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05章 重温旧梦

张扬抓住她的手,有些心虚的向楼梯上看了看,毕竟乔梦媛也在别墅内居住,他是害怕村乔梦媛看到。
张扬笑了笑道:“好啊!”
常海天道:“你也别急,这不事情还没定下来吗?你先打听清楚,然后再做打算,这件事上不能轻易让步。”
张扬笑道:“认识!就是不知道赵总还记不记得我?”
张扬道:“投资很大,听说他们的最终目的是要把生产重心转移。”
安语晨红着脸将他用力压倒在床上,骑在张扬身上道:“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流氓!”
安语晨莞尔笑道:“没关系,反正见到你我就已经很开心了。”她牵着张扬的手来到房内,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将儿子的照片给张扬看,还有录制的视频,张大官人看着儿子可爱的模样,不知为何,眼圈居然感动的有些红了,这在坚强的张大官人来说并不多见。
“你不是神医吗?”
常海天道:“滨海还属于北港呢,北港市那帮领导好像没必要征求你的同意,他们签约后知会你一声就行了。”
张扬他们来龙吟阁只是为了吃饭,乔梦媛和安语晨虽然也能喝上几杯,可两人的酒量加起来也不是张扬的对手。他们本来也没打算耽搁太久的时间,萧玫红为他们准备了一栋木屋别墅,他们吃完饭之后就准备回去休息。
张扬听她一开口,就估计到是宫还山让自己过去敬酒。他笑道:“我就不去了,宫市长他们谈大事呢,我去不方便,你跟我向宫市长说一声。”
张扬摇了摇头:“跟我有关系吗?”
北港纪委书记陈岗道:“小张,怎么这么久才过来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
身为下级,张扬理当先给领导打招呼,他笑着迎了上去:“龚市长,陈书记,你们也来吃饭啊!”
张大官人道:“这我可控制不了。”
北港市长宫还山、纪委书记陈岗在一旁相陪,从他们的表情来看。谈得还算愉快,看到张扬进来,宫还山笑道:“小张,赶紧过来,赵总你应该认识吧!”
宫还山听说这件事最终确定,也是喜形于色。
宫还山笑着点了点头:“我们在这里宴请投资商,商谈投资项目,一起来吧!”
两人说话的时候,萧玫红走了过来,嫣然笑道:“宫市长、陈书记,为什么还不进去坐?”
张大官人道:“现在吃药也来不及了”他伸手关上了床头灯。
宫还山也没留他,在场的人中只有萧玫红起身将张扬送到了门外。萧玫红也看出张扬在这里并不受待见,所以挽留的话也没多说,她轻声道:“改天我再专门请你,恭贺滨海撒县改市成功。”
张扬端起酒杯道:“我先自罚两杯。”这厮很爽快地喝了两杯,然后逐一敬酒,首先敬得是赵永福。
张大官人谦虚道:“县级市跟县没什么实质上的区别,无非是称呼变了,之所以能够撤县改市成功,和-图-书还要多亏了宫市长、陈书记他们对我的支持,平时他们没少帮助我,他们对我的好处,一点一滴的我都记在心里。”
赵永福今天再表现颇为大度,喝了两杯酒道:“张扬啊,我听说你们滨海已经获批县级市了,恭喜你!”
赵永福微笑望着张扬,心中对这小子却充满了反感:“认识,你可是我的世侄啊!”看到张扬现在如此光鲜,赵永福不禁想起自己那个英年早逝的儿子,心中感慨万千,这是他心中永远无法解开的结。虽然他已经认识到儿子并非张扬直接害死的,可是他仍然认为张扬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张扬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和高勇、姬若雁分别喝了两杯。
乔梦媛打了个哈欠道:“我困了,上去睡了,客房给你准备好了。”她向张扬摆了摆手。
张扬歉然道:“这两天,什么事情都碰到了一起,我争取尽快解决了,多点时间好陪陪你。”
张扬笑道:“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啊,小妖今天刚到北港,累得不轻,早点吃完也好早点休息。”
乔梦暖看了看,惊奇道:“泰鸿居然决定在北港设厂了?”
赵永福微笑道:“那我就先谢谢宫市长了。”
宫还山和陈岗对望了一眼,从萧玫红的这句话就能够知道,赵永福和华光集团之间关系不错。宫还山道:“走,咱们出去迎迎赵总!”
