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73章 真想走

张扬道:“妹子,今儿你说话是句句带刺儿,我俩可没得罪你,我一不是衙内,二也不需要别人给我面子,说句真心话,我现在心里纠结的很,嫣然她爸当了书记,我以后的工作反而更不好干。”
薛伟童道:“三哥,你太不够意思了,当初我们可都是冲着你去的,现在我们都把投资落在东江新城了,你自己却拍屁股走人,有你这么不负责任的吗?”
周兴国点了点头道:“老三这句语没错。”
张大官人道:“托塔李天王我听说过,可人家老家是陈塘关的啊,啥时候成香港的了?”
张大官人的枪法技惊四座,薛伟童和时维两人都围在他的身边喝彩,手掌都拍红了。张大官人无论到了那里总是很容易成为众人瞩目的中心。
薛伟童主动邀请道:“既然不走了,明天去我家过年吧,反正也不差你一个,我姑姑姑父他们肯定想见你。”
张扬道:“可不是嘛,所以我现在就琢磨着挪个地方,树挪死,人挪活,我一大活人可不能被这件事给憋死,我也不瞒你们,这件事我正在活动,争取年后回去换个地方,应该没多大问题。”
周兴国忍不住笑了起来:“有这么说己姑妈的吗?”
薛伟童道:“你想想啊,你干爹是国务院副总理,你未来岳父是平海省委书记,你们俩结婚,肯定让文副总理和宋书记的关系更进一层。”
周兴国点了点头道:“我能理解,在岳父大人眼皮底下混日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稍有不慎就可能成为众矢之的,不但自己麻烦,只怕还会给别人带来麻烦。”
张扬也没啥兴趣摇了摇头道:“我晚上也有事儿,要不咱等以后再说?”
薛伟童知道他喜欢胡诌乱扯,叹了口气道:“你不去我可去了,对了,明儿三十,你要是不走去不去我家?”
张大官人道:“就我这处级干部,扑到京城里连朵浪花都翻不起来,过去我在东江好歹能管几个人,到了这边我只有被管的份儿,那种暗无天日的生活我过不惯。”
诚如张扬所想,周兴国这帮人的出现并非是巧合,吸引他们来到西山马场的最初原因是陈安邦的事情,乔鹏飞一枪击毙了陈安邦的爱马,等于在平静许久的京城太子圈扔下了一颗炸弹,自从乔鹏飞去西藏当兵,已经就快被京城太子圈遗忘,可他今天用一种极其强势的态度宣告自己的回归。
乔梦媛淡然道:“的确很巧!”
张扬点了点头道:“不走了,回去也没啥事,干脆留在京城感受一下不一样的过年气氛。”
薛伟童瞪了他一眼道:“三哥,你什么意思?看不起女人?”
周兴国笑道:“我还有自知之明,他这不叫射击,应该叫花样射击,我没这个本领。”
张大官人当然清楚他们也就是那么一说,这帮人可都是人精儿,只为了兄弟感情,没考虑经济利益?鬼才相信!他们之所以决和*图*书定在东江新城投资,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们看好东江的未来发展,认为投资东江有利可图,兄弟情谊有,可张大官人心知肚明,自己的面子还没大到这个份上,他呵呵笑了笑道:“是我错,我自罚一杯。”
徐建基道:“可惜了那匹马!一百多万英榜这么就没了。”
周兴国道:“真是羡慕你,像你这种自己满意家里又满意的情况不多,这样的婚姻简直是完美。”
薛伟童眨了眨眼睛道:“我说的不对吗?”
周兴国笑道:“能者多劳嘛。”他和张扬干了一杯酒道:“张扬,既然你过节留在京城不走,这两天我安排一下,你和我堂哥见个面,以后工作上也方便沟通。”
薛伟童要了个包间,她过去时常来这里,所以对这里很熟悉,点了一个大锅的羊蝎子,要了几道特色小菜,他们就喝了起来。
周兴国哭笑不得道:“你不是都看到了。我和她之间几乎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
既然决定暂时不走了,总得给干爹干妈那里打声招呼,罗慧宁听说张扬决定留在京城过年也欢喜得很,让他务必要明晚过来一起吃年夜饭,张扬从罗慧宁的口风中知道文玲回来了,假如文玲不在京城他或许会考虑过去,可她既然在,事情就另当别论,张大官人可不想和文玲在除夕夜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在文副总理家里上演一出武林大战。张扬只说答应了别人一起过年。
张扬道:“三杯就三杯。”
薛伟童道:“现在都传开了说你们周家和乔家要联姻,政治联姻!”她着重强调了政治联姻这个词儿。
周兴国道:“我早就说过,生在我们这样的家庭,个人的感情必须放到最低,一切都要从家族的利益出发,我是这样,乔梦媛也是这样,我对婚姻的态度就是娶谁都一样,为什么不找一个家里满意的呢?”
