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36章 轮训动员

张扬笑道:“我们还是坐院子里吧!”王甜甜蹦蹦跳跳的去给他们两人搬凳子,张扬和常海心每人接过一个马扎,在院子里坐了。
张扬道:“老许啊,我离开这段时间,滨海的工作要靠你了。”
许双奇道:“项书记、宫市长,我工作了三十多年,不敢说自己的工作能力有多么出色,也自问做到兢兢业业,宽以待人,你们可以打听打听,我工作这么多年和谁红过脸?”他摇了摇头,自问自答道:“没有一个,上级领导也罢,下级干部也罢,我跟他们从没有因为任何事红过脸,可是跟这位张书记……”他叹了口气:“我跟他没办法合作,请领导重新考虑滨海县领导班子的搭配问题。”
接下来市委组织部长孟启智宣布了这次轮训的基本原则,本次轮训从三月份开始,轮训的对象是各县(市、区)党委、人大、政府、政协四家班子正职、市直机关各部委办局、各人民团体、各事业单位以及各开发园区党政正职,在可能的前提下尽量每个人都参加轮训,本着自觉自愿报名,上级不进行干涉。
蒋洪刚道:“听说你要去中央党校学习?”
宣传部长王军强连连点头,心中却不相信一个月就能把这件事给跑下来。
张大官人为了这次前往京城参加中央党校轮训。特地召开了一个常委会,当张扬宣布自己要去中央党校学习一个月的时候,发现每个人的表情都有点如释重负,这货不禁有些纳闷,难道老子在这里这么不受欢迎?
张扬带常海心去得地方是信任财政局长王志刚家,王志刚住在科技局宿舍,不过不是楼房,而是一间二十六平方的平房,张扬和常海心来到王志刚家门前的时候,看到一个扎着红领巾的小女孩在门前喂小兔子。张扬笑道:“你是甜甜吧,你爸在家吗?”
项诚道:“小许,不要只盯着别人身上的缺点,也要从自身上找原因。”
项诚的表情还算正常,宫还山却率先压不住火了,怒道:“乱弹琴,撤掉收费站或许还有点道理,撤掉开发区岂是他能够做主的?”宫还山生气是有原因的,滨海设立开发区是滨海县提出申请,市里批准,经过一层层的考察申请最终定下来的事情,现在张扬一句话就把滨海开发区给撤了,这小子有没有搞错,他只是一个县委书记,县处级干部而已,竟然越俎代庖,真是胆大妄为!不过宫还山也明白,张扬这个人胆大妄为由来已久,仗着有些后台背景压根没把他们这群人放在眼里。宫还山发怒只是表明态度,最后还得看项诚的眼色行事。
张大官人发现很多领导人都善于利用这种新时代政治流放的方法的,虽然是短期的,但是还是行之有效的,当初他去丰泽的时候沈庆华这么干过,现在来到北港,又被这帮领导人给踢走了,要说这次的时间不短,一个月,自己和-图-书来到滨海工作还没一个月呢。
项诚淡然道:“你们之间年龄差距比较大,看问题的观点自然不一样。我看这样吧,你还是尽量和张扬多多沟通。万事开头难嘛,渡过这段磨合期,我想你们之间应该会默契起来。”
周四的上午,张大官人来到北港,参加了一场“坚定不移的执行开个开放和科学发展”专题轮训班动员会。市委副书记蒋洪刚,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长孟启智出席动员会并做出重要讲话。
张扬道:“非得去?”
常海心格格笑了起来,她转了一个圈儿,轻盈地来到张扬的身后,主动为他按摩着双肩,柔声道:“这世上没有任何事可以难得住你,其实你去党校学习是一件好事。”
可计划不如变化,会议结束之后,组织部长孟启智就找到了张扬,很亲切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张扬看到这厮一脸的笑容,马上意识到他没打什么好主意,可还是微笑着和孟启智打了个招呼:“孟部长,找我有事?”
宫还山低声道:“不是说自愿报名吗?”
