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17章 砸场子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乔梦媛道:“张书记,你看看,展台布置的怎么样?有什么不足的地方赶紧提出来,我们现在改进还来得及。”
柳丹晨也没有想到这次张扬会来,她笑道:“聊什么这么热闹?”
张扬道:“我觉着这展会布置的那么漂亮,原来是养养出手啊。”
此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张扬向罗慧宁笑了笑,这才拿起了电话。
张扬微笑道:“真想亲眼见证这历史性的时刻。”
张扬摇了摇头道:“干妈,我去北港已经有了很长一段时间,对北港,我自认为要比浩南了解得多。”
那男子看到柳丹晨目光一亮,他笑着迎了过来:“柳小姐,真的是你啊!”
张扬笑道:“好,我答应你。”他起身去看柳丹晨。
张扬点了点头道:“有点,干妈,我不瞒您,我和浩南哥之间不是那么的合拍。”
张扬抬起头,看到顾养养穿着红色广告衫。蓝色工作裤,笑着向他挥手,她的手上沾染了不少广告颜料。原来顾养养是乔梦媛请来帮忙做美工布景的,其他几个都是她的同学。
柳丹晨淡淡笑了笑,礼貌地称呼了一句:“谢总好!”
张扬看到她的样子,真是怜惜非常,他微笑道:“不怕,什么人打你,我加倍打回去,今天这笔帐,我一定要跟他们算清楚。”
张大官人轻蔑笑道:“归阳门不外如此,不想你们大门拆掉的,赶紧把大门给我打开。”
罗慧宁道:“浩南去北港任职了。”
张扬来到滨海保税区的展台前,看到乔梦媛站在那里指挥着什么,站台上,几个年轻美工正在专心的工作。
罗慧宁道:“你要是想去,我可以帮你安排。”
张扬道:“刚下火车就奔这儿来了。”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他做事太认真,认真的有些在钻牛角尖,而你啊,却是个玩世不恭的小子,做事比他灵活得多,我过去一直以为,就算你们性格不同,可是彼此应该可以做到相辅相成,却想不到你们之间会闹得如此不快。”
张扬道:“你怎么会这么说?我怕过谁?”
保安部长冷哼一声,伸手去推张扬,他并没有真心想打张扬,只是想推他一个踉跄,给他一个下马威,他的手刚刚触及张扬的肩头,只觉得对方肩头一沉,然后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从张扬的肩头反击过来,这厮顿时立足不稳,蹬蹬蹬向后退去,两名跟来的保安看到势头不对,慌忙去搀扶他,两人刚刚碰到保安部长的身体,感觉到一股大力撞击在他们的身体上,三人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唯有柳丹晨摇头不已,张大官人道:“你摇什么头?是不是我这幅字写得不好?”
张扬端起茶盏。抿了一口,罗慧宁既然这样发问,就证明她对发生在自己和文浩南之间的事情已经有了了解。而且张扬也清楚,自己很是少有事情可以瞒过干妈的眼睛,比如上次秦萌萌的事情。这次文浩南去北港任职,她自然关心他们之间相处的情况,他和文浩南之间发生矛盾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
史沧海叹了口气道:“张扬,不如我将他们请来,问个清楚再说?或许他们会给我几分颜面。”
罗慧宁道:“你们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一些,浩南在查北港的走私案,其中有些事情牵涉到了你,他找你协助调查。”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他来到顾养养身边,关切道:“怎样?还疼不疼?”
