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67章 提亲

世上的事情总是那么凑巧,他们离去的时候,刚巧遇到了散步归来的平海省政法委书记丁巍峰和钱惠敏两口子,钱惠敏开始并没有认出对面走过来的是赵静的父母,可丁巍峰先看到了张扬,然后他就认出了赵铁生夫妇,丁巍峰明显犹豫了一下,不过他还是主动迎了上来,笑道:“这不是赵静的爸爸妈妈吗?”
楚嫣然也专程从美国飞回,贝宁财团已经上了轨道,事业在良性发展中,她和张扬的感情在历尽波折之后也终于迎来了收获的季节。
宋怀明道:“赵大哥,张扬这孩子不错,我个人没什么意见,只要他们两人同意,我就同意。”
张扬笑道:“谢谢宋叔叔。”
楚嫣然的大眼湿润了,她握住张扬的手道:“听你的就是……”
门铃声响起,宋怀明将儿子交给保姆,亲自去开门,柳玉莹也放下手头的事情迎了出来。
悲伤仍未淡去,但是大街小巷零星响起的鞭炮声预示着旧的一年即将要过去,春节前,张扬的家人特地从春阳赶到东江,目的走向宋家提亲。
祁山毫不畏惧的和荣鹏飞对视着:“你们警察的办案风格我清楚,你们根本不需要证明别人犯罪的证据,你们太喜欢凭着主观臆想去办事,有了嫌疑先把人抓起来,让嫌疑人自己证明自己无罪。”
荣鹏飞道:“根据我们目前的调查,那名警察的被杀很可能是一起恶性报复事件,他在被杀之前负责秋霞寺木材蔵毒案,也就是说,祁峰在这件事上有嫌疑。”
徐立华道:“我看我儿媳妇干你什么事情?”她拉着楚嫣然的手道:“嫣然,又瘦了。”
祁山道:“荣厅长,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祁山道:“按照您的逻辑,我也有嫌疑咯,我是祁峰的哥哥,你为什么不指证我策划了这一切,所有事情都是我唆使祁峰干的?”
荣鹏飞道:“在云南警方的配合下,我们已经成功抓获了祁峰,现在正在押往东江的途中。”
祁山紧握双拳,他的意识在一瞬间似平飘离了他的身体,短暂的空白后,从小到大和弟弟相依为命的画面一股脑钻了进来,祁山点了点头,喃喃道:“我弟弟死了……”他站起身,用力挺直了自己的背脊,向门外走去。
张扬道:“还是那样,不过平海高层最近变动频繁,大家心里都不是太踏实。”
徐立华拉着楚嫣然的手,越看越是喜爱,不停的笑,楚嫣然被未来婆婆看得不好意思,一张俏脸满是娇羞之色,张扬道:“妈,没您这样看人的,嫣然都不好意思了。”
1997年就在一连串的悲剧中开始,张扬虽然通过国安技术部门的帮助初步锁定了杀害姜亮的疑犯,可是林光明这个人宛如人间蒸发一般,找不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导致祁峰死亡的那场车祸经过警方的调查,证明并不是意外,车辆在行进途中遭到了不明车辆从侧后方的撞击,正是那次撞击才导致了车辆失控,冲断护栏,坠入了下方深达出米的大清河。
赵铁生道:“宋书记,您别客气,平海这么多的大事都要您管,您的时间宝贵。”赵铁生这会儿稍稍镇定下来了,说话也不结巴了。
宋怀明道:“你知hetushu.com不知道,如果这件事被追究下去,你会有多大的麻烦?”
宋怀明满脸笑容的迎了上去,握住赵铁生的手:“赵大哥、嫂子赶紧里面坐!”
张大官人却是乐呵呵咧着嘴。
楚嫣然听到这话羞得垂下头去,俏脸一直红到了耳根。
张大官人苦着脸道:“妈,你用不着那么狠吧?”
