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26章 恩爱夫妻

两人喝了杯酒之后,张扬又道:“谢坤举和赵柔婷的夫妻感情怎么样?”
张大官人将柳丹晨放下,然后牵着缰绳将马儿送给了随后赶到的马师,翟名望也闻讯赶来,西山马场开业这么久很少出现这种事情,在他的印象中,一次是张扬和陈安邦赛马的时候,陈安邦的赛马突然发疯,然后就是这次,巧合的是,两次张扬都在场,也就是说两次都跟他有关,这货和自己命宫不合吗?
谢坤举夫妇也随后告退。
张大官人笑道:“老大,我至于这么变态吗?我承认,我感情上的确遇到了麻烦,不过我也不至于到看到别人恩爱就仇视的地步。他们两口子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表面看着恩爱无比,相敬如宾,可就是有那么点奇怪,对了他们年龄都不小了吧?有孩子吗?”
张扬心中暗忖,赵柔婷因为自己的话已经对这位专家产生了怀疑,应该说她对谢坤举也产生了怀疑,这次的事情张大官人的确是无心,如果不是无意中窥破了药方的秘密。他还不知道赵柔婷和谢坤举这对看似恩爱的夫妻只不过是流于表面。
他这一问还真把周兴国给问住了,周兴国摇了摇头:“他们结婚也有十多年了,是啊,一直都没有孩子。”
张扬和周兴民中午分手之后。直接去了中华传统医学研究所,陈廷东每逢周二下午会来这里参加学术讨论,平时他在医院的时候是非常繁忙的,赵柔婷来他这里是谢坤举帮她预约好的,谢坤成还有事并没有陪她同来。所以赵柔婷才邀请了张扬,张大官人之所以答应过来,一半是出于同情,还有一半是出于好奇。这位在中医界赫赫有名的陈廷东教授为什么会给赵柔婷开了一张有害无益的处方?他究竟是本身的医术有问题。还是他根本是另有图谋呢?
张大官人笑道:“赵总,您还是别那么客气,叫我张扬吧,实在不行叫我小张也行。”他看了看周围,故意道:“谢总没来?”
张扬陪着她走入中华医学研究所的办公楼,赵柔婷道:“这里集结着国内中医学界最有影响力的一些精英,除了固定工作人员之外,很多专家也在这里设有办公室。平时会不定期前来相互交流讨论。”
张大官人拿起药方仔细看了看,双眉不由得皱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他低声道:“你和这个陈廷东很熟?”
张大官人从陈廷东诊脉的手法已经看出这个人很有些水准,陈廷东双目微闭,眉头紧皱,手指贴在赵柔婷的脉门之上,一副苦苦思索的样子,约莫两分钟左右,他方才放开赵柔婷的手腕,低声道:“赵总,你并未按照我的吩咐服药。”
张扬和谢坤举聊了几句,他们彼此心知肚明,这件事究竟是因何而起,又是因何激化,今天周兴国出面,并不是为了解决误会,而是为了平息矛盾,正如周兴国所说:“不快的事情就翻过去,以后大家谁也不要再提起。”
张扬微笑道:“赵总这句话不是在拐弯抹角地骂我吧?”
张大官人有意捉弄一下这个老骗子,左脚不着痕迹的贴近赵柔婷右脚的足踝,赵柔婷微微一怔,感觉一股热流沿着她的足部瞬间流向全身经脉,她的心跳突突突加速起来,张大官人装得若无其事,仍然坐在赵柔婷的身边,似乎一切跟他毫无关系。
赵柔婷道:“陈教授,对不起,今天实在是太忙了所以我才忘记。”
周兴国和谢坤举围着马场骑了几圈之后回到休息区,周兴国翻身下马道:“三弟,你不来试试?”