这厮的接连爆粗让乔梦暖不禁皱了皱眉头,她轻声道:“这也不是说钢厂一无是处,还是有很多城市抢着要把这样的大企业拉过去的,其实云安方面也不想放泰鸿走,但是泰鸿和当地政府之间的关系闹得很僵,泰鸿的迁址,一方面是这个原因,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长江以南佣工较贵支出较高,而且南武市并不靠港,没有港口优势,随着时代的发展,这种弊端越发的明显,现代企业崇尚以最短的流程生产产品,北港是南北能源通道的一个节点,钢铁企业建在港口城市可以充分参与国际竞争。泰鸿落户北港,对北港的经济发展只有好处,但是有个前提,选址一定要恰当,污染在所难免,可是国有大厂对污染排放的控制肯定要超过民营钢铁厂。”
乔梦媛提醒张扬道:“这事可不好处理,赵永福不是普通人物,级别是副省级,背景很深,上层拥有的关系绝不次于你。泰鸿设立分厂这样的大多,肯定是会得到国务院批准的,你想阻止恐怕很难。”
赵永福道:“商家角,我也实地考察过,那片地方很适合建设钢厂。”
张扬忽然道:“赵总可不可以将未来建厂的规划给我一份。”
宫还山和陈岗都认识乔梦媛,不过安语晨他们都是第一次见到。陈岗看到张扬身边的这两位绝世美女,眼睛不由得一亮,心中暗自感叹,老天真是不公,怎么漂亮女孩儿全都让这小子给遇上了。
张大官人恍然大悟道:“麻www•hetushu.com痹的,怪不得赵永福要把钢厂迁到咱们这里,原来是人家云安不要的,北港那帮市领导还跟捡到宝似的,真他妈可笑。”
安语晨笑着趴在他的后背上,附在他的耳边道:“你放心吧,我点了梦媛的昏睡穴。”师父不是白喊得,安语晨从张扬那里学会了不少的点穴手法,现在勉勉强强算得上一个高手了。
张大官人道:“这世界真是太小了!”
萧玫红笑道:“赵叔叔,我记得去年开始泰鸿就派人考察,现在这件事终于定下来了,却不知你们选定的厂址是哪里?”
张扬跟萧玫红一起去观潮厅,途中张扬道:“你和宫市长他们很熟?”
赵永福何其的老道,虽然张扬和两位领导之间表现的一团和气,可赵永福还是敏锐地察觉到其中的不和谐因素,他落下酒杯道:“北港的投资环境不错,现在保税区落户滨海,可以预见,以后北港的发展会长期看好。”
萧玫红道:“你知道宫市长今天请的是谁吗?”
张扬挨着高勇坐下,高勇吃过张扬的亏,对这厮还是有些忌惮的。张扬朝他笑了笑,他也还以一笑。
宫还山和陈岗也是来这里吃饭的,见到张扬不由得微微一怔,宫还山下午才和张扬见过面,想不到晚上又在白岛遇上了。
宫还山点了点头,回身又看了一眼,叹了口气道:“这些高干子弟看来也喜欢拉帮结派。”
萧玫红道:“张书记,她们能走你可不能走,我过来一是为了敬酒,二是为了请你移驾,宫市长可亲口点你将了。”
张扬道:“我明儿就去找市里,要求他们重新考虑这件事。”
宫还山马上表态道:“没问题!”
宫还山心中暗自好笑,陈岗这个人始终都是这个毛病,到哪儿首先关注的都是女性。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道:“奇怪,今天赵总怎么还没到?”
张大官人道:“我不管,只要他们不占滨海的地盘,爱怎么建怎么建,想从我这里划块地走,门儿都没有。”
张太官人道:“太像了,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安语晨道:“怎么?你哭了?你居然哭了?”
张扬给常海天打了一个电话,常海天也没睡呢,听张扬说完这件事,也是吃了一惊,不过他考虑的并不是污染,而是对保税区可能产生的影响,年产几百万吨的钢厂其规模可以想像,如果落户蔺家角,那么很可能将属于滨海的土地给划了进去,而他们保税区对于蔺家角的土地已经有了规划,这就不可避免地产生了矛盾和冲突。
张大官人笑道:“也不早说!”他一把将安语晨拉了过来,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安语晨刚刚睡了一会儿,表情慵懒而可爱。她搂住张扬的脖子道:“早知道你这么忙,我就不回来了,连陪我说话的时间都没有。”
宫还山和陈岗两人都听出了这厮的怨气,这番话根本就是向他两和-图-书人提出警告,宫还山这个气啊,可人家这句话水平很高,挑不出毛病,老子还不信了,你一个县级市的书记还能把我这个地级市的市长咋地?
