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04章 举报信

他们乘坐早已等在那里的快艇回到了岛上,船行中途。玛格丽特醒了,发觉自己趴在张扬的悲伤,不由得笑了起来,老太太轻声道:“嗳!”
楚嫣然将俏脸贴在他的耳边,小声道:“你当官究竟要当到什么时候?”
宋怀明道:“鹏飞,你跟我说一句实话,为什么北港的治安会这么差?为什么北港会成为平海犯罪率最高的城市?”不等荣鹏飞回答,他又道:“你要跟我说什么北港是开放城市之类的套话,我要听真话。”
楚嫣然搞清楚外婆的意思,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向张扬道:“没办法,我外婆想家了,她想办的事情,谁都改变不了。”
黄昏时分,张扬一行终于回到了梦仙湖。湖水静静的横在前方,群山苍翠,逶迤地绕在小湖的周围,好像绿色的缎带,夕阳影射着湖面,天空中的晚霞宛如鱼鳞般一片一片,微风轻动,水面上泛起无数金色的波光。波光随着清风不停流动,湖光山色美不胜收。
楚嫣然道:“不敢,换成别的国家的这种级别的官员我还敢鄙视,可国内的县委书记我还真不敢,那可是一方土地爷,在滨海县境内,你说一不二,无上权威的存在。”
张大官人看到眼前热热闹闹的场面,不禁感慨,虽说这世上没有真情在?
荣鹏飞在宋怀明的对面坐下,他和宋怀明相识于微时,共同的政治理想让他们走在了一起,成为肝胆相照的好朋友。荣鹏飞道:“宋书记,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当你的县委书记?”
楚嫣然莞尔笑道:“听久了会不会产生出家的念头?”
刘艳红笑道:“还好,才迟到了十分钟,需要你忙的事情实在太多,你没爽约我都谢天谢地了。”
快艇来到小岛码头,张扬背着玛格丽特上了岸,老太太让他把自己放下,然后走向了那棵让她梦牵引绕的银杏树,银杏树叶子已经落光了,不过用不了多久就会吐出新芽,春天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了。
楚嫣然搂紧了他的脖子道:“我是说没有女人照顾。”
荣鹏飞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省委书记办公室内,恰巧看到眼前的一幕,他顺着宋怀明的目光望去,看到那两个遒劲的大字,荣鹏飞对于书法没什么研究,但是他看到落款上的名字,不由得笑道:“张扬的字写的不错!”
宋怀明将一封举报信递给了刘艳红。
宋怀明道:“当所有人都在说一个人的坏话的时候,我们就会考虑这个人的身上会不会有闪光点没被发现?同样,当所有人都在说一个人的好话的时候,也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楚嫣然笑道:“你蹲下!”
三宝颇为感动,他想了想道:“张主任,您等一会儿。”他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内,不多http://www•hetushu•com时带着一个黄色的布包出来,递给张扬道:“里面都是一些佛珠,虽然算不上珍贵,可是佛门开光之物不能用价格来衡量,您带着,也许能派上用场。”
楚嫣然忍不住笑了:“你还要不要做和尚?”
宋怀明并不知道程焱东这个人,当然对他谈不上什么了解。
周围人都笑了起来。
宋怀明点了点头:“鹏飞,坐!”
楚嫣然俏脸绯红道:“我下次回来,七八月份吧。”
省委书记宋怀明静静坐在办公室内,他望着墙上的一幅字,那幅字是张扬亲笔书写后送给他的,内容是宋怀明指定的……苍生,简简单的两个字,宋怀明每次看到这两个字就真切体会到自己肩头所承担的使命与责任。
荣鹏飞不慌不忙的喝了口茶,方才道:“他找我要一个人,南锡市河西分局局长程焱东。”
张扬笑道:“随她去吧,慧空法师佛法精深,听听也没有什么坏处。”
张扬道:“外婆,明儿就是十五了,您不准备上完香再走?”
张扬走过去,小心地把老太太背起,让她趴在自己的肩头继续熟睡。
张扬道:“你放心吧,我是一个国家干部,生活作风上一向都从严要求自己。”
张扬笑道:“嫣然比你重多了,我背她都没问题。”
楚嫣然一张俏脸羞得通红,哪料到这厮在光天化日之下,佛门净地之内敢说这种轻薄话,她小声骂道:“下流。”
刘艳红道:“周省长是不是已经得到了什么消息?”
