伍得志微微一怔,他躬下身去,却看到车底放着一颗炸弹,任何伪装和隐蔽都没有,就堂而皇之的放在车底,时间只剩下了五秒。
佟秀秀拿起了电话,两人来到了汽车旁,电话仍然是管诚打来的:“让他接!”
张扬道:“算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对了,你妈身体怎么样?”
伍得志微笑道:“其实生命很短暂,放着这么好的女孩在我身边,如果我不去珍惜,我会后悔一辈子。”
管诚道:“其实引爆装置设置http://m.hetushu.com的再精妙都没有任何的意义,最关键是在需要的时候让它爆炸。”
佟秀秀道:“是你害死我表哥的?”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广场还没封顶,不过所有办公楼都卖光了,门面只租不售,合约已经签完,现在二期工程已经开始。”说起这件事她不禁想起了安语晨,叹了口气道:“小妖怎么回事,好几个月了,人影都见不到。”
耳边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却是她在七局的副主任郭成:“他还在抢救!”
伍得志道:“拜托你下次安放炸弹的时候专业一点,这种没难度的设置实在是贻笑大方。”
离开高家,张扬驱车经过乔振梁家门口的时候,看到乔梦媛的那辆凯迪拉克越野车就停在门前,他放慢了车速,探头探脑的向里面看,却想不到车窗居然落了下来,乔梦媛的俏脸从窗口露了出来:“看什么看?”
伍得志道:“我也不干了!”他剪断了蓝色的接线,时间还剩下最后十五秒。
佟秀秀从他骤然改变的表情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他们竭尽全力的向远方逃去。
郭成惊喜的大叫道:“他还活着,他真的还活着!”
“你说的哪一个?电话亭里还是车里?”
伍得志道:“你是我遇到过最聪明最美丽的女孩子,别急,我们有的是时间!”他小心的分离红色的那根接线,从后面看到一根头发丝一样的金属线,如果稍不注意,就会连同红色的接线一起剪断,伍得志剪断了那根红色的线,电话机发出嘀……的长鸣音,时间定格在三秒处。
张扬道:“走,我请你!”
张大官人送入伍得志体内的内力越来越强,甚至连郭成都感到了这一波又一波的震动,终于,他看到伍得志的胸膛起伏,他用力眨了眨眼睛,可以确信,这并不是外力使然,是来自伍得志自身的呼吸。
乔梦媛想摆脱这种尴尬的气氛,轻声道:“新城区的工作还顺利吧?”
乔梦媛显得有些犹豫,可最终还是决定将心里话说出来:“我妈的性情变得越来越淡漠,已经几次流露出要出家的意思。”
“我没那么容易死,咱们同期的学员中,我们是最为出色的两个今天可以试试看,咱们到底谁更加出色?”
乔梦媛道:“其实高叔叔从一开始就反对他回来,廉明虽然拿了律师执照,可那毕竟是美国的执照,在咱们中国没有用武之地。”
张扬道:“这小子把我给晾了,当初我顶着压力把他给弄到新城区指挥部,眼看他的编制问题就能够落实,想不到他给我上演了这一出。”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彻在他们的身后,汽车在火光和浓烟中变得支离破碎,车身的钢板在熊熊火焰中翻腾升空,玻璃的碎片迸射的到处都是。
郭成将信将疑的扶起伍得志,张扬双掌贴在伍得志的后心处,一股内力送了进去,他要帮助伍得志,他小心控制着内力的节奏,一吐一收,内力宛如潮汐般震动着伍得志的身体,http://m.hetushu.com并将这种震动传达到他的心脏之上。这种用内力来心脏复苏的方法,比起电击更为有效,传统的心脏按压,只针对于心脏本身,而张大官人这种按摩方法,不仅作用于心脏,而且可以将这种震动传达到全身所有的经脉,属于一种全局意义上的协助复苏。
周围的医护人员都诧异的看着他,感觉到这个年轻人是不是疯了,他们刚才已经仔细的检查过,这才慎重宣布了伍得志的死亡消息。
张扬伸出手去,握住伍得志的左手,出于他的职业本能,他摸了摸伍得志的脉门,没有任何的脉息,可就在张扬准备放开他手腕的时候,却感到一丝细弱的搏动,张扬惊奇的睁大了眼睛,郭成拍了拍他的肩头示意他放开伍得志的手,让他安安静静的离去,可张扬却惊喜的大叫起来:“他还活着,他还有脉搏!”
郭成道:“佟秀秀还好,伍得志……”他的目光向手术室的门前望去。
随着安语晨预产期的临近,张扬开始变得越来越紧张,这也很正常,一个是他深爱的女人,肚子里怀着的还是他的骨肉,两者对他都是极为重要,虽然这个胎儿有药引的成分,张大官人对他的到来也没有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可真正到了快生产的时候,张扬仍然控制不住内心的紧张,这也是他请求陈雪为他护法的根本原因,正如医学上,即使水平再高的外科医生,在可能的情况下也会尽量避免给自己的亲人操刀做手术,关心则乱,再好的心境,面对自己亲人的时候,也很难做到心如止水,古井不波。
张扬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乔振梁和孟传美两口子的感情并非表面上表现出的那么和睦,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完成这个动作之后,他搂着佟秀秀的肩头,迅速离开了公用电话亭。
伍得志仔细观察着那颗炸弹,唯一没有去关注的就是计时器上飞速流逝的时间,他笑道:“我一直以为你死了!”
张扬笑道:“这不正说明她对你的信任,如果股东之间相互猜忌,那样合作起来岂不是更加麻烦?”
伍得志拿起了电话,他的目光搜寻着周围的公话亭。
午后的江城突然下起了大雨,佟秀秀望着肥喜在四名警察的押送下走入看守所,不由得叹了口气,伍得志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低声道:“这件案子还是交给地方的好。”
佟秀秀深深凝望了他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郭成走出病房,来到手术室前,正遇到闻讯赶来的张扬,张扬是从荣鹏飞口中知道的这件事,看到郭成他迎上去问道:“他们的情况怎么样?”
佟秀秀和伍得志根本无法在不到五秒的时间内逃离出爆炸的区域,两人的身体在气浪中如同秋风中的树叶,他们的意识也在爆炸和强光之中变成了空白……人生都是由一个又一个的悲喜剧串联而成,那么这一天对佟秀秀来说就是一个悲剧,醒来的一刹那看到的也是强光,似乎是爆炸发生最后一刻的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