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06章 有点奢侈

张扬道:“知道我现在干什么吗?”
和李长宇相比董玉武这些年的仕途明显就不值一提了,现在李长宇已经是南锡市市委书记,而董玉武还只是滨海县的一个常务副县长。
张扬道:“满意,工作还没正式开始,生活上感觉很不错,你们考虑得很周到。”
焦乃旺笑道:“启智同志,你有些主次不分啊,今天我可不是重点。”孟启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可不是主次不分,就是因为他过于看重主次划分,所以才把级别最高的排在最前头。不过孟启智的头脑也很灵活,被焦乃旺这一更正,他马上就把话语权交给了焦乃旺:“现在我们欢迎焦部长说两句。”
洪长青乘坐的那辆黑色奥迪在前面停下,然后她下车之后为张扬引路,张扬直接把坐地虎驶入了院子里,这院子至少有三百平方,打扫得干干净净,草坪路面找不到一片落叶。
许双奇道:“我带您去!”
张扬邀请董玉武坐下,微笑道:“李书记是我的老领导了,我在江城的时候就在他的领导下工作,一向把他当成老师看待。”
洪长青笑道:“张书记满意就好。”
张扬也没有和他客气,以后许双奇就要和他搭班子了,要多了解了解这个搭档。他向其他人笑道:“大家都回去工作吧,一切照旧,没什么大事,别影响正常的工作秩序。”
秦清俏脸有些发烧,轻声啐道:“你满脑子都是那种事!”
洪长青点了点头:“当初盖这些小楼的时候,也有不少人举报,彭庆顺书记因为这件事还受到了一些影响,后来昝书记就曾经说过这些小楼太招摇,不接地气,会在老百姓心中造成不好的影响,可是大家都住了这么多年,再说了,如果搬出去,大家还得另外找地方去住,还要造成新的开支,这里如果空下来也是一种浪费,所以就这么延续下来了。”
张扬道:“我听说滨海县城东西南北都有收费站,进出都要钱?”
张扬笑道:“老朋友了啊!”
张扬和董玉武握了握手,笑道:“来就来咯,还带什么礼物?”
许双奇感觉到这位新来的县委书记并不是那么的好伺候,他也无意再和他多做交流,告辞离去。
每个人都向张扬礼貌的告辞,洪长青微笑着向张扬握手道别,张大官人这才正式看了她一眼,洪长青身上有股淡淡的香水味道,很好闻,应该是名牌货,张扬留意到她的手上戴得手表……江诗丹顿,张大官人对于手表还是颇有研究的,一个县委办公室主任的工资收入是负担起这么昂贵的手表的,洪长青和张扬握手的时候也留意到了张扬价值百万的钻表,她在心底也因为这块手表对张扬做出了一番评价。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留意到茶叶的产地居然是南锡,微笑道:“南锡的云雾茶!”
张扬道:“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啊!”
焦乃旺呵呵笑道:“我今天过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给你们送人来了。”他指了指张扬道:“就是他了!张扬,你起来做个自我介绍吧!”
洪长青道:“张书记,您还满意吗?”
焦乃旺说这番话的时候目光望着北港市委书记项诚,项诚当然知道焦乃旺的这番话就是冲着自己,说北港落后就是在当众批评自己领导不力,项诚的表情非常平静,看不出他有任何的情绪变化。
董玉武道:“很多问题都是积累下来的,改变需要时间。”他说话很谨慎,今天前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观察这位新来的县委书记,张扬除了对道路交通情况提出一些意见之外并没有多说什么,甚至连前一阵子造成昝世杰下台的港口火灾都没有提起。
董玉武道:“张书记,这件事我知道,县里也针对这一状况治理了几次,可是都得不到根本性的改观。”
张大官人吃完晚饭,在小楼内溜达了圈,最后回到卧室那张宽敞的大床上,天已经黑了,现在看不到海景,只能听到潮起潮落的海浪声,张扬拿起手机给秦清打了一个电话。他打这个电话不仅仅是因为相思的缘故,还有一些问题想要请教秦清。
张扬道:“太豪华了,而且我一个人住,用不着那么大。”
许双奇介绍道:“里面还有一个套间,供您休息用的。”
洪长青道:“这间小楼过去是昝书记住的,在他之前是彭书记。”
“我又看不到你,怎和图书么可能知道?”
