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75章 红旗俱乐部

江光亚道:“最近常去红旗俱乐部,那边的人都喜欢聊政治。”
江光亚笑道:“又不是真让你带绿帽子,你戴上就是,来这里的戴绿帽子的占绝大多数。”
洪雪宁笑道:“别客气,来到这里跟自己家一样,平时我们在小薇面前也没有什么架子。”
张扬道:“要不咱俩换换颜色。”
“现在很多人都说谢坤成要倒霉了,本来已经确定他要担纲津海市市委书记一职,现在恐怕存在了变数。”
张扬本不想去,毕竟心中还牵挂秦萌萌的事情,但是想起罗慧宁事先提醒过他的事情,要他尽量少去巴哈马大使馆,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于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张扬正酝酿着用何种方式告辞的时候,查晋南道:“张扬,来了就到家里坐坐吧。”
张扬道:“都有什么玩的啊。”
徐建国道:“我不知道,反正我也记不清楚,我懒得问。”
查薇道:“收起你的以身相报,你除了想占便宜,就没想过其他的事情。”
查薇笑道:“我又不是一去不回,刚下飞机,听我叔叔说你来京城了。”
查薇红着脸啐道:“看到你个大头鬼。”
张大官人自问见惯了场面,可这么新鲜的事儿还是头一遭遇到,模仿七八十年代怀旧风格的餐厅他吃过不少,这种主题俱乐部张扬还从没见过。
查薇红着俏脸啐道:“滚一边去,谁和你老情人!”
查薇他们都笑了起来。
查薇道:“我可担不起大小姐的称呼,你现在当了大官,把我这位老朋友给忘了吧。”
查晋南笑道:“现在的孩子都这么客气了?”
张扬道:“我还以为你只请我一个呢。”
徐建国道:“我说的是真话,当初你在箭扣长城上痛揍高丽棒子小日本的光辉事迹我都听说了,在我心中,你就是民族英雄,太给咱们中国人长脸了,还有我哥说过你们在东江遇狼的事情,你真是太厉害了。”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道:“听说过,没见过。”
“张扬,你来京城了?”打来电话的是查薇。
查晋北皱了皱眉头道:“怎么会这样?”
查晋南道:“是不是发生了一些麻烦?”
张扬道:“没什么其他的事情我先走了。”他上了江光亚的宝马车,江光亚将车开出金王府,查薇的手在后面搭在张扬肩膀上:“喂,我叔叔找你谈什么?”
查晋南笑道:“那是,就是因为太没架子,所以把她惯得那么任性。”
张扬也不好意思坐在车内,从另外一侧下了车,很礼貌地招呼道:“查部长,您好!”
查晋南这才发现开车的是张扬,并非江光亚,他笑了笑道:“我还以为是光亚送你回来。”
张扬道:“小子,说话积点口德,小心我削你啊!”
