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70章 后悔了

洪长青道:“没什么想法,我尊重领导的决定,只是我过去没有从事过招商方面的工作,害怕我应付不来。”洪长青的内心是非常不舒服的。
傅长征笑道:“也不是什么大病,我估计是老人家想我了,我回头坐长途回去,没什么事的话,我明天下午就回来。”
滨海常委之中不只刘建设抱有这样的想法,张扬越来越强势的表现已经让很多人感觉到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势头,张扬今天在常委会上的这通发言绝不仅仅是针对刘建设,他只是借着公费出国一事借题发挥,接下来就是他对于办公支出的大刀阔斧的改革,很难保证他的改革只是往前走,这其中存在着秋后算账的很大可能,他在常委会上以昝世杰为例,是不是意味着他要把过去的一页再给翻过来。
张大官人发现这丫头很会放电,得亏自己阅尽人间春色,不然还真容易被她给迷惑住。
昝世杰道:“他一个人能把所有的工作都抓起来,我就不信!”
汽车交易市场在短暂的整顿后重新恢复了营业,连续两次的整顿让汽车交易市场的黑车贩子们感到了一丝严冬将至的气息,过去猖獗的走私车交易明显有所收敛。程焱东担任滨海公安局长之后,严格车辆管理,随着种种措施的跟进,滨海汽车交易市场比过去变得有序了许多,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生意也冷清了许多。
张扬和洪长青谈话还是很和蔼的,他把自己的决定说完,笑眯眯道:“洪大姐,你有什么想法?”
里德尔虽然遭到常海天的拒绝,可是仍然有些不甘心,他的底线其实早就降到一千万,只是张扬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里德尔咬了咬嘴唇,向常海天低声道:“常总,不如咱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张扬道:“便宜你虽然占了,可话我得跟你说在前头,阿尔法搬迁的事情必须要尽快提上日程。”
在洪长青看来,张扬成立招商办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加强招商这一块,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把自己从县委办公室主任的踢下去,其实洪长青现在在县委办公室的职权已经基本被架空了,在所有人眼里,傅长征才是掌握实权者。县委办公室主任权力的大小跟县委书记的关系很重要,洪长青始终无法取得张扬的信任,她早就预料到,自己这个位置会被傅长征取代,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里德尔狠下决心:“四百万!”
常海天笑道:“这事儿多亏了你,要不是张书记的翻云覆雨手,我哪有这么大的便宜可占。”现在只有他们两个,说话当然用不着顾忌。
张扬笑道:“在京城的时候,都没听你提。”
“三百万!”
里德尔紧握双拳:“二百五十万……不能再少了!”
不过洪长青还是很好的掩饰了内心的情绪,她礼貌的向张扬告辞,张大官人也觉察到了她些许的情绪变化,把洪长青送出办公室,洪长青的办公室其实离张扬并不远,来到走廊上,她淡然笑道:“张书记,您不必送了,我回头准备一下,把工作交接好。”
常海天道:“里德尔先生,这么说就不厚道了,现在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你的生产线已经落后了,至于厂房,谁不知道你面临拆迁,熟练工人我手里多得是,五百万我是不会考虑的,这样我给你二百万。”
张扬道:“赶紧去,让周山虎送你过去,需要什么,只管跟我说。”
常海天停下脚步,心说二百五十万,你丫就是整一个二百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还他妈跟张扬死磕,这不是拿鸡蛋碰石头吗?可没有这厮的有眼无珠,哪有他现在这么大便宜占啊。常海天叹了口气,故作为难道:“大家都是同行,我也的确不忍心看到你搞成这个样子,就这么着吧!”
“我要五百万并不多,我的生产线才刚刚一年,而且产量很小,如果你们购买加上关税远不止这个价钱,还有,我工厂有这么多的厂房,还培训了这么多的工人……”
洪长青显然也不知道他们认识,惊奇道:“诗娇,原来你和张书记早就认识。”
张大官人正琢磨这件事的时候,傅长征敲门走了进来,他把帮张扬写好的保税区申请书交给了他。
里德尔一脸迷惘道:“张书记,我……有点不太明白……”
常海天不等他说完就摇了摇头道:“这事儿我也慎重考虑了,今天www•hetushu.com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恕我直言啊,阿尔法的基础条件一般,而且……”常海天向前方张扬的背影看了看道:“似乎没什么发展了吧!”