董玉武道:“我听说张书记今天第一次过来就遭遇了违规收费?”
张扬笑道:“我有秘书啊,明天就会过来了。”
外面传来敲门声。
张扬道:“这不是见到了?”
焦乃旺说完之后,微笑道:“老项说两句?”
秦清听得很认真。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必要小题大做,玉武同志,我刚来滨海,可是感觉这里的收费站太多,这和县城本身的对外开放,笑迎八方宾客的主题不符。”
张扬率领县委领导班子成员把焦乃旺送上车,北港市委书记项诚的脸上虽然带着笑,可心底并不舒坦,刚才焦乃旺和张扬谈话的时候,他把滨海县长许双奇叫到一旁痛骂了一通,知道今天省领导要来,街道秩序也不好好整顿一下,连表面功夫都不会做。
洪长青笑了笑。
秦清道:“你打算怎么办?”
董玉武道:“张书记喝过?”
其实这种事情应该是县委办公室主任做得,可县长既然主动请缨,县委办公室主任洪长青就不好意思去跟他抢了。洪长青的名字听起来和红色娘子军中的洪常青一样,不过是一字之差,可这位洪长青是位女同志,她今年三十五岁,长相也马马虎虎过得去,自诩算得上白领丽人,平时颇能吸引异性的目光,可今天她发现新来的这位张书记压根没正眼看过她,洪长青颇为奇怪,甚至觉着不正常,她并不知道自己的那点姿色根本入不了张大官人的法眼,本来洪长青也想跟着过去,顺便和张书记套套近乎,加深一下印象,可是张扬刚才已经让大家都去工作了,看来他和许双奇单独有话要说,洪长青这点眼色是有的,所以也就没跟过去。
洪长青愣了愣,身后的贾明成显得局促不安了,本来托了不少关系才得到了这个县委书记秘书的职位,想不到刚刚上门就遭遇退货。
许双奇道:“可是……”
张扬从大门经过的时候,两名警卫站得笔挺,同时招呼道:“张书记好!”
贾明成向张扬鞠了一躬道:“张书记,我走了。”
办公室很大,足有一百五十平方,超大的落地窗前摆放着一张老板桌,气派非凡,桌上有一支展翅飞翔的红木雄鹰,张大官人暗叫奢侈,单从室内装饰来看,这个昝世杰就不是什么好鸟,这办公室比省委书记的都要气派。
这次进来的是县委办公室主任洪长青,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白净文弱的青年,洪长青微笑道:“张书记,打扰您了,考虑到您的日常工作需要,县里给您配备了一位机要秘书,他叫贾明成,是东南大学的高材生。”
董玉武道:“这件事我会去查,一定尽快给张书记一个交代。”
董玉武点了点头,他喝了口茶道:“今天我下乡视察,没有参加张书记的见面会。”
张扬在沙发上坐下,那边耿明明已经把茶给他泡好了,洪长青在张扬身边坐下,端起一杯茶送到他的手中。
心中不由得有些忐忑起来,这位新来的书记带来了一位秘书。很可能会危及到她的地位,洪长青的脑筋开始活动起来。
张扬点了点头。
董玉武也没有久留,坐了半个多小时就起身告辞,张扬把他送出了门外,来到滨海的第一天就这样平平淡淡的渡过了。
许双奇走后,张扬推开了套间的房门,里面大概有二十个平方,一米八的大床,沙发电视一应俱全,南面还有一个小阳台,站在阳台上可以享受阳光和新鲜的海风,张大官人真心感觉到自己的前任实在太会享受了。
张扬下班后跟洪长青一起去了县委家属院,县委家属院距离海滩不远,建设在纾秀山顶,纾秀山海拔还不到一百米,不过胜在植被丰富,驱车进入家属院,这里一共建设了二十多栋三层小楼,张大官人不由得感叹了,想不到一个小县城的领导就全都住起了别墅。还他妈全都是海景房,谁说滨海穷?从办公条件到住宿条件全都是超一流的水准。要说这样的领导团体内不存在腐败现象,打死他也不信。
焦乃旺道:“添麻烦也麻烦不到我的头上。”他说完,目光向周围环视了一下,感叹道:“这县委大院修得不错,可惜县城建设真是太差了!”滨海县城内到处都是一片脏乱差的形象,焦乃旺当然看得到。