薛伟童道:“你紧张什么?我只是就事论事,就算你和嫣然是感情为主,可你也不能否认你们的联姻包含着政治因素。”
两人的目光都落在靶场上,张大官人此时又举起了枪,在众人的注目中,用子弹在正中靶环上打出了一颗心的形状,最后一颗子弹,正中心型的中央,迎来一片喝彩之声。
薛伟童道:“大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她仍然纠缠在周兴国和乔梦媛的问题上。
张扬道:“表面上爷们,归根结底还是一女人。”
周兴国笑道:“原本我们两人的关系就很普通,只不过是苏部长的妻子热心牵线,有没有发展还很难说!”
周兴国对她的刨根问底颇为无奈,他叹了口气道:“薛爷,我真的叫你声爷,平时看你挺爷们的,怎么遇到这种事这么八卦。”
薛伟童点了点头道:“你应该不会陌生,你和楚嫣然之间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政治联姻。”
薛伟童道:“咱们兄弟几个数你最能喝,妹妹需hetushu•com要你的时候,咱得勇于担当,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今儿这事跟我无关,陈安邦太喜欢显摆!”
那边袁新军也有事。
薛伟童道:“大哥,我看乔梦媛今天对你的态度有些冷淡啊,怎么着?看来发展前景不妙。”
徐建基首先摇头道:“晚上家里吃饭,我抽不出身。”
周兴国道:“随你。”
周兴国听出她语语中的冷落之意,微微点了点头。
说话间已经来到薛伟童所说的那家羊蝎子,周兴国让司机从后备箱拿了四斤三十年窖藏茅台,三人走了进去,因为己经是腊月二十九,很多人都窝在家里准备年货,饭店的生意清淡了许多。
张扬端着酒杯笑眯眯抿了一口,忽然意识到薛伟童的穷追猛打可能不仅仅是好奇,薛家的地位也举足轻重,难道她真的是有些紧张?替自己的家族而紧张,生怕周乔两家的联姻会引起政坛势力的重新划分,从而影响到他们薛家的利益?
周兴国苦笑道:“伟童,也就是你胡说八道,换成别人我非得跟他翻脸。”
薛伟童笑着看了乔鹏飞一眼,低声道:“听说乔鹏飞把陈安邦的爱马给轰了,所以过来见识见识,顺便给咱们大哥创造点机会。”
张大官人当然明白她所说的机会是什么,心中顿时有些不爽,不过也不好表露出来,嘿嘿笑了一声,看到周兴国已经向乔梦媛走去,来到乔梦媛的身边坐下,周兴国笑道:“梦媛,这么巧!”
薛伟童道:“陈安邦那小子有了点钱就变得目空一切,给他点教训也不是坏事。”
周兴国和张扬把目光都投向薛伟童。
袁新军和乔鹏飞真正接触比较多还是到西藏之后的事情,而且袁新军的年龄比较小,过去他在京城的时候也不过是一个小跟班。
薛伟童建议道:“三哥,你干脆来京城吧,你干爹不是文副总理吗,进国务院呗。”
张扬道:“政治联姻?”
周兴国道:“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去玩?”
张扬道:“这世上唯独感情的事情不能掺和,合不合适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袁新军跟着感叹道:“鹏飞哥要是不喜欢陈安邦,一枪把他给崩了得了,不该杀马,动物是人类的朋友,那匹马是无辜的。”
薛伟童道:“说得这么惨烈啊!”
周兴国笑道:“你小子啊,就是会给自己找理由。”这会儿他的手机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却是家里叫他回去。
张大官人瞪大了眼睛:“我说丫头,你当我是回收站啊?”
