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22章 第一次

所有常委都用吃惊的目光望着这厮,靠啊,这厮真敢讲啊!这番话根本就没把北港市全体领导放在眼里,赤裸裸地越权啊!
许双奇也道:“应该的!”政府工作本来就是他的本分,你张扬谢我干什么?你忘了自己是搞党务的!
程焱东的表情显得相当凝重,虽然他刚刚来到滨海,对这里混乱的治安状况已经有所认识,其实在他来此之前,就做好了要陪着张扬打一场硬仗的准备,张扬叫他来这里,绝不是想多一个酒友,张扬这个人看似玩世不恭。可做起事来却认真的很,以程焱东和他共事的经历,知道张扬是个办实事的人,而且魄力奇大,胆色过人,程焱东在公安系统多年,已经有了相当的经验。对于滨海这座县城。他的总体感觉和张扬一样,这里的走私猖獗必然和滨海领导层内部有关。他双手握住茶杯,唇角浮现出一丝苦笑道:“这场仗不好打!”
他在主席位上坐下了,跟着他过来的傅长征把会议要用的文件放在他面前,然后去角落坐了。
张大官人丝毫不在乎这帮人错愕的目光,微笑道:“这份申请,我已经直接递到了国务院,大家觉着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许双奇气得干脆闭上了嘴巴。
张大官人道:“我有个提议,为了迎接大考,我们从下周开始,在滨海进行为期一个月的社会秩序社会治安整顿,要高标准严要求,力争在这一个月内让滨海的城区面貌焕然一新,这件事就交给老董负责。”
张大官人不屑道:“如果他敢在婚宴上动手,我当时就废了他,兴许冯敬国就不会死。”
程焱东道:“潘强和冯敬国是情敌?”
张扬淡然笑道:“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不过那天潘强的确很痛苦,看得出丁琳也不开心,只是我没想到潘强居然会去杀人。”
张大官人偏偏嬉皮笑脸的望着许双奇道:“许县长,你觉着这份申请报告怎么样?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吗?”
程焱东道:“你让他当公安?”
程焱东笑道:“你打算迷惑他们?”
张扬一副民主做派的望着大家:“其他同志还有什么意见吗?别有顾虑,觉着不妥就提出来!”
程焱东笑道:“张书记深谋远虑啊!”
张扬的目光环视在场的十位常委道:“其他同志也做出了很大的努力,在我来到滨海期间,在我中途去北港期间,工作上都做到了兢兢业业,尽职尽责。”
张扬道:“我翻看过一些材料,其实之前滨海就有撤县改市的打算。只可惜当时在报批国务院的时候被卡了下来,现在我们重新开始这一工作,治理滨海,还有比这更好的理由吗?”
平海县委常委人武部政委徐胜道:“张书记说得很好!”他鼓了两下掌,看到无人应声,老脸不由得一热,这帮货色不厚道啊,这不是摆明了把我一人给晾出来了吗?
程焱东道:“你是www.hetushu.com不想打草惊蛇?”
常委们面面相觑,最后都把目光投向县长许双奇,这是让他代表大家发言,许双奇道:“张书记,其实之前我们就打过这个报告,可国务院没批。前年的事情,我看方方面面的条件还不成熟,短期内二次申请希望不大。”
张扬笑了笑道:“撤县改市归市里批吗?如果市里说话管用,前年就已经是滨海市了。”
“你想怎么做?”
张扬道:“你来也有几天了,对滨海的情况怎么看?”
无人鼓掌,所有常委心中都在想,年少轻狂啊,不吹牛逼你能死呀?或许能碰巧亮那么一次两次,还他妈成为平海经济的领头羊,你也不看看滨海现在的情况,领头没啥希望,扯蛋倒是眼前现实。
张扬笑道:“看来关于撤县改市的好处我不用说了,这就是我来到滨海想做的第一件事,大家讨论一下,看看有什么意见,我这个人很民主,大家有什么想法只管说出来。”他向傅长征使了个眼色,傅长征将撤县改市的申请分发给在场的常委们。
张扬笑道:“第一次吗?我还真没注意。”
张扬道:“我打算向国务院申请滨海撤县改市。”
张扬道:“不要强调理由,符合条件而没有申请成功,就是你们的工作没有做到位。如果方方面面都做足了功夫,那么我相信滨海早就是县级市了!”
