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02章 演唱会

张扬淡淡笑了笑,他也不认为祁峰和姜亮的死有关,但是警方目前掌握的证据又都指向祁峰,他和祁峰接触过,对祁峰的为人还算是有些了解的,祁峰的智慧无法和他的大哥祁山相比,祁山这个人给他的印象有些深不可测。张扬总觉着祁山在这件事上隐藏着很大的秘密,他低声道:“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张扬第一个反应了过来,他一把抓住一个孩子的手腕,一脚将另外一名想要刺杀祁山的孩子踹到在地。
他们的座位离得很近,演唱会开始没多久,祁山就向通道走去,经过张扬身边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头道:“等演唱会结束了一起吃饭。”
祁山道:“滨海的处级要比东江的处级含金量大出许多,这种事大家都懂。”
梁成龙看着顾养养道:“这位是……”他此时方才认出眼前青春靓丽的女孩是顾养养,惊喜道:“养养!我居然没认出来,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啊。”
祁山反应的速度丝毫不次于张扬,他侧身躲过军刺的捅杀,然后一拳那孩子放倒。可后面一个孩子冲了上来,军刺向祁山的后腰捅去,祁山在千钧一发之际转动了一下身体,军刺捅进了他的衣服,贴着他腰部的皮肤扎了出去,把祁山惊出了一身冷汗。他一个回旋拳,将那孩子打得满脸是血。
张扬道:“我想把程焱东给弄过去!”
通过这件事,张扬更加确定祁山一定有仇家,这样的谋杀方式他并不是第一次经历,过去田庆龙担任江城市公安局长的时候曾经经历过一次,就是小孩子行刺,因为这些孩子都未成年,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教唆这帮孩子犯罪的人实在是可恶到了极点。
张扬道:“你弟弟的事情我听说了,节哀顺变!”
祁山这才抬起头,看到张扬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祁山向张扬点了点头,两人走在了一起,祁山道:“张主任什么时候回来的?”
张扬点了点头:“我就是怕麻烦啊!”
荣鹏飞点的都是些东北土菜,什么油炸大蚕蛹、酸菜氽白肉,红烧大马哈鱼。
张扬道:“过年期间,明健有没有来过?”
张扬笑道:“车是用来开的,又不是用来撞的,养养,我发现你火气比过去大多了。”
张扬笑道:“这是我干妹妹!”
张扬道:“我是不想留在东江给别人添麻烦。”
张扬点了点头,都已经定下来的事情没什么好瞒的。
张扬道:“那好,我给她打电话。”
梁成龙笑道:“你丫就是不把我往好处想。”冲着张扬的背影道:“明儿我请客,今年咱们兄弟几个还没聚会呢。”
把顾养养送回家之后,张扬直奔省公安宿舍,在宿舍大门口有家东北小火炕,荣鹏飞已经在小包间里等着了。
梁成龙笑道:“不是,不是,过去好看,现在更好看。”他和韦佳在一旁坐了,韦佳向张扬他们笑了笑,去柜台买吃的。
顾养养道:“爸,你们聊,我和*图*书去买菜做饭!”
顾养养摇了摇头道:“不用,我就是吸到了冷空气有些过敏,适应了就好。”她走路的时候,刻意和张扬分开了一些距离:“张扬,咱们进去吧!”
林雪娟道:“张主任和女朋友一起来看演唱会?”
祁山道:“我来做东才对!”他试探着问道:“你这次去是担任滨海县委书记吗?”
荣鹏飞道:“那就走远一点,去北原、云安,只要在平海,还是在宋书记的眼皮底下啊!”他说完,不禁又笑了起来:“不过离开东江还是很明智的,不然以后单单是那些琐碎的小事都能烦死你。”
祁山道:“无论是谁,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祁山笑着伸出去:“恭喜你!”
祁山先到体育场医务室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林雪娟的俏脸上写满惊慌,她本来叫祁山出来是为了开导开导他,想不到又遇上了这种倒霉事。祁山笑了笑,穿好了衣服走出去,他首先来到张扬面前,向他说了声谢谢,如果刚才不是张扬凑巧在场,祁山十有八九躲不过那六个孩子的刺杀。
此时场内欢呼声越来越大。随着邹德龙在舞台上的劲歌热舞,场内观众的狂热情绪彻底被掀了起来。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顾养养听到梁成龙的这番话,不由得悄悄朝张扬看了看,他该不是也抱着爱心奉献的心思?想想刚才张扬还真的不太乐意过来观看这场演唱会。
祁山没有看到张扬,戚彦看到了,她和张扬曾经有过一面之缘,低声向林雪娟说了声,林雪娟提醒祁山道:“那个好像是张主任。”
张扬脱下鞋子,爬到炕上,在荣鹏飞的对面坐下,屁股下暖融融的非常舒服。
张扬打断他的话道:“得,介绍就介绍,别把我那芝麻大小的官衔给倒出来,贻笑大方!”