小会议室是过去滨海县委常委们召开常委hetushu.com会的地方,今天除了滨海县的这帮常委以外,从省里和市里来了许多重量级的人物,其中官职最高的就是省组织部长焦乃旺,焦乃旺当仁不让的在首席坐下,会议由北港市组织部长孟启智主持,孟启智咳嗽了一声,用热情洋溢的腔调道:“今天对滨海乃至对北港来说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我们首先欢迎焦部长不辞辛苦,冒着严寒,风尘仆仆的前来北港指导工作!”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大家例行鼓掌。
时间还不到八点,张扬欣然道:“玉武同志,你过来就是,我们见个面随便聊聊。”
张扬端起米饭望着桌上的佳肴,呆了一会儿,然后马上就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这顿美餐中去。
张扬道:“让别人看到影响不好。”
送走了这群领导,几位县委常委全都向张扬聚拢过来,从今天起张扬就是滨海县委书记,就是滨海县一把手,以后他们要团结在以张扬同志的周围,他就是核心,常委们对于这种精神领会的极为透彻。
焦乃旺并没有打算在滨海县停留太久的时间,把张扬介绍给县委领导班子之后就算完成了他的任务,临走的时候,他把张扬单独叫到一边,微笑道:“我把你送来了,以后怎样发展要靠你自己的了。”
林学静在张扬吃过饭之后打扫完卫生离去,张扬看了看时间,是晚上七点,以后如无例外,基本上都是她和耿明明两人轮流值班。
张扬道:“做了这么多菜,我一个人也吃不完,一起吃吧?”
洪长青并没有急着走,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张扬的办公桌前,身上的那股香水味又传过来了,她轻声道:“张书记,您对办公环境还满意吗?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对我说,我马上改进。”
许双奇这才明白张扬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件事,显然是收费站让他不爽了,许双奇道:“肯定是搞错了,回头找交通局的头儿过来问问。”
张扬这才想起刚才洪长青已经把钥匙交给了他,他笑着走了过去打开房门,走入其中发现室内是豪华的欧式装修,家具器皿全都是纯正的欧式风貌,张大官人见过的豪华别墅不少,可一个官员的府邸装修得这么豪华,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想想滨海县城的脏乱破,再看看眼前的一切,一种强烈的反差感涌上了张扬的心头,想不到啊想不到,滨海的官员这么敢玩,现在昝世杰的下台在张扬的眼中已经再正常不过了。
秦清正在家里看新闻呢,接到张扬的电话,她把电视打上静音,柔声道:“怎样?第一天的工作还算顺利吧?”
秦清道:“想尽快掌握真正的情况,就必须要尽快和当地的干部打成一片,想让他们向你说真话,你就必须要让他们产生信任感。”
张扬笑道:“小事而已,过去就算了。”
回到客厅,发现客厅内已经来了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儿,她们是县委招待所的服务员,专门派来照顾张扬的饮食起居,稍微丰满一点的那个叫耿明明,另外一个短发的长腿女孩儿叫林学静,她是县委招待所的大堂经理。
张扬道:“刚才项书记找你谈什么?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滨海县县长许双奇殷勤的招呼各位领导去行政办公楼内休息,焦乃旺向北港市委书记项诚低声道:“我今晚还要去江城,咱们还是尽快开会吧,事情交代完我就走。”
许双奇道:“张书记,这里可以看到黄海!”
张扬道:“何止不错,简直是美极了。”
张扬回到办公室,在大班椅上坐下之后道:“进来!”