张扬看了看时间,起身道:“不聊了,我得抓紧时间开个紧急常委会了。”
所有常委都在心里骂他装逼,你是现场的最高领导,我们不看你看谁?看你不是尊重你吗?其实谁都明白,他们尊重的是那个位置,绝不是张扬。
市委办公室主任提前一个小时通知滨海县各位常委来省委开会,张书记有大事要宣布,几位县委常委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今天这位书记是不是抽风了,来了十多天都没想起开会,怎么突然就想起来了,而且风风火火的说开就开,到底是年轻人,干什么事情全凭激情,让人捉摸不透。
张扬道:“最近一段时间,我刚来滨海,对县里的情况还不熟悉,所以在工作方面基本上是延续过去的路线,党务方面多亏了老刘,没有你,我们的党务工作不可能搞得井井有条。”他微笑望着县委副书记刘建设。
常委们互相对望着,全都无语。
常务副县长董玉武好心提醒道:“张书记,您刚才说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张扬道:“是高厅把他硬压到我头上,这个高廉明做事有头无尾,过去在南锡我已经领教过他了。”
张扬抿了一口却没有把茶杯马上放下,紧接着又抿了一口,这个关卖得实在可恶,所有人的心情都随着他喝茶的动作起伏了一次。
程焱东道:“我说的可是真心话,对了高厅的儿子你打算让他去哪里?”
张扬道:“滨海的情况非常复杂,根据我了解到的一m•hetushu.com些情况,这边走私犯罪猖獗,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应该不是民间,而是因为上层出了问题。”
程焱东愣了一下,马上明白了张扬的意思,他笑道:“听说你在汽车交易市场遇到了一场风波,市场所的所长孙鑫还因为这件事被免职了,原来你早就准备让高廉明去顶他的位子?”
现场陷入一片寂静,所有常委都开始翻看这份申请文件,不得不承认,这份申请文件写得还是言之有物的,许双奇当然不会相信这是出自张扬的手笔,他知道张扬带来的这个办公室副主任笔头很厉害,但是许双奇并不承认这份申请能比他们前年的申请精彩多少,能有多少说服力,许双奇看完之后,提出了一个他认为很关键的问题:“张书记,这份申请报告经过市里没有?”
程焱东微笑道:“咱们可说好了,你不能把他就这么赖我身上了。”
张扬笑道:“你别说我,那名干警被枪击的案子查明了吗?”
程焱东道:“你打算从哪里入手?”
张扬笑了起来:“谢谢老董,你不说我差点还就忘了。”
所有常委都摇了摇头,你爱折腾折腾去,我们管不了。有人抱着无所谓的态度,有人还等着看张扬的笑话呢,你把市领导给绕了过去,等着他们找你麻烦吧。
许双奇道:“这我们都知道,如果申请成功,隶属层次也就改变了,县政府一般由地级市政府或行署直管,而县级市一般由省政府直管、地级市政府或行署代管。隶属层次的不同决定职权范围也会有扩大,省里给予县级市的优惠政策肯定要比县里多得多。往往拥有“副地级市”的审批权。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城建维护费可以提高二到五个百分点,财政周转金每年增拨100-200万元以上。”从这番话可以看出,许双奇之前在这方面的确下过功夫。
县委常委,县委宣传部长王军强道:“张书记,撤县改市谁都想,可是真正做起来很难,也是需要走关系的。”
张扬道:“我准备把他塞到检察院,不过,那得问问高厅的意思,你先让他去市场派出所挂职!”
程焱东笑道:“他毕竟年轻,而且也没有什么工作经验。”
张扬微笑道:“这次撤县改市必然成功。”
“也可能来自北港!”在程焱东面前,张扬不必有什么忌讳。可以畅所欲言。
张扬缓缓放下茶杯,笑了笑道:“怎么都看着我?”
许双奇看着侃侃而谈的张扬,心说你丫年轻轻的,咋就恁不要脸呢?还他妈民主,还他妈畅所欲言,从头到尾都是你一人说,从头到尾都是你一人做决定,民主你麻痹!你就狂吧你,有你小子哭的时候。
许双奇低声道:“我挑不出毛病!”心中暗骂,我他妈挑出毛病有用吗?你都送上去了,在这儿装腔作势的给谁看啊?