里德尔的内心在滴血,这年月,没有关系真是不行,自己以为改了法国籍,回来之后就能高人一等,为所欲为,可事实证明,在中国的特定环境下,不管你是洋鬼子还是二鬼子,都能把你玩得鼻青脸肿体无完肤,里德尔的最后底线终于松动了,他低声道:“常总,您说个价!”
这下反倒论到张扬愣住了,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总不能再给收回来,张扬点了点头道:“好啊!”
许双奇道:“他是一把手,我说了有用吗?”
张大官人背着手在工厂里转了转,一边溜达一边指指点点,里德尔悄悄来到常海天的身边,低声道:“常总!”
过去滨海在招商方面的工作一直都由副县长唐庆章负责,并没有专门的招商办,而且从过往的招商成绩就能看出,唐庆章这个人没什么能力,张扬成立专门的招商办。
张大官人只能点了点头,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脸上不由得露出苦笑,自己干嘛多那一句嘴,这洪诗娇的性格有点过于外向了,当着洪长青的面表露的和自己这么亲密,洪长青还不知怎么想呢?其实自己对她是一点想法都没有,虽然洪诗娇还是有那么一些诱惑力,可张大官人也不是剜到篮子里都是菜啊!
张大官人倒不是存心帮着大舅子阴别人,换成过去这好歹也得跟强取豪夺仗势欺人扯上点关系,不过这件事的起因在里德尔,这厮就属于一个给脸不要脸的角色,当初跟他好说让他搬,他不搬,非得想趁火打劫,打发一笔国难财,一张口就是八千万,抢钱啊!后来还告到了外交部,对于这种人必须要杀一儆百,不然以后滨海的合资外资企业不得跟着学得蹬鼻子上脸,还真以为是在自己国家呢。
当天里德尔就和常海天签订了转让合同,县委书记张扬、常务副县长董欲武在场见证了这一刻,里德尔哭丧着脸,比死了亲爹还难看,可他现在也看清了现实,与其在这边慢慢耗死,不如好歹挽回点损失走人。
昝世杰道:“如果没有担当,如果我当初要是把福隆港大火的责任推给别人,我现在何至于来到科委这种地方?我已经和滨海没有关系了,啊?他还不依不饶的翻出我的事情,诋毁我的形象,我去澳洲,不是为了考察吗?谁说我是去考察奶牛项目?我是为了考察新西兰猪,如果我还在滨海,这项目早就引进来了,五百万元,就算花五千万如果可以成功引进新西兰猪的项目都不为多。”
许双奇不知道昝世杰所谓的机会是什么,只当他随口说说发泄一下怨气罢了。
常海天道:“阿尔法在你的手上只有死路一条,而且你的底细,大家都清清楚楚,现在不会有任何人想接你这个烂摊子。”
昝世杰在滨海执政这么久,现在他虽然走了,可是政治影响力还在,张扬在滨海常委会上对他的声讨在当天就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常海天笑了笑道:“我是作为一个同行给你的忠告,我也承认,过去的确对阿尔法产生过兴趣,可现在……”他摇了摇头道:“没有任何人愿意接一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这样下去,不久以后就会资不抵债,我与其从你的手里接盘,不如等着政府拍卖,到时候恐怕我连一百万都不用花。”
张扬笑道:“跟我家人一样!”
和董玉武存在相同情况的还有洪长青,张扬有很多事情都教给她去做,今天又和洪长青谈起了滨海开发区招商的问题,准备让洪长青出任滨海招商办主任。
张扬笑道:“什么好不好的?我又没亏待她,别看现在招商办主任的位子不怎么样,可是等到保税区成立,这可是炙手可热的肥缺,别人想都想不来,我让她去是便宜她了。”
许双奇道:“昝书记,您别生气,您是没和张扬那个人接触过,他那种人,非狂妄二字不能形容。”
里德尔知道常海天说的没错,他连哭的心都有了,叹了口气道:“经过这件事我算是心灰意冷了,大不了我拍屁股走人,可是……可是我又舍不得我的这笔投资……”
张扬笑道:“鉴于你对城市建设的配合,我决定给你在未hetushu.com来开发区优先选择地块的权力,并给予你税收上的奖励。”其实这些条件都是当初张扬想给里德尔的,可惜这厮不识抬举。
里德尔脸都白了:“常总,你这是打发要饭的啊!”