肚子里虽然腹诽着。可张大官人并不介意自己生活工作的环境能够好一点,县委家属院是张扬自己这么认为的,可来到小区门口,发现这里有着一个不错的名字……海洋花园,进入小区,看到这里植被丰富,水洗环绕,每栋小楼都有一个不小的院子,张扬的住处位于一号小楼,也是整个居住区中海拔最高的一栋,这样的好处不仅仅是一览众山小,君临天下,还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可以很好的保护自己的隐私权。
张扬和秦清通完电话,又逐一和爱人们报了平安,最后他又给程焱东打了电话,程焱东的调令已经正式下达了,不过他在南锡的工作还没有交接完成,要推迟一周才能过来,程焱东对这次的调动非常满意,如和-图-书果给他一个选择,他是不愿意过早去省厅的,到了滨海就等于战斗在犯罪的最前线。
“鬼才相信你。”
张扬笑道:“你想多了,我现在早就没了沾花惹草的心思。”
洪长青道:“暂时性的,等您这边安顿下来,就把他们全部撤走。”
张扬沿着旋转楼梯走上了二楼,主卧很大,拥有一张颇为夸张的两米宽度的欧式大床,大官人看到这张床,不由得想起,要是把秦清和常海心弄过来大被同眠,那种感觉肯定超爽,不过这种想法显然是不现实的,周围都是县委干部,这帮人的眼睛时刻都在盯着自己,只怕他这边领女人进来,明天整个滨海都知道了。
张扬道:“现在还没有头绪呢,我感觉这地方不能住,过两天就得搬出去。”
张扬道:“是让我不作为吗?”
张扬道:“都是公家的?”
董玉武道:“张书记,对工作和生活条件还满意吗?”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道:“刚才不是开过了吗?大家已经认识了,我对滨海的情况还不熟悉,开会也不知道说什么。”
张扬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本来我还想做表率从这里搬出去呢,看来没必要。”
许双奇心说这位张书记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干咳了一声道:“项书记对交通不满意。”
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六点了,他笑道:“我耽误你下班了吧?”
洪长青在张扬身边站了,微笑道:“张书记,这里的环境还不错吧?”
张扬说完之后道:“清姐,我总觉着不对头,一个小小的县城怎么这么能挥霍啊,这可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啊!”
董玉武道:“南锡市委书记李长宇是我的老同学!这茶叶就是我去南锡出差的时候他送给我的。”
项诚淡然笑道:“没什么好说的,今天我是陪同焦部长送张扬过来的,总之一句话,希望张扬同志的到来能够带领滨海实现新时代的腾飞,年轻同志有热情有拼劲,头脑灵活,跟得上当前社会的发展,我相信张扬完全可以把滨海领导好!”
除了她们两人外,还有一名李姓厨师跟了过来,三人向张书记问候过之后,去厨房忙活了。
项诚点了点头,他把许双奇叫过来吩咐了几句,于是许双奇马上安排去会议室开会。
许双奇道:“都是十块,特许通行证除外。”
张扬微笑点头。
许双奇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从落地窗俯瞰滨海县城,看到前方低矮的建筑物上方都是极其的丑陋,大街上也显得混乱不堪,许双奇道:“滨海底子薄,经济水平相对低了一些。”
洪长青道:“没关系,我今晚行政值班,就住在行政中心。”
张扬道:“再说我今天开长途过来,晚上想早点休息,吃饭的事情以后再说。”
许双奇也凑过来,为张扬介绍领导班子的成员,张扬和他们逐一握手,许双奇征求张扬的意见道:“张书记,要不要开个会?”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常委会?”
张扬笑道:“满意,这地方太奢华了,省委书记的办公室也没这么大,坐在这里我感觉有点不自在。”
张扬摆了摆手道:“不用小题大做!”他坐在大班椅上,轻轻拍了拍扶手道:“双奇同志,你先回去吧。”
张扬发现这个女人很会说话,他笑了笑道:“听起来有些道理。”
洪长青安排好一切后,告辞离去,那边林学静走了过来,虽然她穿着平底鞋,可身高仍然到张扬的鼻尖,应该有一米七以上,林学静笑容很甜,说话声音很清脆:“张书记,饭做好了!”
张扬等耿明明离去之后,向洪长青道:“洪大姐,这样不好吧,我又不是来当老爷的,哪能用得上这么多人伺候?”
林学静道:“张书记,我现在是在工作,工作时候吃饭是违反原则的。”她说完笑了笑道:“您慢慢吃,有什么需要招呼我一声就行。”她起身离开餐厅去整理房间。
“这样啊!”洪长青还是一脸的笑:“既然张书记有安排。小贾,你先回秘书科吧。”
林学静笑道:“没吃,等会儿下班了再吃。”
张扬笑道:“那好,吃饭!”