蒋洪刚道:“你自己的事情当然要自己做主,不过,你要是决定去,别忘了通知我一声,把我给老郭的东西带过去。”
孟启智略显尴尬笑道:“哪有的事,正是因为你优秀所以大家才会选择你当这期的班长啊。”
许双奇垂头丧气的离开了项诚的办公室。
许双奇诧异地看着项诚,他本以为自己的这番话会激起项诚的共鸣。可是项诚今天的态度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他好像并不生气,难道张扬做这些事,已经提前征求了他的同意?宫还山也看出来了,不过他并不认为项诚和张扬的关系会有所改善,项诚现在的表现,是因为他所处的位置,他不能让外人太多了解他的态度。
张扬回到办公室后给常海心打了个电话,常海心也听说他要去中央党校学习的事情了,笑道:“怎么?还没过两天官瘾呢,就被派去当学生了?”
张大官人焉能听不出他的潜台词,笑眯眯道:“好,老许,我可记住你这句话了,要是我学习期间滨海出了任何事我都找你的毛病。”这番话虽然是笑着说出来的,可充满了威胁之意。
许双奇心中暗道,你就是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只要你走了,大家就能团结协作。
宫还山从项诚的话里感觉到了什么,可是他又说不准,偷偷看了看项诚的目光,其中带着一种阴森的寒意,宫还山的内心禁不住疯狂跳动了一下。难道项诚终于决定要向张扬出手了?他旋即又想到,张扬的问题的确棘手,如果这小子在北港出了任何事,宋怀明少不得要把责任算在他们的头上,可是项诚把他送到京城学习,在学习期间出了任何事就跟他们无关了,即便是这小子平平安安的回来,这一个月项诚仍然可以做很多事,宫还m.hetushu•com山真切感觉到,在政治手腕上,自己和项诚还是有差距的。
蒋洪刚指出,市委选择在中央党校举办这次专题轮训班是推动改革开放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顺利进行的需要,是做好当前各项工作的需要,是推动领导干部更新知识的需要,轮训对象一定要珍惜这次难得的学习机会,要明确学习目的,掌握好学习的方式方法,充分利用中央党校的智力资源和综合优势,拓宽自己的视野,增长自己的才干,促使自己以奋发有为的精神状态,扎实加快建设富裕文明和谐安定新北港的步伐。
许双奇道:“项书记,反正我感觉跟他合作很困难。”
孟启智笑道:“没有下期,你是我们重点培养的干部,张扬,你怎么就想不通呢,这是好事啊,一个月培训回来,你的政治素质会有一个本质上的提升,对你以后干好工作相当有帮助。”
项诚淡淡笑了笑道:“下个月我们市县处级正职干部不是在中央党校有个培训班吗?”
宫还山双目一亮:“您是说第92期轮训班?”
张扬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在来到滨海之后不久,就开始有意识的发展自己的团队,滨海权力层的硝烟味道已经越来越浓了,张扬虽然是滨海毫无意义的一把手,但是想要服众就必须做出成绩,就目前来说,撤县改市的事情非常关键,如果这件事顺利的批下来,张扬就能树立在滨海官场中不可动摇的地位,而滨海县成为滨海市之后,对于北港的依赖必然有所减轻,北港市领导对张扬的约束力也随之下降。
张扬道:“要不我下期再去?”
孟启智道:“小张,回去准备一下,三月去中央党校学习。”
张扬道:“孟部长,合着您是说我素质差啊?”识破孟启智故意要把自己支开后,张大官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话。
望着孟启智一脸的笑,张大官人心中暗骂,照顾你麻痹,还不是想方设法的把我给支开,嫌老子最近的举动碍你们眼了?其实张扬原本也打算近期去京城走一趟的,可没想到会被人给变着法子的给赶走,这他妈不是欺负人吗?老子才当几天县委书记啊,你们就想方设法的把我变成党校学员了。
宫还山也道:“双奇同志,这可不像你说的话,作为一位工作多年的老同志,你什么风浪没见过?”
孟启智笑道:“小张啊,的确是自觉自愿报名,可是这次的轮训班是我们和江城联办,你是我们北港的干部,但是过去在江城工作过,两边都很熟悉,所以市里经过综合考虑之后就想到了你,只有你才是最合适的人选嘛,工作虽然重要,可是别的同志多干一些也可以,学习机会却只有一次,很难得的,小张,就这么定了,你不但去学习,还要担任北港这些学员的班长,还有,你刚来北港,和这边的同志并不熟悉,这次www.hetushu.com刚好是个认识的机会,我够照顾你吧!”
