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39章 反击开始

两名士兵拖起张扬,一人押着金敏儿,将他们关到了地下室内,听到外面房门上锁的声音,金敏儿方才扑到张扬的身边,关切道:“张扬,你有没有事?”
两人低头望去,果然看到掌心之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小点。张扬道:“随着时间的推移,黑点会变成黑线,黑线会顺着你们的手臂蔓延,等黑线蔓延到心脏部位,你们就一命呜呼了,当然你们也不用担心,只要大家合作愉快,救出金将军后,我会将解药给你们,七天内你们也不会有什么异常状况。”
张扬打量着权正泰,直到现在他也拿不准权正泰究竟站在哪边的阵营之中。
张扬冷笑道:“威胁我?”
金承焕道:“你不敢杀我,即便是总统他也不敢对我动手,你的背后有人,在他们无法确定可以控制军界之前,还不敢夺走我的这条命。”
金承焕望着车明昊:“是我帮你报了杀父之仇,是我帮你的家族讨还了血债。”
车明昊仍然在犹豫。
张大官人从权正泰的细微表情悄然判断着他是否在说谎,一个人说谎的时候,总会在细微之处暴露出一些破绽,张扬并没有从权正泰的身上找到异常,当然,他也清楚像权正泰这种专业谍报人员,都受过严格的测谎训练。这帮人心理素质强大到可以骗过测谎仪。
崔贤珠道:“崔先生请坐!”她将身后的车明昊介绍给崔志景。
崔志景保护张扬非常尽力,他不想张扬无辜送命,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来此之前,张扬给他和权正泰吞下了一颗古怪的药丸子,据说没他的解药七天后自己和权正泰就得一命呜呼,张扬要是死了,他们也活不了。崔志景看出车明昊又产生了疑心,他低声道:“这个人来头很大,他的父亲是中国政府的副总理!”其实文国权是张扬的干爹,崔志景为了加重说服力度干脆说成了张扬的亲爹,反正车明昊也不清楚中国到底有多少副总理。
关键时刻崔志景却道:“且慢!”
崔贤珠向车明昊看了一眼。显然在征求他的意见。她的目光暴露出这件事的主谋并非是她,车明昊比起她更为关键。车明昊道:“崔先生既然将她送到这里来,想必听说了一些事情。”
崔志景笑道:“如果我想找出金小姐,只要让人将你包围,我想,她就会不顾一切地冲出来救你。这样一来,她的行踪自然会暴露,张先生,你以为我说得对吗?”
张扬道:“你怎么这么确定?”
听到崔贤珠这么说车明昊也不由得有些犹豫,他本想一枪杀了张扬,可是这一枪射出恐怕就要闹出一场重大的国际事件,恐怕比导弹打到北韩影响还大。
张扬道:“七日断命丸,服下之后,七天之内如果得不到我亲手配制的解药,就会七孔流血而死,我必须要为我们的合作买点冒险,你们说是不是?”
金承焕低声道:“为什么不杀了我?”
张扬低声道:“敏儿,我们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崔志景那帮人到底是不是真心帮忙,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张扬道:“你是KBR的首领,你应该有办法找到金将军。”
崔贤珠道:“我和他约好四点相见。”她抬头看了看时钟道:“他应该过来了。”
车明昊的目光倏然一变:“你很了解他?”
崔志景道:“在没有获得总统授权的情况下,我无法动用KBR的全部力量,而且在我们的内部,并不能做到协调一致,如果我们在行动之前就让人知道我想做什么,恐怕……”
崔志景道:“一场政治风暴,宋相吉是下届总统竞选的有力竞争者之一,金承焕将军是他的坚定支持者。”
铁门被缓缓拉开,一束亮光从外面照射进来,照在金承焕的脸上,看得出他的面部有些浮肿,头发非常凌乱,金承焕眯起双目,试图辨认出来人,可是强烈的光线却让他无法看清。
车明昊抬起脚狠狠踢在金承焕的腹部,他疯狂殴打着金承焕,直到有士兵附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他才放弃对金承焕的继续殴打。
崔志景道:“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我看最迟今晚总统就会宣布决定,一旦局势被他把握,再想逆转……”他缓缓摇了摇头。
崔志景为张扬叫了杯咖啡,微笑道:“张先生是正泰的朋友。你的事情我听说过一些。”
车明昊快步走入客厅内。
张扬点了点头。
车明和-图-书昊的表情非常凝重,崔志景说得不错,他们并没有控制朝阳导弹部队,目前变乱的消息严格保密,金兆忠还没有得到确定的消息,如果真的被他得知了这件事,不排除崔志景假设的这种可能性。
崔志景道:“我在kbr多年,对于我们所面临的危机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如果上校不相信,我们可以一起去见总统先生。”
张大官人心中大感安慰,看来崔贤珠暂时没有对付金敏儿的想法。
崔志景道:“我认为现在的南韩政府需要一个作风强硬的领导人,现任总统显然不是最合适的人选。”他停顿了一下道:“这一系列的行动极其迅速果断,并不像总统过去的风格,总统的背后还有美国人在支持。”他深邃的双目盯住张扬道:“告诉我,昨晚在青禾医院究竟发生了什么?”