董玉武道:“撤销收费站的事情过去提过几次,可最后都不了了之了,毕竟这关系到县里的财政收入,而且现在周围城市哪个不搞收费站?咱们也是顺应潮流。”
许双奇心中是很窝囊的,他已经在hetushu.com常委会上强调过了,可这次的接待工作仍然搞得一塌糊涂,这就证明一件事,手下那批干部对他的命令阳奉阴违,也有可能是故意在给他难堪。
张扬道:“玉武同志,我今天一路过来,看到滨海县城内的交通秩序相当混乱,占道经营,违章乱行的现象特别突出,给前来的领导们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
张扬点了点头道:“看到了!海景不错,不过街景可不怎么样!”
第二天一早,张扬就来到单位,从海洋花园到县行政中心只有一公里不到的距离,张扬没有开车,选择步行走了过去,现在几乎行政中心的每个人都记住了新任县委书记的样子。
张扬在收费站的遭遇只告诉了县长许双奇,想不到这么快就传到了董玉武的耳朵里,这件事有两种可能,一是董玉武和许双奇的关系良好,二是许双奇把这件事当成大事去办,实给了董玉武去处理。
许双奇点了点头,他又道:“您住的地方已经安排好了,下班后洪长青同志会陪您过去。”
张扬道:“我走了这么多地方,滨海县的干部无论居住条件还是办公条件都是最好的。”
秦清道:“做大事者不拘小节,工作居住条件都是小事,谁规定领导就一定要艰苦朴素?以你的性格,也根本做不到艰苦朴素,在合理合法的前提下,让自己的生活过得好一点也不是什么错误,时代已经变了,张扬,滨海如果是你所说的这种情况,恐怕以后的麻烦少不了,对了,你要和那两个服务员保持好距离,你现在的身份很敏感,很多有心人就想在生活作风上制造问题。”
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洪长青指了指小楼的大门道:“张书记,钥匙!”
张扬道:“你吃饭了吗?”
洪长青把两串钥匙交给张扬,其中一串是办公室的,另外一串是张扬住处的。
张扬道:“我的车是军牌,他们一样也收。”
他跟着林学静来到餐厅,耿明明递给他一条湿巾,张大官人方才想起自己还没洗手,笑了笑去洗手间内把手洗干净,餐桌上已经摆上了四菜一汤,虽然菜不算多,可都很精致,一道油爆墨鱼花,一道清蒸苏眉,一道白灼对虾,一道西芹百合,外加上海蛎豆腐汤,对张扬来说已经是丰盛的不得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用,我最讨厌公款吃喝,大家工作忙了一天了,没必要花时间陪我。”
张扬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董玉武对张扬和李长宇之间的关系早就了解的清清楚楚,他笑道:“张书记,这么说来咱们越发的亲近了,我和长宇是老同学,大学的时候就住一个宿舍。”
张扬道:“等我熟悉熟悉情况再开常委会,对了,谁领我去办公室?”
大家都笑了起来。
然后张扬看到身边经过的人都在跟他打招呼,张大官人也微笑着频频点头回应,他有些后悔没开车过来了,他本以为步行过来显得更亲民低调一些,想不到适得其反,几位县委领导班子成员原本是坐着车过来的,可经过张扬身边的时候,赶紧停下车,出来跟他打招呼,这就造成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张书记走几步就有一辆汽车停下来,他从大门走到办公楼,已经五辆汽车停下来了。
焦乃旺笑道:“小张说得很好,说得多不如做得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是检查一名干部是否合格的标准,滨海放着这么好的条件,应该成为平海的经济亮点,在改革开放的时代。你们这些领导干部要与时俱进,抓住发展的机遇,争取改变滨海乃至整个北港的落后面貌,追上甚至赶超其他兄弟城市。”
卧室有玻璃门直接通往阳台,走上弧形的宽阔阳台,站在其上,远处的海景尽收眼底,站在这里可以充分的享受阳光沙滩,呼吸大海潮湿而清新的空气,张大官人舒服的每个毛孔都张开了。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谁谁谁啊?给老子留下了这么好的生活条件?
耿明明和李姓厨师完成了工作,这就走了,林学静仍然留下,她要等到给领导刷完碗打扫完卫生再走。
洪长青摇了摇头道:“我住在北港市区,我家里人都在那里,每天都要回去的。”
张扬先去了机关食堂,他没吃早饭呢,昨天林学静临走的时候给他留下了饭卡,张扬直接去了食堂,选择在机关食堂吃早餐的人不少,张扬m.hetushu•com原本准备去窗口排队,可县委办公室主任洪长青走了过来,她今天下夜班,刚刚吃完早饭,她向张扬道:“张书记,您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在1号包间。”
张扬道:“这事儿得怪我,我没跟你们说,我有个秘书叫傅长征,他明天就会过来。”
张扬道:“我在南锡工作过,当然喝过!”