乔梦媛道:“周省长从小就在谢家长大,他和谢坤成兄弟俩都是兄弟相称,他是吃谢母的奶长大的,感情上和亲生母子无异。”
回到酒店,张扬先帮顾养养检查了一下伤势,其他人退去之后,顾养养有些忸怩的说道:“那帮人武功很高,和我交手的那个一掌打在我的左肋下,现在还疼呢。”
柳丹晨俏脸微红道:“顾小姐开我玩笑,你才是大美女呢。”
乔梦媛看到张扬过来了,赶紧走过来,脾气向来都很好的她此时也掩饰不住脸上的怒容:“张扬,一定要把这件事彻查清楚。”
罗慧宁道:“回归在即,他就要前往香港,我也要和他一起过去参加观礼。”
从罗慧宁的这句话,张大官人就已经意识到,文浩南在他之前已经向她说过,张扬笑了笑道:“可能我们的做事方法不同,所以发生了一些摩擦。”
乔梦媛道:“我倒是想阻止你,可是我的hetushu.com话有用吗?你认准的事情,谁也拦不住你。”
保安部长冷冷道:“小子,趁着我没发火之前,赶紧给我走。”
张扬跟着她来到三楼的办公室。房间虽然不大,可是布置得井井有条,墙上挂着一幅字。一看就是罗慧宁亲笔手书,上写清心两个字。
主办单位的负责人正在那里向不停乔梦媛道歉。
张大官人也意识到自己无意之中又露出了大灰狼的尾巴,不免有些尴尬,转向顾养养笑了笑,顾养养却没搭理他,张大官人发现自己瞬间被几位美女给冷落了,心中暗自感叹,这女孩子的心思真是琢磨不透啊。
张大官人赶到现场的时候,仍然没有收拾干净,展台上,小舞台上全都是色彩斑斓的油漆,柳丹晨和顾养养都受了伤,当时柳丹晨正在小舞台上表演,可突然就冲来了一群壮汉,他们不由分说,拿起油漆桶就往舞台上泼,现场一片混乱,顾养养上前去阻止,和对方交手没两下,就被一拳打在左肋,疼得她当时就丧失了反抗能力。
张扬让她将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帮助她揉搓伤处。乔梦媛就在房内,柳丹晨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俏脸红到了耳根。张大官人到没什么,帮人治病的时候,这厮是一点邪念都没有。他发现攻击柳丹晨和顾养养的这些人无疑都是高手,柳丹晨被奔雷拳所伤,张大官人仅仅从她们受伤的情况就已经判断出对方的武功源自何门。
张扬和谢坤举握了握手,也笑道:“我对谢总才是闻名已久,汉鼎集团在企业界的名声真是如日中天。”
张扬道:“梦媛的性子太单纯,不适合商场这个尔虞我诈的地方。”
乔梦媛道:“我不许你胡闹,从现在起,你去哪里,我就跟着你去哪里。”
张扬摇了摇头道:“走不开啊,滨海也是一摊子事儿。”
大成武校,师生八百余人,听说有人前来踢馆,师生们全都振奋了起来,他们期待这样的场面,在他们的心目中,大成武校已经成为京城的名门大派,他们之中哪怕是最低年纪的弟子,都拥有以一当十的本领,八百名师生简直就是八百罗汉,什么人有这样的胆子敢于上门挑战?
张大官人走入大成武校的时候,葛鹤声刚刚接到了八卦门掌门史沧海的电话,史老爷子有些不放心,他并不担心张扬,以张扬的武功,已经足可横扫京城武林,他不放心的是葛鹤声,他和葛鹤声的父亲相交莫逆,葛鹤声做人非常的功利,老爷子并不喜欢,但是毕竟是他的后辈,看在老友的面子上,他有必要提醒葛鹤声一句。
张扬道:“他们不干,他们的弟子未必不敢干,就算不是他们亲自做的,也要承担管教不严的责任。”
罗慧宁最近的多数时间都投入到了慈善活动中,张扬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儿童慈善总会商谈最近的活动事宜。听说张扬过来。她停下手头的工作,来到会议室外,笑道:“去我办公室坐。”
乔梦媛道:“我记得你前两天还说没时间过来呢。”
张扬笑了笑。正想说话。忽然听到展台上一个悦耳的声音道:“张哥,我就知道你会过来。”
张扬笑道:“你这么漂亮,哪有人舍得对你出手啊!”本来这句话没什么,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却有了一番暧昧的味道,柳丹晨不禁俏脸绯红,躲开张扬的目光,故意装出探讨的样子和乔梦媛说些无关的事情。
张扬道:“江湖恩怨江湖了。这种事情,并不是通过警方能够解决的。”
罗慧宁不紧不慢地在茶盏中倒茶。忙完这一切,方才道:“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一些摩擦?”
天气阴沉,云层很低,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张大官人的笑容阳光灿烂,似乎有穿透这沉闷的让人透不过气的云层的能力。他指了指大成武校正中的旗杆,向乔梦媛道:“你去那里坐下,看得清楚一点。”
史沧海知道他说的也是实话,仅凭伤势就认定是人家门中所为,别人十有八九会不承认。他低声道:“张扬,你这样冒冒然找上门去,是不是有些鲁莽?”
赵天才道:“没问题。”
乔梦媛道:“你千万不要冲动,这里是京城,不是在北港,事情闹大了肯定不好收场。”
张大官人笑道:“我要是去男厕所呢?”