张大官人在台下听着,心中估摸着这事儿怎么就像为自己量身打造的一样,因为这件事是北港和江城两市联办,所以张扬才排除了这帮市领导故意针对自己的念头,既然是自觉自愿报名,张大官人心想这次不去也罢,去中央党校学习培训的机会多得是,自己刚刚来到北港没几天,现在事情刚刚搞出点眉目,这种时候可不适合离开,更何况这次的培训时间有一个月实在太长了点。
宫还山望着许双奇的背影,目光中多少流露出几许同情,他叹了口气道:“其实许双奇也不容易,跟这么一位混世魔王共事的确很难。”
张大官人心中极度不爽,他感觉到这帮北港的市领导合起来设圈套给自己,这厮正琢磨着别人都欺负到自己家门口来了,是不是要给予响亮的反击,看到远处有一人向他招手,却是市委书记蒋洪刚的司机,蒋洪刚的奥迪就停在那里,后座的车窗落下半边,蒋洪刚微笑望着他。
张扬道:“你不去?”
常海心道:“去哪里?”
张大官人显得有些错愕:“那啥……孟部长,咱们不是自觉自愿报名吗?我不想去,再说了,我刚来滨海,事情忒多,也抽不出时间啊。”这厮是真心不想去。
许双奇道:“项书记,他根本不愿接受别人的意见,现在的滨海根本就是一言堂,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哪怕是正确的意见。只要是不同声音就会被他毫不犹豫的否决。”
几位常委都纳闷了,你都跑到京城去了,这边的工作你怎么做?
蒋洪刚道:“我本来还打算让你帮忙稍点东西给瑞阳呢。”他停顿了一下,低声道:“据说这次可是项书记点名你去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也这么想,本来计划中就得走一趟。”
许双奇这边开完了会,起身就准备走,张扬却道:“老许,你别急着走,我有话跟你说。”
张大官人感叹道:“政治斗争是复杂残酷的,敌人是阴险狡诈的,这足以证明,一个好干部想踏踏实实的做点事有多难,要面临多少阻挠和困扰。”
张大官人最终还是打消了去找项诚理论的念头,既然是轮训,估计怎么都得轮到自己头上,再说了也就是一个月。他本身也要前往京城,活动一下撤县改市的事情。顺便可以去见一下常海龙的那位老师程润生教授,争取可以说服他帮助滨海搞绿化设计。
张扬道:“我自己都没报名呢,您怎么知道的?”
许双奇重新坐下来道:“张书记有什么事?”此时的心态不禁有些得意,你丫不是牛逼吗?现在不还是一样被踢出去了?虽然只是一个月,也够许双奇心中暗爽一阵子的了。
常海心道:“你先过去,我回头给我哥打个电话,让他抽时间陪你去程教授那边走一趟,争取说动他来帮助滨海设计绿化工www.hetushu•com程。”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他干嘛老针对我?”
张扬道:“您觉着我该去吗?”
项诚道:“张扬的工作作风一向如此,如果不这样反而不正常了。”
张扬道:“走,跟我出去走一趟。”
张扬愤愤然道:“没见过这样的,明明说是自愿报名,到了我这儿成摊派了,我来滨海才几天啊?这就忙着把我往外赶!”
孟启智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去吧!”说完他就走了,他清楚张扬不好缠,反正事情都说了,你爱去不去,孟启智也不相信张扬会因为去党校学习的事情大闹一场,又不是一去不回,值得闹那么大动静吗?
蒋洪刚看到他的样子禁不住笑了起来:“怎么?不想去?”
许双奇道:“你放心吧,我会尽量做好这边的工作,滨海不会出任何的问题。”换成过去许双奇至少要客气一下的,可现在不一样,他就是要用这样的语气告诉张扬,别把自己看得太高,这地球离开谁都照转不误。
常海心摇了摇头道:“我要是去了,别人还不知要怎么说闲话!”
