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20章 佳偶天成

丁高山道:“不用,我早就声明了,所有宾客只管过来捧场,我不收礼。”
丁高山当晚并没有请太多人,三桌饭,至亲好友占了两桌,还有一桌只有张扬、郭瑞阳和蒋洪刚三人,这足以看出丁高山对两位老同学的重视,也证明他把张扬摆在了同等重要的地位上。
丁高山陪着三位领导就坐,晚宴用酒是明代老窖出产的五十年五粮液,一瓶酒的市场价格就在五千多块。望着满座的美味佳肴,品着连张大官人也很少喝到的上品美酒,张大官人却高兴不起来。
张扬心说我和丁高升可算不上朋友。
郭瑞阳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我这次来是专程参加老同学女儿的婚礼的。”
丁琳和冯敬国赶紧端着酒杯又过来了,张扬接过他们敬来的酒道:“写这幅字,是祝你们新婚幸福,白头偕老!”
张大官人心说,三角恋,百分百的三角恋。
蒋洪刚笑道:“现在你是领导,我是下属。”
张扬正准备喝酒的时候,忽然房门被人撞开了,从门外走进来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汉子,他头发有些蓬乱,脚步轻浮,显然有些喝多了。走进来之后,一双眼睛就盯在了丁琳的脸上,他呵呵笑道:“丁总……喝喜酒怎么不叫我一声……”
丁高山道:“这么一说,我倒想起了一件事,我书房里还挂着一幅天池先生的墨宝。”
郭瑞阳呵呵笑道:“我这个驻外人员算不上什么领导,哪比得上你们这些地方大员风光气派。”
潘强道:“我没喝多,我清醒得很!给我满上!”
潘强点了点头道:“以后,你就是我妹夫了,好好对待我妹妹……”说到这里,内心忽然感觉到难以名状的酸楚,他接过那杯酒一口就喝了下去。
丁琳咬了咬樱唇,忽然身躯一软,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倒了下去。
丁高山微笑道:“小琳,你去拿来给张书记看看。”天池先生是书法界的泰斗级人物,自从离世之后,他的作品价格更是扶摇直上,这些附庸风雅的富豪都将能够拥有天池先生的墨宝视为一件颜面有光的事情。
丁高山笑道:“正是舍弟!张书记和他很熟?”
丁高山笑道:“高升为人热情,不止是对张书记,他对朋友都是这样。”
郭瑞阳道:“见到你,我不悲观都不行!”
张扬笑道:“不是很熟,只见过一次面,可他抢着把我的帐给结了。”
张扬笑道:“过奖了!”
张扬不由得笑了起来,丁高山的女儿结婚,自己虽然和丁高山不熟,可既然赶上了,怎么都得送点礼物。
“哈哈,早知道我来了让郭主任心情不好,我就躲起来了。”
郭瑞阳笑道:“一点都不夸张,张书记的书法可是天池先生亲自指导的。”郭瑞阳知道张扬和天池先生的交情,所以才会这么说。
他们几人接着喝酒,丁琳没多久就拿着那幅字走了下来,在茶几上展开,张扬只看了一眼,马上就道:“这幅字不是天池http://m.hetushu.com先生写的!”
张扬看得真切,马上琢磨到今晚可能有热闹要看了。
丁琳道:“张书记,您看出是谁写的了?”
张扬微笑道:“无论是真是假,这幅字都算写得不错,扔了未免太可惜了,还是收起来吧,就算是赝品,也是不可多得的赝品。”
晚宴就在丁高山白岛别墅内举行,如果说张大官人在海洋花园的海景房别墅已经让他冠以豪华的称谓,那么丁高山的白岛别墅唯有奢华两字才能形容。从没有一座城市能够带给张扬如此大的震动,因为他在这座城市中看到的一切反差实在太大,既有如此奢华的海岛别墅,又有肮脏混乱的城市街景,既有身穿名牌服饰气宇轩昂的亿万富豪,又有失去亲人为了生存和公平选择爬上塔吊去自杀的可怜母子,张扬的心中非常的复杂,这些天来看到的事情让他感到迷惘,北港究竟是一座怎样的城市?
