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53章 杞人忧天

乔梦媛道:“她的选择?”
乔振梁道:“唯一的真相就是,我是你的父亲。”
孔源内心已经乱成了一团麻,可表情一点慌乱的迹象都没有,他的镇定功夫让刘钊也深深佩服。孔源道:“涉及到我?我倒要看看她说我什么。”
祁山跟着笑了笑,低声道:“我听说最近乔鹏举遇到了麻烦?”
张扬来到他的身边,学着他的样子坐下。
阎国涛道:“乔书记,你看今天的党报!”
乔振梁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内,他的表情早已恢复了昔日的镇定,他的眼神充满自信,仿佛在告诉别人,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而事实上,乔振梁刚刚办好和妻子的离婚手续。
张大官人听到这话,惊得差点没从房顶上掉下来,妈妈咪呀!老乔两口子居然要离婚,这对平海而言不啻是平地惊雷,真要是成为事实,只怕这段时间乔家的事情就会成为平海的新闻。
张扬心说祁山还算不上我朋友,祁山道:“我说的是实话,没有一点夸张的成分在内。”
祁山虽然在音乐上有着不错的造诣,可是他不适合多说话,这儿是张扬的主场,身为客人,总不好意思抢了张扬的风头。
顾允知道:“你教我的养气方法真是不错,我感觉最近自己的精神越来越好了。”
刘钊笑了笑道:“没什么大事,刚好顺路经过,所以就看你在不在。”
刘钊提醒孔源道:“我的上级部门是中纪委啊!”他慢慢收回那些照片,离开时留下一句话道:“女人疯起来,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阎国涛内心一震,乔振梁终于要出招了,乔书记的手中究竟有多少牌,连阎国涛也不清楚,可是他知道一件事,孔源绝不是乔振梁的对手。
张扬摇了摇头道:“算了,这年底了,事情实在太多,嫣然这两天就要回去了,等下次吧!”
乔振梁点了点头,站起身缓缓向门外走去。
张扬笑了笑,他没否认也没承认,这栋秋霞湖的别墅不仅仅是顾允知的养老之所,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后院中藏着顾佳彤的衣冠冢,张大官人岂能让别人惊扰佳彤的香魂。
顾允知笑着摇了摇头:“真要是那样,我这一辈子就没有时间休息了。对了,我听说嫣然回来了,哪天请她过来一起吃饭。”
张扬道:“她也惦记着要来拜访您呢,爸,要不今晚我就让她过来蹭饭吧。”
张扬笑着走了过去,在通道中和祁山握了握手,张扬马上猜想到祁山之所以过来和他的老情人林雪娟有关,张扬道:“去我们那边坐吧,单位多数同事都没来,空得很。”他也是闲着无聊,楚嫣然和秦清常海心聊得热乎,反倒把他给冷落了,祁山点了点头,跟着他来到一旁坐下。
和秦清的一席对话并没有让张大官人感到释怀,他为乔梦媛的处境感到深深担忧,尤其是上午的时候,安语晨打来了一个电话,乔http://m.hetushu.com梦媛已经向她表示,要出让手里的所有产业,作为安语晨一直以来的合作伙伴,她当然要首先通知安语晨知道。
楚嫣然笑了笑,说了两句,接着扎到秦清和常海心之间去了,她们三人聊的是音乐西洋音乐,张大官人对那玩意儿是一窍不通,你要是说什么高山流水遇知音,谈谈中国古典音乐,他或许还能凑合上两句谈到五线谱,张大官人只有干瞪眼的份儿。
阎国涛道:“乔书记,我一直都想跟您说这件事,这个人有些问题。”
乔梦媛热泪盈眶,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爷爷知不知道?哥哥知不知道?这个家就这么散了吗?”
乔梦媛道:“如果让我选择,我宁愿永远不要知道真相。”
张扬把楚嫣然介绍给祁山认识,祁山听说是张扬的未婚妻,不由得笑道:“张主任和楚小姐果然是珠联璧合神仙眷侣,让人羡慕啊!”
张大官人心说莫非乔书记有未卜先知之能,预感到今晚可能会有采花贼觊觎他的宝贝女儿,所以才半夜突袭,防患于未然。
楚嫣然笑道:“张扬,你这朋友嘴巴可够甜的。”
祁山知道人家这就是婉言谢绝了,他也没有继续勉强,笑了笑道:“听说今晚省委乔书记也会过来。”
张扬道:“没事儿,咱们随便吃点就行。”
孔源道:“哦?想不到她对你们纪委工作这么支持啊!”
