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23章 自己人

王军强笑了笑道:“撤县改市的事情。”
张扬跟每位常委都喝了两杯,常委们也得出了一个结论,别的不说,至少在喝酒方面,这厮远胜他的前任昝世杰,甚至可以说,这方面他胜出了建国以来滨海的历任县委书记。
其实这顿饭和常委会一样,早就应该吃的,之前县长许双奇就提出了几次,可是都被张扬用种种理由给推辞了,现在他反倒主动提出来了,许双奇这会儿没多少吃饭的心情,可人家是县委书记,人家说了,自己这个二把手就得给面子,这就是现实,下属请领导吃饭,领导有权拒绝,领导叫下属吃饭,你要是拒绝就是不给人家面子,就是想惹领导不高兴。
董玉武听到这句话,内心不由得有些激动,可马上又冷静了下来,这小子话也说得太满了,虽然他干爹是国务院副总理文国权,可国务院当家的毕竟还不是他干爹,他才来了几天啊?申请刚刚递上去就说基本定下来了,这厮该不是吹牛逼吧?
接下来常委们轮番的向张扬和程焱东敬酒,是欢迎程焱东,更是为了欢迎这位新来的县委书记,无论张扬怎样强调为程焱东接风,可今晚宴会的焦点和主题仍然是他,因为第一领导是他,他的身上就必须蒙上主角光环,正如滨海县新闻上始终都要把他的新闻摆在第一位,一群常委出动,他要走在最中心的位子,镜头瞄准的是他,其他人自然就成了人肉布景。如果是在北港,那么这种情况就会发生改变,张大官人就会成为市委书记的人肉布景,这是一个规律,官场规则无法改变。
让张大官人感到惊奇的是,文玲的声音居然非常的平和,这种情况可不多见,张扬笑道:“还好了,玲姐,你身体还好吧?”
张扬道:“常书记您说,只要我能够办到的。一定尽力去做。”内心中不由得有些忐忑了,老常找自己到底为了什么事情?该不是因为海心吧?
罗慧宁道:“就你那心理素质,我倒是想伤你一次,可我没那能力。”
许双奇皱了皱眉头道:“什么真的假的?”
程焱东笑道:“谁说不给你安排具体的事情了,明天你就去汽车市场派出所!”
高廉明却摇了摇头:“我今晚有事儿。”
张扬笑道:“刘金城和我是老朋友,有时间我可以把他请来给滨海的企业家上一堂课,企业宣传很重要。”他和刘建设喝了杯白酒,然后又道:“时代不一样了,不仅仅讲究硬实力也讲究软实力,企业如此,城市也是如此,市政建设再好,宣传也需要跟上,一栋建筑盖得再好,受益最多百年,但是,如果你赋予这座建筑人文色彩,其影响力可达几千年,同样是湖为啥西湖每年游人如织,咱们滨海的东湖怎么就门可罗雀,差得就是人文,就是软实力。”
许双奇反问道:“你以为这种事情可以随随便便开玩笑吗?”
张扬心中大喜过望,想不到常颂居然肯主动把女儿给送到自己的身边,这不是羊入虎口吗?想到这里张大官人不免有些惭愧,若然常颂知道他和常海心的真实关系,会有这样的想法才怪,张扬心中千万个愿意,嘴上却故意显得有些为难道:“常书记,滨海这边条件艰苦,而且我刚来……如果安插太多自己的人,可能会引起当地干部的反感。”
“那是因为你连花带叶的都给吞下去了,不沾身,你骗谁啊?”罗慧宁还是很了解这个干儿子的。
张扬举起酒杯,微笑道:“我来滨海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和各位常委一起吃饭!来,咱们一起干了这一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些常委们心中不由得泛起了嘀咕,程焱东可不是县常委,张扬这么说什么意思?难道他有意把程焱东弄进常委?
张扬道:“人是会变的,干妈您如果见到我也会感觉到我换了一个人。”
常颂那边仍然显得有些犹豫。费了好大的努力方才道:“张扬,海心最近遇到的麻烦你听说了吗?”
