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32章 放长线

刘艳红忍不住笑道:“你这张脸皮啊,倒是挺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张扬道:“刘姐,你怀疑北港的内部有问题?”
刘艳红道:“恐怕没时间了。这次有些匆忙,我明天就得回去。”
苏媛媛道:“我来这里担任餐饮部经理,已经工作一段时间了。”
刘艳红道:“老吴啊,有时间回东江的时候咱们一起吃饭吧。”吴明的家人如今都在东江,所以刘艳红才会这么说。
张扬道:“不是我?那你说的是谁?哦,我明白了,你说的是咱们宋书记!”
张扬道:“我在想官场是这世上最黑暗最复杂的地方。”
放下电话,看到张扬望着自己,刘艳红不觉笑了起来:“怎么了?”
张大官人的耳目如何灵敏,刘艳红突然加速的心跳被他觉察到,他也明白了,刘艳红对自己的未来老岳父还未忘情,感情这种东西,真是麻烦啊!
张扬笑道:“外气啊,都是自己人,别称呼官衔儿,别扭,你叫我张扬就行。”
张扬道:“那位吴明吴书记?”他从刘艳红的对话中已经确认了吴明的身份,张大官人在岚山、在南锡都和吴明有过交锋,可以说张扬对这厮没有任何的好感,不但如此,张扬还知道吴明和省党校教务主任张立兰之间的奸情。而吴明接近张立兰的目的是想攀上孔源。张大官人一直没有将这件事捅出来,毕竟他做人还是很有原则的,如今孔源已经下台,张立兰只不过是一个被人玩弄的可怜女人而已。至于吴明,张扬本以为他的政治前程要彻底完蛋,却想不到这厮的仕途柳暗花明,摇身一变成为了北原荆山市的市委书记。
张扬来到大厅迎面遇到了一个亲人,如假包换的亲人……苏媛媛,苏媛媛几乎也在同时看到了他,自从东江慧源宾馆的事情之后,苏媛媛和张扬之间的关系已经彻底改善,在苏媛媛这边是把张扬当成朋友看待了,而张扬则是把她当成姐姐看待,自家老爷子造的孽,血脉相连啊,亲姐弟啊!张大官人乐呵呵道:“媛媛姐!”这嘴巴甜的,过去没这么喊过,不过张扬的应变能力就是强,喊媛媛姐一点毛病都没有。
张扬并没有感到任何意外,甚至当刘艳红没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丁高山,虽然和丁高山见面不多。可是张扬对丁高山雄厚的财力已经有了相当的了解,在海港城市,很多人的暴富和走私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刘艳红点了点头道:“根据那封举报信来看,北港一直以来都存在一个巨大的走私利益集团,信中提到了一个人的名字。”
张扬道:“你是说……”
张扬道:“刘姐,在你眼中一个合格干部的标准是什么?”
张扬对曹向东的办公室是非常熟悉的,过去这里是李长宇办公的地方,以张扬和李长宇的关系,在这里可谓是自由出入,办公室内的陈设格局基本没hetushu•com变,最大的变动是人,现在李长宇已经担任了南锡市委书记,而曹向东在顶替李长宇之后,始终止步不前。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曹向东的前面有两座不可逾越的大山,市委书记杜天野年富力强,深得省领导看重,如今已经是平海省常委,市长左援朝在江城工作多年,拥有着雄厚的群众基础,曹向东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杜天野进入省领导层是早晚的事情,杜天野升职,左援朝可以填补他留下的空缺,而曹向东就可以如愿以偿的成为江城市市长。
张扬道:“您的意思是要放长线钓大鱼,先不对丁高山采取措施?”
刘艳红却摇了摇头道:“张扬,我之所以选在江城和你见面。就是不想这件事引起太多人的关注,种种迹象表明,北港的走私贪污可能是前所未有的大案,如果没有掌握足够的证据,不可以轻举妄动。”
张扬笑道:“不用,都自己人,谢什么?”
刘艳红在张扬面前也没有否认,她点了点头道:“吴明现在是荆山市委书记。他知道我来江城,所以专程过来见个面。”
张扬道:“我也发现了,总觉着这座城市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他眼珠子转了转道:“刘姐,你找我来,是不是想让我帮你查查这件事?可我现在是滨海县委书记,不是北港纪委书记,这件事不是我的职权范畴啊!”