张扬点了点头道:“应该还活着。我最后见到他是在昨晚。”
“真的?”
张扬望着权正泰,他对南韩的政坛并不了解,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身为南韩保安司令的金承焕,手握兵权。居然在一夜之间就沦为阶下囚,甚至都没有做出像样的反抗。
车明昊却道:“崔先生拿出这么大的诚意,究竟想我们为你做什么?”
张扬直奔主题道:“金家发生了什么事情?”
权正泰道:“你知道金将军的情况?”
车明昊道:“我这么爱她,你却只将她当成一个玩物……”他的嘴唇颤抖着,愤怒充斥着他的内心。
金承焕的双目中布满血丝,他紧咬着嘴唇,默默品尝着鲜血的咸腥滋味,用疼痛来抵消心中的痛苦。
张扬道:“本来你们国家的内部事情轮不到我管,我也不想管,可是金敏儿是我的好朋友,这件事关乎到她的安危,我却不能置之不理。”
金承焕道:“如果我同意交出军权,但是我的条件是让他们将你干掉,你以为他们会答应吗?”
张扬道:“你要是喜欢,回头我多给你两颗。”
张扬摇了摇头:“给我一个可以相信的理由。”
崔志景的建议得到了金敏儿的同意,虽然张扬现在就能够带她离开南韩,脱离险境,但是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父亲身陷囹圄而坐视不理,她要挽救自己的父亲,即使冒险也不足惜。
张扬和金敏儿自然交给了崔贤珠,车明昊让人给张扬打了一针麻醉剂,他也不是普通人物,张扬在青禾医院杀了他这么多的得力手下显然不是寻常人物,他对张扬并不放心,不但给张扬打了麻醉剂还让人将他的双手双脚铐住。
张扬眯起双目:“我对崔先生的政治立场有些兴趣了,请问你支持谁?”
张大官人在黑暗中低声笑了起来,听到他的笑声,金敏儿方才知道他没事,长舒了一口气道:“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权正泰惊声道:“不可以,这样太危险了。”
崔志景道:“张先生应该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如果情况不对,你就会进入中国大使馆,我想金小姐应该就在使馆附近。”
张扬道:“好事还是坏事?”
崔贤珠道:“我可以先见见金敏儿吗?”
张大官人不是不敢冒险,而是他实在不愿用金敏儿的生命去冒险。
张扬道:“那就抱歉了,大家既然是合作,不能同日生,也得同日死,我要是出了事情,你们也玩完!”
金敏儿泪眼婆娑地望着张扬,美眸之中满是幸福的泪花。
张扬向崔志景点了点头,望着这位南韩谍报部门的最高负责人。第一眼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崔志景一头凌乱不堪的花白头发,很不起眼的一个中年人,但是如果你留意到他的双眼,会发现这双眼睛深邃而充满了智慧。
张大官人的鼻子因为她的这句话而感到发酸,他一把将金敏儿拥入怀中,轻吻她的俏脸低声道:“敏儿,你就是我的敏儿,我不要来世,我只要今生,这辈子,你必须要和我在一起,必须要做我的女人,我不可能让你出事,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崔志景听他说完,双眉紧锁,想了许久方才道:“必须要救出金承焕将军,虽然他目前被控制,只要他获得自由,他就可以授权军队行动,局势就可以扭转,政府在掩盖真相。”
金敏儿和张扬对望了一眼都是暗自松了一口气,金敏儿是为张扬担心,张大官人则是庆幸暂时不必穿帮。
张扬道:“我是一个外人,在汉m.hetushu.com城我两眼一抹黑更帮不上什么忙。”
崔志景点了点头:“我会尽快查处他的下落。”他的目光投向不远处中国使馆的大门,低声道:“张先生为什么会帮助金家?”
崔志景道:“还好我不是你的敌人!”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道:“没多少时间了,越早救出金将军,越早有扭转局面的可能,张先生,我认为你应该尊重金小姐的意见。”
张扬道:“金承焕将军应该是被他的妻子崔贤珠陷害的,他身边的副官车明昊背叛了他。”
崔志景点了点头道:“就在外面!”