罗慧宁今天的心情很好,又笑出声来:“你啊,最近央视新闻都上了几次,都成了当红偶像了,京城有不少名门闺秀都想和你认识。”
王军强不说话了,他也看出许双奇的这句话说得言不由衷。张扬来到滨海这么久才召开了一次常委会,可在这第一次的常委会上他口口声声的民主,尊重大家意见,让大家m.hetushu.com畅所欲言,事实上却已经把结论给定下来了,可以说他压根就没把其他常委放在眼里,无论再强势的领导人,多少也会做做样子,可这厮不一样,他连样子都懒得做,强势,老子就是强势,一言堂,我今儿就是一言堂你们能怎么着?
张扬道:“我始终认为,一个城市想要发展的关键在于走向而完整的规划,可无论我们计划的多好,设定的目标有多么出色,可最终还得需要钱,我们如果可以撤县改市成功,省里在财政方面就会加大对滨海的投入,我们也可以确立更高更远的目标,滨海对外界投资商的吸引力也会更大。”
张扬看到他们各有各的事情,也只能打消了继续喝酒的念头,他从县委招待所步行前往海洋花园。
张扬差点没笑出声来,想不到关于秦清和常海心的谣言让老常都感到困惑了,他轻声道:“常书记,那件事我也是刚刚听说,我可以跟您打包票,绝没有那样的事情,根本是有人存心想要抹黑秦清和海心。”张大官人是这世上最有资格说这句话的人,秦清和常海心什么关系他能不知道,她俩之间的确有秘密,不过那个秘密就是自己,如果说两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那件事是自己在场,强迫着她们躺到了一张床上。
程焱东笑道:“不敢,不敢,我真没说你,张书记不要想多了。”程焱东目前也住在县委招待所,他的酒量有限,也不敢跟张扬去拼第二场,再说晚上他还得看看滨海这两年的卷宗记录,也没有多少时间奉陪。
张大官人笑了起来,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向董玉武靠近了一些:“老董,你认为过去昝书记在的时候,之所以申请被驳回是什么原因?”
常颂叹了口气道:“知女莫若父,我看得出她对秦清的感情很深,要不然她们都这么大了,条件都这么好,为什么都不愿意和男孩子交往?就算没这回事,继续这么下去也不是好事,防患于未然吧。”常颂压根就没想到真正该防得是电话那头的家伙。
张扬道:“常书记,听您这意思,是不是岚山缺市长了?要是真有这好事儿您赶紧把我挖过去。”
董玉武无话好说,这小子真不是一般的狂妄。
周翔笑道:“大家相互配合,争取共同努力,把滨海的治安搞好。”
在张扬听来,这等于文玲在向他挑战,他笑道:“玲姐,有时间你过来就是,我一定随时恭候,让你满意而归。”有了大乘诀撑腰,张大官人现在一点都不憷她。
高廉明笑了笑道:“个人隐私,张书记你就别问了!”
一辆踏板摩托车擦着张扬的身体冲了过去,张扬被吓了一跳,怒道:“怎么开车的你?”
张大官人嘴咧得跟裤衩子似的,只差没叫常书记万岁了,嘴上显得勉为其难道:“常书记,您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哪能不答应呢,让海心来吧,我给她安排一些清闲的工作,权当来这边散散心度度假,把东江的事情忘掉,常书记,我还得说一句,我觉着她和秦清之间没那种事儿。”
罗慧宁笑了笑道:“是啊!”
张扬道:“已经安排好了,明天你先奔公安局找程局报到。”
县委副书记刘建设道:“张书记,你说的江城酿酒厂我知道,过去我们的经贸团还专门去取过经,他们的厂长叫刘金城,是个很有魄力的企业家。”
许双奇看了周翔一眼,这马屁拍得也太肉麻了,还有几位常委一起看周翔,当然也有跟着点头的。
程焱东笑了笑道:“我会尽一切努力,确保完成领导交给我的任务。”
常颂道:“我明白,张扬啊,我说什么也不想让海心去东江了,她也不愿回来岚山,我考虑来考虑去,还是让她换个环境,走得太远我不放心,去陌生的地方我也不放心,综合考虑之后,只有你那边最合适,一来海心是你的好朋友,你是她的救命恩人,你的话,她愿意听,二来你身边也缺人手,第三,海龙现在的事业重心在江城,离你们那边也近。”
张扬道:“同样的条件下,当然要优先选择自己了解和熟悉的地区,昝书记在国务院说不上话,咱们北港市领导或许能说上话,可他们或许不愿多说话,这才是造成上次申请失败的原因。”
张扬笑了起来:“你不说我都把这件事给和图书忘了。”
董玉武笑道:“张书记工作这么忙,我害怕耽误您的工作,所以还是先让小傅问一声,有空我再进来。”他言辞中流露着客气和尊敬,无论张扬有多年轻,可人家的地位摆在那里,是他的上级,对待上级尊敬是应该的。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今天啊,主要就是这件事,既然大家都没什么意见,我也就不再耽误大家的时间,对了,自从我来到滨海,咱们还没有一起吃过饭呢,时间不早了,小傅啊,你让县委招待所安排一桌饭,今晚大家都不要回家吃饭了,咱们好好聚一聚。喝两杯,交流一下感情。”
在许双奇看来,张扬不是太蠢,就是故意这么干,一开头就想尽办法挑战他们的忍耐底线。针对的不仅仅是滨海这帮干部,还有北港的市领导们。
高廉明笑了笑,化向周围看了看道:“周围也没有人听啊!”
