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08章 无心高调

林学静和耿明明听张扬要她们在这里吃饭,她们可不敢,林学静泡好了茶道:“张书记。我们收拾完就走。”
张扬说得轻松,祁山却明白如果没有张扬帮他,他十有八九逃不过这次死劫。
祁山也发现武意的酒量不错了,赞道:“武意,海量啊!”
武意也没和他客气,笑道:‘好嘞!”
武意笑道:“他是当官的,我要是上了他的车,这么晚了被别人看到,指不定明天就会被编出绯闻来。你没看到他的眼神,生怕我上了他的车,连招呼一声送我都不敢。”
武意和祁山喝完,又逼着张扬喝了三杯,张大官人方才武意彪悍的战斗力,他笑道:“这么喝下去,你没事,我要先醉了,你一小杯,我一大杯,天下间哪有那么喝酒的道理。”
张扬微笑看着祁山,他发现武意在场的时候省却了不少的力气,不用他说话,武意那边已经开始刨根问底了,或许记者都是这个样子。
张大官人脱口来了一句道:“你别把我想得很新媳妇似的!”
武意听他同意喝酒,拿起玻璃杯以张扬的标准倒了一杯,祁山看到那满满的一杯白酒,苦笑道:“武意,你还真看得起我,这一杯喝完我就找不着北了。”
武意一双美眸瞪得滚圆,不满道:“你对我们记者有偏见。”
耿明明是个羞涩的女孩子,睫毛低垂道:“因为不知道张书记什么时候回来,所以……”
张大官人发现事件的另外一位主角李明芳和孩子,他们的脸部都被打上了马赛克,这是出于对他们隐私的考虑。至于自己就没那么幸运,不但被指名道姓的宣传播报,而且还专门给了他几个面部的特写镜头。
武意有点恼羞成怒的意思,抓住张扬的玻璃杯又给他满上了:“罚你三杯,让你胡说八道!”
张大官人怎么听这句话怎么觉着别扭,什么有码无码的?寒碜我呢?
“你是大英雄,男子汉,怎么好意思和我这个小女人弱女子一般计较?”武意伶牙俐齿。
武意道:“我也就是二两酒量。”
洪长青满口答应下来,临走之前她又想起了一件事:“张书记,您昨天勇救李明芳的事情已经上了平海新闻,是我们整个滨海的光荣,张书记,你已经成为了我们整个县委的偶像。”
耿明明听到这里想笑,林学静轻轻捏了她手臂一把,提醒她不要在领导面前失态。
张扬道:“不是,其实我一个人住,本来就没多少活可干,你们现在这样,搞得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跟一资产阶级小少爷似的。”事实两位美女服务员的存在让张大官人感到不自在了,过去杜天野就遇到过这种事,老杜和苏媛媛之间也因此才产生了暧昧的情愫,为了他们的关系,有不少人举报杜天野生活作风上有问题,前车之鉴摆在那里,张大官人不能不防。
傅长征却摇了摇头道:“过去都不是这样。”
林学静点了http://m.hetushu.com点头。
张扬看出她们的犹豫,微笑道:“洪主任那里我会跟她说。”
回到海洋花园一号小楼,张扬发现里面亮着灯。回到客厅发现耿明明和林学静两人都在。
张扬道:“来滨海还适应吗?”
不过张大官人掩饰的很好,还是一脸的谦虚状:“武意,你们怎么不把我脸上也打上马赛克的?”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开!我对滨海根本不了解,怎么开?”
傅长征道:“工作生活方面还成,就是感觉有点奇怪。”
张扬道:“人怕出名猪怕壮,官场比你们商场上险恶多了,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得罪人,搞不好,明天就有一群小孩子带着刀来堵我。”
武意道:“工会宾馆,明天还有个采访任务。”
张扬道:“我今晚去外面吃饭了!”想想她们两个应该在这里一直等到现在,张大官人心中不免感到有些歉疚:“是我疏忽了,应该先打个电话回来,省得你们一直等。”
武意这才知道祁山受伤的事情,无论是身为记者,还是作为女人来说,武意的好奇心总是比别人更重一些,她好奇的追问着,祁山无奈,只好将那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武意虽然没有亲临现场,可听到祁山的这番描述也感觉到惊心动魄,她充满愤怒道:“这帮孩子肯定是受人教唆的,真正可恶的是那个教唆犯,事情有眉目了没有?”