赵柔婷道:“我想这座大楼里,没有一个人能够像你这样仅凭着嗅觉就能够判断出药物成份的。”
周兴国点了点头道:“兄弟,听我一句话,京城是个是非圈,在这里生存,必须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我们看到的事情往往只是表面,背后的很多事情远比我们想象中要复杂得多。”
陈廷东道:“钱教授不急着走,刚好你在,帮忙给赵总共同诊断一下。”
赵柔婷的目光和他对视了一下,稍稍有些慌乱,只觉得张扬的目光极其犀利,似乎看穿了她的谎言,赵柔婷道:“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等找到了他,一切自然会水落石出。”
陈廷东道:“赵总,实不相瞒,当初我是不想为你治病的,因为对能否治愈你,我的确没有太大的把握,是谢总三番两次的登门,用他的诚意打动了我,我hetushu.com方才答应尽力一试,你还记得当初我的要求吗?”
谢坤举道:“我们本来就恩爱。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张扬故意道:“我和这个方永同素不相识,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针对我?”
张扬道:“大哥,咱们之间用不着如此客气吧?”
柳丹晨娇呼一声,身躯被甩了出去,张大官人眼疾手快,稳稳将她抱在怀中,一手仍然拉着马缰。
周兴国被他问得一愣:“很好啊,怎么了?”
那赛马挣扎了一通,发现无法挣脱张扬的束缚,终于平静了下来。
张扬道:“不清楚,应该是受惊了,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我又不懂马语。”
张扬笑了笑,在翟名望的引领下来到贵宾休息室。
谢坤举笑道:“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娶了柔婷为妻。”
谢坤举来到妻子身边坐下,赵柔婷体贴地递给他一杯茶。
周兴国点了点头道:“谢坤举的爷爷是我爷爷的老部下,我大哥出生的时候,我伯母因为难产去世了,所以我大伯和爷爷商量了一下,就把我大哥送到了谢家,谢坤举和我大哥年龄相仿。刚好都在哺乳期,所以陈阿姨就同时将他们两人一起拉扯大,对我大哥比自己亲生儿子还要好一些,我大哥在谢家一直上完中学方才回来,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对谢家的感情丝毫不次于我们周家。我和谢家兄弟也很熟,我们两家一直来往很多。”周兴国说这番话并不是没有目的的,他是要通过自己的解释让张扬充分了解周谢两家的关系。
那位刚才和陈廷东聊天的中年人起身道:“陈教授既然有客人来访,我先告辞了。”
陈廷东道:“钱先生怎么看?”
张大官人望着赵柔婷,敏锐地觉察到了什么,他低声道:“这张药方普通人是看不出门道的,对强直性脊柱炎应该有一些疗效,但是药物的配比方面存在问题,所以你长期服用,对你的身体有百害而无一利。这位陈廷东教授的名字我也听说过,在国内中医界名气很大,一个人拥有这样的名声按理说不应该是庸医,所以……”
张扬有些诧异道:“这么快就走?你昨晚才回来!”
连张大官人自己都觉得自己多管闲事。他和谢坤举夫妇本是矛盾对立的两方,可现在自己又主动插手赵柔婷的事情,唯一能够做出解释的就是医者父母心,张大官人看到赵柔婷的状况不知不觉产生了同情心。身为医者,张大官人最为憎恨的就是有人通过自身的医术害人。正所谓一码归一码,虽然他对谢坤举夫妇的作为有所不满,但是他并不能因为这件事而见死不救。
张扬笑道:“听说什么了?”
张大官人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老大,你这想象力也够丰富的。”
张扬虽然热血冲动。但是他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而且重情重义,这次的事情周兴国已经做过详细了解,事情的起因的确在谢坤举一方。他也把事情的经过向大哥周兴民进行了汇报,周兴民给他的任务就是一定要亲自出面消除张扬和谢坤举之间的误会,确保他们不要继续争斗下去。
周兴国笑道:“我还以为你无所不能呢,这事儿真是奇怪,刚才没什么可怕的事情啊,难道它害怕柳丹晨?你说动物和人是不是审美观不同啊?我们看着漂亮的,动物感觉恰恰相反?”