常颂哈哈大笑起来:“怎样?滨海那边的工作还顺利吗?”
因为他们戴着头盔所以看不清他们的面貌,其中一人手中握着一把雪亮的匕首,咬牙切齿道:“小子,你他妈活腻歪了?”他挥动匕首向张扬的肚子扎了过去,张大官人看到这歹徒出手就想伤人,刚才还打算手下留情的念头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一把抓住那歹徒的手腕,反手一拧,喀嚓一声,那歹徒的腕骨被他立时拧断,张扬夺过他的匕首,看都不看回手扎了出去,捅在从侧方想要袭击自己的那名歹徒的大腿上,两名歹徒惨叫着躺倒在地上,张大官人冷笑着摇了摇头,从地面上拾起沾满泥土的手袋,拍了拍向那摔倒在地上的女孩子走去。
罗慧宁道:“你小子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张扬道:“走,找个地方再喝点儿,给你庆祝庆祝。”
董玉武点了点头道:“您说让我负责则一个月的城区整治,我想再具体一点,有没有衡量标准,侧重点在哪方面?”
文玲道:“滨海那边怎么样?”
张扬和程焱东看着高廉明远去,张扬道:“我敢跟你打赌,这货肯定去泡妹妹了。”
入春之后,温度回升了不少,加上张大官人晚上喝了不少的酒,他感到有些发热,将外套脱了搭在手臂上。
程焱东道:“你是来我这里见习,又不是正式员工,等组织关系搞好了,到时候再考虑给你安排具体的职位。”
董玉武慌忙表白道:“支持,我当然全力支持!”
傅长征此时走进来,通报常务副县长董玉武在外面求见,张扬道:“快请进!”
茅台喝了一斤多,丝毫不见醉态,这厮兴致上来了,还让人给送上来两箱啤酒,说是要解解渴。
“不知道,不过我总觉着太突然了。可能是过去我没有接触过这么年轻的领导,对张书记的工作作风缺乏了解。”
“我始终相信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走出县委招待所大门没多久,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接通电话之后,发现居然是岚山市委书记常颂,他和常家的关系虽然很好,可是平时却很少和常颂联系,常书记事实上也是张大官人如假包换的老丈人,张大官人对这位岳父自然要相当的恭敬客气:“常书记,您还没休息啊,找我有事吗?”
张大官人扬起手臂,那块红砖就从他手里飞了出去,准确无误的砸在了摩托车的后轮上,蓬!地一声巨响,摩托车的后胎因为承受不住红砖的冲击力而爆裂,车手失去了控制,摩托车一歪滑到一边撞在隔离带上,两名歹徒先后飞出去摔倒在地面上,不过两人应该都没受重伤,很快就从地上爬起来了,他们非但没有逃走,反而朝着张扬的方向冲了上来。
常颂叹了口气道:“就是她和秦清的事情。”
张大官人乐道:“好啊,好啊,干妈,这事儿得帮我安排!”
高廉明最近暂时住在县委招待所,程焱东也是这样,看到他们两人一起出来,高廉明惊喜道:“两位领导,公款吃喝结束了?”