丁高山是个极爱面子的人,听张扬说这幅字是假的,感到脸上无光,换成别人他早就争论了,可面对这位县太爷,他不好说什么。
此时丁高山的女儿丁琳、女婿冯敬国过来敬酒,说实话,这对儿也算得上郎才女貌,不过丁琳的脸色有些苍白,人也稍嫌瘦弱了一些,相比她而言,新郎冯敬国倒是长得又黑又壮,他是北港海关缉私分局海上缉私科副科长。
丁琳道:“五年前我曾经有幸见过天池先生一次,本来也有拜先生为师的意思,可惜终究还是和先生无缘。”
所有人都是一怔,丁高山道:“这幅字是我十多年前花了十万买来的,现在的市场价值应该已经超过了百万,我让几位专业人士都鉴定过,他们一致认为是天池先生的真迹。”
张扬摇了摇头。
张大官人原本没有写字的意思,可郭瑞阳提了出来,自己也不好意思拒绝,心说老子一幅字可不便宜。
张扬以为她也就是趁机夸赞两句罢了,现在的年轻人懂书法的少之又少,不像大隋朝那会儿,谁要是不懂得秀两笔都不好意思出门见人。
丁高山道:“最早的时候就是和韩国进行一些贸易,大都是日用品什么的,从韩国引进日用品,把我们的杂粮出口到韩国,随着我国经济的不断发展,经营的品类也越来越多,现在大到汽车、机械,小到日用百货,我们恒茂都在做。”
张扬微笑道:“这么说我倒是班门弄斧了。”
张扬暗赞这妮子的头脑聪颖,仅仅从自己的话中就能够把握住自己的言外之意,他摇了摇头道:“我可没这样的本事,只是就字论字。”
张扬点了点头,丁高山的介绍很简单,他也没有深入的问下去。
丁琳下定决心,终于还是端起了那杯酒,轻声道:“强哥,你随意!”
郭瑞阳笑道:“张老弟,我不通知你,就是要给你一个惊喜。”他起身和张扬握了握手,微笑望着走过来的蒋洪刚道:“我和洪刚是m.hetushu.com老乡,还是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
张扬渐渐明白,蒋洪刚把自己叫过来不仅仅是郭瑞阳的缘故,十有八九是丁高山想要通过他牵线搭桥来结识自己,县官不如县管,自己才是滨海的县太爷,恒茂在他的一亩三分地,丁高山想和他拉关系也是理所当然。
张扬来北港之前就听说白岛是北港最美丽的地方,拥有北港最美的沙滩,最纯净的海水,可是他还一直没有机会去,想不到机会突然就到来了。
丁高山微笑道:“这还要多亏了市领导对我们这些民营企业家的政策扶植,否则恒茂商务也不会有今天的局面。来,我敬各位领导!”
蒋洪刚道:“瑞阳兄说笑了,你是京官,就别拿我们这些地方官开涮了。”
冯敬国站在她身边居然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丁高山来到女儿身边,抱起她的身躯:“小琳,小琳,你怎么了?”
潘强端起那杯酒道:“祝你们新婚幸福,敬国,好好对待小琳,你要是敢欺负他,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张扬笑道:“算不上什么英雄壮举,今天过来的仓促,也没有给你们带什么新婚礼物。”
新娘丁琳亲自去给张扬磨墨,张大官人用湿巾擦了擦手,缓步走了过去,想都不想,就在宣纸上写下了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佳偶天成!
蒋洪刚道:“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对于商人来说先机很重要,你抢占了先机就等于抢占了商机。”
丁高升过去拉潘强,可潘强仍然执拗地站在那里,他握着空杯笑道:“新娘新郎还没有给我敬酒呢,我喝完这杯喜酒就走。”
从码头到丁高山位于白岛的别墅只有二百多米的距离,这段距离无论长桥还是路面上都铺着红色的地毯,两旁的路灯也全部笼上了红色的灯罩,显得喜气洋洋。
丁高山笑着点了点头,笑道:“小琳,敬国,你们得多敬张书记两杯,送给你们这么珍贵的礼物。”
郭瑞阳一旁道:“张扬,你书画一绝,干脆写幅字送给这对新人。”他对张扬的书法水平还是有所了解的。
几人同干了一杯,张扬微笑道:“丁总,恒茂商务主要是经营哪方面的?”
潘强笑道:“小琳,你不想我喝这杯喜酒啊?”
“谢谢张书记!”冯敬国和丁琳同时道。
司机开车去了北港东南区,这里是北港风景最为优美的地方,拥有北港最高档的住宅区,一座现代化的商业中心也在这里兴建而起,他们去得地方是日月湾的游艇码头,一艘白色的豪华游艇停靠在码头旁,夕阳将船身笼上了一层金色的余晖,气温开始回暖,迎面吹来的海风已经不如前两天那样寒冷。
蒋洪刚笑道:“中午都已经举办完仪式了,他有的是钱,不在乎礼物,你张书记能够捧场就是给足了他面子,知道吗,他们恒茂商务的注册地点就是你们滨海。”
郭瑞阳、蒋洪刚、张扬这三人都是见惯场面的角http://www.hetushu.com色,他们一打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奥妙,这个潘强应该不会平白无故地喝多,从他走进来的刹那,就发现丁琳的脸色变了,新郎冯敬国的脸色也不好看。
张扬听到恒茂商务,马上就想起了前两天在滨海孙一丁活羊馆吃饭遇到的丁高升,那个人也是恒茂商务的,当时和法院院长胡广州一起吃饭,张扬和丁高山握手的时候道:“丁老板,你和丁高升认识吗?”