祁山并不知道张扬今天又救了人,武意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绘声绘色的说了一遍,端起饮料道:“大英雄,我敬你三杯。”
祁山笑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可只要你的根基够深,什么样的歪风都动摇不了你,大不了落几片叶子!”
辉腾车缓缓吕动。
祁山也没想把火烧到自己身上,可武意不依不饶,祁山无奈,只能愁眉苦脸的跟她喝了三杯,几杯酒下肚,连脖子都红起来了。
祁山哈哈笑了起来,武意的性情非常的爽直,和这样的女孩相处让人感到很舒服。
张扬第二天一上班就把洪长青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把这件事向她说了一遍,洪长青见到张扬的态度这么坚决,也就没说什么,她笑道:“张书记,我主要是考虑到您一个人来滨海,身边没有人照顾,所以才做出了这样的安排。”
洪长青点了点头出去了。
张扬感叹道:“想融入别人的圈子谈何容易,不过用不了太久,这个圈子必须要以我为中心。”在傅长征面前张扬也不用掩饰自己的雄心壮志。
张扬顿时想起祁山那个司机兼保镖的五哥,微笑道:“为什么不请他进来坐?大冷的天在车里多闷?”
武意道:“我们送了一份给省台,中视那边我们也送了,估计明天的新闻联播就会播出你的新闻。”
张扬道:“你们俩都没吃饭吧,过来吃饭,别饿着肚子回去。”
张扬和洪长青来到神经科的时http://m.hetushu.com候,李明芳的情况已经基稳定,儿子也从儿科病房回到了她的身边。洪长青买了鲜花和营养品,当然这些都要走办公支出的。
林学静道:“没关系,张书记,我给您去泡茶。”
张扬道:“饶了我吧,我要是喝多了,明天上不了班,谁领导滨海县人民完成改革开放的大业?”
武意道:“张书记,你是不是表面不开心,心里却乐开了花?”
武意道:“张书记,我都不知道这件事,早知道这样,我该为你做个新闻专题,把你见义勇为的事儿全都宣传出来,让大家知道你的英雄壮举。”
祁山递给武意一瓶柠檬茶。细心的帮她拧开瓶盖,武意笑道:“你很会照顾人。”
事实证明这样的安排并非多此一举,从昨天的事情之后,前来采访的媒体记者就络绎不绝,幸亏有女警在,才把他们一概给挡了回去。
张扬这么一说,她们两人都害怕了,只能同意去餐厅吃饭。张扬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喝茶,没多少工夫,她们就吃完饭出来了,把家里收拾干净之后,准备告辞离去。
武意一张俏脸羞得通红,憋了半天啐了一句道:“张书记,你真流氓!”
张扬故意板起面孔道:“去吃饭,不然我马上打电话给洪长青,让你们从明天开始就不要过来了。”
祁山笑道:“已经全好了。”
张扬朝她摆了摆手,自己钻入了坐地虎内。
张扬干咳了一声道:“乱猜,我从来都是表里如一。”
林学静道:“张书记,照顾您是我们的工作,我们也没有觉着不平等,只是大家的分工不同,您的工作是做大事,我们的工作是做小事。”
张大官人对发生的一切当然清清楚楚,可是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发生过的事情,他还没有感受过,所以他看得也很认真,武意的这篇报道声情并茂,实在是感人无比,尤其是当李明芳从塔吊上失足滑落,张大官人以一个极其惊险的倒挂金钩,将她抓住的场景,宛如美国大片般惊险刺激,让北港观众的心跳骤停,从而也记住了滨海县委书记张扬的面孔。
祁山道:“做了好事不留名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张书记,让人宣传一下不是什么坏事,至少可以增强老百姓对党员干部的信心。”
林学静和耿明明对望了一眼,其实张扬没必要征求她们的意见,身为县委书记,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她们只能服从安排,张扬这样说,让她们感觉到这位新来的县委书记没什么架子。
祁山笑道:“他习惯了。”祁山端起酒杯道:“本来想借花献佛,既然这顿我请了,这花就是我自己的了,张书记,我来到滨海给你送行,够不够诚意?”
“想什么呢?”武意发现了祁山的变化。祁山舒了口气道:“没什么,我在想啊,你为什么不上张书记的车?”