许怡和江光亚一起笑了起来。
张扬看了看时间道:“不了,我今儿有事,过来就是看看,反正我也不急着走,过两天我约你哥他们一起过来。”
徐建国把他们送到门外,他向江光亚道:“张扬哥是个风流情种啊,我看薇姐也危险。”
查薇气得恨不能抬脚给他一个飞踢,可要是那样,可就真走光了。
徐建国刚好这会儿没跟来,所以那帮人并不知道张扬是徐建国的朋友。
张扬点了点头道:“查总的消息真是灵通。”
徐建国道:“不用检阅。”他向张扬道:“张扬哥,晚上一起玩啊。”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得,我戴上。”他把军帽给戴上了,江光亚又教他把武装带束在外面。
江光亚笑道:“别介啊,就是去玩,大家在一起开心一下。”
张扬将这本书的来历向她说了一遍,低声道:“我看何先生将这本书收藏的如此隐秘想必非常的重要。”
张扬盯着她胸口道:“你沟倒是挺深的,不过不是代沟。”
查薇道:“建国,你再捧他,他就飞天上去了。”
刚才那两个当兵的也是假的,其实是红旗农场的服务生,他们给张扬和江光亚每人一本红宝书,里面却不是毛主席语录,而是红旗农场的线路图。
所谓红旗俱乐部,原型是飞碟山靶场,这群刚出校门不久的高干子弟将这儿当成了聚会地点。其中的头领就是徐建国,这小子也是一不务正业的主儿。将靶场改建成红旗俱乐部的经费就是从他哥哥徐建基那里软磨硬泡弄来的,不过这帮小子都很有本事,大家群策群力,四处拉来了不少的赞助,经过大半年的经营,这边倒也初见规模了。
和-图-书薇牵着许怡的手道:“别理他,这种人就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查薇意味深长地看着张扬。
徐建国道:“薇姐你不厚道啊,咱们都是同龄人,怎么能这么说我们呢。”
江光亚所说的红旗俱乐部位于红旗农场的中心,距离他们的位置也就是不到五百米,张大官人开着拖拉机,突突突地声音中带着查薇和坦克并肩前进。查薇乐得前仰后合,正如她所说,来这里的人也就是图个新鲜刺激,这帮高官子弟什么没玩过,什么没见过,生猛海鲜吃多了,反倒回忆起地瓜蛋子了。
查晋南拿着无绳电话来到了外面,轻声道:“老谢,这件事恐怕有些变数。”
查薇笑着叹了口气道:“干部子弟的名声都是被你们这群人给败坏的,光亚,你可别跟他们学坏了。”
张扬道:“这不时空错乱了吗?”他向那个扎着羊角辫的女孩道:“小姐,有龙袍吗?给我来一套。”
查晋北今天借着给查薇接风洗尘的名义把张扬请过来,自然有他的目的。但是查晋北在饭桌上并没有提起,这表现出查晋北超人一等的耐性,直到饭后他们离去的时候,查晋北亲自将张扬送出门外,微笑道:“张扬,我听说你来京城后去碧水潭医院,探望了何长安?”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还能谈什么?他看上了何长安的非洲金矿,可是何长安已经将金矿转让给了他的女儿,所以你叔叔想我联系何长安的女儿,我说你叔叔也算得上是商界的风云人物了,怎么还那么喜欢干落井下石趁火打劫的事儿?”
徐建国闻讯赶来,远远怒喝道:“你他妈干什么?惹我张扬哥,你们他妈都不要命了。”
江光亚气得抬脚照着他屁股就是一下。
查薇有些不满地瞪了张扬一眼:“怎么说话呢?我叔叔招你惹你了?他一直都跟何长安是竞争对手,当初是何长安插手珠宝业,在他遇到麻烦之前,已经准备放弃珠宝行业了,我叔叔这么做也不是落井下石。”
张大官人感叹道:“我要是穿这身走出去,别人准保觉得我是一傻逼。”
张扬笑着伸出手去:“我要是没猜错,你一定就是建国了。”
张扬暗自称奇,昨天的事情自己又没对外说,谢坤成触了这么大的霉头,又不是什么光宗耀祖的事情,他肯定不会说,难道是乔老和周老其中的一方走露了风声?以他们的政治修为,无心泄露显然是不可能的,十有八九是故意泄露。不过谢坤成没打人,宗盛也没吃亏,动手的是自己,却不知为什么没有人提起他的事情。
张大官人笑道:“那玩意儿不赶路啊!”
徐建国道:“我说真话呢,光亚知道,我从来都不说假话。”
秦萌萌道:“这次又给你添麻烦了,我是听说他突然病重,所以才赶过来的。”
洪雪宁道:“张扬,你查叔叔轻易不留别人在家里吃饭的,你可不能拒绝哦!”
