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81章 无可选择

乔梦媛将张扬叫到一边,她的美眸中充满了担忧的神情,她将一个通讯簿递给张扬:“这上面有李银日将军在北韩的住址和通讯方式,他是我爷爷的老朋友,你在那边如果遇到了麻烦或者是需要帮助的话,可以直接找他。”
周兴国也滑到他们的身边,微笑道:“我在北韩倒是有些生意,去年开始从他们那里进口无烟煤,他们那边骗子不少,刚开始的时候我也被骗了一笔钱,在那儿做生意一要胆子大,二要有善心,被骗了就权当给北韩人民捐款了,三要有资金,因为北韩会社做生意从来都有尾巴,资金需要不断的投入。我本来想做一笔就算了,可断断续续就是不能把货物结清,所以就拖到了今年,不过也无所谓,真正找到诀窍,利润还是不小的。这样吧,你什么时候走,我安排那边的生意伙伴接待你!”
女人的直觉是敏感的,乔梦媛知道张扬一定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她几乎没做太多的考虑就离开了家,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张扬的身边,张扬仍然站在公话亭内,他在等待,虽然他恨不能现在就前往北韩,可是在对情况缺乏必要了解的情况下,他不能贸然行动。
薛伟童赞道:“二哥,你的话越来越有官员的风范了。”
对乔梦媛张扬无需多说那个谢字,他和乔梦媛在长安街头分手之后来到了这里,想不到乔梦媛回去后就着手帮助自己办理前往北韩的事情,真正的知己她知道你需要什么,就算你不开口,她一样会为你尽办去做,乔梦媛显然就是张扬的红颜知己,她了解张扬的性情,知道自己无法令他改变前往北韩救人的念头,所以她能够做的就是尽力为他创造条件,促成他的这次行动早日完成。
张扬点了点头:“我心里有数。”
张扬点了点头,他低声将自己和丽芙之间的故事告诉了乔梦媛,乔梦媛认真的在听,当她听完这个故事已经明白,张扬肯定要前往北韩。
张扬此时的心情是无比沉重的,和楚嫣然道完话之后,他鬼使神差的拨通了乔梦媛的电话,本来他以为乔梦媛仍然关机,却想不到这次居然打通了。
乔梦媛道:“打算去几天?”
章碧君对丽芙已经抱着放弃的态度,除了那盘录像带和少许的资料,她再也没有给张扬提供任何的帮助,如果她真的想帮助张扬,办理前往北韩的手续对她来说是举手之劳,可是章碧君都没有这样做,证明她想撇开自己和这件事的关系,不想卷入到麻烦中去。其实张扬也不想过多的依赖章碧君,在他的内心深处对章碧君始终无法做到信任,连这次的事情,他都很难确信是不是一个圈套。可即便是圈套又怎样?丽芙在他心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知道丽芙落难,除了前去营救,他没有任何的选择。
乔梦媛道:“那怎么办?”
徐建基笑道:“这两天在家里吃饭m•hetushu.com多了,被家里给洗脑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用的,这件事根本不能通过官方手段解决,而且我也不想他们知道我和国安之间的关系。”
彼此握着电话,听着对方呼吸的声音,最终还是乔梦媛率先开口道:“有事?”
张扬道:“帮我保密。”
乔梦媛道:“我等你!”
清晨七点,在他们三人的协同工作下,终于完成了对手头资料的初步分析,赵天才擅长电脑,伍得志本身就在国安技术部门工作多年,他们联手分析的结果已经相当的专业,通过初步认定,这盘录影带应该来自于北韩,录影带中出现的几名军人所说的是标准的朝鲜话,他们的军服和装备也没有任何疑点。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你们这么一说,我怎么感觉自己要去一穷山恶水出刁民的地方?”