“哪里奇怪?”傅长征在张扬面前当然用不着隐瞒和_图_书什么:“感觉周围同事都在防范着我,没有人愿意和我主动交流。”
张扬道:“现在不是旧社会,我不是少爷,你们也不是丫鬟,大家都是平等的,没有谁就应该照顾谁!”
张扬道:“你以后要多多小心了,生意场如战场,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得罪人。”
武意道:“我不撒谎!”
祁山道:“当领导的真是辛苦!”他把服务员叫来把账单给结了。
张扬想不到林学静居然伶牙俐齿的,他笑了起来:“这样吧,你们也看到了,我这里的确没多少事情可做,以后你们不要每天都来,每周来一趟,帮我打扫一下卫生就行,至于晚饭,我如果没有应酬,就在机关食堂解决了,你们看怎么样?”
祁山端起的酒杯重新放了下去,他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画面。
祁山也附和道:“吃菜,吃菜!”
张扬道:“你怎么笑得那么鬼?”
张大官人算是发现了,和女人喝酒自己占不了便宜,武意喝酒没啥反应,头脑清醒得很。
武意笑道:“你们敞开了喝,我打车送你。”
祁山笑了笑道:“我车在外面,司机在外面等我呢。”
林学静道:“洪主任说过,让我们照顾张书记的饮食起居。”
武意上了祁山的车,祁山道:“五哥,工会宾馆。”
张扬笑了起来:“刚到一个地方都是这样。”
张扬很奇怪的看着他,看得傅长征浑身的不自在:“张书记,还有事吗?没事我先出去了。”
张大官人明白了,这下自己成名了,刚刚来到滨海,正琢磨着如何低调从事,可偶然发生的一起救人事件,成就了一篇精彩的见义勇为的新闻,也成就了自己光辉伟岸的英雄形象,无论他愿不愿意,已经被冠以英雄的称号了。
祁山居然很爽快的点了点头道:“喝一点吧!我酒量不行,倒一杯陪你。”
张扬笑道:“哪有那么夸张,对了,洪大姐,你安排一辆车,待会儿和我一起去县人民医院探望一下李明芳母子。”
武意没说话,祁山先笑了起来:“你见过哪个领导脸上打马赛克的?领导都喜欢无码版!”
武意道:“装吧你,我也见过不少干部,知道你们当官的都那样,嘴里说着不要不要,心里却开心的不得了。”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武意啊武意,这下你可把我给坑苦了!”
武意道:“嗬!你们俩大男人合伙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好意思吗?来!祁山,我跟你喝,咱俩一人一杯,连喝三杯。”
张大官人的脸皮厚度绝对和城墙拐角有的一拼,被武意骂完,嘿嘿一笑,没事人一样:“那啥,我没那意思,武意你想的真多。”
祁山道:“我送你吧!”他指了指不远处的辉腾车。
武意看了看时间,让服务员打开电视,马上就是北港新闻了,她今天订房间的时候,特地要了一个能够收到电视节目的房间。
武意道:“这是我应该做的,换成www.hetushu.com别人一样会这么做。”
祁山的笑点本来挺高的,可因为武意的这句话也忍不住了,转过身去,一口刚喝到嘴里的茶全都喷了出来,张扬这个人永远都是那么的操蛋,你跟他正儿八经的时候,说不准什么时候他会冒出一句混账话来。
洪长青离去不久,傅长征走了进来,他把整理好的几份文件放在张扬的办公桌上,低声道:“张书记,这周的常委会开不开啊?”
北港新闻例行播报完市委常委领导的工作新闻之后,马上就聚焦到了今天在福隆港发生的见义勇为事件,电视画面上出现了武意的俏脸,她拿着麦克风,现场风很大,吹得麦克风呼呼作响,武意道:“各位观众,现在是北京时间上午十点,我在北港市滨海县福隆港现场向您发回令人感动的新闻……”画面切换到福隆港的现场,切换到那高耸的五十米塔吊。
张扬知道祁山财大气粗,也没必要跟他争,微笑道:“想结账可以,不过,你得陪我喝酒。”
武意其实并没有说错。张大官人刚刚来到滨海,的确有很多的顾忌,本来想低调的,现在却不得不高调了,今晚新闻播出之后,只怕滨海,不!应该说是整个北港没有人不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子了。
来到富临渔港外,祁山的那辆辉腾车就在那里等着,张扬向武意道:“你住哪里?”