张大官人笑道:“我们还有两位呢。”说话的时候,查薇和许怡也换好衣服出来了,两人都穿着蓝色粗布旗袍,平底黑布鞋,看起来跟五四时期的学生妹似的。
电话中传来查晋北的声音:“小薇,让我跟他说。”
查晋北道:“她回台湾了。”
江光亚道:“没有,我就是喜欢去哪儿玩。”
查薇道:“我虽然在国外,也听说过红旗俱乐部的名头,过去都说京城三公子,现在都说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查晋北此时从里面出来,笑道:“都在外面站着干什么?赶紧进来。”
张扬道:“我实在不明白这些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查总找我谈好像没什么必要吧。”
徐建国皱了皱眉头:“光亚,我听出来子,你是骂我呢?”
查薇听到张扬愿意留下吃饭,顿时笑逐颜开。洪雪宁起身去准备晚餐,查薇也过去帮忙。
江光亚笑道:“你别胡说。”
江光亚道:“戴上,你戴上!这儿要求一毛整齐。”他穿着蓝色中山装,蓝布裤子,胸前还插了两杆钢笔,头上戴着蓝帽子。
中组部副部长的邀请张大官人可不敢拒绝,查薇朝他使了个眼色,张扬老老实实跟着他们走入了查家。
张大官人听他这么说,马上就猜到这是徐建基的弟弟徐建国,张扬和徐建基是拜把兄弟,徐建国叫他一声哥也是理所当然的。
徐建国道:“张扬哥,你可能不知道,你是我偶像,我特崇拜你。”
为首一人向张扬身边看了看和*图*书:“你拍得那洋婆子呢?”
张扬道:“放心吧,我前天去探望过他,他的病没有多大妨碍,碧水潭医院的设施很好,安全措施也很完备。”
张大官人向四周看了看,笑道:“那啥,咱俩可不是什么老朋友,老情人还差不多。”
谢坤成道:“怎么讲?”
张扬笑道:“你哥是我结拜二哥,你就是我兄弟,兄弟之间就别这么客套了。”
张扬和查薇一起走了。
查晋北笑道:“自己人不用说客气话。”
查晋北哈哈大笑,笑了一会儿方才停下道:“我知道,你以为我是在趁火打劫,其实我只是想做一桩公平的交易,何长安以为将他海外的事业和资产转让给女儿就万事大吉他却没有想到一件事,创业难,守业更难。那个何雨蒙是否有守住这么大一片基业的本领。”
查晋南道:“不是你没想到,天下间本来就没有那么巧的事情。”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关于津海市未来领导的问题,你并不是唯一的考察对象。”
查薇笑道:“没见过你这样的,公然挖朋友墙角。”
张扬道:“有事吗?”
徐建国道:“这时代啊,旱的旱死涝的涝死,我说,邪了嗳,他们咋就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张扬来到金王府的时候,雨下得越发大了,短短的距离就把他身上的衣服淋湿了不少。张扬看到查薇身穿深蓝色的蜡染长裙,民族特色极其浓郁,看到张扬,查薇甜甜笑了起来,她仰起曲线柔美的下颌,轻咬着樱唇,慢慢点了点头。
张扬笑道:“来了,你不是去法国进修珠宝设计去了吗?”
张扬道:“主要是因为查总想着他在非洲的金矿吧。”
江光亚笑道:“才不是过去了呢,只是人家一心扑在事业上不乐意再玩了,又有一批年轻人冒出头来了,为首的是徐建国,我小学同学,张哥,您也应该认识,他是徐建基的弟弟。
张扬道:“本来就没什么大事,只是误会罢了。”
张扬开着江光亚的宝马车把查薇送到家门口,临行前查薇拿出一个首饰盒,从中取出了一个翡翠观音,给张扬戴在脖子上。
徐建国道:“代沟,跟你绝对有代沟。”
查薇道:“有代沟的是我,你也跟个毛孩子似的。”
张扬笑道:“所以说流言可畏,根本没这种事。”
张扬笑道:“去靶场玩玩吧。”
查晋南对张扬的这个回答表示满意,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女孩笑道:“首长,请叫我小同志,我们这里没有小姐,只有同志。”
不等江光亚介绍,他的就笑道:“薇姐也来了!”最后目光落在张扬脸上,有些激动道:“这不是张扬哥吗?”