萧玫红道:“赵总这两天都住在观邸一号刚才已经动身了。”
乔梦媛道:“泰鸿转移是迫于云安方面的压力,我曾经去过秦鸿钢铁集团,焦化厂周围的树木大面积死亡,在焦化厂内,能够看到正在燃烧的焦炭,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燃烧,空气中充满了刺鼻的硫磺味。”
乔梦媛道:“零排放只是某些硬性指标,并不是说不存在污染,几百万吨规模的炼钢企业,要做到零污染怎么可能?”
张大官人尴尬道:“哪有啊?我会哭?我怎么会哭?”
张扬他们走后,陈岗向宫还山低声道:“黑衣服那个是乔老的孙女吧?”
赵永福微笑道:“希望北港市委市政府能够给我们泰鸿宽松的政策和优惠的待遇。”
安语晨忍不住笑,她轻声道:“我不要儿子,我想再要一个女儿。”
乔梦媛笑道:“你看你,有没有大局观了。领导们考虑到的是财政收入,考虑的是利税大户,像泰鸿这种大型国企可是各地政府眼里的香饽饽。”
他对泰鸿在北港设立分厂并没有什么兴趣,因为他和赵永福之间素有芥蒂,他才不想和赵永福之间发生太多的联系。
赵永福道:“这段时间我们也考察了不少地方,通过综合评定,最后我们还是决定选择在北港建设分厂。”
张扬走入观潮厅发现泰鸿集团一方过来的不仅仅是赵永福一个,还有泰鸿执行经理姬若雁,泰鸿俱乐部的经理高勇。
陈岗道:“小张啊,作为你的领导,这些事情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扶植和帮助年轻干部成长本来就是我们的责任。”
张扬笑了笑道:“不了,我外地来了位朋友。龚市长,陈书记。你们忙吧!”
张扬道:“谁爱捧他们臭脚谁去捧,凭什么把我拉上?”他指着文件上的一行字道:“新装备、新工艺、短流程、高效、节约、清洁、可循环,骗鬼呢!”
所有人都诧异地望向张扬,谁也没想到这厮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张扬点了点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跟那帮人实在没什么话好说。”
张扬怒道:“他们敢!”
张扬道:“问题是他们选择的厂址有一部分在滨海的范围内,北港的项目为什么要吞占我的地盘?”
安语晨和乔梦媛对他也表示理解,笑了笑,率先离去了。
陈岗道:“听说这个人架子很大。”
安语晨俏脸绯红道:“你把我当什么了?生产机器?”
张扬道:“他们签约必须要通过我的允许,毕竟蔺家角那块地多半是属于我们滨海的。”
张大官人正要剑履及第的时候,安语晨却用手撑住他的肩膀,不让他马上得逞。张扬道:“非要逼我用强啊。”
张扬道:“这事儿我在仔细m.hetushu.com考虑考虑,他们现在连正式合同都没签,应该还有解决的办法。”
赵永福望着张扬,微笑道:“好啊!”他向姬若雁使了一个眼色,姬若雁起身去拿公文包,从中抽出一份规划书递给了张扬。
陈岗道:“张扬身边的美女可真是不少,那个女孩是谁?很漂亮啊。”
张扬道:“谢谢陈书记提点。”
张扬回到木屋别墅,安语晨因为长途跋涉已经累了,早早去睡了,乔梦媛坐在客厅内看电视,看到张扬回来,有些惊奇道:“你这么早回来?”