常海天叫道:“张书记,您等等我啊!”
昝世杰道:“我不管他狂妄还是不狂妄,我决不允许别人诋毁我的清誉,我做了一辈子官,还没有人这么说过我,我一辈子的清白官声不能坏在一个无知小辈的手里。”
张扬笑道:“我说你怎么跟个娘们儿似的?你好好干你自己的工作就是,干嘛要杞人忧天?”
张扬这才知道她和洪长青居然有这层亲戚关系。
里德尔咬了咬牙道:“常总,五百万你有没有兴趣,这是我的底线,不能再低了。”
昝世杰道:“咱们的猪吃饲料,人家那儿的猪吃草,长得快,肉质好,如果可以引进国内,大规模饲养,以后给滨海创造的经济效益是无法预估的,以为我去澳洲干什么?以为我去花天酒地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不错,以后这边的工作你就要全部负责起来。”
傅长征道:“她毕竟在这个位置上干了这么多年,我来了没几天就顶了她的位置,不好吧。”
张扬道:“我经过考虑之后,认为你的工厂可以暂时不用搬迁,但是你必须要在环保方面做出改善,这已经是特例了,以后这片开发区都会还地于民,只保留你这一家企业,如果你不尽快的改善环保方面的问题,对周围农业造成任何的影响,都是要承担责任的。”
昝世杰道:“不是我说你,你们这些人在滨海干了多少年,他才到滨海几天啊?把你们一个个摆弄得晕头转向,他说什么是什么?你们自己不会用脑子考虑啊?”
董玉武现在的处境非常的尴尬,张扬虽然整天什么事情都叫上他,可是只是指使他干活,并不把他当成自己人看待,而以许双奇为首的那股老势力也认为他一心巴结张扬,已经彻底倒向了张扬的阵营,对他非常的排斥。董玉武唯有埋头工作,尽量做到多做事少说话,滨海的局势不是他能够左右的。
昝世杰道:“没有人敢保证自己永远都不出错,他也不能,耐心等着吧,一定能找到机会。”
洪长青道:“我试试看吧!”
傅长征想想也是,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张书记,这份申请书您还是看看,不足的地方,我马上修改。”
就在里德尔心灰意做好了关门走人准备的时候,忽然听说张书记亲临开发区进行视察来了。
洪诗娇嫣然笑道:“我倒是想说来着,可惜张书记没给我机会。”
里德尔的内心抽搐了一下,心说你这不是玩我吗?合着一周圈都要变成农田,唯独保留我一家企业,你这是害我啊,农村包围城市,你是要把我往死里整啊!
张扬笑道:“你们聊,小洪啊,有时间我请你吃饭。”张大官人也就是那么一客气。可没想到洪诗娇跟着就来了一句:“那就晚上吧!今晚我不走,去我姑妈家住!”
张扬点了点头,忽然听到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姑妈!”
许双奇笑了笑,到现在他都没闹明白昝世杰所说的新西兰猪是个什么项目。
可洪长青并不知道,她看到的是滨海目前的现状,在这样的状况下,谁会主动来滨海投资,认为张扬是想把她边缘化。离开了县委办公室主任的位子,就意味着离开了滨海的权力中心,洪长青打心底感到沮丧,进而因为这份沮丧而生出对张扬的怨恨。她认为张扬是在对付自己,自己只是他排除异己的牺牲品。
张扬道:“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落你头上了,你请客也是应该的。”
洪诗娇撅起樱唇道:“你们当官的都是贵人多忘事,看你的样子,八成把我的电话给忘了吧,那好,我回头给你打。”
所有常委无不对这件事表示不解,认为张扬在乱弹琴,正是他盲目治理的结果带来了市场的冷清,财政收入的巨大衰退,却不知道张大官人正悄然筹谋着他的保税区计划。目光放得更加长远,既然下棋,就要下一盘很大的棋。
里德尔道:“上次你跟我谈得事情我考虑过了……”
张扬道:“你办事我放心。”张大官人心里明白,这种申请书只不过是一个形式,你写的再漂亮也起不到关键性的作用,想促成这hetushu.com件事,最终还得通过关系。
常海天看了他一眼道:“有事?”