张扬道:“这话只在我身上适用,在别人可不行,刘姐,刚咱们说到举报信了,究竟举报谁的?”
刘艳红道:“丁高山的恒茂商务注册地点就是在你们滨海县,属于你的管辖范围,作为滨海县委书记,你有责任,也有义务查明这件事。”
刘艳红道:“你野心够大的啊,撤县改市,哪有那么容易?”
吴明道:“那你叫我老吴吧,我还自然点。”
“丁高山!”
张扬道:“只可惜,我现在已经树立了清正廉明的形象,就算我现在开始冒充贪官也未必有人相信。”
曹向东的位置决定他必须要耐得住性子,而他恰恰是一个沉得住气的人。曹向东首先向张扬表示了感谢,如果不是张扬,困扰他老爷子这么久的头晕病还不知道要折磨多久,折磨老爷子,也就是折磨曹向东,现在老爷子的病好了,他也了却了一个心病。
张扬笑道:“恭喜,恭喜,还是在自己家门口工作好,遇到了麻烦,也有杜书记照应。”这话说得就有点意味深长了。
张扬笑道:“曹市长太客气了,还是那句话,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刘艳红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心事被张扬窥破,目光投向远方的雅云湖,吸了口气,驱散脑子里关于宋怀明的影像,还好她的手机在此时响起,这让她得到了解脱,拿起手机,看了看号码,然后接通了电话。
张扬点了点头道:“来见个朋友,随便吃了点,你和-图-书是……”
刘艳红愣了,她实在想象不到吴明居然为了见她从荆山开车过来,虽然荆山和江城之间距离并不远,但是能让一位市委书记这样舟车劳顿的付出,也的确让人感动,刘艳红道:“我在雅云湖迎宾馆,你过来吧。”
苏媛媛虽然感觉到有些受不起,可还是应了一声:“张书记,您什么时候来江城的?”
张扬道:“我怎么听着都像是要我跟他们同流合污。”
苏媛媛笑了笑,却仍然不好意思直呼其名:“张书记,您来吃饭?”
刘艳红淡然笑道:“过去是,现在可不是。”
打来电话的是荆山市委书记吴明,吴明那边呵呵笑了起来:“艳红,几天不见生分了这么多,你还是叫我吴明,实在不行叫我小吴,别忘了你一直都是我的领导。”
张扬向落地窗外看了一眼,午后的雅云湖碧波荡漾,比起自己记忆中的过去,多出了几分秀美。自己的官场之路从春阳起步,当年只是因为好奇,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短短五年就已经坐到了县委书记的位置。可至今他仍然不敢说能将官场看清,其中包含着太多的尔虞我诈,太多的勾心斗角,哪怕是向前行走一小步,必然要披荆斩棘历经艰险。
张大官人不觉有些心虚,他低声道:“举报我的?”
张扬道:“这种举报信多了去了,既然没有证据,按照你们纪委的一贯处理方法应该是束之高阁置之不理的,为什么这次会这么重视?”
无论别人怎样看,张大官人对这次的撤县改市充满了信心,他认为这件事板上钉钉,绝不会出现任何的意外。刘艳红当然不会知道张扬已经有了内部消息,只是觉得这厮自从当上县委书记之后自信心空前膨胀。
刘艳红微笑道:“瑕不掩瑜,我从事的纪委工作,本身的任务就是和那些犯错误的官员打交道,见到的违纪官员要比你多得多,但是我对我们的组织,对我们周围的这个官场仍未失去信心,原因很简单,犯错误的官员和我们为数众多的官员队伍相比,还只占一小部分,绝大多数的官员是好的,我们不能因为一小部分人犯了错误,就否定我们的整个组织。”
刘艳红点了点头道:“此前我曾经收到了一封秘密的举报信。”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
刘艳红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想要掌握更多的证据。你就必须要在某些事情上做到虚与委蛇。”
刘艳红听到他这样说,俏脸不觉有些发热,一颗心加速跳动了几下,她忽然意识到直到现在自己仍然没有将宋怀明彻底忘怀。
刘艳红道:“我真过不去!”
张扬道:“为公?”