虽然周兴国很有诚意的邀请大家一起吃饭,可是乔鹏飞还是代为拒绝了,并不是他不给周兴国这个面子,而是因为今晚他们家里人聚会,必须回家吃饭。
张大官人瞪大了一双眼:“妹子,你别胡说八道,我和嫣然是纯粹的感情,没有任何的政治目的,没有任何的功利心。”
因为乔梦媛和图书的冷淡,周兴国放弃了继续和她交流的想法,说实语,他还是对乔梦媛有些好感的,不过好感并不代表着爱,事实上像他们这种建立在政治利益基础上的交往很难和爱联系起来。周兴园是个极其理智的人,从小他就被灌输个人利益要服从家族利益的概念,其实这就是大局观。
张扬道:“大哥,你别笑话我,我今儿说出来就是让你们帮我合计合计,我去哪里合适?”
最后只到下周兴国、张扬和薛伟童三人,薛伟童建议去吃羊蝎子,她知道一家,在西三环附近。三人上了周兴国的奔驰,周兴国向张扬道:“听说你从我别墅里搬出来了,怎么着,住的不称心?”
张扬选择和周兴国几人在一起,薛伟童对乔鹏飞一枪击毙陈安邦的赛马相当的感兴趣,追着张扬不停的问东问西,张扬轻描淡写的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总结了一句道:“陈安邦那孩子可能被惯坏了,做事没有轻重。”
薛伟童笑道:“你头疼什么?岳父大人当了平海省委书记,以后你就成了平海第一衙内,谁不得给你三分薄面?”
张扬道:“我一直都迷惘着呢,听你这一说,我心里大概有方向了。”
张扬道:“咱能别这么说嘛?听着蛮不舒服的。”
然而乔梦媛的手机仍然没有开机,张扬料到乔梦媛十有八九是想避开自己,想想自己放弃返回平海留在京城就是为了乔梦媛,可人家却不领情,张大官人心中不由得有些失落起来,开始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回去,现在走还来得及。这样的想法只是一闪而过,张大官人做事从来都是有始有终,他相信乔梦媛对自己的冷落只是因为她想要逃避,并非她心中所愿,在乔鹏举一事上的处理证明,乔梦媛是个愿意为家族牺牲一切个人利益的人,也就是说,她有很大可能为了帮助乔家从低潮中走出,同意和周兴国的这场政治联姻,这显然是张扬所不能接受的,他必须要找乔梦媛好好谈谈。
薛伟童伸出三根手指:“三杯。”
薛伟童道:“乔梦媛长得不错,这次她哥出事,表现的也非常仁义,家庭方面也和你门当户对,我看很好啊。她用手臂捣了张扬一下:“三哥,你说是不是?”
袁新军道:“鹏飞哥平时不怎么发火,怎么今天出手这么果断?”
薛伟童道:“三哥,你今年真在京城过年啊?”
张扬笑道:“我可没那意思,说到尊重女性,我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
周兴国道:“按照通常的做法,先去党校培训培训,找到肥缺就一个猛子扎下去,不看到血,咱千万别回来。”
罗慧宁当然不会相信,大过年的,谁不回家过年,推断出张扬十有八九是因为文玲的缘故,于是也不再继续勉强他。
张扬道:“大哥,听你这意思你对和乔梦媛的事情并没有多大兴趣?”张大官人旁敲侧击道。
周兴国和*图*书也帮衬道:“就是,你怎么这么不负责任?要不是因为你,哥几个也不会去东江。”
张扬听说这件事,让周兴国赶紧回去吧,眼看就是过年了,谁家都有不少的事情,没理由老在外面陪着自己,周兴国走后,薛伟童道:“咱俩也别喝了,我带你去看演唱会吧?”
徐建基笑道:“你才认识他多长时间?”
乔梦媛道:“出来透透气,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
两人就在门口分手,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先给乔梦媛打了个电话,他这次之所以决定留在京城过年,真正的原因是因为看到乔梦媛的状况很差,不放心离开。
张扬笑道:“你姑姑怎么样了?”
乔鹏飞今天的强势做派让周兴国在内的太子党对之刮目相看,周兴国只是没有想到张扬也会掺和到这讲事中来。来靶场之前,他已经见过陈安邦,和很多人的想法相同,周兴国也认为陈安邦并不值得同情,年少轻狂不可以成为犯错的理由,陈安邦显然是个缺乏记性的小子,上次因为顾养养的事情得罪了张扬,被张扬搞得灰头土脸,这次居然目中无人的去得罪乔家子弟。
薛伟童道:“周老大,你枪法好跟他比比!”