查晋南问起的却不是关于女儿的问题,他轻声道:“张扬,我听说昨天你陪乔老和周老去了绿荫谷。”
张大官人也跟着走了上去:“到手啦?”这厮一重复,弄得江光亚和许怡脸都红了起来,江光亚讨饶道:“张哥,您是我亲哥,就别拿我们开涮了。”
江光亚认出那几个人都是徐建国的朋友,他上前道:“别闹啊,这位是张哥,徐老板的朋友。”
张扬道:“那……那我就叨扰了。”
一位女兵过来向徐建国报告说:“首长今晚的篝火晚会准备好了,您要不要去检阅一下。”
张扬笑了笑道:“好,那我就帮你先收养。”
一个人的忐忑多源自于心虚。
张扬被这么一搅合,自然也失去了玩卡丁车的兴趣,几个人回到休息室,江光亚好奇道:“怎么了?你跟他们有什么事情?”
张大官人道:“我最近对心理学发生了浓厚的兴趣。”
查薇道:“没坐过,新鲜!”
张扬向李伟交代之后,离开了大使馆。他刚刚出了大使馆的大门,一场大雨不期而至。张扬一路小跑来到路边,伸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坐了进去,他的手机已经响了半天张扬拿起电话:“喂!”
查薇笑道:“你们这群小孩儿倒是会玩,如果不知道的会以为来到了七十年代。”
驶入红旗俱乐部的大门,看到上面插着红旗,招牌上写着四个大字红旗农场,刚刚开进去。就看到前方的三层红砖小楼,上面书写着醒目的标语,打到一切帝国主义反动派,将无产阶级革命进行到底。
查薇道:“人家是公职人员,来京城是为了出差又不是专门为了玩儿,哪能跟你们这帮无所事事的毛孩子一样。”
张大官人咧开大嘴笑道:“我还以为哪来了一位漂亮的傣hetushu.com族妹妹,搞了半天还是查大小姐。”
查薇道:“跟这种人没法和平,他就是一公鸡中的战斗机,走哪儿斗到哪儿。”
查薇指着那辆拖拉机道:“张扬,咱们开拖拉机。”
别看张扬平时跟查薇开玩笑惯了,可是到了她家里,在她父母面前还是非常拘谨的。
徐建国乐道:“得,刚才那几个都是我请来的车手,我把他们骂了一通他们知道你是谁之后,吓得魂都飞了,放心吧张哥,以后他们不敢麻烦你。”
张扬微微一怔,想不到查晋北对自己这么关注,他想起在东江的时候,查晋北曾经约谈自己透露出想要和何雨蒙见面,其目的是想要拿下何长安位于非洲的金矿,张扬对查晋北一直都没有多少好感,甚至将这次秦萌萌被劫的事情也怀疑到了他的头。
查薇道:“光亚,你什么时候开始对政治这么感兴趣了?”
谢坤成道:“还有谁?”
张扬在靶场打了几枪,又和查薇他们一起去玩卡丁车,来到卡丁车赛场的时候,远处几个人注意到了张扬,张扬也看清了那帮人,正是前晚被丽芙痛揍一顿开高尔夫GTI的那几个。
查薇道:“你能有什么新闻。”
查晋南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说道:“乔部长。”
江光亚接下来的话更证明了张扬的猜测。
江光亚道:“说昨儿津海市市长谢坤成前往绿荫谷泡温泉,泡完一出门车就被磕了,谢坤成很生气,于是让人把对方的司机给揍了一顿,没想到他打的人是乔老的司机,事情就这么巧,乔老和周老都在绿荫谷泡温泉,更巧的是,乔老当时没乘自己的车过去,所以才闹出了这一通误会。”
那几个人指着张扬道:“你给我站住!说你呢!”