政法委书记周翔道:“张书记到底是从省城来的人,看问题就是高瞻远瞩。”
董玉武来到张扬的办公室内,张扬起身迎了过来,笑道:“老董,你来了还要什么通报,直接进来就是。”
张大官人一看这还了得,他一直听说滨海的治安差,可来到滨海之后都是听说,没有亲眼目睹,这次抢劫案就发生在他的眼前,是可忍孰不可忍m.hetushu.com,张大官人一躬身从地上拾起半块红砖,这也多亏了滨海混乱的城区面貌,要不然也不能随地就能够捡到建筑垃圾。
高廉明道:“得,张书记,我下次当着你的面不再乱说话了。”
董玉武笑了笑道:“张书记,我之所以过来,是为了问明一件事情。”
张扬起身道:“咱们都说好了,谁都不许请假,谁都不许缺席,今晚六点半,县委招待所不见不散。”他说完整理了一下文件,起身就走了,傅长征也跟了出去。
常颂道:“太谦虚了,你都成英雄了。”
这种话谁也不会当面问出来,程焱东倒是非常的坦然,把那杯酒喝完,坐在那里微笑倾听着别人说话,他级别最低,今晚没有发言权。
董玉武想了想道:“应该是条件不成熟。”其实他心里并不是那么想,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上头没有打通关节才是最主要的原因,但是这种话不好直接说出来。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
许双奇道:“和青岛可不能相比,人家一个月的生产总值等于咱们十年的。”
高廉明笑道:“我怕了你还不成吗?对了,我去公安局什么级别啊?”
每一个人都在猜度张扬真正用意的时候,张书记在办公室里正忙着和京城那边通话呢,通话的对象是他干妈罗慧宁:“干妈,最近我干爸是不是很忙啊?”
张扬看到他鬼鬼祟祟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奇:“什么事啊?”
张扬笑道:“从我一来滨海就看出来了,别人我不敢说,可你绝对是自己人,老董,我跟你说实话,撤县改市的事情已经基本定下来了,你等着当常务副市长吧。”
张扬道:“老董,我跟你透个底儿,这次的撤县改市势在必行,而且……”他停顿了一下道:“老董,你和我李叔是老同学,我可把你当自己人看待,你到底支不支持我工作?”
常颂笑道:“你很不错啊。当初我都想把你给挖到岚山。”
张扬道:“工业港口城市,在平海比较落后。”
张扬道:“隔墙有耳。”
罗慧宁嗯了一声道:“等他回来我告诉他,对了,你去滨海这段时间还适应吗?”
程焱东的出现对常委们来说有些突兀,毕竟大家都是常委,程焱东只是公安局局长,现场还有一位政法委书记周翔呢,不过今天提议吃饭的是张扬,按照他的说法,这顿饭不但大家要聚一聚,还有一个目的是给新来的公安局长程焱东接风,一帮常委全都出动给一个公安局长接风,程焱东的面子够大的。
虽然张扬口口声声把董玉武当成了自己人,董玉武却不敢信,自己虽然和他攀了交情,可还远远谈不上自己人,张扬的自己人倒是有,目前所有人都知道是公安局局长程焱东,而且当晚常委们吃饭的时候,张大官人还把程焱东给叫了过来。
罗慧宁将电话交给了她,文玲道:“张扬,最近怎样?”
“哦,有时间我会去见识一下。”
常务副县长董玉武道:“蓝海牌,咱们滨海县啤酒厂生产的!”
张扬道:“什么叫条件不成熟?国务院关于县改市的条件我们全都符合了,之所以没成功,原因只有一个,关系不到位!”
程焱东道:“哪有那么容易,张书记的意思是让你来我们部门锻炼一阵子,你过去没有什么工作经验,所以想让你积累一些,了解一下滨海的基层情况,当然这得尊重你的主观意愿,如果你不愿意,可以不来。”
董玉武道:“张书记,我说句不该说的,其实这次您应该事先和市里通个气,不然市领导可能会不高兴。”
张大官人因为常书记对自己的无条件信任感到惭愧,脸都羞红了,惭愧啊!不过这货的想法和别人不一样,惭愧归惭愧,如果让他对常海心放手,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大官人心中暗暗对自己道:“我一定要善待我的女人,不能让她们为我受这么多的委屈。”
张扬道:“这件事我调查过,市里对我们撤县改市的想法并不支持,而且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说不说都无所谓。”
程焱东还没有把高廉明去他那里暂时锻炼的消息告诉他,高廉明已经有些沉不住气了:“张书记,这两天,我把北港的山山水水都玩遍了,您也该给我找点事情干了吧?”