乔振梁轻声道:“什么事?”
顾允知哈哈笑了起来:“你小子,打我一个措手不及啊,我们家的大厨去了江城,看来我要亲自下厨了。”顾养养现在还挂着江城制药厂董事长的职位,现在年终了,药厂的情况已经完全好转,她这次过去主要是论功行赏的。
张扬开车带着顾允知向附近的水产市场驶去。
顾允知道:“张扬,这件事轮不到你管,你想管也管不了,很多人盼着政治风雨的到来,因为他们饥渴许久,如夏伯达,他认为这场风雨或许会给他的仕途带来转机,我对他的提醒是一个人的水性如果不好,就不要尝试这种游戏,这场政治风暴或许是平海前所未有的,打湿了鞋子并不可怕,就怕整个人被这场风暴吞噬的无影无踪,却连一个浪花儿都翻不起来。”
刘钊并不知道,这些照片对孔源来说并不陌生,孔源之前就已经看过,而且比这要多得多,最坏又能怎样?孔源坚信自己只是作风上的问题,这次的政治斗争中,他已经被别人定义为死士,所谓死士,注定就要牺牲。但是他的牺牲远没有那么惨烈,他的牺牲会有回报,孔源是个精明的人,他将一切的利弊权衡之后,方才做出的抉择。刘钊虽然拿出了这些照片,同样证明刘钊缺乏最有杀伤力的证据,对自己下手,他还不够资格。然而刘钊的行为却激怒了孔源,这一战,他无可回避,既然选择www.hetushu.com了战斗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他虽然只是一个牺牲品,但是乔振梁也不会是最后胜利的那一个!
顾允知叹了口气道:“究其原因,还是我们这些国家干部,忽略了对子女的约束,对他们过于放纵,才造成了这种局面。”
刘钊道:“这份举报材料有些地方涉及到您啊!”
顾允知道:“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
本来张扬以为顾允知也不愿谈起这件事,可没想到他会主动提起,顾允知道:“乔鹏举的事情和明健的事情不同,明健是自己不争气,乔鹏举却是被人设计了。”
阎国涛笑了笑,他没有说话,这就代表着不好说,不方便让乔振梁知道。
第二天一早张扬去指挥部上班的时候,把乔家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秦清,其实乔鹏举集资一案已经是公开的秘密,现在整个平海的体制内都传得沸沸扬扬的。就算张扬不说,秦清也已经知道,秦清叹了口气道:“张扬,我看这件事不是我们能够插手的。”
乔振梁的内心因为乔梦媛的这句话而感到一阵刺痛:“梦媛,我想你误会了我。”
乔振梁道:“她的选择!”
刘钊却在他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有意无意道:“梁孜从国外寄来了一封举报材料。”
张扬道:“我并不同情他,可是……”
张扬摇了摇头道:“乔家的事情您听说了没有?”
张扬心说乔振梁在目前的状态下,居然还有心情出现在公开场合,看来这位省委书记的心理调整能力真不是一般。
他淡淡笑了笑道:“乔书记喜欢这一口儿,他小提琴拉得不错!”
张扬道:“我只是不认同这样的手段。”
顾允知的这番话让张扬若有所悟,也只有在张扬面前,顾允知才会说这么多的话。
乔振梁在椅子上坐下,低声道:“梦媛,你妈去了济慈庵,明天一早我们就会去办手续。”
祁山道:“张主任,这两天,抽时间带楚小姐来慧源吃饭吧,我来安排。”
祁山笑道:“其实这件事和我没什么关系,我和乔鹏举没什么交情,我和乔家也攀不上关系。”
乔振梁用力点了点头道:“回得去,如果有人敢伤害到你,我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我会不惜一切捍卫我的儿女,我的家庭……”说完这句话,他的内心怅然若失,女儿不是自己的,家也不复存在了。
阎国涛准备离去的时候,乔振梁叫住了他:“孔源最近很活跃啊!”
孔源冷笑了一声,在刘钊没出门之前就把背影对着他,孔源的行为充分表明了对刘钊的蔑视,孔源知道向自己出手的人是谁,他在常委会上的言辞激怒了某个人,而现在他决定向自己出手了。
乔梦媛摇了摇头道:“你不用担心,我永远不会向任何人说。”
刘钊道:“东西不少,有文字,有照片,还有录影带。”
“计划不变!”乔振梁镇定自若道。和图书
乔振梁低声道:“定下来了,我会让人安排好一切秘密进行,你妈决定出家。”
秦清笑了:“如果是两个坦坦荡荡的君子在一起竞争,那么他们做事可能会光明磊落,可体制中真正坦坦荡荡的人注定走不太远,你在官场中也呆了不少的时间,怎么会问起这种幼稚的问题?”