张扬微笑道:“专家怎样说我不知道,可在我看来这幅字应该是假的。”他拿起那幅字仔仔细细地又看了一遍,摇了摇头道:“写这幅字的人应该也是一位书法大家,从他的运笔之中应该得到了天池先生的七分神髓,不得不说,此人临摹的水准足以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如果不是相当熟悉天池先生作品的人,应该分辨不出真假。”
此时门外又进来一人,却是丁高山的弟弟丁高升,丁高山道:“高升,小强喝多了,你带他出去。”
丁琳笑道:“张书记太谦虚了,从您写得这幅字,我就能看出,您的书法水准绝对是一流境界,字里行间中流露出大家风范。”
张扬惊喜道:“郭主任,您什么时候来北港的?也不通知我一声。”
这艘游艇就是丁高山的,张扬由此也明白了,今晚请客的肯定是丁高山,蒋洪刚虽然是北港市委副书记,可是当着他和郭瑞阳的面,还不至于明目张胆的公款消费,丁高山和他们都是老同学,对于丁高山这种商人来说,他的发迹肯定离不开政府部门的关系,这两位老同学都是目前平海官场中的实权人物,他当然想搞好关系,出钱请客消费,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能够请到市委副书记和省驻京办主任,外加上最近在北港官场上最火的官场明星张扬,本身就是莫大的面子,不知多少人想花钱都攀不上这些关系。
潘强摆了摆手道:“不用你赶我,我自己走!”他摇摇晃晃的向门口走去,关上房门,近乎嘶吼的歌声却从外面传来:“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张扬点破这幅字是赝品,主要是因为他见不得别人打着天池先生的旗号招摇撞骗,揭穿这件事之后,他也有些后悔,看出丁高山的表情非常尴尬,自己来人家府上做客,丁高山原本是想拿出天池先生的作品炫耀一下,结果虚荣心没有满足,却被张扬当场给揭穿,脸上当然不会好看,张扬倒不是针对丁高山,他笑道:“其实写这幅字的人,真正的水准在书法界也算得上超一流了,却不知他为何要仿冒天池先生的作品。”
郭瑞阳道:“高山,这些年发展得不错啊!”
郭瑞阳道:“你不知道?”
丁琳夫妻两人来到张扬面前,丁高山早就已经向他们介绍了张扬的身份,冯敬国恭敬道:“张书记,最近我们都在看您的新闻,您的英雄壮举太感人了。”
冯敬国仍然站在一旁,仿佛晕倒的不是他http://www.hetushu.com的妻子一样,在他的目光中找不到任何的关切之情。不知他是真不关心,还是被眼前的情景给弄懵了?
丁高山笑道:“多亏了国家政策,北港是最早开放的沿海城市,我起步比较早,别人观望的时候,我就开始做进出口贸易,那时候可以说遍地都是黄金,赚钱容易,周围人都认为我投机倒把,早晚得被抓进去,可咱们国家的政策一直稳定,我的生意做得越来越大,等他们都意识到的时候,我的资本积累已经完成了。”
那边丁高山赶紧让人去取来笔墨纸砚,看来丁家里面一定有爱好书法之人,不然这些东西不会常备,而且张扬一看文房四宝全都是上等品质,外行人是不懂的,宣纸就铺在一旁的茶几之上。
丁高山道:“小强,你先出去,回头让小琳他们给你去敬酒,我这里领导在!”来的这名汉子是他的干儿子潘强。
丁琳道:“强哥,你喝多了!”
丁高山道:“张书记,我这闺女是东江艺术学院毕业的,当时学得就是书法专业!”说起女儿丁高山的脸上带着自豪。
郭瑞阳笑道:“丁高山的女儿结婚,今晚还有三桌酒宴,都是自己人,因为我明天一早就要回京,所以我向老蒋提起你,他说你也在。这个老蒋,居然骗我。”
丁高山脸色铁青,可当着几位领导面前也不好发作,他向郭瑞阳挤出一丝笑容道:“这是我干儿子潘强,总是喝多,今天他太高兴了,实在不好意思。”
张扬直到现在内心中仍然是充满迷惑的,他搞不清楚蒋洪刚请自己干什么?而且从目前所经历的一切来看,蒋洪刚这个人非常的招摇,如果说今晚都是公款吃客,这手笔是不是有些太大了?