刘艳红道:“如今的时代是一个改革开放的时代,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时代的发展,对我们所有人都是一种考验,金钱、物资、美色、亲情,种种诱惑无所不在,如果没有坚定的意志,如果不能保持和*图*书始终如一的人生观,那么很容易就会被诱惑,被腐蚀,这是一个变革的时代,大浪淘沙始见金,我们中的一些人必将被时代的大潮所淘汰。”说完这句话,她停顿了一下,喝了口酒又道:“我的责任就是去除干部队伍中的一些渣滓,确保干部队伍的纯洁性。”
下午张扬抽时间去了一趟江城市政府,拜访了江城市常务副市长曹向东,上次和曹向东在北港的见面,张大官人并不满意,曹向东这个人非常的谨慎,并没有向他暴露太多关于北港的官场内幕,张大官人有些不甘心。他为曹父治病最初的动机就是想从曹向东那里换取一些情报,可结果让他有些失望。
张扬道:“谁?”
张大官人还是很佩服刘艳红这一点的,刘艳红虽然身居高位,可是她并没有沾染官场上太多的坏毛病,女人当官,最常见的就是喜欢端官架子,在人前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甚至比起多数男性官味儿还要足,可刘艳红不是这样。她性情率直,有一说一,自身对金钱名利又不是太注重,张扬甚至认为,刘艳红之所以顶住这么大的压力坚持工作,根本的原因还是为了宋怀明。
曹向东请张扬坐下,亲自起身去给张扬泡茶,曹向东平时对茶道有些研究,办公室内有一套紫砂茶具,他有板有眼的洗杯沏茶,微笑道:“张扬,今天怎么有空回来啊?”
吴明笑道:“就知道你忙,抽不出时间,所以我来江城了,我的车已经进入江城市区了。艳红,你在哪里,我马上就到。”
吴明追求刘艳红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早在吴明和常颂竞争岚山市市委书记落败,在那时刘艳红安慰过他。也在那时吴明对刘艳红生出爱意,其实刘艳红仕途最不得志的时候,想要辞去省纪委副书记的职位,吴明也对她表现出了无微不至的关怀,可以说吴明一直都没有放弃过对刘艳红的追求,虽然刘艳红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接受他。
张扬看到她盛情邀请,也的确不好拒绝,毕竟是自己的亲姐姐,他想了想道:“那你给杜书记打个电话,把他也请过来。”
虽然刘艳红这样说,可张扬心中却明白,真正要是闹出了大动静,自己也是无法独善其身的,但是他仍然答应了下来。这厮从来都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他把这件事想得很透彻,如果北港真的存在问题,他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就算没有刘艳红这档子事儿,他也得冲锋向前,和黑恶势力抗争到底。现在多了刘艳红给自己撑腰,自己目前算得上是纪委公派卧底,好歹是师出有名了。
刘艳红道:“虽然我们没有掌握相关的证据,可是北港的情况很不正常。”
感情有很多种,不求回报只想一心付出的这种才让人尊敬,让人感动。
吴明道:“还是今晚吧!”
刘艳红道:“不错,你的身份和位置非常的重要,如果http://www.hetushu.com北港存在一张走私网,那么他们不会无视你的存在,早晚都会在你的身上做文章。”
“公事?”曹向东有些奇怪。
曹向东听说张扬过来了,很热情的把他迎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内。曹向东不在北港的时候,张扬专程去曹家给他父亲做了第二次治疗,现在曹父的头晕病已经彻底缓解了,老爷子打了几次电话,让曹向东一定要好好谢谢张扬。
吴明道:“你不是说要来荆山做客吗?我知道你今天在江城出差,离我这边很近啊,我已经做好了接待你的准备了。”
张扬道:“这次回来是为了公事!”
“在想什么?”刘艳红看着突然走神的张扬问道。
张扬这才知道和自己无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不是常说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吗?自从我进入官场,围绕我的举报就没消停过。”
刘艳红道:“你不是常说,不招人妒是庸才吗?”
刘艳红笑道:“你怎么什么坏事都往自己身上想?”
张扬笑道:“我可没把所有人都给否定了,只是觉着我所去过的每一个地方,总有不少人会出问题,这几率也太大了一些。”
苏媛媛道:“您一定得给我这个机会,这样吧,今晚明江阁,我留好位子,人员您来安排。”
刘艳红误会了张扬的意思,以为这小子在找自己要官,瞪了他一眼道:“事情没开始做就一心想要官了?”
刘艳红叫了声老吴,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扬道:“等我回去后就让纪委展开调查工作。”
张扬叹了口气道:“刘姐,你这盘棋下得很大啊,我先问你个事儿,这件事宋书记知道不?”