张扬笑道:“爸,其实您的身体一直都很硬朗,就算在领导岗位上,多干五年也没有任何问题。”
张大官人并不认同秦清的话,虽然他也知道乔老和乔振梁都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但是这次的事情,首先已经影响到了乔家内部,究竟是什么事情才会让乔振梁和孟传美的婚姻走向终结?如果说孟传美一心向佛,早晚都会走到这一步,但现在却是乔家形势最为严峻的时候,作为乔振梁的妻子,她理应顾全大局,可她并没有这样做。
张扬一脸纠结道:“清姐,政治斗争真的要不择手段吗?”
孔源内心打了个激灵,不过多年的政治修炼绝非一般,表面上没有任何的异常,故意皱了皱眉头道:“这个女人不是畏罪潜逃了吗?”
中午的时候,张扬来到秋霞湖,在湖边草坪上找到了在那儿享受阳光的顾允知,顾允知穿着一身灰色的运动服,盘膝坐在草地上,正按照张扬教给他的方法打坐调息。
祁山道:“只是听说这次的事情和高层的变动有关。”
顾允知微笑道:“没有人邀请你去玩这个游戏,所以没有征求你认同的必要,任何政治游戏都有规则,但是这种规则却是在不断改变的,张扬,实在觉着无聊,就来陪我聊天,你不用担心任何事,你所谓的大事,对某些人来说,根本不算事,真正的政治高手,在战争掀起之后,一草一木在他的眼中都会有不同的利用价值。你所要做的,就是远离风暴的核心,避免被别人当成可以利用的目标。”
张大官人坐在乔家的屋顶,刚刚听到的这父女间的对话让他震骇莫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闹到要让乔振梁和孟传美离婚这么严重?他在房顶呆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打消了夜探乔梦媛香闺的念头,张扬并不是傻子,这种时候,还是别跟着添乱了,让乔梦媛冷静一下不失为一个最好的选择。更何况,今晚他们父女两人的对话透着一股怪怪的味道,张大官人虽然没有得悉内情,可越是咀嚼越是觉着这件事很不对头。
“记者招待会……”
孔源一颗心突突跳了起来:“真的?你越说我越糊涂了。”
乔振梁淡然道:“有问题不怕,拿出来在党内讨论一下,要给党内的其他同志敲响警钟,不要把我党的宽容当成是一种纵容。”
省委秘书长阎国涛匆匆来到乔振梁的办公室内,他的表情非常凝重。
顾允知道:“伟童说我这里不在规划范围内,用不着拆。”说完这话他满怀深意的看了张扬一眼道和-图-书:“是不是你背后做了手脚?”
乔振梁道:“计划不变!”
楚嫣然和张扬从顾允知家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暗,张扬想起今晚在政协礼堂举办的新年音乐会,单位发了票,秦清和常海心晚上都会过去,今晚是省交响乐团和上海交响乐团的联合演出,张大官人对这种音乐会没什么兴趣,可楚嫣然提起了这件事,楚嫣然喜欢交响乐,张扬于是陪着她一起前往政协礼堂欣赏这场音乐会。
秦清听出他是在想着乔鹏举说话,温婉笑道:“所有人都能看出乔鹏举的事情只不过是一个导火索罢了,乔老虽然退了,可是他在国内政坛的影响力犹在,任何一个成功的政治家,都会有许许多多公开和不公开的对手,乔鹏举的事情有可能是别人设下的圈套,可是身为乔家的长子长孙,他不知自律,是对金钱的欲望蒙蔽了他的双眼,他有今天并不值得同情。”
秦清道:“因为这种事损害了你关心或尊敬的人的切身利益,所站的角度决定了你的心中所向。”秦清无疑是了解张扬的,如果换成是别人损害了张扬的利益,那么他绝不会考虑手段是否合法,是否卑鄙,严以待人宽以待己,才是人之本性。
秦清焉能不知他同情的是乔梦媛,但是嘴上并不点破,微笑道:“照我看,你是杞人忧天,乔老是什么样的人物?他的韬略又岂是你我能够揣摩到的,即便是乔书记,他有今天的位置,也不仅仅是依靠乔老的影响力,不知经历了多少风浪,我看这件事只是开始,雷声虽然大,可是这场风雨未必能够对乔家造成任何的损伤。”
孔源正在为下班做出准备的时候,纪委书记刘钊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内,孔源笑道:“老刘啊,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这个铁面包公,这时候来找我干什么?”