徐建基笑道:“你别在这儿放,千万别影响我食欲。”
周兴国道:“真是让人羡慕啊,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赵柔婷抿了抿嘴唇,低声道:“你怀疑他是故意为之?”
赵柔婷从手袋中拿出一张药方递了过去,她今天是有备而来。
赵柔婷微笑嗔道:“行了,别在人前晒恩爱了。”
张大官人听到钱龙两个字不由得留意看了看那位中年人,他过去虽然没有和钱龙打过照面,可是钱龙的徒弟朱红冠他是领教过的,当初朱红冠为萧国成治病,险些把萧国成给弄死,幸亏张扬及时出现救了萧国成一命,在张大官人的印象中,朱红冠就是一个江湖骗子,徒弟这样,想必师父也好不到哪里去。
翟名望心中嘀咕着,可这种话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来的。
柳丹晨经过这起风波,情绪大受影响,没多久就告辞离去,顾养养主动提出去送她。
有了周兴国这个东道,当天的气氛非常融洽,几个人去马场玩的时候,张大官人并没有上和_图_书马,而是坐在一旁的休息区喝茶,和他一样没有下场去玩的还有赵柔婷。
赵柔婷道:“张书记,谢谢你能来。”
张扬道:“事情已经说清楚了,只是误会。”关于他和文浩南之间的矛盾他不愿多谈。
张扬笑道:“既然能够被称为专家,想必还是有一定水准的。”
赵柔婷道:“他是坤举的朋友。”
钱龙点了点头,赵柔婷将手腕重新放在腕枕上。
赵柔婷此时感觉到张扬贴近自己足踝的地方那股灼热的气流变得清冷起来,加速跳动的心跳又开始变得缓慢。
休息区的人们慌忙起身逃走,生怕被这匹发狂的赛马冲撞。
赵柔婷道:“人和动物最大的不同就是,人喜欢说谎,喜欢戴上虚伪的面具。”
张扬对西山马场并不陌生,今年年初的时候他曾经和乔家子弟一起过来玩,乔鹏飞在这里一枪崩掉了陈安邦的纯种赛马。那件事干得让整个京城太子圈为之震动,明确宣布了乔鹏飞的回归,那段时间是乔家最低潮的时候,正是乔鹏飞的那一枪,让所有人开始意识到乔家仍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乔家的第三代之中仍然有这样的强横人物,从那时起,经历低潮的乔家,开始一点点复苏,虽然其间风波不断,但是仍然不妨碍乔家的复苏,如今乔振梁已经成为津海市委书记,而乔鹏飞也已经正式步入政坛,在平海省春阳县担任县委副书记。
那马师解释道:“平时这匹马性情最为温顺,不知今天怎么了?”