张扬笑道:“当官谁不会啊,总之一件事,我尽量不给您添麻烦。”
洪长青淡然笑道:“还好了,房间大点宽敞,心情也舒畅,只有您的心情舒畅了。才能有更大的精力为滨海办事。”
张大官人笑道:“躺床上呢,两米宽的大床!”
董玉武笑道:“朋友送给我的茶叶,我是借花献佛,第一次登门,空手过来总是不好,张书记务必要收下。”
秦清笑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无为而治?”
张扬愣了一下,秦清的这番话让他消化了好一会儿,他低声道:“清姐,你什么意思?难不成这帮人要是贪污,我跟他们一起贪污?”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来到了包间内,看到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全麦面包、牛奶、荷包蛋、水果、营养搭配非常合理,张扬坐下道:“洪大姐,以后不要专门安排了,我去外面吃,别搞什么特殊化。”
张大官人顿时明白了董玉武送给自己茶叶的真意,这当官的就是能绕弯子。送茶叶只是一个幌子,真正的用意是要牵出他和李长宇之间的同学关系。
张扬道:“我可没想那种事,是你先想歪了,我说的是事实,你根本想象不到,我住的地方是一栋三层小别墅,位于纾秀山的顶端,前方就是大海,无敌海景房……。”张大官人把自己的工作和居住条件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一遍。
秦清道:“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可是要是按照这个方法来办,肯定很多的问题会被掩盖起来,别人会对你产生提防,很多问题就会被刻意隐藏起来,所以上任初期尽量不要让别人产生警惕,真正摸清情况之后再开始工作,一定要记住,现在你是滨海县一把手,你的一个细微的举动都会影响到别人的下一步动作,你想了解他们,他们也在积极地了解你。”
张扬和程焱东聊了没几句就被电话铃声打断,他放下手机拿起了床边的电话,打电话过来的是常务副县长董玉武,今天张扬过来的时候,他刚巧下乡视察,所以没有和张扬见面,这时候打电话过来是询问张扬有没有休息,言语中透露出想过来拜访的意思。
得到了张扬的应允之后,董玉武十分钟后就摁响了张扬家的门铃,张扬开门请他进去,董玉武今年四十九岁,身材偏胖,面相一团和气,他也没有空手过来,给新任县委书记带来了两盒茶叶。
张扬道:“你也住在这里吗?”
许双奇道:“张书记,今晚我们县委领导班子在县委招待所准备了一场欢迎宴会。”
张扬笑着站起身来,他向众人看了一圈道:“各位领导,各位同事,我是张扬,省领导决定让我来滨海主持这里的工作,首先要感谢各级领导对我的信任,我既然来了。就要干出一个样子来,方才能不辜负领导们的信任,方才对得起老百姓的期望,大家请记住我的样子。从今天起,我就是滨海人,我会踏踏实实的做好工作,说得多不如做得多,大家请看我以后的表现。”张扬说完在掌声中坐下。
张扬走向那一排书架,上面摆着马列毛选,居然还有一套金庸全集,张扬来到落地窗前,驻足向远方眺望,整个滨海县城尽收眼底,张扬惊喜的发现了县城以外的海平面,距离虽然远,但是天边的那一抹蔚蓝仍然赏心悦目。
张扬道:“过去是昝书记当家!”这句话流露出些许的不悦。
洪长青道:“过去都是这样。”
张扬在许双奇的引领下乘电梯来到九楼,他发现现在当官的都很迷信,领导都喜欢把自己的办公室安在九楼,九五至尊,张大官人的房间果然是905,最吉利的数字留给了他,得亏现在已经到了社会主义,要是大隋朝那会儿,这九五之数可不是随便用得,搞不好就得掉脑袋。
洪长青笑道:“放心吧,他们的工作就是来给您做做饭,打扫打扫卫生,忙完就走。其实这件事是项书记专门交代的,他要我们一定要照顾好您的生活,只有这样您才能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