金敏儿咬了咬嘴唇道:“张扬,我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无论他们是真心也罢,假意也罢,我必须要尝试一次,就算为父亲牺牲生命,我也不会在乎。”她握住张扬的手道:“张扬,你回去吧,返回中国,这里的政治纷争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不想你为我继续冒险……”说这句话的时候,金敏儿的眼圈都已经红了。
权正泰道:“告诉我,金将军是不是还活着?”
车明昊道:“如果不是因为她,你怎么会帮助我这个落魄之人,是,你帮我报仇,我很感激你,但是感激归感激,仇恨是仇恨,我不会因为你帮我报仇而忘记你霸占了我的女人。”
车明昊皱了皱眉头道:“真的?他不是kbr的负责人吗?”
权正泰道:“这也正是我想知道的事情,昨天突然传来消息,金承焕将军因为急病入院,几乎在同时汉城部分地区进行了一级管制。很多人都怀疑金将军出事了,可是今晨总统发言人公开辟谣,说金将军目前病情已经稳定,就在青禾医院治疗,而且公布了一部分他在接受治疗的录像。”他停顿了一下望向张扬道:“你刚才在电话中说,听到青禾医院发出了枪声?”
车明昊目光中火星迸射出来,金承焕显然说中了。
车明昊微笑不语,默默打量着崔志景的表情变化,判断着他的话究竟有多少可信的成份。
崔志景摇了摇头道:“如果那样的话,南韩只会陷入动荡和混乱中,会有更多的血腥和杀戮,却无法解决根本上的问题,没有了金将军的指挥,群龙无首,单凭那些军人是不可能扭转局势的。”
崔贤珠道:“应该是金敏儿找到了他,向他求助,结果被他抓住。”
张扬道:“如果那样做,你们所有人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崔志景有些奇怪地看着他:“这是什么?”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你终究还是带人来了。”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你还好吗?”
张扬警惕地看着崔志景:“崔先生什么意思?”
崔志景走入客厅内,崔贤珠微笑着迎了过去。主动向他伸出手去:“崔先生。很高兴和你见面。”
金敏儿握住张扬的手臂道:“张扬,我不想你再为我冒险,这件事必须我自己去做。”
崔志景和权正泰对望了一眼,两人的表情都显得有些无奈,同时也带着几分不相信。
张扬道:“你们不信,吃了再说!”
张扬道:“只要我们将真相公布出来不就行了?他的那些部下就会去救他。”
崔志景道:“我虽然不知道这次行动的策划人是谁,但是有件事我却清楚,金承焕是保安司令。他在军中的威望很高。”
不过张扬对崔贤珠这个女人并没有太大的把握,最毒妇人心,想出主意让那帮士兵侵犯金敏儿的就是她,现在金敏儿再度落入她的手中,还不知道这女人会想出什么歹毒的主意。张大官人早已下定决心,坚决不和金敏儿分开,只要崔贤珠胆敢对金敏儿不利,自己肯定要出手将她制住。
崔志景道:“必须做好两手准备,第一,展开行动营救金将军,第二,寻找宋相吉副总统的下落,第三联络北方司令张志勋将军,争取他的支持,如果可以顺利做到这三点,那么或许可以扭转整个局面。”
崔志景道:“金承焕将军昨天突发急病,据称被送入青禾医院抢救,但是青禾医院周边已经戒严。任何人不得入内,与此同时,锦云山所有的出入口都被封锁,此前那里正进行一场军事会议,在同一天副总统宋相吉突发心肌梗塞也送入医院抢救,我知道这些事不可能是巧合。”
看到张扬被注射麻醉剂之后软瘫在地上,崔贤珠轻声叹了口气,目光落在金敏儿的身上。她并没有多说话,摆了摆www•hetushu.com手道:“将他们先关到地下室里。”
崔志景道:“我首先声明一句,我是总统的坚定支持者。”
车明昊道:“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不说话?你是不是很痛苦,很难过?为什么不说?别撑了,其实哭出来会好受一点。”
权正泰道:“张先生请原谅我的决定,这件事我无权作出决定,牵涉的事情实在太多。”
张扬摇了摇头道:“崔贤珠那女人是个疯子,她之前怎样对待你我也看到了,我不可能让你自己去。”
崔志景对金敏儿还是相当客气的,他的计划就是佯装抓住了金敏儿,然后以此和崔贤珠方面联系,将金敏儿交给崔贤珠,以期能够找到金承焕的下落。至于张扬,本不是计划中的重点,他们也认为没必要两人都去冒险。可张大官人是绝不肯让金敏儿一个人单独前去的,张扬道:“我跟她一起过去。”
崔志景笑了笑道:“她是否平安无事?”
张大官人坚持道:“我不可能让敏儿一个人冒险,如果你们让她一个人过去,那么这件交易就此打住。”
崔贤珠道:“崔志景抓住了金敏儿。”
张扬摇了摇头道:“抱歉!”