张扬笑道:“不错,开常委会干什么?听他们发hetushu.com牢骚吗?我刚来滨海,不了解一些情况,开会说什么?”
张扬又道:“政府工作方面多亏了许县长。”
程焱东道:“真的?我一点消息都没听到。”说完这句话,他自己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张扬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他的消息当然要比自己灵通的多。
“不是尽力啊,是一定要做好,我当着大家的面强调一句,这次撤县改市的申请,我们一定要成功,滨海想要发展,就要立足于全新的高度,只有站得高能看得远,我来滨海的这些天,考虑最多的就是这件事,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滨海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一个新的起点!要让滨海成为省内未来的经济亮点,要让滨海成为平海经济的领头羊!”
张扬的回答很干脆:“那就走呗!如果可以达到目的。花一些代价也是值得,大家不要小看县和县级市的区别。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体制却完全不同。工作中心上,我们就完成了从农村向城市的转变,如果申请成功,各级政府对市城建的支持也会增多,对外招商引资也拥有更大的吸引力。”
虽然常委们普遍在心中腹诽着,可每个人对张书记来后主持召开的第一次常委会也是非常重视,几乎所有人都提前十分钟就来到了会场,素来准时的县长许双奇也提前了五分钟,虽然他在心底对这位年轻书记不怎么感冒,自然更谈不上尊重,可在表面上还是要做些样子,提前来也是一种礼节性的表现。
常务副县长董玉武听到张扬提到了自己,愕然道:“我?”
董玉武道:“我尽力去做!”
这件案子很快就查明了真相,不过潘强在杀人之后已经逃之夭夭。这件事被传出了很多的版本,因为恒茂商务起源于滨海,丁氏兄弟在滨海的名声很盛,所以他们家的事情自然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一帮常委的脸上都不好看,这货是棍扫一大片,一句话把他们这帮人过去的工作成绩全都否定了。
程焱东道:“高廉明要是知道交了你这种朋友,准保要吐血。”
这厮下面的一句话差点没把这帮常委给气翻了:“对了,我刚才说到哪里了?”年轻轻的怎么就开始健忘了?明明刚刚说过的事情,他会想不起来?
张扬笑道:“你怕什么?他爹是省公安厅厅长,有了高廉明这张牌,你在滨海尽可以大显身手,出了事情,把小高推出去顶雷。”
城区公共基础设施较为完善。其中自来水普及率不低于60%,道路铺装率不低于55%,有较好的排水系统。我们更没有问题,既然所有条件都符合了,为什么当初撤县改市的申请没有成功?”张大官人抛出一句疑问之后,目光望着县长许双奇。
许双奇道:“张书记,每年申请县改市的地方不计其数。国务院每年批准的名额却只有几个,滨海没有成功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程焱东笑和-图-书道:“还是张书记有办法。”
程焱东道:“滨海这边的治安太混乱,仅仅在这个月已经发生了三起恶意伤人案件,抢劫盗窃更是数不胜数。”
张大官人笑道:“刚才许县长说今天是我来到滨海的第一次常委会,我仔细想了想,还真是,今天的常委会气氛很好,大家畅所欲言,会议的过程是和谐的是友好的,求同存异嘛,整天都把民主挂在嘴上,咱们这样的会议能体会出真正的民主。”
刘建设慌忙笑着道:“应该的,应该的。”心中却很是纳闷,这货还不谈工作吗?这次的常委会难道是感谢会吗?
县长许双奇心里这个窝囊啊,可他又不好发作,右手攥着拳直往自己的大腿上捶,为啥啊,恼得慌,生气啊!
“好打我就不把你请来了!”
其他十位常委目光都望着张扬,许双奇道:“今天是张书记来到滨海的第一次常委会,所以大家都很看重。”
张扬道:“我来滨海之前已经得到一个可靠的信息,滨海撤县改市的事情已经开始论证,我打算将这件事作为近期工作的重点,以此为契机。在滨海全县范围内进行一次全面整治,主要是针对县城面貌和交通状况,其中社会治安和文明环境的治理会重点提出。”
张扬道:“我还专门参加了他们的婚礼,想不到冯敬国居然是个短命鬼,新婚之夜就被情敌给杀了。”
见过狂妄的,没见过这么狂妄的,一帮滨海县委常委这会儿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别说是市里,这厮连省里都给直接绕了过去,人家这句话分明是告诉他们,已经把申请报告递到了国务院,叫他们过来讨论,只是一个形式,他嘴里说的好听,什么民主,什么听听大家的意见,狗屁,糊弄谁啊?事情都已经做完了通知大家,这常委会只不过是在走个形式,他压根没把大家放在眼里。
程焱东看到张扬充满信心,知道他十有八九已经从文国权那里得到了确切消息,否则不会把话说得那么死,程焱东道:“我听说你来到滨海之后,一次常委会都没有召开过?”