刘艳红想都不想就开口道:“大公无私,乐观向上,以老百姓的疾苦为己任,跟得上时代步伐,锐意进取而不盲动冒进,稳重踏实而不因循保守。”
吴明的声音显得有些失落:“这样啊!”
张扬道:“您是想我打入敌人内部啊,他们要是对我行贿,你让我受贿?还要表现出心安理得,刘姐,您该不是设了一个圈套让我钻吧。”
这就是张扬的高明之处,只要他开口请杜天野吃饭,一个电话的事情,其实就算他不请杜天野,今晚杜天野也得为他接风洗尘。他故意让苏媛媛打这个电话,其用意是试探一下两人之间现在究竟处到了什么地步。
曹向东当然明白张扬想要的是什么,但是他更清楚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身在官场,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握分寸。
刘艳红摇了摇头,其实这件事就是宋怀明告诉她的,但是刘艳红知道事情非同小可,必须要严守秘密,绝不可以将宋怀明暴露出来,因为刘艳红清楚地认识到,这种事不知最终会涉及到哪一层面的关系,过早的暴露宋怀明,将他卷入到这场政治斗争中,很可能会影响到他的前程。从宋怀明把这件事告诉她之后,刘艳红就已经做好了考虑,这件事的一切后果hetushu.com她来承担,绝不会让这件事影响到宋怀明身上。刘艳红虽然没有提起宋怀明和这件事的关系,但是她对张扬还算得上是坦诚的,刘艳红道:“张扬,这件事有可能涉及到某些大人物,所以在掌握确实证据之前,我不想让宋书记知道。也就是说,目前为止,只有你和我两人清楚,如果北港真的没有举报信中的问题,那么我们只当任何事都没有发生过。如果真的发现了什么,我们再另做打算,总之你放心,一切的后果我来承担,你不会因此而受到任何的影响。”
张扬笑道:“刘姐,您这次可冤枉我了,我们滨海马上就撤县改市了,我这个县委书记摇身一变成了市委书记,您觉着拿纪委书记和我这个市委书记换,我愿意吗?”
张扬笑道:“我是把你当姐姐看才跟你说这些话,得,我不管,我走了啊,省得回头遇上,给我添堵!”这厮说走就走,刘艳红望着他的背影忍不住笑了起来。
刘艳红并没有回避张扬,微笑道:“吴书记,你好!”
刘艳红道:“宋书记这个人一身正气,我的这番话用在他身上并不夸张。”敢说敢为永远都是她的性格。
张扬这才把自己这次过来的目的说了,张扬说完了,曹向东那边却感到越发的糊涂了,他低声道:“老弟,你所说的这套照明系统,为什么不先去找北港市里商量?”这是曹向东想不通的地方,为什么张扬要舍近求远,绕过北港来江城求援,这件事如果让北港市领导知道会有怎样的反响?
刘艳红气不打一处来道:“我会害你吗?你只要把他们贿赂的一切及时向我汇报,责任肯定不会追究到你身上。”
刘艳红瞪了他一眼道:“臭小子,我的事情你少管!”
张大官人嘿嘿笑了一声,这厮点了点头道:“无论你是不是把他当成朋友,我是不会和他成为朋友,顺便提醒一句。这个人的人品有点问题。”张扬是真把刘艳红当成姐姐看待,所以才担心她上当受骗。
刘艳红道:“举报信和北港方面有关,其中并没有涉及到确实的证据,也没有指明具体是谁。”
刘艳红反问道:“你知道贪官是怎样的?真正的巨贪,哪个不是表面清廉,整天摆出一副贪官嘴脸的那种人看重的只不过是蝇头小利,越是巨贪,越是会把自己隐藏的很好。我做纪委工作多年,见识到的这种人多了。”
张大官人大言不惭道:“刘姐,您这标准简直是对着我量身打造的。”
刘艳红道:“只有这样才能取信于他们,才能挖出幕后的真正黑手。”
张扬并不知道,苏媛媛的这份工作就是杜天野介绍的,苏媛媛听到张扬这么说,脸变得越发红了,不过她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苏媛媛俏脸绯红,当然明白张扬是什么意思,不过她也是经得场面的人,轻声道:“张书记,这样吧,今晚我请您吃饭,过去的事情一直都没顾得上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