宋怀明饶有兴趣的抬起头来。
荣鹏飞明白了宋怀明的意思,宋怀明是要利用周兴民急于做出成绩的心理,把北港这个烫手的山芋交给他,周兴民也不简单,能想到把张扬弄去滨海当书记,这等于把宋怀明间接牵扯进来。荣鹏飞道:“谈到点火的本事,张扬要是称第二,没人敢说自己第一。”
张扬嘿嘿笑道:“你忘了,我下面还有一只小和尚哩!”
楚嫣然啐道:“真夸张,总共两个和尚全都在里面讲经呢。”
张扬道:“哪有那么威风,上头有市长市委书记,还有一大票市委常委,这是往小里说,往大里说比我官大的海了去。”
张扬知道她的意思,蹲下后将楚嫣然背起,楚嫣然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呼吸有节奏的喷在他的脖子上,两人仿佛瞬间回到了当初相识的时候,那天晚上起着大雾,张扬就是这样将楚嫣然从悬崖下背了上来,又深一脚浅一脚的把她背到了上清河村,一切恍如昨日。
刘艳红道:“我听说张扬去了北港。”
“我不介意啊,到时候,我每天做饭给你吃,把你养的胖胖的!”
荣鹏飞点了点头道:“程焱东的个人能力很强,我很欣赏他,本来想上调他来m.hetushu.com省厅工作,想不到张扬看中了他。”
宋怀明走入约定的雅间内,看到刘艳红,歉然笑了笑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楚嫣然的目光和张扬相遇,她想起了自己和张扬第一次相逢的情景,张扬就是背着她从悬崖上一路走到上清河村,这厮留给自己的第一印象就是安全感,正是这种安全感让她死心塌地的爱上了他。
刘艳红已经点好了茶,服务员送上一壶乌龙茶,摆上特色茶点。
楚嫣然道:“那我就想尽一切办法勾引你,破了你的色戒!”
张大官人慌忙岔开话题道:“嫣然,今晚的月色可真美啊!”
楚嫣然道:“明天过完元宵节,我就回美国了。”
“拉倒吧你!”
荣鹏飞道:“他的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张扬和楚嫣然代表老太太送客人到了码头,看着快艇远去,张扬展臂将楚嫣然拥入怀中,微笑道:“让我摸摸胖了没有。”
张扬拍了拍三宝的肩膀,两人认识了这么久,感情也是颇为深厚,张扬道:“真正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你就给我打电话,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一定帮你解决。”
林秀笑道:“好啊!”
荣鹏飞叹了口气道:“一谈到某个城市的治安不好,通常大家都会从公安系统身上找毛病,但是一座城市中真正当家的另有其人,我看北港的问题在于管理,在于当地颌导根本没有重视治安环境,这些年,北港的严打也不算少,也的确抓住了一批人,可抓走一批又涌现出一批,证明根源没有找到。”
刘艳红道:“我在纪委工作了这么多年,北港也去过几次,可是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所接触到的人都在说北港领导层的好话。”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我总不能现在就去跟着你吃软饭吧?”
张扬道:“所以我就没敢听,一个人跑到外面来了,我要是听久了出家当了和尚,你只怕哭都找不到地方。”
张扬道:“我向党旗作保证,这次去北港,我一心扑在工作上,心中只有你这颗红太阳,一颗红心两种准备……”
刘艳红愣了一下,谁那么神通广大,直接将举报信递到了省委书记手里,她用目光征求了宋怀明的同意,然后从中抽出信件浏览了一下,刘艳红看完之后,一双秀眉紧紧皱了起来,重新将那封信装好:“宋书记,这封信虽然说得问题很严重,但是没有一丁点的切实证据,看起来更像是空口无凭,捕风捉影。”
刘艳红扬了扬手中的那封信道:“宋书记,你打算让我针对这件事展开调查?”
玛格丽特道:“我想起建国前,解放战争的时候,我把脚崴了,老东西背着我走了十里地。我也就是那时候喜欢上了他,要看一个男人可不可靠,首先要看和-图-书他的肩膀能不能够负担得起你身体的重量,如果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怎么能让女人有信心?”