张扬道:“这药如果你继续吃下去,恐怕活不过半年。”
张扬道:“你是说方永同的事情上并没有说实话。”
周兴国将话说到这个份上,张扬已经不好推脱了,他笑道:“大哥,咱们兄弟之间还要说这些吗?你既然开口了,我权当谢坤举是个屁,现在就把他给放了。”
赵柔婷带着张扬来到陈廷东位于五楼的办公室,陈廷东正在房间内和一位面色红润的中年人聊天。看到赵柔婷进来,陈廷东微笑点了点头,专家就是有专家的气魄,虽然赵柔婷有钱有势,可是在陈廷东的眼中,你终究还是一个病人。
除了柳丹晨意外发生的插曲,周兴国对今天的会面还是相当满意的,他这个和事佬尽职尽责,张扬和谢坤举也都给足了面子。身为大哥,周兴国非常担心张扬的个人问题,当天中午,两兄弟离开西山马场之后,并没有走远就在附近的一家山村野店小酌了几杯。
张扬跟他商量了一下,走入马厩之中,那马儿看到张扬,一双耳朵顿时支楞了起来,显然认得这位就是刚才把它硬生生给拽住的。张大官人张开双手,手心向前,示意自己并没带什么东西,靠近赛马之时,那马儿不安的四蹄踏步,不停打着响鼻。
周兴国和张扬走得最晚,临行之前,张扬还特地去看了一下那匹突然发疯的赛马,马儿已经被关到了马厩之中,不过情绪还是相当的不安,在马厩之中焦躁地转着圈儿,不时发出嘶鸣。
赵柔婷道:“今天工作太忙,我忘了。”她语气平淡,似乎根本没有把自己的病放在心上。
陈廷东向钱龙道:“钱先生,你也帮赵总看看。”
张大官人放下茶盏,大步向那匹赛马迎去。柳丹晨俏脸惨白,看到张扬迎了上来,惊呼道:“让开,你赶紧让开!”眼看赛马的前蹄就要踏在张扬的身躯之上,张大官人倏然一闪,从马前绕到了马侧,一把稳稳抓住了马缰,伴随着他的一声怒喝,硬生生将赛马拉住,那赛马一声长嘶,两只前蹄高扬而起,马身几乎和地面形成了直角。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我没听说过这样的地方。”
赵柔婷道:“经贸会的事情已经查明了,是我公司的方永同让人做的,虽然我们夫妇并不知情,但是在这件事上我们也负有相当的责任。”
张扬笑道:“怎么可能?”周兴国的这番话虽然是开玩笑,不过却提醒了张扬,现场并没有任何可怕的东西,何以这匹赛马会受到如此的惊吓,难道说真的是柳丹晨的原因?转念一想,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动物毕竟不是人类,说不准什么时候犯脾气。
西山马场的老板翟名望一脸笑容地迎了过来,他和张扬只有一面之缘,不过印象深刻,和张扬握了握手道:“张书记,周公子他们都已经到了,在贵宾休息室等您呢。hetushu.com
徐建基道:“乔梦媛也不错啊,人长得漂亮,家世又好,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你丫命咋就恁么好呢?”
赵柔婷道:“最近都是陈廷东教授给我开得药方。”
张大官人听到这里心中暗骂,这位陈专家可真不是东西,你丫开得是什么处方?根本就是意欲夺人性命,麻痹的,什么狗屁专家,简直是医学败类。
张大官人本来已经计划明天就离开京城。经贸会今天就结束了,滨海虽然发生了那件不快的插曲,但是总体收获颇丰,算得上是不虚此行,这件事是公事。若是谈到私事,也是张扬这次来京的主要目的。是想当面向罗慧宁谈谈文浩南的问题,却没有想到遭遇了苏菲被劫一事,他和文浩南之间的关系非但没有缓和,反而变得雪上加霜,正可谓人算不如天算,张大官人对这种状况也只能顺其自然了。
张扬道:“两回事,我承认乔老对我不错,我对梦媛也不错。”
张大官人呵呵笑了一声道:“巧合,只是巧合罢了。”
钱龙一双眼睛瞪得老大,赵柔婷的脉搏越来越慢,逐渐变得微乎其微,几不可闻,钱龙自问见多识广,可这种奇怪的脉相他根本就是前所未闻。过了一会儿,放开了赵柔婷的脉门,嘴唇紧闭。
张扬道:“这次谢坤举针对的是乔梦媛,他把谢坤成没有当上津海市委书记归咎到乔家身上,所以才去滨海的展台上上演了这么一出,想给梦媛难堪,以这种方式泄愤,只是他没有想到我会追根溯源找到他的身上。
张大官人在政坛的时间越久,越明白血统对仕途影响的重要性,他在官场是个另类。
张扬帮着周兴国斟满酒杯道:“我听说周省长从小就在谢家长大?”