常海天得了一个大便宜,里德尔最初想要一千万转让费来着,现在二百五十万就给拿下了,这件事要多谢张扬。
许双奇道:“昝书记,你不了解这个人,狂得很,而且他有背景有后台,现在连项书记都支持他的工作。”
里德尔急得一把将他的手臂给抓住了:“常总!”这声音充满了哀求,这厮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退了,常海天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虽然他心里明白,常海天跟张扬的关系非同一般,这两人根本是唱双簧来阴自己的,可自己已经没什么办法,与其所有的投资都打了水漂,还不如捞点是一点,好歹能挽回一点损失。
洪诗娇挽着姑妈的手臂向张扬道:“那我等你电话。”
常海天已经快步向张扬走去。
里德尔在申诉的过程中对张扬也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和了解,知道张扬的干爹是国务院文副总理,而且很可能在下届入主国务院,连外交部长都听他的,难怪张扬这么有恃无恐,自己告下去绝对没有好下场。
张大官人抬起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淡然道:“别提条件,我今天只是顺道过来看看,因为你的事情非常特殊,法国大使馆通过外交部和我们进行了交涉,我们也很重视这种国际影响,决定尊重你的意见。”
里德尔笑道:“你和张书记是朋友啊?”
许双奇道:“昝书记,我现在一点干下去的心境都没有了,这个人目空一切,野心膨胀,在他眼里,滨海就是他一个人的,别人无论做什么都是错的,他自己就算做了错事也是正确的。大家本来是一个团队,可现在变成了他一个人单打独斗,谁想说句话,他就站出来跟谁斗,滨海常委会已经完全沦为他的一言堂,昝书记,大家都怀念您在的时候。”
常海天一连串的问诘将里德尔的那点儿信心摧残的七零八落,里德尔叹了口气道:“我真不知道事情这么复杂。”
常海天也笑了笑道:“认识!”商场上哪有那么多的实话。
声音显然是冲着洪长青的,张大官人举目望去,却见一个丰姿绰约的女郎朝他们婷婷袅袅走了过来,她肤色很白,披肩长发染成了栗色,烫着时下流行的大波浪卷儿,眉目如画,肤色白皙,上身穿着白色蕾丝短袖衬衣,下身穿着灰色七分裤,露出一截曲线玲珑的美腿,充满了白领丽人的范儿,又透出一种说不出的性感,张扬认得她,居然是北港驻京办主任霍云珠的助理洪诗娇。
张扬微笑道:“滨海的招商工作一直都很落后,这次开发区整体迁址,我的目的绝不是要放弃开发区,而是要进一步把开发区做大做强。我来滨海已经有了一段时间,和洪大姐你接触的时间也不短了,对你的能力我也有所了解,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胜任招商办主任的工作。”
常海天绝不是危言耸听,里德尔也考虑到了这一点,他当然也明白常海天存在着借机杀价的意思,常海天肯定对自己的厂子还有兴趣,不然他根本不会和自己说这么多。
常海天之前和里德尔见过面,里德尔看到常海天不由得一怔,想不到常海天会在这种时候来到滨海。不过眼下他可顾不上和常海天谈转让事宜,快步跟上张扬道:“张书记,我考虑过了,我也是滨海的一份子,对于滨海的未来发展我会全力支持的,我同意搬迁,只要县里给我……”
在常海天买下阿尔法的所有权之后,困扰开发区的搬迁问题彻底得到了解决,原有的开发区被划分成了两块,分别位于福隆港港区的南北,北面规划是工业园区,南边规划的是未来的物流园,依托福隆港的便利,两边的基础设施在短期内都已经开始施工,张扬将这件事交给常务副县长董玉武负责。
常海天道:“舍不得,你就留着呗!”了解内情之后,常海天才不会放过这个狠杀一刀的机会。
张扬这次视察和常务副县长董玉武一起,虽然董玉武有些不情愿,可是不得不充当这个陪绑的角色,他对张扬还算有些了解的,虽然张扬凡事都把自己给叫上,可张扬并没有把他真正当成亲信,还没有把他拉入己方的阵营之中,董玉武感觉自己的处境很尴尬,滨海的那帮老干部都以为他巴结张扬,彻底倒向了张扬的阵营,而和_图_书张扬对他是外热内冷,压根没有相信过他,之所以把他拉着,目的是为了在他和其他人之间制造分裂。这小子别看年轻,内心鬼的很。
张扬又道:“你不用有什么顾虑,县委办公室的工作可以放心交给傅长征去做,通过这段时间的适应,小傅已经可以胜任这边的工作。”
里德尔道:“可是我前前后后投入了这么多钱……”
里德尔苦着脸,知道常海天肯定把自己的底子摸得清清楚楚。从刚才张扬的态度他就知道了,想从滨海弄到赔偿金几乎没有任何可能,而且张扬存心整他,就算他把厂子坚持开下去,层出不穷的罚单就能罚得他血本无归,里德尔后悔了,还不如当初老老实实答应搬迁的要求呢,他前前后后投资了也有不少钱,就这么放弃,实在是不甘心。
张扬道:“长征啊,回头我让人给你安排大点的房子,把父母都接过来吧。”
傅长征道:“洪主任那边不会有什么想法吧?”