张大官人道:“你真了解我,透过我表象看到我的实质,在你面前,我穿衣服都跟赤裸裸似的。”他忽然停下说话,因为他看到,一辆黑色奥迪车在他们的对面停下,查薇的父亲,中组部副部长查晋南从车上下来。
江光亚道:“那得看环境,在这里全都是这幅打扮。”
徐建国道:“怪我平时对他们管教不严,这些人太自由散漫。”
一位身穿灰色八路军军装的年轻男子大步迎了出来,他远远就笑道:“光亚,你有阵子没来给我捧场子。”
江光亚道:“他不说假话,他认为自己说的话都是真话。”
徐建国连连点头道:“是我,张扬哥,我对你可是久仰大名,如雷贯耳,我哥可没少在我面前提你。”
张大官人小声道:“我的大头鬼啥时候钻你裙子里去了?”
秦萌萌道:“身为女儿我总得为他做些什么。”说完她不禁苦笑道:“现在看来,我非但帮不了忙,反而给你增添了不少麻烦。”
查薇望着张扬的目光中明显充满了不高兴。
张扬嘿嘿笑了起来。
此时江光亚开着他的宝马车到了,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许怡,两人已经明确了恋爱关系。
张扬道:“也算不上什么麻烦,只是一些误会。”
打来这个电话的却是津海市市长谢坤成,自从那天在绿荫谷冲撞了乔老和周老之后,谢坤成就处于惶恐不安之中,本来他出任津海市市委书记的事情已经确定下来了,但是这件事发生之后,谢坤成就觉得有些不妙,他和查晋南相交莫逆,所以想通过查晋南打听一下自己任职方面的事情会不会有什么变数。
张扬换了一身草绿色军装,拿起帽子却有些犹豫了,这玩意儿戴上晦气。
江光亚道:“我带你们去红旗俱乐部玩去吧,挺好玩的,都是年轻人。”
查薇道:“你觉得自己这么特殊啊!”她笑着迎向江光亚:“光亚,出息了啊,真把许怡给追到手了。”
查晋南笑道:“外面关于这件事传得很盛,我听说乔老的司机还被打了一顿。”
江光亚笑着打圆场道:“别啊,一见面就呛,咱们就不能和平点儿。”
张扬道:“不了,我还有事儿。”
红旗俱乐部的入口处还建着两个炮楼,外面是停车场,张大官人拖拉机还没开过瘾呢就到地方了口他先跳了下去,查薇穿着裙子下拖拉机的时候,一手捂着裙子,另外一只手交给了张扬,这是避免走光,张大官人一脸坏笑道:“看到了看到了。”
查薇微笑不语,她对这其中的关系非常清楚,知道顾养养喜欢张扬,而张扬始终将她当妹妹看待,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张扬尽量避免和顾养养见面。和*图*书
江光亚听说张扬这就要走,也有些失望道:“张哥这才到啊,你怎么就要走啊?”
查薇和许怡格格说个不停,张扬和江光亚也聊了一下彼此的近况,从江光亚口中得知,顾养养这两天在画家村写生呢。江光亚道:“早知道你会来,我就把养养一起接来了。”
张扬道:“没什么安排,就是觉得那里挺闹的,可能我真的老了,跟这些年轻人在一起有代沟了。”
张扬跟查晋南单独相处非常的不自在,他总觉得查晋南不会平白无故的把自己留下,难道查晋南对他和查薇交往不爽?想借着这次的机会敲打自己一下?
江光亚道:“我给你们讲点新闻吧,我今儿刚听说的。”
张扬笑道:“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张大官人倒是想选坦克,可惜他不会开,所以上了那辆挎斗摩托车,江光亚和许怡钻到了坦克车里,这倒是让张扬没想到,江光亚居然会开坦克。
张扬道:“他把车借给我用了,我刚好顺路将查薇送回来。”
张扬笑了笑道:“我就是觉得这东西贵重,我又没啥给你的,真的,这样下去,我除了以身相报还是以身相报了。”
查薇道:“我说东你说西,什么心理学?”