顾允知微笑道:“昨天夏伯达过来看我,说的就是这件事,你们这些人啊,怎么尽是干些杞人忧天的事情,走!去前面市场买点菜去。”
张扬笑了起来,祁山这种局外人又知道什么高层变动的事情了,十有八九他是从街头巷尾听来的谣言。
顾允知睁开双目,一眼就看到了这厮满脸的迷惘,唇角露出淡淡的微笑道:“今儿怎么有空?不用上班吗?”
张扬道:“心里乱糟糟的,所以出来走走,走着走着就走到您这里来了。”
乔振梁道:“我会找到合适的机会向他们解释,梦媛,无论怎样,你永远都是我的女儿。”
张大官人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可是他却看不透掀起这场风雨的人究竟是哪一个?
孔源道:“走,晚上我请你吃饭!”这两天孔源的情绪一直都很不错。
张扬看了祁山一眼:“消息够灵通的。”他马上就想到祁山的舅舅是东江市市长方知达,乔家遇到了麻烦,整个平海省的高级官员都会关注事情的发展可能会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
www•hetushu•com乔振梁道:“你在佛堂外听到的话……”
乔振梁接过报纸,阎国涛重点指出专题社论,上面的评论员文章就是关于领导干部子女经商的问题,乔振梁一笑置之,他的内心却没有像他的表情那样轻松,这篇文章,根本就走向他发起的檄文。
阎国涛表情谨慎的看着他,看到乔振梁的脸色并无异样,这才小心翼翼道:“乔书记,最近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正在四处散播流言。”
乔梦媛已经知道事情无可挽回,她轻声道:“已经决定了吗?”
乔梦媛含泪摇了摇头:“爸,回不去了!”
刘钊慢条斯理的掏出几张照片摆在了茶几上,照片因为是偷拍,所以并不太清楚,孔源拿起照片,上面是他和梁孜相对的情景,这个女人果然狡诈,居然在和自己欢好的时候,留下了这些证据,孔源越想越恨,他淡然将那些照片扔到了茶几上:“有些像我啊,老刘啊,我看你还是送公安部吧,不查出背后是谁在诋毁我的名誉,我绝不罢休。”
乔振梁微笑道:“什么流言啊,说给我听听!”
乔振梁道:“有人想趁机搞事啊!”
张扬漫不经心道:“你听说什么了?”
刘钊道:“可能是她觉着这么走有些不甘心,所以又寄来了一份举报材料。”
秦清看到张扬陷入深思的样子,不禁有些无可奈何,她拍了拍他的手背道:“这种事太敏感,你不适合插手。”秦清的意思再明白不过,想要利用这次事件对乔振梁发难的极有可能包括张扬的准岳父宋怀明。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如果乔振梁在这场风雨中有所损失,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宋怀明。张扬作为省长的未来女婿,要为省委书记奔忙,这件事十有八九会激怒宋怀明,秦清并不想让张扬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张扬道:“可任何事都是有原则的,这种卑鄙的手段,我很不喜欢。”
“爸,您太累了,去睡吧,明天还要上班。”
对张大官人而言,什么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都是些屁话,这厮好奇心太强,总觉着今天乔家的事情透着蹊跷。
乔梦媛低声啜泣没有说话。
阎国涛道:“乔书记,今晚政协礼堂的迎新年音乐会……”
张扬道:“乔鹏举这次的问题应该是被人阴了,以他高傲的性格怎么可能去向人行贿,而且他出身干部家庭,对于家庭的荣誉极其看重,在这种事情上不会犯错误。”
张扬道:“乔家这次是不是很麻烦?”
张扬带着楚嫣然来到现场,看到常海心和秦清已经来了,秦清热情的招呼楚嫣然去她身边坐下,她们三个不一会儿就谈笑风生,张大官人四处张望着,发现常凌峰和章睿融来了,周山虎带着刘宝全的闺女刘希婷也过来了,看来两人感情相处的不错,真正过来欣赏交响乐的没几个,张大官人反正是听不懂,他站在那儿四处看了看,听到一人在不远处叫他,却是四海水产的祁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