即将离去的时候,萧玫红方才抽出空来他们这边敬酒,看到他们已经起身准备离去,萧玫红充满歉意道:“真是不好意思,只顾着招呼那边的客人,没抽出身过来,想不到你们吃得这么快。”
宫还山乘机道:“赵总,泰鸿集团在北港设厂这件事是不是已经考察好了?”自从泰鸿决定在国内设立分厂,宫还山始终在跟进,在新港建成之后,能否争取到泰鸿在北港设厂已经成为宫还山心中的头等大事,此前泰鸿在北港设厂的谈判一直都是北港上下瞩目的焦点,可张扬来到滨海担任县委书记之后,又是撒县改市,又是成立保税区,一个个亮眼的政绩将泰鸿设厂的事情映衬的黯淡无光了。
安语暴啐道:“瞧你得瑟的,我看还是像我多一些。”
常海天道:“张书记,这事儿必须得重视,钢厂落户北港,对北港来说是好事,可对咱们滨海恐怕没多少好处,而且我们在蔺家角的规划是保税区企业办公中心,如果泰鸿落户蔺家角,对我们吸引外资肯定会造成严重的影响。”
宫还山道:“泰鸿集团是国内钢铁的龙头,人家可是副省级干部。有点架子也是应该的。”
张大官人心中暗骂,这老东西无时无刻不想找自己的毛病。
张扬道:“当我的宝贝,我的乖乖……”
常海天道:“这件事一定要尽快进行,万一泰鸿和北港方面正式签约就麻烦了。”
张大官人放下电话,却感到一双手臂从身后搂住他的肩头,安语晨不知何时来到他的身后,俯身在他面颊上亲吻了一下。
他在乔梦媛身边坐下,拿出那份合作意向书看了看,他对这类东西并不在行,看了一遍之后递给乔梦媛道:“你帮我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乔梦媛道:“你对泰鸿并不了解吧,知道促使他们转移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吗?”
安语晨搂住他的脖子,两人额头相抵,她轻声道:“是不是很像你?”
张扬也没马上看,只是笑了笑,他敬了一圈酒之后,起身告辞。
张大官人听到赵永福的名字不觉有些头疼,真是冤家路窄赵永福很长一段时间都认为是自己害死了他的儿子赵国梁,虽然后来他跟赵永福的大儿子赵国强取得了有些谅解,可这并不足以改变赵永福对他的看法,依着张大官人的意思,他是不想去见赵永福的,http://www.hetushu.com可现在宫还山点了自己的名,不去也说不过去,至少在外人面前还是应该给这位市长一些面子。张扬向乔梦媛和安语晨笑了笑道:“人在官场身不由己,你们先回去吧,我得去给市长大人敬酒。”
乔梦媛道:“你这就有点偏激了,以我来看,总体来说还是利大于弊,但是关键在于厂址的选择,一定要在最大程度上避免污染。稳妥起见,可以让环保部门全程参予他们的工厂建设。”
张扬道:“徒儿,哪有那么说师父的,犯上了啊!”他一拉安语晨,将她拉倒在床上,反身将她压在身下,望着安语晨柔情脉脉的双眸,张大官人低声道:“小妖,咱俩是不是再接再厉,给天赐再添个弟弟啊?”
张扬道:“可这上面写得可以做到零排放。”
“好肉麻,别说了,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宫还山道:“只要是北港的行政区域内,我可以打包票,厂址随便赵总挑选。”
张扬笑道:“早就想过来敬酒,又怕打扰了你们,再说,我也不知道是赵总过来。”萧玫红让人取来餐具,亲手把张扬面前的酒杯倒上。
乔梦媛将安语晨介绍给她认识,安语晨和萧玫红握了握手表达了对她的谢意。
宫还山道:“看看赵总到了没有。”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一个人又把文件读了一遍,越琢磨这件事越不对头,北港这几个头头都是人头猪脑吗?为了工农业生产总值数字上更好看,不去考虑招商的弊端吗?张大官人不由得又想起了东江国际工业园,当初湍江水污染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泰鸿可是年产几百万吨的钢铁企业,真要是落户北港,污染只怕要比整个东江国际工业园的总和都要严重得多。
赵永福道:“在北港设立分厂,是我们秦鸿战略北移的重要一步,建成后的分厂在规模上肯定会超过我们在云安的总厂,以后我们的生产重心也会转移到这里来。”宫还山的声音明显带着激动:“太好了,等到泰鸿分厂建成一定会成为北港的经济支柱。”
张大官人听到商家角的时候,内心不由得一动,商家角分成南北两部分,南边属于北港,北边属于滨海的行政范围,本来他抱着旁观者的态度,可没想到赵永福把他的地盘也给划了进去,这真是不想关注也得关注了。
萧玫红道:“都很熟,赵总也是我叔叔的好朋友。”
黑暗中听到安语晨含羞道:“我听说你在后面,生女儿的几率会大一些……”
张大官人吻住安语晨的唇,大手温柔地褪去她的衣服,很快两人就身无寸缕,坦诚相见。
张大官人指了指照片上儿子双腿之间道:“像你?你有这玩意吗?”
萧玫红已经在龙吟阁准备好了晚宴,张扬一行抵达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张扬进入龙吟阁大堂的时候,却没想到和市长宫还山,纪委书记陈岗对面相逢。
萧玫红道:“秦鸿集团的董事长赵永福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