高廉明道:“你要是再不管我,明儿我就去你办公室坐着耍赖去。”
张扬举和_图_书起酒杯倡议大家共同干一杯,他微笑道:“我来到滨海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已经真切感受到,我们滨海的领导班子是一个团结互助的团队,以后,我会尽力做好我的工作,争取把大家更紧密的团结在一起,为了滨海美好的明天而努力奋斗。”这番公文性的陈述却获得了在场常委的一致叫好,大家共同干了这杯酒,晚宴也接近尾声。
程焱东对自己即将到来的工作也颇感兴奋。
合上电话,张大官人宛如打了一支强心剂,精神抖擞的大步向前走,此时一个女孩子骑着自行车从他身边经过,随后响起一阵摩托车的声音。
张大官人斜睨程焱东道:“我怎么听着你有些影射领导啊?”
张大官人内心一沉,他听得清楚,那声音分明是文玲的,这位干姐姐自从在汉城一战,到现在都未曾谋面,却不知她夺走了那柄饮血剑,其中究竟有怎样的秘密?
张扬道:“初到贵地,还不知道人家接不接受我,只能慢慢来,争取向大家证明我是个称职的好干部。”
许双奇道:“年轻领导有魄力有干劲,我们要多多支持张书记的工作。”
常颂道:“张扬,有阵子没见你了,把我这个当叔叔的都忘了吧?”常书记不谈什么事,先谈感情,领导一旦打出感情牌。十有八九就有事相求。
张大官人明知故问道:“什么事啊?上次她过来的时候我没听她说啊!”
董玉武道:“张书记,我多问一句,撤县改市的事情您有几分把握?”
张大官人不知常颂找自己究竟为了什么,言辞间透着谨慎:“常书记,省里把我给发配到滨海来了,我刚到这边。对这里的情况还不熟悉,所以最近忙得不轻,没时间去岚山给您请安。”
打完这个电话,张大官人从罗慧宁那里得到的一些好心情全都被文玲给破坏了,这个干姐姐真是阴魂不散,如果说文玲真的和他一样从大隋朝那会儿误穿到这一时代,张大官人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他对现在拥有的一切流连忘返,而文玲完全不同,她和现实社会仍然格格不入,人真的很不一样。
程焱东笑道:“人之常情,年轻的时候谁不是这样。”
文玲居然走过来主动要求和张扬说话。
“什么意思?感情还是让我去混啊?你总得给我个具体的事情干吧?”高廉明想工作的心情非常迫切。
张扬瞪了他一眼:“我说你小子说话能分个场合吗?”
常颂笑得越发开心,张扬这小子一说话就能逗他开心,其实常颂这两天心情并不好,他笑了两声之后,方才转入正题:“张扬,我今天找你。是有点事情想你帮忙。”
张扬道:“还成,我到哪儿都能适应。”
许双奇不禁笑了起来,看来这位新来的县委书记过来的这十几天也不是始终都蒙混度日,他应该对滨海做过一番考察,连县城外这么远的东湖都去过还有所了解。许双奇道:“张书记的话我很赞同,不过目前的滨海,无论硬实力还是软实力都有所欠缺。”
文玲道:“托你的福,还不错。”
张扬送走所有人之后,和程焱东一起走出了迎宾楼,在大门口处遇到了晚归的高廉明。
许双奇道:“张书记,我们都支持你的提议。”事到如今,木已成舟,不支持也没办法了。
张扬把杯中白酒喝完,又灌了一杯啤酒道:“这啤酒味道不错,什么牌子?”
张大官人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呵呵笑了一声,并没有说话。
程焱东笑道:“董副县长,我刚来滨海,以后工作上还要靠各位领导多多支持。”
罗慧宁斥道:“我说你的花花肠子能不能收起来?让嫣然知道她能饶了你?”
罗慧宁道:“最近常常和你干爸说起你的事情,他对你最近的作为感到自豪,放心吧,这件事我会跟他说,帮你盯紧点。”
张扬道:“常书记也看新闻了。那新闻纯粹是胡扯,把我塑造成了一个高大全的完美形象,我什么人?别人不知道,您还能不知道?”
踏板摩托车上坐着两个人,他们头也没回,经过那个骑自行车女孩子的时候,忽然一把将女孩子挂在车把上的手袋给抢了过去,那女孩猝不及防,被他们拖拽之后失去平衡,连人带车重重摔倒在地上,她尖叫道:“抢劫啊!”
“谢谢干妈!”