常海天停下脚步笑道:“里德尔先生,在商言商,我承认,我当初的确对你的工厂有兴趣,可是我进行过一番考察之后发现,你的工厂在很多地方存在缺陷,现在滨海开发区整体迁移,无形之中又给工厂增加了一笔很大的投入成本,在搬迁期间内无法正常生产,而且你的环保处理方面存在巨大问题,恕我直言,你现在已经走入了困境之中,经营上不景气,你和当地政府官员的关系也是一塌糊涂,在国内做生意,必须讲究人和,你得罪了张书记,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你把他一直告到了外交部,可事情的结果又怎样?张书记和文副总理的关系你不是不知道吧?”
洪诗娇道:“张书记去京城的时候我们认识的,他人很好,还帮过我一个大忙。”洪诗娇妩媚的向张扬眨了眨眼睛。
身为科委副主任的昝世杰有些坐不住了,听许双奇对他说完常委会上发生的一切,昝世杰的脸上已经是阴云密布,他有些愤怒地喝道:“他以为这世上只有他一个人清廉吗?为了标榜自己,拼命地诋毁别人,这种人我不是没有见过!”
阿尔法海洋生物制品厂是张扬此次考察的最后一站,现在厂内的车间多半已经停产,张扬对厂子的情况很清楚,他们的车队刚到厂门口,就看到里德尔率领企业高层迎接了出来。
洪诗娇的眼睛虽然不大,可是笑起来半睁半闭的,显得非常迷人,她娇声道:“张书记!您不认识我了?”
常海天道:“我也跟你说句实话吧,真要是有心转让,我也只对你的生产线有些兴趣,购买全新的生产线也就是四百万。”
里德尔思前想后,最后向滨海方面又做出了让步,两千万!拿到两千万他就走,连工厂都不要了,可他的要求送到张扬那里,张扬只回了一句话,门儿都没有!如果把他这些年的罚单都算上,他非但拿不走钱,还倒欠滨海政府好几百万呢。
常海天道:“没问题,我肯定不会扯你的后腿,这边交接手续完成,那边我就着手搬迁。”
因为张扬在阿尔法海洋生物制品厂上采取的强硬态度,开发区另外的一家机床制造厂得到了某种启示,他们见好就收,同意了滨海方面迁址的要求,没有提出任何的赔偿,接受了在政策上和税收上补偿的意见,这样一来阿尔法显得越发孤单。
张扬道:“啥?”