张扬道:“赵总的话我听不懂。”
两位专家自然不会深究张扬的身份,陈廷东先帮赵柔婷诊脉。
周兴国坚持道:“面一定要见的,只有见面才能冰释前嫌,而且这件事错在谢坤举,明天你把养养和柳丹晨都带来。”
谢坤举道:“我和张书记见过很多次了。”他主动向张扬伸出手去。
周兴国道:“我今晚就要回去了!”
张扬道:“我虽然能够猜到方剂中药物的成分,却不能知道具体的配比。”
张扬笑了笑,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赵柔婷和顾养养昨晚就有一面之缘,今天见面很快就熟识了起来,顾养养天真烂漫,毫无机心,赵柔婷对她也颇有好感,相比而言,她很少和柳丹晨交谈,毕竟在她眼里柳丹晨只是一个戏子罢了,她和顾养养的出身相似,都是警察,更能找到共同的话题。
带着顾养养和柳丹晨两位美女,无论出现在任何场合,必然会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他们三人出现在西山马场的时候,很多人的目光就瞬间被吸引了过来,当然多数目光都集中在两位美女身上,可当这些人看清中间的张扬时,很快目光就变得收敛而矜持,张大官人在京城的名气也非同一般。
赵柔婷微笑道:“陈教授好!”
周兴国道:“没必要,你和谢坤举的事情可谓是阴差阳错,他针对的也不是你,你也不是故意要对付他。”周兴国将这件事看得很透。他停顿了一下道:“你和乔梦媛之间是不是已经建立恋爱关系了?”
远处传来顾养养和柳丹晨的欢笑之声,她们你追我赶玩得倒是开心。
两人碰了碰酒杯一饮而尽,周兴国道:“我也不瞒你,这件事我大哥已经知道了,是他让我赶紧回京解决这件事的。”他口中的大哥就是平海省长周兴民。
赵柔婷分别向顾养养和柳丹晨表示了歉意,从这一点来看,今天谢坤举夫妇还是很有诚意的。
周兴国道:“其实很多事情没必要追究到底,大家心知肚明最好,真正点破了,谁都不好看。”
那中年人点了点头,陈廷东将他介绍给赵柔婷道:“这位是国内鼎鼎大名的气功大师钱龙先生。”
张扬道:“赵总虽然得了强直性脊柱炎。但是并不致命。前提是从现在开始就要停止服药,针对你的病情重新开一张方子。”
赵柔婷道:“依你之见,我还能够活多久?”问话的时候,她的目光盯着马场之中,看到丈夫正骑着一匹黑色骏马在跑道上驰骋,和周兴国你追我赶不亦乐乎。
赵柔婷缓缓落下茶盏道:“重要吗?其实我们之间本没有什么矛盾。”
赵柔婷也把张扬介绍hetushu.com给他们,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并没有说张扬是她的司机,而是说张扬是她的表弟。
张扬道:“见面的事情就算了吧,我和他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见面彼此难免尴尬。”
周兴国大声道:“不要慌。抓紧缰绳。”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匹红色赛马已经改变方向,朝着休息区狂奔而来,赛道旁约有一米高度的围栏轻松跃过。
周兴国端起酒杯道:“兄弟,就凭你这句话,当哥哥的就应该好好谢谢你。”
张大官人听他这么说不由得嘿嘿笑了起来:“我就是随便那么一说。”他心中却暗想,难道赵柔婷的强直性脊柱炎是他们夫妇不要孩子的根本原因?
周兴国道:“她们两人受了委屈。这件事大家心知肚明,我如果只是向着谢坤举说话,你肯定要以为我这个当哥哥的偏心,谢坤举那边也得为自己的行为承担一些责任。”
钱龙自然感觉到脉相的突然变化,他的目光变得有些诧异,手指不由自主下压了几分。
张扬道:“你吃了多久?”