柳丹晨跳下来保护顾养http://m•hetushu.com养,也被打伤。
葛鹤声很不客气地打断了史老爷子的话:“这种事情太多了,老爷子,你放心,我给你面子,留他一口气。”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
顾养养道:“我和三位同学一起弄的,他们负责这边的展台,我在后面负责画舞台背景。”
顾养养道:“你要多教我几手厉害的功夫,过去教我的那点儿不行,遇到真正的高手,两下就败了。”
张扬道:“我这方面不在行!养养学美术的,她审美观肯定比我强,她说好就成。”
张大官人笑道:“你发不发火干我屁事啊?问题是我已经发火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用。”
张大官人心中没有半分亵渎之念,却见顾养养晶莹如玉的肌肤之上印着一个青色的掌痕,张大官人手指触及掌痕之上,感觉触手处肌肤发烫,他低声道:“归阳掌,这手功夫修炼起来可不容易。”他一手握住顾养养的脉门,一手平贴在顾养养的肌肤之上,内力到处,顾养养感觉经脉之中暖融融一片,左肋上的青色掌印,渐渐转淡,疼痛也渐渐消失,约莫五分钟之后,掌痕已经彻底消失于无形,肌肤只是稍稍有些红肿。
此时乔梦媛结账之后出来,她是认得谢坤举的,不仅仅因为谢坤举在商界的影响力,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谢坤举的哥哥是津海市市长谢坤成,如果这次不是父亲前往津海市担任市委书记,那么这个位置本该是属于谢坤成的。
张扬笑道:“谢谢干妈。”罗慧宁对他是发自内心的关心。
“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
张扬解释道:“我来京城是参加夏季经贸会的,我们滨海保税区在这边设立了展台。”他不想罗慧宁误会,自己这次来京专门为了向她说文浩南的事情。
张扬道:“喜欢美女有错吗?谁不喜欢美女啊?再说了,我那是欣赏,欣赏懂吗?不要用世俗的眼光来看我。”
罗慧宁看到张扬面色有异,也猜到肯定有事发生,关切道:“怎么了?”
罗慧宁邀他在茶桌前坐下,亲手煮茶,张扬闻着茶香,望着清心这两个字,似乎明白了什么。罗慧宁现在的心境可能正如这两个字,自己这次来找她,肯定又要扰乱她平静的内心。这实在是有些不好。
张扬道:“折杀我了,我可算不上什么大师。”
乔梦媛意味深长道:“该不是害怕文浩南找你麻烦吧?”
张扬道:“我发现,你越来越了解我了!”
乔梦媛道:“汉鼎集团老总,津海市长谢坤成的亲弟弟,对了,他母亲是周兴民的乳娘。”
张扬并没有将发生的事情告诉她,笑了笑道:“没事,展台出了点小问题,我得过去看看。”
张大官人一听,顿时火冒三丈,这还了得,居然欺负到他门上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张扬眯起双目望着谢坤举的背影道:“这个人什么来头?”
张大官人要去的地方当然不是男厕所。他首先去的是八卦门,拜会了史沧海老爷子,他将今天的事情全都说了一遍,刚才为顾养养和柳丹晨疗伤的时候,他已经认定了她们伤在归阳掌和奔雷拳两样武功下。京城的武林门派,史老爷子最熟悉不过,所以张扬首先来请教他。
乔梦媛道:“这可不像你,我们张书记见到美女从来都是念念不忘的。”
张扬道:“干妈,我来找您并非是为了让您协调我和浩南之间的关系,我们之间也算不上什么水火不相容的矛盾,只是工作上出了点问题,和我们的私人感情无关。”
罗慧宁一双秀眉颦在一起,正如她纠结的心情,过了好一会儿她方才道:“张扬,你不是在危言耸听吧?”