张扬叹了口气道:“没办法,我都答应朋友了。”
“这世上有太多的东西我放不下,有些事我必须去做。”
张扬看到乔梦媛的美眸中闪烁着晶莹的泪光,他没有说话,伸出手去,充满爱怜的为她抹去脸上的泪痕。
张扬孤独的走在长安街上,傍晚时分雪忽然变大,张扬裹紧了风衣,望着眼前宛如飞絮的雪花,他的心情纷乱如麻,丽芙落在北韩军人的手里,而国安对她却已经放弃了,无论丽笑为国安做出过怎样的贡献,可是和国家利益相比,她的生命是无足轻重的,事实上在他们加入国安的第一天就已经宣誓为了维护国家的利益随对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或许对章碧君对整个国安来说,她的生命无足轻重,但是对张扬来说不一样,他不可以让丽芙就这样死去,即使还有一线希望,他都要找到丽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徐建基道:“我听我们家老爷子说过,这帮人心里连抗美援朝都是他们伟大的金主席带领他们抗击美帝国主义,是他们帮助咱们国家抵御了外敌的入侵,他们付出了血与火的代价,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国家今天的繁荣和富强,所以咱们现在援助他们是应该的。”
薛伟童很认真的说道:“格列佛,你干脆叫格列佛吧,这次你的北韩之旅就叫格列佛漫游小人国!”一帮人都笑了起来,张扬穿好冰鞋走向冰场,他很少玩滑冰,不过他超人一等的平衡性让他在这方面的进步很快,一会儿功夫,他不但可以熟练地在冰上滑行,而且还可以做出几个花样动作。
几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薛伟童道:“这两天过年放假,手续可能没那么好办。”
伍得志和赵天才都奇怪的看着张扬,赵天才道:“你是说,你怀疑章碧君?”
乔梦媛轻声道:“放心吧,我知道应该怎样去做,张扬,你自己要小心,这件事非常敏感,尽量不要造成太大的影响。”
赵天才笑道:“我怕死,而且以我的身手,真要是陪你深m•hetushu.com入虎穴只有当累赘的份儿,没问题!”
张扬笑了笑,乔梦媛已经主动帮他去解决这件事了。
乔梦媛从张扬的声音里已经敏锐的察觉到他的情绪不对,虽然她一直都在刻意保持着和张扬之间的距离,其至她错误的认为自己已经渐渐可以控制住感情,可是当张扬遇到了麻烦,她的情绪会不由自主的受到影响,这一刻,乔梦媛忽然发现自己对他早已情根深种,这世上没有比他更让自己在乎的人。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乔梦媛不由得慌乱起来,可是她却又管不住自己,她永远也不能做到不去关心张扬:“你在哪里?”
张扬笑了笑,将通讯簿收好,他和李银日早就认识,其实李银日还欠他一个很大的人情,当初乔老出面请他为李银日看病,如果不是自己出手,李银日现在只怕已经去见阎王爷了。
张扬不由自主想到了顾佳彤,这一次丽芙的命运再度被推到了生死边缘,他必须要做些什么。张扬首先联络的是赵天才和伍得志,他需要帮助,虽然他拥有超人的武功,但是当今世界,武功并不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
张扬看不到乔梦媛此时羞涩的表情,但是他却因为乔梦媛的这句话深深感动了,低声道:“我一定会平安回来!”
张扬道:“夜莺已经失踪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都在寻找她的下落。”
徐建基道:“你是国家干部,出国手续相对麻烦了一些,还不如走公派!”
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道:“是时候去吃点东西了,今天我要前往北韩。”
薛伟童从后面跟了上来,她滑的很好:“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周兴国道:“可不是嘛,这帮高丽棒子全都一个德行,你帮了他,他以为是应该的,记得前阵子的奥运投票吗?京城之所以落败就是被他们摆了一道。”
张扬望着他们两人道:“去可以,但是你们要答应我一件事,你们只需要帮忙做后勤工作,上阵杀敌,深入敌后的事情,我自己来!”
张扬道:“说实话,我也怀疑这件事可能有假。”
雪越下越大,张扬拉开街角的公话亭,在其中暂避风雪,他给楚嫣然打了一个电话,没有告诉她自己要去哪里,只是想听听她的声音。
伍得志其实也有这方面的怀疑,最近国安的内部并不太平,很多地方的情报组织都出现了问题,国安有内奸的说法传得人心惶惶,伍得志的退出在某一方面也归结于对组织上一些做法的不满。可是他又想不透,以章碧君在国安的身份,她应该用不着花费如此巨大的精力设下圈套来对付张扬。
乔梦媛道:“为什么要将这件事告诉我?”
乔梦媛道:“到了那边一定要小心,北韩方面的警惕性很高。”
张扬道:“我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是一个圈套。”
张扬笑道:“我说你脑子平对都在想什么?我们在这儿说北韩呢,你和*图*书想哪儿去了?”