政法委书记周翔和程焱东坐得很近,他在县常委中排名第十m.hetushu.com,在很多地方,公安局长往往由政法委书记兼任的,但是滨海这个城市很特殊,这样设立据说是为了更好地分开检察院法院和公安之间的关系,以免造成权力界限模糊,周翔这个人一直都很低调,平时在常委中也是最少发言的一个,程焱东主动找他喝了两杯酒。微笑道:“周书记,以后工作上希望多多关照。”
罗慧宁的身边响起了一个声音:“妈,张扬的电话?”
张扬道:“你小子要干就给我好好干,不然你现在就回东江去。”
张扬道:“有啊,你就按照创建全国卫生城市的标准来做,侧重点就是城市环境和社会秩序,协同环保局、公安局以及市政单位一起抓好这件事。”
张扬心中暗笑,常颂看来还是怀疑秦清和女儿之间有些问题了,张扬道:“常书记,您放宽心,清者自清,海心和秦清的为人都很正,不会干出什么有伤风化的事儿,您千万别信外面胡说。”
许双奇最后一个离开,没走几步,宣传部长王军强跟了上来:“许县长,张书记说的是真的吗?”
“伤自尊了,干妈,您伤我自尊了!”张大官人委屈道。
宣传部长王军强道:“咱们张书记是白加啤全无敌。”
张扬拿起酒瓶看了看:“不错啊,味道不比青岛差!”
高廉明道:“愿意,我当然愿意,公安就公安呗,总比我闲着强,先干两天,我要是干不了再换呗。”
张大官人笑道:“我就是那么一说,再说了,就凭我那控制力,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绝对没问题。”
张扬道:“常委会上的事情?”
常务副县长董玉武此时也过来和程焱东喝酒:“焱东同志,欢迎你到滨海来工作。”
许双奇认为这是张扬在当众展示他和程焱东的交情。
张扬道:“酒香也怕巷子深,之所以没有人家那热度,根本原因就是宣传跟不上,你东西再好,不去宣传谁知道?过去我在江城的时候,江城地产白酒清江特供,销售范围也仅限于江城地区,就算在本地区也面临着其他酒厂的竞争,可后来,通过转换经营思路,不断做大做强,现在已经成为江城的支柱企业,占领了平海白酒市场的半壁江山,去年在全国同类企业中排名已经进入前二十。”
高廉明眨了眨眼睛道:“啥?你让我当公安?”
“让他多多注意身体。”
董玉武笑了,这等于是对张扬的认同。
“快请坐!”张扬招呼董玉武在沙发上坐下,傅长征给他们倒茶后离去。
常颂道:“张扬,我知道这件事给你出难题了,可是我实在没有更好的选择,我通过海龙和海心谈过,也就是你那边她还愿意考虑考虑。这次你权当帮我一个忙,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张扬笑道:“其实撤县改市的事情,都是你们之前考虑过的,只不过没有成功,大家也没有坚持到底,我来到滨海,只是旧事重提,想要滨海更好的发展,就得敢想敢做,把滨海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上。”
董玉武道:“张书记今天在常委会上做出提案,要在滨海进行为期一个月的综合整顿,这件事由我负责牵头,你们公安系统在整顿中占有最重要的地位。焱东同志,我可要看你的表现了。”
张扬道:“的确有点儿!干妈,我们滨海撤县改市的申请前两天送到了国务院,我想干爸关注一下这件事情。”上层路线那是必须要走的,即使滨海各方面的条件都已经符合,但是正如之前常委会上讨论的那样,每年递申请的不知道有多少,名额就那几个,最后花落谁家,当然要走些关系。
满桌人都笑了起来。
罗慧宁笑道:“他什么时候不忙?”
常颂道:“我也一直都相信我自己的女儿,可是我总不能放任别人这样抹黑她吧?我想把她调回岚山工作,她跟我发起了脾气,说非得要去东江工作,而且从昨天起还跟我绝食抗争,你说秦清到底有什么吸引力,海心非得去和她共事不可?”
许双奇的酒量也很不错,不过和张扬相比却只能自叹弗如了,他笑道:“张书记,早就听说你酒量过人,今天亲眼见到我才相信是真的。”
那女孩摔的不轻,直到现在都没能从地上爬起来,脸上写满惶恐之色,她先被打劫,接着又看到眼前的血腥场面,不免感到有些害怕,可当她看清张扬的面貌时,惊喜道:“张书记!怎么是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