张扬点了点头,他能够体谅周兴国的苦衷,端起酒杯道:“大哥,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继续针对他。”
张扬来到研究所门外停车场,看到赵柔婷站在一辆黑色保时捷前,她已经来了一会儿。看到张扬到来,她向张扬点了点头,因为脸上戴着一副宽大的墨镜。所以张大官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张扬道:“塞车,我对京城的道路也不熟。”
周兴国道:“你是我兄弟,谢坤成兄弟两人和我们周家的关系非同一般,可以说跟亲人没什么分别,你们要是发生了矛盾,我是最难做的。”
张扬道:“你说他们也都算的上是事业有成吧?两口子结婚这么多年为什么不要孩子?是一方有问题?还是他们根本就不想要?”
张扬本将他定义为一个老骗子,可想不到钱龙的诊脉手法也是相当的专业。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道:“不了。昨儿腰拧了,受不了颠簸。”
钱龙嗳了一口气道:“恕我直言,赵总的病很重!”
张扬道:“赵总还没有告诉我,你的药方是谁给你开得?”
两人坐在遮阳伞下,赵柔婷端起红茶抿了一口道:“张书记,昨晚你所说的那番话我还记得。”
张大官人对谢坤举是厌恶的,但是大哥周兴国出面,自己也答应了不再追究,自然表现出了相当的豁达大度,他微笑和谢坤举握了握手道:“我和谢总已经很熟悉了。”
张扬道:“两位哥哥,别拿个人问题做文章,我和乔梦媛就是朋友关系,你们别乱讲。再说了,咱们今晚见面也不是为了谈论个人问题。”
赵柔婷道:“今天下午我要去陈教授那里复诊,张书记愿不愿意和我同去?”她说完。歉然道:“我知道,可能我的要求有些冒昧,但是我对医术真的是一无所知。”
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周兴国道:“我说你小子是不是闲的蛋疼?人家两口子要不要孩子跟你有个屁的关系?你不是闲吃萝卜淡操心吗?”
周兴国道:“我听说他把你当成绑架苏菲的嫌疑犯给抓了进去。”
赵柔婷道:“记得,当初陈教授只要求我一件事,就是让我一定谨遵医嘱,必须要按照您的要求服药。”
周兴国笑道:“这次回来,本来就是为了调解你和谢坤举之间的关系,当然,我顺便还有个合同要签,我也不瞒你,这次是我大哥给我的硬性任务,必须要完成,他也不想你和谢坤举闹得太僵。”
张扬道:“带他们做什么?”
张扬道:“没什么,我就是感觉他们两口子在人前表现的太恩爱了,什么事儿过犹不及,感觉总有那么一点表演的成分。”
周兴国道:“我约了谢坤举,明天咱们一起去西山马场玩。”
张扬微笑道:“我和这位陈廷东教授素昧平生,而且以我们目前的关系,我并不适合评判这件事。”张大官人已经把握到其中的微妙之处,难道赵柔婷夫妇之间的关系并不像表面看到的那样和睦,如果赵柔婷按照这张药方继续服用下去,那么半年之内必然一命呜呼,按照赵柔婷所说,她和陈廷东的关系也就是普通关系,反倒是谢坤举和陈廷东更熟悉,那么问题就出现了,谢坤举对这张药方到底知不知情?如果他知情的话。明知药方对赵柔婷的身体有害,为什么还要让她服药,难道说……张大官人想到这里,内和图书心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赵柔婷才不相信这是巧合,张扬无疑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国医高手。她向张扬道:“回头去他办公室,我就说你是我的司机。你帮我看看他这个人是不是有问题。”
陈廷东面露不悦之色:“原来赵总仍然记得啊。”
张扬道:“看来以后见到周省长,我还得向他解释一番。”
张扬笑眯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此时赛马场上忽然发生了变故,柳丹晨所骑得那匹马儿不知怎么受了惊,在赛道上上蹿下跳,柳丹晨吓得花容失色。紧紧抓住缰绳,双手搂住了赛马的脖子。
周兴国在马厩外等了十多分钟,方才见到张扬出来,他有些好奇道:“怎么了?那匹马什么毛病?”