赵铁生和徐立华走在前面,张扬和楚嫣然一对小儿女跟在后面,楚嫣然主动牵着张扬的手道:“今年春节我外婆会来东江。”
接下来的事情就由赵铁生出面了,按照规矩他们也送了聘礼,把楚嫣然的生辰八字给要了过去,这是要找人看看日子,争取年内把他们的婚事给办了。
张扬道:“有关系啊!您想想,我现在要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了,万一我做错了事情,不是给您丢脸吗?”
宋怀明道:“最近工作怎么样?”
楚嫣然和张扬陪着赵铁生夫妇出现在大门前,张大官人嘴巴甜甜的叫了声宋叔叔、柳阿姨。
这个下午,张扬先去机场接了楚嫣然,又和她一起前往火车站把父母接来,徐立华和赵铁生都显得喜气洋洋,人逢喜事精神爽,张扬终于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楚嫣美丽端庄,事业有成,而且她的父亲还是现任平海省委书记,对赵家来说,这门亲事真的是做梦都想不到。
祁山坐到自己的辉腾车内,前方五哥低声道:“怎样?”
荣鹏飞怒道:“胡说八道,我们注重事实证据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张扬道:“宋叔叔,您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对待嫣然的。”他找到了机会,刚好向宋怀明做出保证。
荣鹏飞道:“既然他没做过为什么要逃?”
张扬道:“现在知道了,可不做我也都做过了。我就纳闷一件事,到底是谁举报的我!”
宋怀明笑道:“应该是我们两口子敬你们才对!”
宋怀明道:“我听说,你曾经给乔书记送过一幅《陋室铭》?”
祁山道:“他没做过,但是他没有洗脱自己嫌疑的证据,这件事换成谁不害怕?贩毒!您以为是普普通通的偷鸡摸狗吗?搞不好是会被杀头的。”祁山的声音显得激动了起来。
宋怀明当然明白张扬的意思,他微笑道:“张扬,有些事根本不要花费精力去想,更不需要去刨根问底,活在世上糊涂一点未尝不是好事。”
宋怀明道:“这是我年轻时候在县里工作时买到的,据说是隋朝的东西,你喜欢写字,就送给你了。”
祁山道:“你是说……我弟弟死了?”他的眼眶红了。
宋怀明笑道:“大家都好,快,快请坐!”他并不介意赵铁生的失态,毕竟对一个普通老百姓来说,和领导面对面的时候难免要有些惶恐,虽然宋怀明自认为没什么架子,但是中国官场从古到今积累的弊病如此,已经让老百姓形成了对官的畏惧心态,这一点很难改变。
为了张扬一家过来提亲,宋怀明今天特地提前回来,家里很久没那么热闹了,妻子柳玉莹不禁埋怨宋怀明,到底有多久没抱过儿子了?宋怀明想起最近只顾着工作,忽视了对家人的关心,不由得感到有些内疚,今hetushu.com天自然要好好表现,妻子和保姆准备饭菜的时候,他就在客厅逗着小庚新玩。
晚饭后,大家一起坐在客厅喝茶聊天,宋怀明把张扬叫到书房,说是要送给他一件礼物。
楚嫣然幸福到了极点,柳玉莹看出张扬送给她的钻饰价值连城,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宋怀明夫妇将他们一家送到门外,赵铁生说什么都不让他们远送了,宋怀明让女儿把张扬一家送到停车场。
房门被轻轻敲响,荣鹏飞皱了皱眉头,显然很不高兴别人在这个时候打扰他们的谈话。
宋怀明道:“重要吗?”
荣鹏飞道:“祁峰现在不仅仅是涉嫌贩毒,前两天我们有位警察被杀的事情你知道吗?”
荣鹏飞依然盯住祁山的眼睛:“在理论上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目前我还没有找到支持这种可能的证据。”
祁山道:“荣厅长,你们公安办案难道就是想当然吗?我弟弟人在云南,你们的那名警察死在东江,难道这也要怀疑祁峰?”
楚嫣然格格笑了起来,她挽住徐立华的手臂道:“阿姨,走吧,我爸已经在家里等看了。”
宋怀明笑道:“和你有什么关系?”