程焱东道:“张书记还是那么的勇猛强悍!”
张扬道:“焱东,你少拍马屁,什么时候学得这坏毛病。”
一帮常委为之绝倒,看到这厮一脸的狡黠相,谁也不相信他会当真忘了,他是故意卖关逗大家玩的,你们不是想知道吗?越想知道我越不急着说。
张扬道:“高廉明有那个本事吗?所长你随便挑一个,高廉明现在什么都没有,你给他挂个警务室的小头目,让他在那边先适应几天。”
张扬道:“让他先跟着你,去基层锻炼几天,一点实际工作经验都没有可不行。”
程焱东低声道:“你是说问题来自于滨海领导层内部?”
张扬笑道:“你没听错,就是你啊!许县长忙着抓全局,这种事情当然要你来分担了!”
可张大官人随即就抛出了一颗深水炸弹:“经过和*图*书我对滨海这段时间的了解,和慎重考虑,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向大家宣布!”说到这里,这厮端起茶杯,又抿了一口,关键时候卖关子,却把所有常委的目光成功的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张扬道:“最严重的问题,我们放在最后再抓,我来了虽然没几天,可是很多人都说我喜欢做表面文章。既然如此,我们干脆就满足大家的心愿,多做一些表面文章。”
程焱东摇了摇头道:“没有,连他自己也没看清当时的具体情况。”
张扬道:“前年是昝书记。他的申请报告我看过,存在着很大的问题,撤县改市要符合几个基本条件。每平方公里人口密度在四百人以上的最基本条件我们已经达到了。其他几个小条件,县人民政府驻地镇从事非农产业的人口不低于十万,其中具有非农业户口的从事非农产业的人口不低于七万。县总人口中从事非农产业的人口不低于25%,并不少于十二万。我们也符合。全县乡镇以上工业产值在工农业总产值中不低于70%,并不低于十二亿元;国内生产总值不低于八亿元,第三产业产值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例达到20%以上;地方本级预算内财政收入不低于人均八十元,总收入不少于五千万元。并承担一定的上解支出任务。这点我们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满足了。
张扬拿起自己带来的茶杯喝了口茶,这是最近才养成的毛病,本来张大官人看到其他领导这样挺不顺眼的,可后来发现,随身带着茶杯还挺方便,不但随时可以解渴,而且在没话说的时候能够起到转移注意力,调整思维的作用。这一开场就喝水可不是因为他没话说,而是为了润润嗓子。
这些常委心中都泛起了嘀咕,这厮真是没话找话,早知道这样的常委会,不开也罢。
程焱东道:“枪杀,潘强当晚携带武器去了白岛,你应该感到庆幸,他没有在婚宴上大开杀戒。”
张扬道:“那好,这件事就算定下来了,从今天起我们滨海就进入全面战备状态,随时准备迎接上级的考察,争取能够成功申请到县级市。”
准时到来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县委书记张扬,他来到会议室的时候,其他常委都已经到了,张大官人笑眯眯的走了进去,乐呵呵道:“大家都来了,这么早,不是通知三点半的吗?”
张扬道:“暂时按兵不动,我们刚刚来到滨海,别人对我们肯定会非常警惕,这段时间做事一定会非常的小心。”
张扬道:“只有他们麻痹大意了,我们才有抓住他们的机会!”
冯敬国被杀的事情震惊了整个北港,张大官人当然也得知了这个消息,回想起那晚发生的事情,就觉着这件事并不意外了,夺妻之恨,杀父之仇,潘强不惜铤而走险杀死冯敬国并不奇怪。
张扬返回滨海之后,和程焱东共进午餐的时候,连程焱东这位刚刚上任的公安局长都提起了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