张扬这才向丁琳看了一眼,发现丁琳的目光始终很专注地盯着自己的那幅字。
丁高山本来以为张扬看错了,可听他说得振振有辞,也不由得怀疑起来了,自己买来的这幅作品难道真的是假的不成?
丁琳收起道:“让张书记见笑了。”
张扬的疑问在登上游艇的刹那得到了解释,游艇宽敞的客舱内,有两人正坐在那里喝茶,其中一人是张扬的老相识,平海驻京办主任郭瑞阳,另外一人张扬并不认识,可是从他的举止来看,这个人非富即贵。
张扬微微一怔:“婚礼。”
张扬心说天池先生收徒弟哪有那么容易?可不是兜里有几个钱就能拜他为师的,丁琳有句话没说错,缘分没到。
听到这句话冯敬国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丁琳的眼圈却有些红了,潘强端起那杯酒,一仰脖子喝了个干干净净,以空杯示人,然后摇摇晃晃道:“今天真开心,各位……领导……打扰了……”
敬酒当然要成双,丁琳让人给他少倒了一些,潘强却不依不饶道:“倒满!喜酒不醉人!”
丁高山道:“既然是假的,留着也没什么用处,扔了算了。”他这样说是为了捞回点颜面。
冯敬国拿起酒瓶倒了杯酒,端到潘强面前:和*图*书“强哥,我们两口子敬你,谢谢你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游艇来到白岛码头的时候天色已经黯淡下来。
潘强道:“干爸!小琳结婚这么重要的事情你都不告诉我……你看不起我……”
张扬笑道:“郭主任很悲观啊!”
潘强呵呵笑了一声,他摇摇晃晃走了过来,从托盘上端起一杯酒,向张扬道:“领导啊!我敬这位领导。”不等张扬说话,他已经仰脖就把酒给干了。
刚才和郭瑞阳一起坐着谈话的男子站起身来,蒋洪刚笑道:“张扬,我忘了给你介绍了,这位是恒茂商务的董事长丁高山,我们三人都是老同学。”
郭瑞阳为丁高山化解尴尬,拍了拍丁高山的肩膀道:“怎么样?我就说张扬的书法水准一流,现在你相信了吧?”
张扬蹲下身去,伸手探了探丁琳的脉门,不觉皱了皱眉头,他伸出手指在丁琳身上点了几下,然后手指重新搭在她的脉门之上,一股温和轻柔的真气送入她的经脉之中。
丁高山再也忍不住了:“高升,带他出去!”
张扬一听来了兴致:“那咱们去看看。”
张扬有些抱怨道:“蒋书记,您也不说一声,早知道丁总的女儿结婚,我也准备一些礼物。”
丁高山不禁皱了皱眉头,丁琳的脸上却掠过一丝慌张。
丁琳的表情非常犹豫,冯敬国拿起酒瓶又把酒杯给满上了。
丁琳感觉内心震动了一下,然后缓缓睁开双目,看到周围一张张关切的面孔,她歉然笑道:“对不起,我可能是太累了。”
此时蒋洪刚也从里面出来了,他竖起了衣领道:“船头风大,你们还是回舱去坐。”
丁高山使了一个眼色,丁高升赶紧走过来扶住潘强。
丁琳看到那幅字,一双美眸不由得一亮,她轻声道:“好字!”
下车看到那艘游艇之后,蒋洪刚方才告诉张扬他们的目的地:“我们乘船去白岛!”
丁琳道:“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五年前我去见天池先生的时候,也带着这幅字,他看完只是笑了笑没说话,难道他已经看出这幅字是假的?”
张扬又看了一遍,这幅字所写的是李商隐的无题,张扬还是从部分笔意上看出了几分飘逸空灵的味道,这和天池先生的古朴大气浑然天成相左,张扬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天池先生的弟子黄闲云,有些字的感觉和黄闲云的书法相似,难道这赝品之作竟然是黄闲云所写?如果是真的,就不难理解天池先生后来为什么很少提及这位弟子,甚至在他出国之后就和他断了联络。
敬酒先从郭瑞阳开始,郭瑞阳很爽快的喝了两杯酒,看得出郭瑞阳和丁琳还是非常熟悉的,蒋洪刚就更不用说。
郭瑞阳和张扬一起走上甲板去看夕阳,海面上的风明显要比岸上冷了许多,不过郭瑞阳腰杆站得笔直,远方的夕阳已经坠落了,海天之间只剩下深红色的晚霞,白色的鸥莺抓紧在这最后的光线中进行着捕食,郭瑞阳感叹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