张扬道:“我怀疑过阎国涛,可事实证明不是他,后来我发现乔书记在书房里挂着的那幅字根本就是他的临摹之作,所以我才想到了乔书记的头上。”这些话他一直没对宋怀明说过,现在他和嫣然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换句话来说,宋怀明已经是他的准岳父,所以张扬也就不再有顾忌。
两家人都笑了起来。
荣鹏飞道:“你放心,安全上不会有什么问题,祁峰和秋霞寺的木材蔵毒案有关,我希望你如果有什么线索的话,还是尽可能提供给我们。”
宋怀明微笑道:“嫣然,你长大了,感情的事情,不能听爸的,你觉着张扬可以托付终身,你就选择他,要是你觉着心里没底,那就继续考察他几年。”
楚嫣然瞪了他一眼道:“你嫌弃我啊?”
徐立华看着楚嫣然忙里忙外,她向宋怀明道:“宋书记,嫣然真好啊,秀外慧中,知书达理,我常说,我们家的三儿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才能让嫣然看上他。”
荣鹏飞接下来的话证明了他的猜测:“祁总,我很难过的告诉你一件事,押运祁峰的车辆在云南省境内遭遇车祸,冲出护栏坠入了大清河,包括祁峰在内的五人全都罹难。”荣鹏飞的语气低沉而凝重,这一结果对他来说太突然,也太残酷,刚刚找到的一条线全部中断。
柳玉莹开心道:“太好了!”
张扬笑道:“不过我倒没感觉到你黑!”
荣鹏飞开门见山的对祁山道:“祁总,今天找你过来是为了告诉你一件事。”
还好宋怀明并没有继续严肃的话题,很快就和张扬来到楼下,作为主人他不能让赵铁生夫妇感到丝毫的慢待。
荣鹏飞冷冷道:“很多时候杀人未必要亲自动手。”
虽然是一些小事,可是从这些待人接物的小事上能够看出宋怀明的胸怀,赵铁生和徐立华对这位亲家推崇备至,当晚两家人谈得也很融洽,八点的时候,张扬一家起身告辞,宋怀明的时间宝贵,他们也不好意思多做耽搁hetushu.com
柳玉莹的声音从厨房内飘出来:“怀明,外婆这次怎么没来?”
张大官人品味着宋怀明的这句话,总觉得意味深长,活在世上糊涂一点未尝不是好事,这种话不应该从省委书记的嘴里说出来啊,难不成宋怀明对自己就是抱着装糊涂的态度,张大官人越想这心里越不踏实。自己的那点事儿如果让宋怀明知道,他岂能容忍自己?不过想想今晚的求婚顺顺利利,未来岳父大人对自己应该不是那么的了解。
张扬暗叫不妙,本以为这件事过去了,可终究还是传到了宋怀明的耳朵里,其实想想这也难怪,刘艳红和宋怀明什么关系?她瞒着谁也不会瞒着宋怀明,人家两人是革命友谊万年长。当着宋怀明的面张扬当然不敢撒谎,他点了点头道:“乔书记喜欢书法,黄闲云刚巧送给我一幅字,所以我借花献佛送给他了,只是我没想到这件事会让人捅到纪委。”
祁山已经猜到这件事和弟弟有关,表面仍然装得不露声色道:“荣厅长,有什么事只管直接对我说,只要我能够帮得上忙的,一定全力协助。”
张扬却隐约猜到宋怀明可能有话想单独对自己说,他跟着宋怀明来到书房内,宋怀明先拉开抽屉,从中取出一个盒子,递给张扬道:“打开看看!”
祁山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这并不是单纯的伪装,他对弟弟的关心是发自内心的,祁山道:“他没事吧?”