史沧海道:“归阳掌是归阳门老葛家的功夫,现在的当家是葛鹤声,京城武协秘书长,他走得是商路。在德阳门开了一家武术学校,弟子万千,至于奔雷拳,真正嫡传至今的已经不是武林中人,他叫李泰忠,目前是京城警校校长兼书记,走得是政路,不过你也不能仅从伤势中就断定是他们所为。”
罗慧宁温婉笑道:“我的字,入不得你这种大师的法眼。”
谢坤举哈哈笑道:“都是大家给面子,名声这个东西,其实是一种负累,名声越大,压力也就越大,只有身在其中,才清楚名称的苦处。”
张扬此次前来的主要目的并非是参加夏季http://www.hetushu.com经贸会,所以第二天经贸会开幕之日,他并没在现场,而是抽时间去拜访了罗慧宁。
顾养养道:“梦媛姐说得是实话。”
张扬本来并没有前往京城的打算,虽然保税区要在这次的夏季经贸会上做推广,可是有乔梦媛坐镇,张扬已经足够放心,但是文浩南在北港的一连串动作已经引起了张扬的注意,如果他再不做出一些应对措施,文浩南肯定会步步紧逼。换成别人,张大官人早已出手了,可他和文浩南之间毕竟牵扯到文家的关系,就算他可以不认文浩南这个干哥哥,却不能不认罗慧宁这个干妈。
此前张扬并没有确定自己会过来,所以他的到来还是带给大家不少的惊喜,下火车之后,张大官人直接打车来到会展中心,明天才正式开幕,目前各参展单位都在做着紧张的布置工作。
乔梦媛淡然笑道:“谢总的话我不明白。”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刷刷刷,笔走龙蛇,如有神助一般写完了这幅对联,等墨迹干了之后,顾养养让人把对联贴在小舞台的两侧。众人之中不乏内行人在,看到这幅字,啧啧称赞。
“鹤声,张扬是我的一位小友,火气大了一点,这次你们门中有人打伤了他的朋友,他去问个清楚……”
罗慧宁摇了摇头,端起茶盏轻抿了一口,停了一会儿方才道:“他固执得很,我的话他也未必肯听。”
张扬道:“还有表演?”
谢坤举微笑道:“乔小姐,这么久没见你,我还以为你不愿回京城呢。”这句话一语双关,虽然说得隐晦,可是乔梦媛仍然能够听出他在暗指什么,他这句话似乎和最近风传她并非父亲的亲生女有关。
钟新民看到张扬也非常的高兴,他赶紧过来和张扬握手,并将张扬介绍给那位姓谢的男子:“谢总,这位是滨海市委张书记,张书记,这位是汉鼎集团的总裁谢总。”
张扬微笑道:“那也不能由着别人欺负,今天的事情我自有办法。”
“啥?”
张大官人干咳了一声道:“那啥,咱们好像应该谈工作吧,你们这些女同志怎么就这么喜欢跑题呢?”
当晚由滨海市政府做东在会展中心酒店请工作人员吃饭,董玉武和常海天都到了,乔梦媛考虑事情非常周到,特地让柳丹晨将京剧院的领导钱春楼和于红昭请了过来,他们和张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相谈甚欢。
帮助柳丹晨疗伤之后。张扬和乔梦媛回到她的房间,乔梦媛叹了口气道:“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不知道到底招惹了谁?”
张扬知道赵天才说的都是实情,他皱了皱眉头,低声道:“天才,我最近要去京城一趟,你帮我盯着他,有什么异常情况,马上电话通知我。”
张扬道:“从养养和柳丹晨受伤的情况来看,对方肯定是门中高手,我现在就找他们理论去。”
常海天道:“展会一开始就很成功,来了很多的客商,可是柳小姐表演的时候,不知从哪儿冲来了一群人,成桶的油漆颜料就往咱们展台上泼,现场乱套了。养养去抓人,结果还被人打了一拳,柳小姐也受伤了,那帮人都很厉害,保卫赶来之前,全都上车逃了。”
电话那头响起常海天焦急的声音:“张书记,出事了,你赶紧回来!”
滨海商贸团已经在京城国贸会展中心安营扎寨,常务副市长董玉武、招商办副主任乔梦媛、保税区指挥部负责人常海天都已经提前来到这里,也显示出他们对这次招商工作的重视。
乔梦媛看到张扬突然出现在现场,不禁有些惊奇,毕竟之前他都没有确定要来参加经贸会,不过乔梦媛也知道张扬素来行事随心所欲,神龙见首不见尾,也没有感到太过突然,她笑道:“张书记。你什么时候来的?”
张扬让她掀开t恤,顾养养虽然心中喜欢张扬,可是在他面前暴露肌肤,仍然羞涩无比,咬了咬樱唇,闭上双目,这才慢慢将衣服掀起。
张大官人笑道:“谢什么?如果这次不是给我帮忙,也不会受这样的委屈。”
张大官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忽然意识到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和罗慧宁还是产生了一些隔阂,如果在过去,他肯定不会和她客气,他不知道为了什么,或许是他和文浩南恶劣的关系让他在心底不由自主对文家产生了疏远感,或许不仅仅是他自身的问题?hetushu.com张大官人来不及细想,出门打车直奔国贸会展中心而去。
乔梦媛道:“我来京城之前,他也找我了解过丢车的事情,有些事你虽然不告诉我,可是总有人会说。”
顾养养一双美眸之中洋溢的全都是喜悦之色,无论在任何时候,她都不掩饰见到张扬的开心和快乐。
保安部长已经大步走了出来,这厮足有一米九十的高度,这身高,这块头一看就是门神级别的人物。他有些纳闷地看着眼前这两位,乔梦媛美丽动人,根本不像一个练家子,张大官人虽然身板儿也算凑合,可看样子也不像什么高手。敢来大成武校踢馆的人物真的不多,这小子莫非是个傻子?