荣鹏飞进一步说明道:“程焱东过去曾经担任丰泽公安局局长,张扬和他的关系很好。”
几个人来到外面,玛格丽特让慧空法师留步,向林秀道:“慧空法师佛学精深,有时间请他去静安讲佛。”
三宝道:“总是不如您在心里踏实。”
宋怀明的秘书钟培元走进来给他们倒好茶之后离去。
张扬点了点头,收下了三宝的礼物。
张扬拍了拍她挺翘的玉臀,笑道:“得,你要是真对我不放心,我这就辞职得了,跟着你去那个神庙岛吃软饭,吃一辈子软饭。”
刘艳红从宋怀明郑重其事的表情已经意识到他为得肯定是公事,可公事却约在茶馆见面,的确让刘艳红感到有些奇怪,刘艳红微笑道:“直接叫我去你办公室说就是,还专门到这里破费。”
张扬笑道:“听你的语气好像很看不起我这个县委书记?”
张扬道:“你直接去找秦书记,找常主任也行。”
张大官人瞪大了眼睛,做出一副震骇莫名的表情:“阿弥陀佛,这里是佛门净地,女施主,你这是要逆天啊!”
宋怀明端起茶盏喝了口茶,微笑道:“视情况而定。如果一切顺利,就听之任之,如果别人想要利用这件事成为政治派系斗争的导火索,我们唯有及时把他撤出来。”
张扬道:“顺着她的意思吧,反正我这车里还有吃的!”
宋怀明有些渴了,先喝了杯茶道:“最近工作忙吗?”
玛格丽特对着小树低声细语的时候,所有人都悄悄离开,他们无意打扰老太太的宁静。
宋怀明道:“有些东西必须要付之一炬,鹏飞,尽量给张扬创造便利条件吧。”
林秀两口子这次过来带了司机,开了一辆商务车过来,玛格丽特上了商务车,楚嫣然上了张扬的那辆坐地虎。两辆车一前一后驶离了东江新城区。
宋怀明道:“我巴不得你们纪委监察员没事可做才好!”
宋怀明缓缓点了点头道:“新官上任三把火。他点火我支持,可是派张扬去点火,总有一些要把我捆绑在一起的意思,我对兴民同志的了解不多。”宋怀明寥寥几句话已经将他的担心和顾虑表述得清清楚楚。
玛格丽特也依照中国的传统给每个人派发红包。
“什么?”楚嫣然瞪圆了眼睛。
张扬道:“还是老人家明白事理。”他扭过脸,在楚嫣然的樱唇上啄了一下,微笑道:“宝贝儿,咱俩啥时候登记注册啊?”
静安军分区司令洪长武听说老太太回来了,当晚也带着一家人过来给老太太拜年,楚镇南带过的这帮部下都是好样的,在他们心中一直都将楚镇南当成父亲看待,洪长武还专门从http://www.hetushu.com静安市带来了大厨晚上做了一桌丰盛的菜肴,按照他的说法,今年过年的时候老太太去了东江,今天算是正式过年。
宋怀明道:“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刘艳红笑道:“宋书记,今天找我来不是为了说这句话的吧?”
三宝道:“要是没有您的帮助,秋霞寺的复建工什么时候能够启动,以后要是工程中遇到什么麻烦,我都不知道该去找谁了。”
刘艳红此时方才明白宋怀明的真正意思,她轻声道:“你放心,张扬如果捅了什么漏子,我们纪委方面会在第一时间跟进。”
楚嫣然这会儿也从里面出来了,三宝看到她过来,识趣的走开,楚嫣然有些无奈的向张扬道:“本来想早点走,可我外婆被慧空法师的佛法给吸引住了,还在求教呢。”
宋怀明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这些年来北港市无论是社会治安还是经济实力始终位列全省第一,可是他们的干部口碑却很好,究竟是他们已经尽力了,北港这块地方无论谁都不能将她搞好,还是老百姓全都敢怒不敢言?”