韦佳还没回来,张扬和顾养养已经吃完了,他起身道:“不跟你聊了,我们先走,省得某些人不自在。”
张扬笑道:“还是个便宜司机,走吧,上车!”
张扬本来想出门婉言告诉顾养养自己就不去看什么演唱会了,他本打算今晚陪楚嫣然的,顾养养这么说,他反倒不好意思了,咳嗽了一声道:“真有票啊?”
梁成龙道:“别误会,我跟她就是工作上的关系,人家刚巧有两张票请我来看演唱会,你说我能不来吗?要是拒绝一个女孩子,咱们是不是显得气量太狭窄?我这叫爱心奉献,我发誓,我没一点其他的念想。”
张扬对顾养养的心思很了解,知道她绝不是只想自己给她当保镖那么简单。
梁成龙乐呵呵走了过去,装模作样的向张扬伸出手去:“这不是张主任吗?这么巧啊!”那小姑娘也跟了过来,长得娇小可爱,看摸样倒是个小家碧玉。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啊!”
祁山摇了摇头,充满不屑道:“就凭那帮公安?”
东江这地方比京城小多了,低头抬头总能遇到一些熟hetushu.com人,张扬没想到在麦当劳里遇到了梁成龙,这厮的身边还带着一个小姑娘。
他和顾养养走出麦当劳,迎面一股冷风袭来,顾养养不禁打了个喷嚏。张扬向周围看了看,确信没有熟人,才把自己的皮风衣脱下来递给顾养养,其实他和顾养养真没什么,不过如果让别人看到总是不好。
张扬朝他摆了摆手道:“明天再说,电话联系吧。”
张扬对顾明健能否定性并不抱任何的希望,毕竟这厮让他失望了太多次。他载着顾养养来到东江市体育场,来到体育场外才知道这场演唱会在东江受到了近乎狂热的追捧,体育场外悬挂着大幅的海报,场外到处都是一些狂热的追星族。三三两两的聚在那里,演唱会七点半开始,现在距离入场还有两个小时,那些年轻的孩子已经开始兴奋的议论着,几位青春可人的女孩子站在广场上高呼着偶像的名字。手中挥舞着海报。
这边的打斗让周围出现了一阵慌乱,负责维持场内治安的警察及时赶了过来,协助他们将这帮小孩子给制住。
荣鹏飞道:“你小子走得突然啊,全无征兆!”
祁山道:“我是个生意人,竞争对手是免不了的,可是我尽量做到与人为善,小峰的事情发生之后,我绞尽脑汁的去想,仍然想不出,我究竟得罪了谁?”其实祁山的心中明明白白,但是他不能说。他也能够看出张扬对自己已经产生了怀疑,但是他在姜亮的事情上是无辜的。他没有杀姜亮,面对张扬他问心无愧。
祁山点点头。
张扬道:“工作需要,上级调我去滨海县工作。”
张大官人从海报上找到了邹德龙,他曾经担任过省运会形象大使,最近因为新专辑的热卖越发的红火了,想不到今晚他也有份参与演出。
张扬能够体谅他失去亲人的痛苦,拍了拍祁山的肩头道:“你弟弟的事情调查清楚了吗?”
张扬被身边的几个小青年叫得心烦,借口上厕所也来到了通道上,遇到正在抽烟的祁山,祁山看到他过来赶紧掐灭了香烟扔到垃圾桶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最近我睡眠不好,烟抽得也多了一些。”
提起哥哥,顾养养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其实他现在还在东江呢。”
荣鹏飞道:“听说你要走,我担心送行排不上队,干脆两顿并成一顿,抢在别人头里给你送行。”
张扬笑了起来。
顾养养不好意思道:“哪有,都是人家主动找上门来的。”
此时现场欢声雷动,却是当红歌星邹德龙登场了,张扬道:“有件事要告诉你,元宵节后,我就不在东江工作了。”
张扬很违心的跟她来到体育场旁边的麦当劳,叫了个酸不拉几的汉堡啃了起来,张大官人再次得出结论,这玩意儿是不如肉夹馍好吃。
顾养养道:“梁大哥,您这话的意思是我过去很难看?”