常海心这句话说得千真万确,现在滨海等着看张扬笑话的大有人在,常海心来到滨海的时间虽然不长已经感觉到了周围的压力,滨海这座城市和她过去经历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同,和滨海本地干部之间的交流总显得非常的困难,常海心知道,有些障碍是人为制造的,滨海的本地干部普遍戒心都很重,对于他们这些外来者防范意识很强。
这次张扬前往中央党校学习,最高兴的要数县长许双奇。他本来还以为项诚对张扬听之任之放任不理了。可没过多久上头就有了动作,这下眼中钉从滨海走人了,虽然不是彻底清除,可是眼不见为净,至少能落一个月的清净。许双奇认为这只是一个开始,领导们传递了一个信号,从现在开始张扬就没有好日子过了,你张扬再能耐,在北港这一亩三分地上你也蹦跶不起来。
常海心在他肩头拍了一巴掌,轻声道:“张书记,专心工作才是正本,现在整个滨海都知道你申请撤县改市的事情,如果不成功,还不知多少人要看你笑话呢。”
那女孩正是王志刚的女儿王甜甜,她见到有人来了,慌忙大声道:“妈妈,妈妈!”一位身材颀长长相清秀的妇女从小厨房里走出来,看到张扬她明显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张书记!”
蒋洪刚笑道:“谁赶你了?培训一个月而已,转眼间就过去了,这可是难得的镀金机会,名额有限,你看不到别人都争着抢着想去呢。”
张扬道:“其实就算没有这次党校轮训,我也准备在近期去一趟京城,滨海撤县改市的事情需要做一些工作,军强同志,你是创建办主任,咱们要在我学习期间多跑跑关系,争取把这件大事尽早给定下来。”
蒋洪刚笑道:“话不能这么说,让你去党校进修又不是害你。”
m.hetushu.com张扬笑道:“去了你就知道。”
项诚淡然笑道:“让老孟去通知他,这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一个月可以发生很多事。”
张扬又道:“我虽然去了京城,可是这边的工作不能放松,我上次说过的几件事,第一,奖励要马上落实,第二开发区的还地与民要抓紧,第三滨海的城市整顿要继续,我希望我回来之后,这三件事都能做好,党务工作还是由刘建设同志暂时负责,政府工作有许县长抓起,关于开发区的事情由玉武同志具体负责,我希望,我不在的时候,大家能够团结协作,认真工作,让滨海继续平稳的发展。”
张扬微笑点头,许双奇比起过去好像强势多了,跟我斗,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
张扬笑道:“你是嫂子吧?”
张扬从中也悟到了一些东西,这些常委是用沉默的方式跟自己对抗,表达对自己的不满,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这帮人想在自己的面前爆发是没机会了,全都等着灭亡吧。
张扬走了过去,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恭敬叫了声蒋书记。
许双奇这才把常委会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项诚道:“这次我们和江城联办,在中央党校进行坚定不移的执行改革开放和科学发展的专题轮训,要求参加培训的人员是县处级正职干部,张扬这种年轻干部是首先考虑的人选。”
项诚表现出的平静有些出乎他人的意料之外,他轻声道:“张扬毕竟年轻,做事激进了一些。小许,你要多和他沟通交流,不能遇到事情就想一走了之。”
这些常委现在很少发言,张扬无论怎么说,下面都没有意见,所以常委会很快就结束了。
项诚板起面孔道:“小许,你这是什么话?工作上遇到点挫折就要递辞呈,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样,我们党的工作还有谁在干?遇到事情不怕,说出来,你解决不了的,大家商量着解决。”
张扬笑了笑,他低声道:“做自己爱做的事情,让别人去说吧!”
宫还山道:“项书记,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给他点提醒了。”
许双奇道:“要是做不好工作,我自己这边都交代不过去,你就不必操心了。”
张扬道:“谁爱去谁去,总之我不想去。”
许双奇才不相信自己和张扬会有默契的一天,他认为项诚十有八九是害怕张扬的背景才这么说,这让许双奇感到失望,同时他又感到沮丧,连市委书记项诚都不愿意招惹他,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县长,跟张扬硬抗什么?
那女人是王志刚的老婆王学宁,她笑道:“志刚还没下班呢,这两天当了个局长美得他都不知怎么好了。张书记,快请屋里坐。”
张扬道:“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虽然离开一个月,但是滨海这边的工作我还是要做的。”
项诚道:“工作上的争执是在所难免的,有什么问题,你说出来,我帮你评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