楚嫣然拿着手机和前面的车辆联系,张扬的意思是已经十一点多了,在东江吃完午饭再走。可老太太这会儿突然变得归心似箭,非得要现在就动身,反正高速上到处都是休息站,有的是吃东西的地方。
宋怀明道:“无论有多少,只要抓住,一定要严格追究,决不允许一名贪污分子漏网。”
荣鹏飞道:“滨海的治安状况不好,派他去接替昝世杰很合适。”
楚嫣然道:“去了滨海,你身边就没人照顾了。”
玛格丽特道:“不了,咱们赶紧回静安吧。”
荣鹏飞笑道:“没试过,怎么知道他就不行?过去的几年里,他无论到哪里都做出了相当出色的成绩,我看他去滨海肯定没问题。”
宋怀明道:“你对他比我还有信心。”
楚嫣然在后面跟着,拿起毛毯替外婆盖上。
张大官人的笑容不免有些尴尬起来:“那啥……我自己能够照顾自己。”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也得赶赴滨海上任!”
楚嫣然道:“外婆倒是劝我,说男人有事业是好事,让我要多体谅你。”
刘艳红摇了摇头道:“还好,最近平海的干部普遍廉洁自律,没有特别的事情让我们忙活。”
宋怀明道:“你知道张扬调往滨海担任县委书记的事情吗?”
宋怀明道:“今天叫你出来是为了一件事。”
刘艳红道:“不可能,根据我的调查发现,现在贪污受贿的案件逐年递增,涉及的数额也越来愈大。”
宋怀明微笑道:“周省长的干劲很大,他想在北港烧起一把火。”
宋怀明笑了起来:“这小子是打算组建自己的班底。”
洪长武、谢志国这帮人年龄也不小了,华发已生,鬓角的http://m•hetushu.com皱纹也有不少,可是他们仍然带着妻子儿女恭恭敬敬地给老太太跪下拜年。
宋怀明道:“你答应他了?”
荣鹏飞点了点头道:“知道!”
楚嫣然啐道:“好你个张扬。你拐弯抹角说我胖,还没结婚就开始嫌弃我了。”
张扬道:“我当和尚就会斩断七情六欲。”
楚嫣然哼了一声道:“我才不怕呢,你只要敢当和尚,你哪间庙出家,我就去隔壁盖一间尼姑庵,你当和尚,我就当尼姑。”
楚嫣然伸手又想去揪他的耳朵,张大官人早有准备,机灵的避过,笑道:“丫头,这么多和尚看着,咱能收敛点吗?”
老太太却已经睡去了,人上了年纪,精力终是不行。
荣鹏飞道:“说句不中听的,北港的问题不好解决。”
“我会派人盯着他!”
这会儿老太太听完了佛经,笑眯眯走了出来,慧空法师恭敬相送,待以贵宾之礼,佛门待客也不是众生皆平等,这不仅仅是冲着张大官人的颜面,人家老太太刚刚吐口,要捐一尊玉佛给秋霞寺。
宋怀明摇了摇头道:“如果问题真的像信里所写的那么严重,省里过早的介入只会打草惊蛇。”
宋怀明道:“我对张扬能否胜任县委一把手的角色并没有太大的信心。”
宋怀明道:“我想彻底改变北港的落后面貌。”
张大官人一脸无耻像:“你这么一说,我倒有几分期待了,不知被尼姑勾引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挡不住的诱惑呢?”
刘艳红已经很久没有和宋怀明单独在一起见面,今天的这次见面是宋怀明主动提出的,刘艳红颇感意外,两人在茗心茶楼见面,自从上次的辞职风波后,刘艳红尽量避免和宋怀明单独接触,她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和宋怀明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宋怀明最看重的是他的事业,而她经历了这次风波之后,也将心中仅存的感情幻想丢得一干二净。
“这么久啊!我会想你的。”大官人一脸的痴情状。
楚嫣然惊喜道:“外婆你醒了!”
荣鹏飞道:“我跟他谈过,把北港的情况说了,他向我提出了一个要求。”
因为考虑到老太太长途跋涉而来,这些人都没有呆的太晚,晚上九点的时候就告辞离去,谢志国林秀夫妇也离岛去了洪长武那里。
宋怀明呵呵笑道:“我约你过来,怎么可能爽约?”
玛格丽特点了点头,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张扬,累不累?”
楚嫣然道:“你去了北港不许再勾三搭四,记住了没有?”
宋怀明微笑道:“兴民同志推荐他去滨海担任县委书记。”
宋怀明忽然发现,刘艳红现在私底下已经不再称呼自己老同学了,而是像别人那样叫起了宋书记,她分明在刻意保持着他们之间的距离。
两人边说边笑,回到房间内,老太太已经去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