张扬点了点头,入场的时候又遇到了熟人,祁山和林和-图-书雪娟、戚彦一起,祁山低着头眉宇间带着淡淡的犹豫,他到现在都没有从弟弟死亡的悲伤中解脱出来,林雪娟非常关心他的现状,今天特地约他出来听演唱会散心,至于叫上戚彦是为了避嫌,她和祁山之间毕竟谈过恋爱,现在她也已经嫁为人妇,丈夫霍云忠气量也不是太大,就算她和祁山的正常交往也会惹得他整天猜度。
张扬和他握了握手道:“没啥好恭喜的,还是处级干部!不算升职!”
张扬道:“他有没有认错?”
荣鹏飞道:“这酒是我的私人珍藏,在家里存了十年了。”
顾养养笑了笑,可心中却有些失落,自己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小姨子的角色,怎么又成了他的干妹妹了。
张扬道:“我对他比较了解,他很有能力……”
张扬微微一怔:“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回家?”
顾养养点了点头。
张扬对顾允知父子之间的过节非常的清楚,顾明健把江城制药厂搞得乌烟瘴气,把父亲伤得很深,顾允知生气的不仅仅是顾明健不争气,真正让他痛心的是。儿子损害的江城制药厂是女儿留下的产业,看到江城制药厂,如同看到佳彤一样。更何况顾明健眼睁睁看着妹妹遇刺,竟然不顾而去,连起码的骨肉亲情都不顾,在顾允知看来。儿子的这次错误是不可原谅的。
张扬放下电话,向顾养养笑了笑道:“今儿不行,她陪老太太打麻将呢。”
张扬抿了一口:“还算不错,没跑味儿!”
张扬笑道:“给我送行的,荣厅是第一个。”他拿起桌上的那瓶五粮液,看了看年份,应该存了很久了,张扬给荣鹏飞的杯子满上,自己也倒了一杯。
张扬给楚嫣然打了个电话,没想到楚嫣然竟然走不开,林秀两口子从荆山过来了,她这次来是专程为了接老太太,这会儿楚嫣然他们正陪玛格丽特打麻将呢,激战正酣,楚嫣然要是走了就得造成三缺一的局面,她给张扬放了大假,让他明天上午再过来。
顾允知道:“去吧,张扬你跟着一起去吧,我晚上还有事儿。”顾允知既然开口了,张扬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其实本来他也没打算留在顾允知家里吃饭。
顾养养点了点头道:“他现在好多了,知道错了,目前和几个朋友一起接了西南的高速公路工程,算是稳定下来了。”
张扬后面已经叫他了:“哟嗬,这不是梁老板吗?”
荣鹏飞没说话,静静看着张扬,他似乎猜到了张扬的心思。
来到外面,顾养养道:“张扬,刚好我这儿有几张票,你把我未来嫂子叫出来一起看呗,我不介意当电灯泡。”
张扬道:“刚刚回来。”
荣鹏飞道:“滨海的情况你大概不了解,咱们省内犯罪率最高的就是北港市,而滨海是北港最乱的地方,你这次去任重而道远啊!”
张扬道:“所以我想你给我帮一个忙!”
顾养养道:“那……要不你过去陪嫣然姐吧,我一个人去。”
顾养养道:和_图_书“不去了,我留在家里陪你们聊天。”
祁山叹了口气:“谢谢!”
梁成龙压根也没想到会遇到张扬,他看到张扬以为张扬没看到自己,拉着那小姑娘转身想离开。
“一年已经足可以看出一个人的能力,你刚才都说了,滨海的治安是全省倒数第一,和他这个公安局长有着脱不开的干系,我看干脆把他换了!”张扬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道:“其实换他很容易,北港火灾这件事昝世杰一个人显然背不了全部的责任,趁着这个机会把滨海的官场稍微洗那么一下,也很正常,到哪里都说得过去。”
祁山显得有些诧异。愕然道:“去哪里?你来东江的时间并不长啊?”