张扬虽然不认识眼前这位,可汉鼎集团的大名他是听说过的,汉鼎集团是国内最大的企业集团之一,其业务范围涉及到钢铁、造船、新能源等多个行业。这两年汉鼎的发展速度惊人,其集团总裁谢坤举也一跃成为国内顶级富豪。
谢坤举呵呵笑了一声:“是啊,这世上的太多事都让人意想不到,我们看到的听到的未必都是真的,各位,我先走了,对了,有机会我做东请大家吃饭。”他说完礼貌地向众人颔首告辞。
张扬笑道:“干妈,您字写得越来越隽秀飘逸了。”
“那你担心什么?”
张扬道:“北港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对于一个病重的患者,一味地用猛药可能会适得其反,浩南现在在北港做事的风格过于激进,我认为他在短期内或许可以取得一些进展,但是用不了多久这样做的弊端就会显现出来,之前监察厅厅长刘艳红就遇到了一起人为车祸,我不想浩南遇到危险。”
张扬点了点头道:“这是他能力的体现。”
张大官人望着她的样子,有些话就不忍心继续说下去,文浩南和他之间何止是工作上的问题,文浩南一直都在针对自己,罗慧宁不知为何会显得这样心灰意冷,张扬不敢问,也不忍再问。他适时的转移话题道:“干妈,最近干爸在忙什么?”
张扬道:“如果干爸开口呢?”
张扬拍了拍后脑勺道:“你看我这记性,最近只顾着忙工作,居然把这档子事儿给忘了。”
“你这次来京城是……”
谢坤举微笑着向张扬伸出手去:“久仰张书记大名,在下谢坤举。”
顾养养看到张扬过来,心中忽然感到一阵酸楚,眼圈都红了,她摇了摇头。
乔梦媛道:“你只要敢,我就跟着!”
乔梦媛道:“有啊,你忘了,这几天会有表演。还是你帮忙请来了京剧院的柳丹晨。”
乔梦媛道:“先回酒店再说。”
张扬笑道:“我还以为你要阻止我!”
柳丹晨道:“我突然有些害怕了,冲着这幅字,要有多少人上来打擂啊,我是来友情演出的,最后让人打个鼻青脸肿的回去,岂不是冤枉。”
张大官人欣然点头,来到现场的书案前,拿起毛笔饱蘸墨汁之后问道:“写什么?”
乔梦媛道:“这些人都有些声望,不可能去干这种泼皮无赖的行径。”
张扬笑道:“有道是计划不如变化,留在滨海也没什么事情好做,还不如来京城帮帮忙。”
张大官人道:“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看来他针对我的那点事儿,全世界都知道了。”
顾养养道:“张扬哥,谢谢你。”
张大官人道:“你这是夸我还是骂我呢?”