望着一身风雪一脸关切的乔梦媛出现在公话亭外,张扬推开公话亭的玻璃门,将她拉入这狭小的空间内,他没有说任何话,只是展开臂膀不由分说的将乔梦媛的娇躯拥入自己的怀中。
周兴国笑着拍了拍张扬的肩头道:“别生气,你明知道那是一小人国还打算去转转?”
伍得志微笑道:“我闲着也没什么事做,不介意陪你走一趟。”他知道张扬叫自己来的目的绝不是为了帮忙分析材料。
张扬道:“我是不是一个坏人?”
在乔梦媛的帮助下,张扬三人在初二上午便顺利办好了前往北韩的手续,乔梦媛同时也为他们准备了当天中午的机票,风雪已经停了,首都国际机场上的扫雪车正在繁忙工作着,飞往平壤的航班比预定时间推迟了一个半小时。乔梦媛亲自把他们送往机场,赵天才和伍得志去办行李托运的时候。
赵天才道:“我也去,闲着也是闲着,去北韩看看他们的白山黑水,究竟和咱们这边有什么不同。”
外面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路灯亮了,鞭炮声接二连三的响起,他们仍然拥抱在这狭窄的空间里,没有要分开的意思。
此时张扬接到了乔梦媛的电话,她通过关系已经帮张扬解决了前往北韩的手续问题,明天上午就能够办理。
张扬也没有多和他们寒暄,直接将那盘丽芙遭受严刑拷打的录像带播放给他们看。伍得志虽然和丽芙同在国安,可是过去并没有过任何的接触,他低声道:“这盘录像是谁给你的?”
周兴国和徐建基对此也表示不解,周兴国道:“大过年的怎么想起去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伍得志道:“有时候人的好坏从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
乔梦媛道:“明天上午九点,我去接你。”
乔梦媛明显颤抖了一下,可是她没有拒绝,就这样任由张扬抱着自己,过了一会儿,她的手方才很小心的搂住张扬的腰,关切道:“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赵天才道:“有没有想过这是个圈套?那个章碧君会不会故意放出一盘假的录像带来害你?”
这件事因为乔老特别强调过的原因,张扬并没有告诉其他人,连乔梦媛也不知道他和李银日的这段渊源。
张扬没说话,抿起双唇,更加周力的将乔梦媛拥入怀中,乔梦媛低声啜泣着,她忽然张开嘴很用力的咬在张扬的肩头,狠狠地咬,咬得张扬好不疼痛,但是他没有逃避,默默忍受着她带给自己的痛楚,过了一会儿,乔梦媛松开了嘴唇,大声哭泣起来:“为什么要去冒险?为什么要去冒险?”虽然她已经知道答案,虽然她知道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他的念头,可是她仍然免不了要担心他。
薛伟童道:“三哥,我帮你想到了一个英文名字。”
他的话又引来了一阵笑声。
乔梦媛想起了顾佳彤,想起了那件事对张扬造成的创伤和_图_书,她知道无论遇到麻烦的是丽芙还是别人,张扬都会毫不犹豫的过去营救,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过去是,现在是,永远都是。
张大官人充满自信道:“那得看他究竟有没有那个本事!”
张扬的声音低沉而压抑:“我遇到了一些事,却找不到人说!”
张扬嗯了一声。
张扬道:“问题的关键在于她把所有的罪责都指向邢朝晖,以我对邢朝晖的了解,总觉着他不像坏人。”
张扬笑了笑,他当然不能向他们几个把所有的一切和盘托出,一边往脚上套着冰鞋,一边道:“朋友要去那边做生意,他也是第一次去北韩,所以心里没底,听说那边情报搞得非常封闭,对外籍人士全都当成间谍看待,所以才想起叫我去做伴。”
乔梦媛昂起头,看着张扬矛盾而纠结的面孔,轻声道:“告诉我,如果你信任我的话。”
薛伟童道:“真要是想旅游的话,南韩比北韩好得多,至少不像北韩那样压抑,到了那里你就会有种透不过气来的盛觉。”
乔梦媛道:“你故意这样做,你故意让我知道,你要通过这种方式证明我在乎你,我担心你!”
张扬道:“我必须要去北韩救她!”