查薇道:“听你这么一说,我都感觉自己老了。”
徐建国只是开开玩笑,他陪着张扬走入俱乐部,笑着介绍道:“张扬哥,我搞这个俱乐部说穿了就是无聊,钱都是我哥赞助的,主要我看大家平时没什么去处,高档俱乐部太沉闷,再说了,京城这么多会所,大半都跟情色赌博有关,要不就是政治家商人聚在一起商量阴谋诡计的,像我们这么单纯热血的不多。”
查薇笑道:“你们玩吧,我也不陪你们在这儿忆苦思甜了,现代社会五光十色的多好啊,非得窝在这里回到解放前我看你们都是闲得。”
张扬道:“血脉相连,你关心他也是应当的。”他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轻声道:“他猜到你要来,还让我尽早联络你,希望能让你放弃这个想法,想不到我终究还是没能阻止你回来。”
查薇瞪了他一眼道:“爱要不要,别给脸不要脸啊!”
徐建国笑道:“什么都有,看你喜欢什么,有赛车,有射击,有拳击格斗,当然,你想赌也可以玩两手,至于情色嘛……他向周围看了看,低声笑道:“我这边是不提供这个服务的,不过你要是遇到了看对眼的,两人情投意合,我不介意给你们提供房间。”
秦萌萌摇了摇头道:“从这本书上我看不出任再端倪。”她将书递给张扬道:“哥,你帮我暂且收着,无论这本书隐藏着怎样的秘密,放在我手里总是不太安全,还是交给你暂且保管得好。”
“研究从少女到少妇的心理变化,这门学问真是精深。”
一群人都笑了起来,徐建国向许怡道:“许怡,你重新考虑吧,江光亚这小子对朋友这么不厚道,以后难说会对你好,真的,我也特喜欢你,我从来不说假话,你考虑考虑我吧。”
江光亚道:“建国说这是怀旧。”他把宝马车在小楼前停了。
江光亚道:“走,玩去!”他们沿着小路出了这道门,一片宽阔的场地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居然有两辆59式坦克,还有四辆拖拉机,四辆老式吉普,十多辆挎斗摩托车,张大官人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由得乐了,这都是哪跟哪,这帮高干子弟真是能折腾,连拖拉机都能弄过来。
谢坤成道:“我也没想到这件事就这么巧。”
秦萌萌道:“他究竟得罪了什么人?如果他的这些钱来路有问题,我们可以将钱全都捐出去,我过去也没有过这么多的财富,对我而言,钱不重要,只要家人平安就好。”
张大官人道:“查薇啊,我是一国家干部,不能随便收人家东西。”
查薇将手机交给他,查晋北道:“张扬,查薇刚回来,中午我在金王府给她接风,你一起过来吧。”
洪雪宁是个生活上崇尚西化的人,给张扬送上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张大官人赶紧站起身来双手接过:“谢谢阿姨!”
江光亚道:“我听说你哥又换女朋友了?”
张扬道:“好!”
查薇道:“今天走得这么急是不是还有安排啊?”
两位年轻人为每人发了一串钥匙,江光亚介绍道:“来到这里要统一着装。”
张扬道:“学业为重,咱们千万别耽搁了她的学业。”
查晋北道:“和你们这些年轻人在一起,感觉自hetushu.com己也年轻多了。”
江光亚认同地点了点头。
张扬听到他这样问,忽然意识到,查晋南留自己吃饭,并非是为私而是为公,确切地说不是为了家事而是为了政事。张扬暗忖,查晋南既然有此一问,证明他已经了解了这件事,自己似乎没有隐瞒的必要。张扬点了点头道:“是!”