大门缓缓打开,张大官人昂首阔步走入大成武校内,乔梦媛赶紧跟在他的身后,虽然明明知道张扬这么做事嚣张了一点,狂傲了一点,可是她不知为什么,心中就是喜欢,无法形容地喜欢。换成过去,乔梦媛绝对无法想像自己会陪着他做这种疯狂的事情,可是她现在却真真实实的就在他身边,亲眼见证着他所做的一切,当然其中有一个最最重要的原因,自己担心他出事。
乔梦媛道:“真不知道你们是兄弟还是冤家。”
张扬道:“老爷子,这件事就不麻烦您了,您要是出面,他们也未必肯把这个人交出来,江湖中人,谁不护短啊。”
罗慧宁道:“张扬,我知道你是为他好,可是你们都已经大了,很多事情并不是我能够干涉的,顺其自然吧,你只要记住一件事,你们是兄弟,不可以因为工作上的事情伤了和气,浩南那里,我也是这样说。”罗慧宁说完,表情有些黯淡,似乎有些心灰意冷。
谢坤举笑道和*图*书:“前些日子,我们集团有个自动化项目,我首先想到的就是你们的公司,可后来一问,才知道乔小姐已经将集团转手了,真是可惜,乔小姐很有商业头脑,就这样退出了商界真是可惜。”
江湖仍在,只是不是过去的江湖,在葛鹤声的眼中,史老爷子已经属于被时代淘汰的一类,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现在的武林中人,必须要适应时代。八卦门虽强,可是受门规所限,他们的发展必然止步不前。归阳门在父亲的一代声势还远远不能与八卦门相提并论,可是在他这一带已经茁壮成长,不然自己何以成为京城武协秘书长。
罗慧宁道:“等我抽出时间,邀几位朋友去给你们捧捧场。”
大成武校虽然是武术学校,但是仍然脱不了江湖气,这里的保安也不是寻常人物,闲人不让进,踢馆的他们倒是同意放行,但是得有一个条件,必须过了他们这一关。
等乔梦媛他们闻讯赶到,那帮人已经离开了,他们显然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来得快退得快,现场保安没有抓住一个人,张大官人看到现场狼藉一片的情景,脸都青了,不过他一言不发,警察也来了,毕竟这种级别的经贸会上发生这种事,其性质相当恶劣,影响极坏。
张扬取出伤药帮她涂上,微笑道:“休息一个晚上就能完全恢复。”
乔梦媛和张扬离开八卦门,上车之前乔梦媛看了张扬一眼,她并没有说话,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然后道:“先去哪里?”
张扬道:“我去说理,他们要是不讲道理,我只能鲁莽行事了。”
张大官人站在大成武校门前,保安刚刚已经告诉他,里面正在上课,闲人不得入内。张大官人微笑道:“我不是闲人,我是来踢馆的!”
张大官人砸了砸嘴巴,看来官真是没那么好当的,谢坤成兄弟都不是寻常人物,也就是乔家这么硬的背景,方才把谢坤成即将到手的津海市委书记抢了过去,张扬刚才已经感觉到谢坤举面对乔梦媛时表现出的敌意,张大官人才不管谢坤举是什么背景,只要他敢对乔梦媛不敬就是自己的敌人,当然今天谢坤举除了那句隐晦莫名的话,并没有任何过分的举动。
“都是你逼得!”
张扬送钱春楼几人离去的时候,在酒店的大堂和一群人迎头遇上,张扬认识其中的一个,是京北公司的老总钟新民,不过从钟新民所在的位置来看,他应该不是核心,走在中心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身穿白色t恤,咖啡色休闲裤,衣服虽然没什么特别,可是腰间的一条爱马仕皮带非常晃眼,钟新民只是他身边六个人中的其中一个。
这种公务上的应酬往往不会耽搁太久,八点钟的时候晚宴就已经结束。
柳丹晨的伤在腿上,当时她一脚踢向对方。对方一拳打在她的右小腿上,她的左腿也是淤青了一大片。
顾养养道:“对了,小舞台上还有幅对联儿没写,张扬哥,你书法这么棒,这件事责无旁贷吧?”
赵天才道:“无论什么原因,你对他都要小心为上,刚才的这番话你也听到了,他是铁了心要搞你,跟这种人讲仁义道德只怕没用。”
顾养养道:“聊你呢,张书记说喜欢大美女。”
十五年了,自己开办武校十八年,前三年还有人敢来武校挑战,可后来的十五年,再没有人敢来门前说三道四。葛鹤声手中的两个大铁球风车一般旋转,双目迸射出鹰隼般的光芒,初生牛犊不怕虎!好,今儿就让你看看,我这只老虎不发威,你当真以为我是一只病猫吗?
张扬道:“怎么了?”
史沧海听到这句话,老脸都有些发热,过去他的弟子何尝不是如此,自己和张扬之间也是不打不相识,史沧海笑道:“你在箭扣长城一战成名,京城武林中人敢于去挑战你的还真不多见。”
几个人把目光都投向顾养养,顾养养道:“舞台的布置就是个小擂台,你写拳打南山猛虎,脚踢北海蛟龙。”
他们正聊得热闹,柳丹晨也过来了。她是提前过来熟悉一下现场的,顺便和乔梦媛探讨一下明天的表演细节,这种展会上的表演不同于过去的舞台演出,舞台空间小,现场流动人员多。不可能按照传统的唱念做打来一遍,表演的重点部分应该放在京剧特色的展示。而不是一场完整的剧目,此前柳丹晨在电话中已经和乔梦媛沟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