常海天摇了摇头:“你还是没明白我意思。”他举步就走。
里德尔道:“只是最近遇到了点问题,厂子的生产经营情况一直都很好,如果不是我重心想转移到法国,我还舍不得将厂子转让呢。”
常海天看到里德尔纠结的样子,心中暗自好笑,其实阿尔法的基础条件还是不错的,至少要比他的海天海洋生物制品厂基础条件要好得多,随着市场的拓展,目前工厂的规模已经无法适应发展的要求,对常海天来说,必须要进行扩大再生产,可是购买全新的设备需要投入不少钱,而且平海南北经济发展差距比较大,南锡静海那边的平均工资水准逐年上涨,甚至比起滨海这个平海北部小城高出一倍以上,常海天不得不计算成本,与其在静海那边原有的基础上进行扩大,还不如在滨海这种地方开设分厂。这才是他看中阿尔法厂的根本原因。
里德尔嘴里说着两千万一个子儿不能少,可是心底已经充满和-图-书了无奈,离绝望已经不远了,他的工厂本来就经营不善,现在处于半停产状态,自从得罪了这位张大官人之后,环保局、税务局、工会、妇联轮番过来开罚单,公安消防的也是隔三差五过来找麻烦,单单是罚单就积攒了好几本子。他想见张扬好好跟他谈谈,可是他连县行政中心的大门都进不去。里德尔现在总算见识到什么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现在的中国早不是过去那会儿,不是说你拿出外国国籍,别人就高看你一眼的时代了。
洪长青明白了,人家这是不给自己留后路了,要把她赶到招商办去,其实洪长青并不清楚,张扬之所以让她担任招商办主任,绝不是为了给傅长征腾位子,而是因为她和傅长征两人的职能重叠,张扬对于开发区有一个宏伟的规划,以后的招商工作势必如火如荼,只要保税区顺利批复下来,滨海无疑会成为周边区域的一个最大经济热点,到时候招商办主任那绝对是一个肥缺。
张扬对傅长征的文笔一直都是相当信任的,看都不看就收到了抽屉里。
常海天也跟着一起过来了,他来北港之后,和未婚妻陈静在附近玩了几天,今天才到滨海,他这次前来滨海还有一个目的,阿尔法海洋生物制品厂早在两月前就跟他联络过,里德尔想要将工厂转让,所以常海天跟张扬谈起这件事的时候,张扬不由得笑了起来,这个里德尔真是狡诈,明明是自己干不下去了,还想趁着开发区搬迁的机会狠敲政府一记竹杠,这种人不给点教训是不行的。
傅长征道:“张书记,我妈病了,我想请几天假,去丰泽看看她。”
张扬笑道:“小洪啊!什么时候回来的?”
常海天道:“那你权当我没说,其实我真没有接盘的意思,二百万我都给高了,大家还是做个朋友吧,谈什么生意!”常海天举步要走。
常海天道:“现在不是改革开放初期,不是每一笔投资都能赚得盆满钵丰的时候,亏损的投资商比比皆是,想在中国做好生意,不但需要经营头脑,还需要吃透政策,领会当地政府的精神,至于人际关系更是重中之重,作为一个同行,我给你一句忠告,越早放弃,你的损失会越小。”
张扬在滨海新近的一系列强势表现自然引来了不少注目,伴随着这产生的还有不少的非议,开发区两间工厂搬迁的事情已经渐渐出现了转机,阿尔法海洋生物制品厂的里德尔一直把张扬告到了外交部,可最后这件事不了了之,他对这样的结果自然很不甘心,三番两次的往大使馆申诉,搞到最后,法国人都烦了,压根不愿搭理他了,二鬼子毕竟是二鬼子,法国人还是没把他当成本国人看待,再说了发生在滨海的一个企业的小事儿,法国人实在不愿上纲上线,目前中法关系友好,大使馆自然不愿意为这种小事整天和外交部叫板。
傅长征摇了摇头道:“他们在家里呆惯了,不愿意换环境。”
傅长征道:“张书记,您看看,有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
傅长征并没有像过去那样送完东西马上就离去,而是低声道:“张书记,我听说洪主任去招商办了?”
洪诗娇挽住洪长青的手臂道:“我昨天回北港的,今天专程过来探望我姑妈。”
商人的脸比六月的天气变化的还要快,别看前两天里德尔在张扬面前摆出一副死磕到底的样子,可现在他已经尝尽了苦头,马上开始见风使舵,腆着一张脸来到张扬面前,带着期望和荣幸伸出手去:“张书记,欢迎您来我们厂指导工作。”
常海天道:“刚才张书记的话你都听到了,你可以不搬,但是据我说知,这开发区的土地很快就会还给老百姓,不久以后,你的工厂周围全都是农田,也就是说,你的排污必须符合更严谨的国标要求,一旦给老百姓造成了损失,啧啧,恐怕你把全部的家业赔完了都不够交罚款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成,周末我去东江走一趟,顺便把申请书给宋书记送过去,在此之前我一定抽时间看看。”
张扬和常海天一起回去的路上,常海天笑道:“今晚我请客,大家庆祝一下。”
许双奇心说,你可能也就是说说罢了,现在你只是一个科委副主任,你又能把他怎么着?
张扬没跟他握手,因为压根没那种必要,他打心底讨厌这种反复无常的二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