伍得志和赵天才正在赶往京城,伍得志提醒他务必要冷静,无论发生任何事都要等他抵达京城再说。他必须要做好准备,章碧君虽然提供给了他很多的材料,但是仅凭那一盘录影带很难断定丽芙就被关押在金刚山。张扬在心底深处对章碧君缺乏信任,他甚至无法肯定这件事究竟是不是另外的一个圈套。可是这件事关系到丽笑的安危,就算真的是一个圈套,他也不可能就此放弃,或许有些人正是意识到丽荚在他心里的重要性,所以才布下了这个局,张扬无法继续思考下去。
张扬忍不住骂了一句:“操,真他妈是小人见识!”
张扬道:“梦媛,我一定会平安回来,我发誓!”
伍得志和赵天才在初二的凌晨四点钟抵达了京城,两人接到张扬的电话之后,就放下一切的事情,乘火车赶了过来,因为中国北部普降大雪,所以很多机场关闭,高速也被临时封闭,他们唯一的交通方式就是火车,好在春节期间火车票并不难买。
伍得志和赵天才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明白张扬已经下定决心要前往北韩,没有人可以阻止他。
自从离开国安之后,伍得志的事业和感情双双陷入了低谷,对他来说生命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听到张扬要前往北韩,第一个请缨陪同前往,在伍得志的内心深处,他还欠张扬一份人情,刚好借着这次的机会还给他。
张扬道:“一周吧,顺利的话,一周之内我应该可以回来。我向其他人也是这样说的,只说是陪同朋友前往北韩去做生意。”
张扬一直都在等着他们,伍得志和赵天才带着一身的风雪走入了张扬位于驻京http://m•hetushu.com办的套房,赵天才进门之后就受不了这春天般的温度,鼻子一痒,接连打了几个喷嚏。伍得志脱下大衣,向张扬笑了笑:“发生了什么事情?”
徐建基道:“女兵也不能随便看,那都是为领导准备的。”
握着电话,张扬不知应该向乔梦媛说什么才好,过了一会儿方才道:“这件事不要告诉其他人知道。”虽然连他自己也感觉到这句话说得有些多余。
张扬道:“那又怎样?我相信我会没事,就算是龙潭虎穴,他们也奈何不了我。”
张扬道:“我这人自由惯了,还就想受点约束,我听说北韩女兵特别漂亮不知有没有这回事儿?”
“你要去北韩旅游?”薛伟童惊诧的张大了嘴巴。
薛伟童道:“我去过那里,一穷二白,很多人连饭都吃不起,都说北韩人民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可事实上他们是把咱们当金主看,时刻想从咱们这里得到点什么。”
乔梦媛接通了电话并没有说话,她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张扬的呼吸声,她没有说话,他也没有说话。
张扬深知自己的这次行程极其微妙,如果处理不当很可能会造成外交上的麻烦,所以他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此行的真正目的,真正知悉内情的一个是章碧君,还有一个就是乔梦媛。
乔梦媛摇了摇头,在她心中从来没有这么认为过。
张扬道:“所以我必须去亲自验证。”
乔梦媛轻声道:“如果你认为值得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我相信你。”
乔梦媛道:“太冒险了!”
伍得志道:“那好,咱们先鉴定一下这盘录影带是不是真的。”
张扬将事情的始末向伍得志说了一遍,伍得志道:“仅凭一盘录影带很难断定她就落在了北韩军人的手里,难道你不担心这是一个圈套?”
张扬道:“明后两天,等我朋友来到决定。”
徐建基道:“不一样,他们的那条路完全走进了死胡同,闭关自守,还自以为是,在当今的时代,没有开放就没有发展。”
张扬道:“我准备以旅游的方式前往北韩,把这件事情先调查清楚,如果丽芙真的在他们的手中,无论用尽怎样的方法我也会把她救出来。”
乔梦媛道:“也许我可以将这件事告诉爷爷……”
张扬抬起头,透过公话亭的玻璃望着周围来往的人群,低声道:“我在长安街,雪很大!”
张扬道:“不都是社会主义国家吗?怎么会差别这么大?”
周兴国笑了起来:“也不尽然,国情不一样,民风自然也不一样,经过长期的政治教育,他们的思想境界和咱们不同。”
伍得志忽然明白,张扬这次坚持前往北韩还有另外一层意义,他要亲自去验证这次的北韩之行究竟是不是一个圈套,验证章碧君是一个怎样的人物!这样的行为无疑充满了冒险的因素,伍得志道:“有没有想过,如果这次真的是个圈套,那么设下圈套的人就不会给你逃离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