梁成龙心里这个郁闷呐,自己是不是倒霉催的?越想背着别人,越是遇到了熟人,他笑眯眯转过身去,这才注意到张扬身边的顾养养,心说秃子别笑老和尚,你张扬跟楚嫣然都订婚了,不一样带着美女出来招摇,我怕什么?他还真没一眼就把顾养养给认出来,女大十八变,顾养养过去就属于那种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类型,后来去了京城上学,和梁成龙并不熟悉。
张扬向韦佳的背影看了一眼,凑到梁成龙耳边道:“你是狗改不了吃屎!嫂子要是知道了……”
张扬对这种演唱会兴趣并不大,不过顾养养非常的喜欢,这也难怪,年轻人心中几乎都有那么一两位喜欢的明星,顾养养这种算好的,一旁的几个小年轻,从演唱会开始就跟着一起唱,时不时的还发出欢呼尖叫,几个女孩子激动地眼泪婆娑的,张大官人真是难以理解,坐在这里真不知道是听谁唱歌,尤其是那帮歌星,唱不了几句,就大声道:“大家和我一起唱好吗?”接着他们的声音就淹没在集体大合唱之中,要不就是:“大家和我一起拍手好吗?”这职业也太他妈容易了,不就是忽悠吗?只要把这帮年轻人给忽悠晕了,那钱是哗哗地。
顾养养道:“我倒是想帮他和爸爸和好。好不容易说服他跟我回家,可爸听说他来了,把门给插上了,说再也没有他这个儿子。”
张扬挑开蓝白图案的棉布帘,看到荣鹏飞坐在土炕上,炕上摆着小桌,菜已经点好了。
应付这群孩子对张扬和祁山两人来说绰绰有余,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们就将这六名手握凶器的孩子全都制服。
梁成龙介绍道:“韦佳,我的法律顾问!”他又向那女孩道:“这是我最好的朋友,张扬,咱们新城区管委会的……”
张扬道:“人很多时候就是这样,有些仇怨是不知不觉中结下的。”
张扬这才想起祁山从事的水产生意,他几乎垄断了整个东江的水产市场,在滨海有业务再正常不过,张扬微笑道:“等你以后去了滨海,我请你吃饭。”
在这一点上张大官人和祁山还是有些共同语言的,他也不相信公安系统的办案能力,直到现在姜亮的事情还没有任何的进展,林光亮的资料张扬已m•hetushu.com经提供给了荣鹏飞,张扬也相信荣鹏飞在处理姜亮的案子上肯定会尽心尽力,但是他一个人不可能在短期内扭转整个系统的办事习惯。
事实证明,张扬的这辆坐地虎实在是太不低调了,顾养养也对这辆车超感兴趣,主动要求坐在了驾驶位上。开车的时候,不知怎么想起了当初在京城和陈安邦的纷争,她气鼓鼓道:“张扬,要是当初开着这辆车,能把陈安邦的悍马给撞扁了。”
张扬已经向警察说明了情况,祁山还要跟着警察一起前往分局做笔录。
荣鹏飞打断他的话道:“滨海县公安局长陈凯上任不过一年啊!”
顾允知摇了摇头道:“不用,对了,你不是晚上要去看演唱会吗?”
顾养养开心的叫道:“太棒了!”她兴奋的跳了起来,落地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过于失态。红着脸儿道:“张扬,其实我最怕人多,你陪着我去,等于有了免费保镖。”
张扬看到顾养养的眼神,从中忽然捕捉到了某种熟悉的失落,张扬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坐着轮椅充满忧伤望着长江的女孩儿,脱口而出道:“我不喜欢打麻将,要不我陪你去看演唱会。”
祁山道:“滨海!呵呵,张主任,看来咱们还真的有缘,我几乎每个月都会去一趟滨海,那里有我的一个分公司。专门从事海产品收购。”
发生了这种事,他们自然不能再看演唱会,一群人都被请到了警卫室,六个孩子全都未成年,祁山根本就不认识他们,不用想这帮孩子肯定受到了教唆,不然不会一上来就对他下狠手。
顾养养看到时间还早,提议去吃点晚餐。
此时一群十五六岁的孩子离开了席位向出口走去,祁山和张扬闪身去给他们让路,可没想到,那群孩子忽然涌向祁山的面前。其中有三人掏出雪亮的军刺向祁山的胸膛捅去。
“是吗?”顾养养不好意思的笑了。
本来约好吃饭也只能作罢了,张扬和祁山说了一声,先送顾养养回家。送养养回家的路上,荣鹏飞就打来了电话,他已经知道刚才发生在体育场的行刺案了,张扬刚好也有话想对他说,和荣鹏飞约定一起去吃夜宵。
张扬的心里也不舒服,看到祁山他就不由得联想起姜亮的死,虽然查出姜亮的死可能是那个叫林光明的职业杀手直接造成的,可是种种迹象表明这件事好像和祁峰也有些关系,后来祁峰死了,这件案子也随之陷入了困境,张扬却因此对祁山产生了很大的怀疑。
荣鹏飞喝了口酒,仍然没说话。
祁山当然清楚张扬和姜亮的关系,他低声道:“我弟弟和姜亮的死绝对没有任何的关系。他从来都不沾毒品,姜亮来东江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怎么可能和姜亮结怨?有人在陷害我!”
顾养养和林雪娟她们听说这边发生了持械伤人案也急忙赶了过来,张扬没什么事,祁山伤得也不重,只是让军刺划破了皮肤,腰部流了不少的血。
张扬吸了吸鼻子道:“这么丰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