薛伟童格格的笑,端起酒杯灌了一口,皱了皱眉尖道:“这茅台一股猫尿味,我不喝了,今晚还得去见我爷爷,闻到酒味准保得骂我。”她将自己的半杯残酒倒在张扬的杯子里。
薛伟童的语题还是围绕着乔梦媛:“大哥,你跟乔梦媛到底发展到那种程度了?”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周兴民是新任平海代省长。抛开这个人怎样先不论,认识一下总是好的,有了周兴国这层关系。周兴民以后对自己总得要多照顿一些。
在太子圈中,周兴国一直都充当着老大哥的形象了,他不想事情闹大,陈安邦在他的眼中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这两年他的运气够好,随着国内科技创业的兴起,他的财富与日俱增,可成功来得太快,容易让人膨胀,陈安邦正是如此。至于乔鹏飞,过去在京城的时候就非常的高调张扬,后来他在张扬的手下栽了跟头,闹出了被师父逐出师门,后来又被乔老送往西藏当兵的事情,周兴园在潜意识中认为乔鹏飞和陈安邦几乎是一样的货色。
周兴国道:“就他那酒量,罚他酒反而遂了他的心意。”
薛伟童道:“成,我等你电话。”
张扬道:“大哥,妹子,你们俩合伙欺负我,其实我走了对你们没啥影响,秦书记还在,东江新城的政策不会变,再说了咱们周省长也过去了,他说话肯定比我算数。”
周兴国道:“处级干部放在京城里是小了点,你应该往下走,找个地方独当一面,为官一任,怎么也得体会一下一言九鼎一呼百应的感觉,你说是不是?”
周兴国道:“凡事不能只看表面。”
薛伟童道:“乔家最近发生了一些事hetushu.com,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所以他们想扭转颓势,想起了政治联姻的招数,换句话来说,大哥,你就成了乔家的那根救命稻草。”
薛伟童道:“小袁子,你一边儿玩去,把你保牛协的那套给我收回去,听着就头疼。”
张大官人没什么事,当然也不用参加乔家的聚会,虽然他很想和乔梦媛进行深层次的探讨和交流,但是看乔梦媛目前的表现似乎有些冷淡,不过让张扬欣慰的是,乔梦媛对周兴园的态度比对他还要冷淡,可以看出乔梦媛和周兴国之间并没有产生什么感情。
张扬道:“薛爷,我叫你爷行吗?您放过我,我和嫣然之间真没有这么复杂,就是感情到了,水到渠成。”
薛伟童笑道:“还好,就是妊娠反应重了些,现在全家人都把她当宝一样的供着,那地位跟慈禧太后似的。”
换成过去张扬可能不会这么想,可是自从和干妈罗慧宁的那次谈话之后,他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这次结拜可能并不像他之前想象的是一时冲动的结果,这帮结拜的兄弟姐妹,无一不是红色家族出身,他们从小就在政治氛围中长大,他们表现出的样子未必是他们真实的性格,以周兴国为例,一个可以随时为家族利益而牺牲自己感情的人,绝对不是普通的人物。张扬正是由此推论薛伟童对周乔两家的联姻如此关心,源于她的紧张。这位结拜妹子或许并不像她表现出的毫无机心天真烂漫。
周兴国道:“老三,差不多就行了,房顶都快被你给吹破咯。”
周兴国道:“没啥惨烈的,就你目前的级别,也就是去县里混混,凭你的级别和资历,干个县委书记还是绰绰有余的,问题是你自己怎么想。”
周兴国哈哈大笑了起来。
周兴国淡然笑道:“大家都是一个圈子里玩的,伤了和气总是不好。”
张扬道:“大过年的,咱们能不谈政治吗?一听到这些事情我就头疼。”
乔梦媛始终蒙着犹豫的双眸,短暂的闪过一丝亮光,她知道张扬正在用射击向她表白着什么。
张扬道:“不去,年三十,你们一家子过年我跟着凑什么热闹。要不这样,今年初一我去给你们家长辈拜年。”
薛伟童道:“所以我才说你和乔梦媛之间是奔着政治联姻去的,知道最近外面都在说什么吗?”
张扬笑道:“那倒不是,嫣然回平海了,我一人住这么大的房子太空,我已经在平海驻京办那边住下了,方便。”
周兴国笑道:“好了,咱们别聊这事儿了,今晚一起聚聚。”
张大官人拍了拍大腿道:“大哥,你这话说到我心坎里去了,说真话,我在体制里混了这么久,一直都是被人管,真正管人的时候那是少之又少。”
薛伟童道:“切,演唱会就今晚啊,香港黎天王!”
周兴国道:“大过年的火气都别这么大,三弟,我发现了,你就是一不安定因素,你到那里那里就有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