张扬道:“给点面子,这么多人,不带这么骂人的。”
江光亚笑眯眯看着他们两人斗嘴,和许怡都露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笑容。
张扬笑道:“查总并不老啊,对了,今儿怎么没见邱小姐?”过去几乎查晋北在,邱凤仙就会陪在他的身边,所以张扬才会有此一问。
查薇笑道:“军装我穿不惯,穿上学生装寻找一下五四青年的感觉。”
几个人被他呵斥的面面相觑,徐建国在这帮小朋友里还是很有些威信的,他一出现,自然是打不起来了。
查晋南也接过一杯咖啡喝了一口品味了一下,向张扬道:“张扬晚上留下来吃饭吧。”
查薇道:“爸,哪有在外人面前说自己女儿坏话的?真是讨厌。”
几个人下了车,马上有两位身穿军装的年轻人箭步走了出来,看样子还颇有几分军人气势,来到他们面前,两名年轻人齐刷刷敬礼道:“欢迎首长前来指导工作。”
查薇道:“张扬啊张扬,你说的再冠冕堂皇也掩饰不了你是一个流氓的事实。”
查薇柳眉倒竖道:“要不是人多,我还打你呢。”
查薇的母亲洪雪宁是空政的著名歌唱家,不过她现在基本上已经退居幕后,夫妻两人总有一个人的事业需要牺牲,洪雪宁长得很年轻四十多岁的人,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样子,和查薇在一起更像是姐妹。
秦萌萌道:“担心他的事情。”他指得是父亲何长安。
张扬宽慰她道:“别想这么多,暂时留在这里好好养伤。”他想起从北国山庄找到的那本书,拿出来交给秦萌萌。
张扬道:“兄弟,你别把我给忽悠晕了。”
查晋北道:“张扬,咱们认识了这么久,我向来都是直来直去,你和何长安的关系很好,我知道何雨蒙对你也是相当的信任,我没有趁火打劫的企图,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你能够安排我和何雨蒙见见面,谈谈非洲金矿的事情。”
查晋南认识江光亚的这辆宝马车,以为是江光亚送女儿回来,微笑着走了过去。查薇看到父亲来了,赶紧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叫了声爸。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查薇和许怡笑着去了女兵兵营,他和江光亚去了男兵兵营。
此时家里的电话响了,查薇跑过来接了电话,然后向父亲道:“爸,您电话,谢伯伯的。”
徐建国随后就进来了,他笑道:“我还当什么大事,张扬哥,原来你还有位外国女朋友啊。”
查晋南道:“事情可能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但是有位老爷子想借着这件事做文章。”
张扬道:“他没事,关于他的病情有人在可以夸大,并将消息散布出去,为的就是让你担心,你返回国内,正合他们的意思,如果你落入他们的手中,他们刚好可以利用你去要挟何先生。”
秦萌萌睡在床上,静静望着窗外出神,直到张扬的敲门声将她惊醒。
查晋北笑道:“谁都有几个朋友。”
张扬和江光亚一前一后出了男兵营,来到外面,看到一名扎着羊角辫,身穿军服,戴着和张大官人同色帽子的女孩儿站在外面,她笑盈盈道:“首长好,我负责为两位引路。”
查晋南也非常的温和,微笑邀请张扬坐下。
张扬笑道:“我真有事儿。”
江光亚道:“就是,朋友妻不可欺。”
张扬笑着招呼道:“查总,又让您破费了。”
秦萌萌接过那本书,翻开之后看到扉页上的那行熟悉的小字,不禁落下泪来晶莹的泪珠打在纸上,她慌忙将书合上,有些不好意思的向张扬笑了笑:“让你见笑了。”
张大官人道:“五湖四海皆兄弟,普天下的无产阶级都是亲人。”
查薇一张俏脸羞得通红,小声骂道:“不要脸是不是?你可是个有家室的人了,居然跟一个单纯的女孩子说这种流氓话。”
张扬道:“没什么事,就是在大街上发生了点摩擦。”
张大官人道:“还有解放前的啊,不带这样的啊,我还以为都是七十年代的呢。”
张扬道:“我也在找她呢,听说她从美国回来了,可是到现在都没有跟我联系。”
张扬道:“我也觉得自己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