进来的是他的助手陈立伟,陈立伟看到祁山,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快步来到荣鹏飞的身边,附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荣鹏飞的脸色明显变了,他的目光变得惊愕而愤怒,过了一会儿轻轻摆了摆手,示意陈立伟先出去。
徐立华在他头上拍了一巴掌道:“自己黑的跟个炭团似的,还好意思说别人。”
荣鹏飞道:“发货单可是他亲自填写的,根据笔迹鉴定的结果,这件事是毫无疑义的。”
宋怀明哈哈笑道:“大哥大嫂,其实谁家的孩子谁不爱?在咱们眼里,就是孩子的缺点也是说不出的可爱。”
徐立华幸福的眼圈都红了,她向张扬道:“三儿,以后你可不许欺负嫣然,如果你欺负了她,我就跟你断绝母子关系。”
祁山道:“荣厅长,我认为那件事不是我弟弟做得,他从小我就看着他长大,一直以来我们从不沾任何违法的生意,更不用说什么毒品,秋霞寺的那批木材虽然写明发货人是祁峰,可是他根本没做过。”
宋怀明招呼张扬一家人来到客厅坐下,徐立华主动抱过小庚新,连连夸赞这孩子生的机灵漂亮,还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见面礼,宋怀明对此并没有拒绝,他害怕任何的拒绝可能伤害到赵铁生夫妇的自尊,宋怀明考虑的无疑是很周到的,柳玉莹让保姆把小庚新带回房间休息,她亲自把菜上桌,招呼张扬一家入座。
“小峰死了……”祁山说话的时候,感觉有两行冰冷的泪水划过自己业已僵硬的面庞。
楚嫣然道:“好,那明天我们就过去。”
荣鹏飞盯住祁山的面孔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他想从祁山的脸上看出一些端倪,可终究还是让他失望了,祁山的表现并没有任何的异m.hetushu•com常,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关心弟弟的好大哥,荣鹏飞不是没对祁山产生过怀疑,在秋霞寺木材蔵毒案发生之后,他专门针对祁山进行了秘密调查,可是祁山的资料干干净净,他平时的生意也没有任何问题,找不到任何的漏洞,可荣鹏飞仍然没有放低对他的怀疑。
赵铁生跟着点头。
宋怀明微笑道:“怎么?我让你感到压力了?”
陈立伟出门后将房门掩上,祁山留意到荣鹏飞投过来的目光带着同情和无奈,祁山的一颗心宛如被一只无形的手握住,让他感觉到沉闷而压抑,他就快透不过气来,祁山清醒地意识到,这是一种不祥的预感。
张扬从赵铁生手里接过了行李放在后备箱内,笑道:“赵叔,我哥他们没过来?”
楚嫣然道:“有我爸呢,你一个人忙不过来。”
楚嫣然小声道:“没有,就是黑了点。”
楚嫣然点了点头。
宋怀明道:“在自己家里就别客气了,赵大哥,你叫我怀明就行。”
张扬点了点头,他轻声道:“这两天没什么事情,我想咱们还是要先去京城一趟,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都得给我干爹干妈那里说一声。”
张大官人听出宋怀明好像有些活动话儿,难不成这位未来的岳父大人对自己还有些不放心?凡事要趁热打铁,这次家里人都从江城专门过来提亲了,要是搞黄了,母亲还不知道要多失落,他从兜里掏出首饰盒,一条钻石项链,一枚钻石戒指。
张扬道:“早告诉你,没事别总往那小岛上跑,海风吹着,紫外线晒着,不黑才怪。”
张扬拆了瓶茅台,给宋怀明倒酒,宋怀明坚持道:“先给你爸倒上!”虽然只是一个细微的举动,可是已经充分表现出宋怀明对赵铁生夫妇的尊重,赵铁生不由得想起了丁兆勇的父母,人比人气死人,宋怀明是省委书记,人家都没有任何的官架子,这就是差距。
荣鹏飞抿了抿嘴唇,有些同情的看着祁山,刚才他还信誓旦旦的说警方可以保证祁峰的安全,可现在就传来祁峰身亡的消息,荣鹏飞道:“现场打捞中,在已经打捞上来的三具尸体中,已经确认了祁峰的身份。”
楚嫣然也不知道他有这种准备,女人对钻石的抗拒力真的很薄弱,张大官人不由分说的把项链给楚嫣然戴上,然后又把钻戒套在她的手指上:“别管你答不答应,我先把你给套牢了。”
他们把这杯酒喝了,张扬忙着给倒上,赵铁生吃了口菜,原本想说什么的给忘了,徐立华悄悄在下面推了他一把,赵铁生是张扬的养父,也是家里当家做主的那个,今天过来专程为张扬提亲的,赵铁生这才想起来自己过来的目的,他又端起酒杯:“宋书记、柳校长,我们这次来是想帮三儿向嫣然提亲的。”
就算借赵铁生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对省委书记直呼其名,艳笑了笑,端起酒杯道:“宋书记,柳校长,我敬你们。”徐立华也赶紧端起酒杯。
张扬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放着一对绿檀镇纸,雕工精美,图案古朴,一看就知道年代久远。
楚嫣然现在和柳玉莹之间的关系也融洽了许多,她主动帮忙去端菜,走入厨房,柳玉莹笑道:“嫣然,这里用不m.hetushu.com着你,赶紧去陪张扬的爸爸妈妈说话。”
楚嫣然有些难为情道:“我听我爸的!”