赵柔婷道:“国内各种各样的学术机构有很多,不过其中一大部分都养着一批蒙混度日的庸才。”
陈廷东道:“身体是你自己的,你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啊,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只是这样做,实在对不起谢总的一片苦心啊。”
周兴国笑道:“你小子现在是不是心理扭曲啊?因为自己感情上出了问题,所以就见不得别人恩爱?”
赵柔婷微笑望着张扬和丈夫握手的一幕,总觉得两人都显得那么虚伪,这个世界上真实的东西实在是不多。
一句话就将讨论的议题拉回到了主题,周兴国道:“三弟,这次我回来就是想做个和事老,帮你和谢坤举调解一下,过去发生过的事情,无论是谁得罪谁,既然过去了,咱们就一笔抹过去,从今天开始,大家看在我的面子上别再针锋相对,老弟,你给不给我这个当哥哥的面子?”
赵柔婷道:“一年了吧,现在的这个方子调整了不到一周的时间。”
周兴国深有同感的点点头,想当初,他对乔梦媛也心动过,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人家对他不来电,所以周兴国也及时调整方向,断了念想。
赵柔婷道:“我病了很多年,而且病情始终没有好转,最近这一年,我感觉自己的病变得越发严重了,照你看,我的情况会不会持续恶化下去?”
赵柔婷叹了口气道:“每个人都很虚伪,包括我自己。”
周兴国道:“你跟文浩南的事情我也听说了。”
张大官人心中暗笑,根本就是谢坤举所为,现在他们夫妇俩口径一致,全都将责任推到了方永同的身上,这个方永同无疑背了黑锅。
张扬笑道:“没影的事儿。”
赵柔婷的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忧伤,她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儿,方才道:“张书记,可以为我保密吗?”
此时张扬已经将脚收了回去。
周兴国又和顾养养柳丹晨打了个招呼,为谢坤举和张扬介绍道:“你们之间应该不用我介绍认识了。”
张扬道:“大哥。你既然开了。,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这次的事情就此作罢。”
张扬将赛马逼到墙角,终于将手掌落在赛马身上,张大官人虽然没有专攻过兽医,可是对这方面多少了解了一些,这赛马明显受到了惊吓。张扬一手摸着它的头顶,一手在它的鬃毛上轻轻抚摸,赛马的情绪似乎镇定了一些。张扬向马师交代道:“给它弄点星星草吃,我看这马场附近有不少,那东西能起到安神的作用。”
张扬道:“我倒忘了!”他怎么会忘,昨天他道破赵柔婷罹患强直性脊柱炎的事实。
周兴国和谢坤举夫妇都已经到了,正坐在里面聊天,看到张扬他们进来,周兴国笑道:“三弟,你迟到了啊。”
赵柔婷道:“我一个人过来的。”她并没有解释谢坤举没来的原因。
赵柔婷还没有什么,站在她身后的张扬却大感惊奇,别的不说,这个陈廷东单从赵柔婷的脉象就已经能够推断出她没有按照医嘱服药,足以证明他的医术很高,如果这样的话,他给赵柔婷开这张处方的动机就让人怀疑了。
周兴国道:“那你这么维护她?而且我听说上次乔老和我爷爷相约泡温泉的时候,还专门把你带着。”
张扬道:“你这次回来劝我息事宁人,就是不想我把事情闹得太大。”
周兴国能够成为京城三公子之首并不是偶然的,他处事公道,为人大度,正是因为他的成熟和豁达才赢得了众多高官子弟的尊重。
周兴国道:“我相信你,你也放心,谢坤举那边我已经跟他说过了,以后他也不会做任何针对你的事情。”
周兴国看到他不愿提起,也没有继续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