祁山笑道:“习惯了。”说完心里忽然感到一阵酸楚,他想起了自己死于非命的弟弟。
李明芳被送到了县人民医院的神经科病房,考虑到她还可能有自杀的倾向,医院方面派了专人护理,公安局方面也派了两名女警负责她的安全。
让张扬没想到的是宋怀明也打来了电话,宋怀明只是叮嘱他工作不要太拼命,要注意安全,张扬连连称是,挂上宋怀明的电话,张扬充满诧异的看着武意道:“这新闻到底有多少家在播啊?”
祁山笑道:“这我得说句公道话,记者撒不撒谎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记者都喜欢夸大事实。”
张扬道:“通常说自己能喝二两的至少半斤。”
新闻刚刚播完,张大官人就感受到了什么叫轰动性的效应,先是胡茵茹、秦清、常海心她们打来了电话,她们都从新闻上看到了惊险的一幕,打电话过来是出于对张扬的担心。当着武意和祁山的面张扬不好说什么,只是客气的告诉她们自己没事,谢谢关心。
张扬笑了起来:“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更何况你不远千里而来,送了一顿丰盛的海鲜大餐给我,这份友情我记住了。”张扬当然不会相信祁山的这一趟专门为了给自己送行来的。
这是张扬来到滨海后喝得最为尽兴的一次,两瓶五粮液喝得干干净净,武意和祁山加起来也就是六两酒,其他的都倒进了他的肚子,至于那一斤茅台,张扬说什么不愿意喝了,他看了看时间道:“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今晚还有几份文件要看。”
和*图*书张扬落下酒杯道:“你身上的伤怎么样?”
林学静和耿明明都是一惊,林学静道:“张书记,我们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惹您不高兴了?”
张大官人自己看完都感觉到热血沸腾,这新闻太他妈有感染力了,张大官人的激动还在于,他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
傅长征笑了笑,跟了张扬这么久,他对张扬是非常了解的,知道张扬喜好出风头,想不到来滨海之后他居然改变了不少,在傅长征看来,张扬的低调是兔子尾巴长不了,不过对张扬目前表现出的暂时低调,他是深表认同的,在对滨海实际情况缺乏必要了解的前提下,的确不适合盲目动作。
张扬笑道:“你身手不错,就算我不在场,自保应该没什么问题。”
张大官人有些诧异道:“你们在等我?”
祁山抿了一口,张扬一口半杯下去了,张扬这个人在喝酒方面从不勉强其他人,爱喝多少喝多少,喝酒本来是开心的事情,为了多喝还是少喝一杯,打起酒官司,闹得脸红脖子粗多没劲啊。
张扬笑道:“先吃菜,我灌了一肚子的白酒,一口菜都没来及吃呢。”
张扬发现这个女人真的很会说话,他笑道:“洪大姐,我知道您也是一片好心,可是咱们的一举一动都在老百姓的眼皮底下,还是别搞这么多的特殊化,我正处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好时光,哪有那么多的家务事,以后,你找个保洁,每周过来帮我打扫一次卫生就行。”
武意豪爽道:“好,我拿白酒敬你!”她倒了三杯白酒,当然是小玻璃杯,和张扬连干了三杯。
傅长征道:“我一直都是这样笑。”
张扬把她们叫到身边坐下,微笑道:“小林,小耿,明天开始你们就不要过来了!”
傅长征道:“刚才接到中央台的电话,他们想对你进行专访。”张扬道:“所有类似的采访一律谢绝,我来滨海是工作的,又不是为了搞宣传博版面!”
祁山心中当然明白自己的生意场绝不是别人想象中的那样,他微笑道:“多谢关心,说起来,我欠你一条命,如果那天不是你在,恐怕我已经死在那帮小子的乱刀之下了。”
祁山摇了摇头道:“那帮小孩子供出来一个,嫌犯听到风声早就跑了,所以后续的事情也无从查起。”
张扬又道:“不撒谎的记者可不多!”
张扬道:“用饮料敬我?一点都不诚心。”
看到张扬回来,两人慌忙从沙发上站起来:“张书记回来了!”
新闻特地突出了最后张扬的一段话……身为滨海县的父母官,我有责任保护滨海每一位百姓的生命安全,我也希望通过这件事,让大家明白一个道理,每个人都要珍视自己的生命,我不认为自己有多大的勇气,遇到这种事,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会伸出援助之手!我只是尽了一个普通人的义务罢了。
张扬道:“不用!”他闻到饭菜的香气。向耿明明道:“你们准备了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