宋怀明道:“我希望看到的是你们能够相爱一辈子,善待一个人一生一世很容易,可是相亲相爱一辈子却很难,我相信你可以给嫣然幸福,我希望你一定要给她幸福。”
张大官人用力点了点头。
赵铁生虽然已经有了一次和宋怀明接触的经历,对宋怀明的平易近人早有了解,可是现在听说宋怀明已经成了省委书记,那可是平海首屈一指的高官,人家这么高的级别对自己这个普通工人如此客气,赵铁生真的有些受宠若惊了,握着宋怀明的手,他激动地有些语无伦次了:“宋……宋省长……不……不宋书记好!”
宋怀明这段时间几乎都很晚回家,刚刚全面接弄平海的工作,他不但要稳定领导班子成员的心态,还要和新来的代省长周兴民进行方方面面的沟通和磨合,代省长周兴民刚刚来到平海,表现的还是相当谦逊,口口声声要认宋怀明做老师,对平海的事情基本上不发表意见,其实对每一个新来者都是一样,初到贵地,首先要做的是观察和了解情况,在没有熟悉情况之前,谁也不会轻举妄动。
祁山对公安找到自己身上早有心理准备,传唤他的是公安厅副厅长荣鹏飞,祁山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在平海拥有一定的社会地位,而且他的舅舅是东江市现任市长方知达,在缺少证据的前提下,荣鹏飞也只能用协助调查的借口,对祁山表现的还是非常客气。
祁山道:“他被人骗,在不知情的前提下发了那批木材,根本是有人想陷害他。”
徐立华握住楚嫣然的手道:“总之以后,我肯定会对嫣然比你好!”徐立华没有什么太珍贵的首饰,将自己唯一的一个金镯子作为定亲礼物送给了楚嫣然,虽然镯子的价值无法和张扬送出的钻饰相比,可是这毕竟代表着老人家的爱护之心。
看到女儿如此开心幸福,宋怀明自然倍感欣慰,虽然他知道张扬这小子有些不定性,可是他也无法否认张扬在年轻人中是出类拔萃的,女儿对张扬是一往情深,这么多年来虽然有过波折,可对他的感情从没有改变过,宋怀明微笑道:“嫣然,既然选择了张扬,以后就要好好照顾他,更要孝敬他的父母,懂吗?”
宋怀明端起酒杯道:“赵大哥、嫂子,欢迎你们来到东江做客,最近我工作比较忙,所以今天没能去火车站接你们,失礼之处还望多多担待。”
张扬这小子何其的机灵,当众向楚嫣然道:“嫣然,你爸都说了,只要你点头,咱俩这婚事就算定下来了。”
宋怀明道:“她打电话过来了,嫣然的事情她早就同意了,这两天都在谢国忠家里,说是春节再和谢国忠一家一起过来,来咱们东江过年。”
宋怀明道:“不要有任何的思想负担,你只需要踏踏实实的工作,不要过问身边的其他事。”
赵铁生笑道:“他们倒是想来,我没让他们跟看来。”赵铁生是对自己的那两个儿子不放心,觉着他们拿不出台面,害怕跟着过来反倒误了张扬的事情。
荣鹏飞望着祁山的背影,并没有阻止他。
张扬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