张扬微笑道:“昨晚青禾医院的动静很大,权先生身为政府谍报部门的工作人员难道毫无觉察?”
权正泰显然被这个消息深深震惊了:“什么?”从权正泰的表情来看,他应该并不知道这件事。他向周围看了看,低声道:“这么说金将军遇到了很大的麻烦?他是不是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
车明昊愣了一下,双目之中充满了疑惑之色。
确信他们两人都吞下了药丸,张大官人又道:“现在看看你们的掌心是不是有个小黑点儿?”
KBR的负责人崔志景静静坐在露天咖啡馆的遮阳伞下,他的目光关注着中国使馆前,张扬和权正泰的交谈都在他的视线之内,看到两人并肩走了过来,崔志景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张扬望着崔志景的目光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摇了摇头道:“我不会让敏儿冒险的。”
车明昊并没有马上答应他,而是前往外面打了一个电话,回来之后,向崔志景道:“崔先生可以跟我去。”
张扬摇了摇头:“敏儿……”
张扬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向他讲了一遍,张扬对崔志景也并不是完全信任,但是目前的状况下他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
权正泰看了看崔志景显然在征求他的意见,崔志景想了了想,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道:“我佩服张先生的胆色,这样,我会亲自将金小姐交到他们的手中,假装和他们合作。”
“真的如此吗?”崔志景的语气中带着一些嘲讽的含义:“我想你们应该听说过朝阳防卫系统,这套反导弹系统是为了应对北韩的攻击所设立。启动密码掌握在总统和金承焕的手里。”
金敏儿小声道:“会不会有事?”她担心的是崔志景无法骗过崔贤珠的眼睛。
张扬皱了皱眉头,不知崔志景在打什么主意,轻声道:“我可以保护她的安全。”
车明昊道:“可是你却占有了我的女人。”
“他们?”
张扬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照你的说法,金将军只能听天由命了。”
崔志景摇了摇头道:“你错了。他虽然无法启动这套防伪系统,但是朝阳导弹部队的司令员金兆忠就是他的侄子,如果这里的事情传出去,金兆忠根本不需要对汉城发动攻击,只要他向北韩发射两颗导弹,那么……”崔志景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是车明昊和崔贤珠已经懂得了他的意思。
崔志景道:“为了表示诚意,我已经将他们带来了。”
张大官人虽然双手被铐,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保命应该没有任何的难度,应该说他不但可以保全性命,还能够将崔贤珠和车明昊一并拿下。眼看车明昊掏出手枪,张大官人自然没有白白送命的道理。
崔志景和她握了握手道:“夫人,我今天登门是有要事相商。”
崔志景道:“上校,你只怕还不知道他的身份吧?”
崔贤珠却认识张扬,当初张扬为她诊过脉还为她开过药。
两辆黑色现代汽车驶入将军府,崔志景先行下车,他并没有让人陪同,张扬和金敏儿坐在后面的一辆车内,两名KBR的特工用枪指着他们。
车明昊对他的话倒是相信了大半,张扬掺和到这件事里面的原因是金敏儿,普通和*图*书人是没可能和金承焕的女儿来往的,车明昊点了点头,终于暂时放弃了杀死张扬的念头。
权正泰道:“张先生,我认为这件事万万不可,金小姐对崔贤珠方面尚有利用价值,想必他们不会对她下手,可是你要是佯装被俘,只怕他们一枪就要了你的性命。”
权正泰道:“张先生大可以信任我,我一直都是金将军的坚定支持者。”
崔贤珠道:“不,你误会了,这么多年来,我心中只有你,他从未重视过我,只是将我当成一个玩物,我在金家受尽了屈辱……”
崔贤珠小声道:“他好像是中国一个小城市的市长。”南韩人的脑子里没有书记的概念,认为城市里最高官员就是市长。
车明昊咬牙切齿道:“因为我要折磨你,我要你活在世上痛苦下去。”
不过崔志景还是毫不犹豫地拿起了一颗药丸吞了下去。
权正泰赶紧摇了摇头。
崔志景道:“如果我说我真的不知道,你会不会相信?”
崔志景道:“我把他两人交给你们,我希望尽快能够见到金承焕。“
车明昊扬起手,面无表情道:“我不想听你提起金家的事情,告诉我,你这么急找我来做什么?”
张扬道:“蓝星集团的董事长金尚元先生已经被杀了!”他抛出第一个消息,其目的还是要观察权正泰的反应。
张大官人将两颗药丸放在崔志景和权正泰的面前。
崔志景道:“我将他们带来了!”
崔贤珠坐在将军府的客厅内,听到汽车的声音,她马上站起身来,来到门前迎接。
金承焕冷冷道:“记住你打我的这记耳光,以后我会加倍奉还给你。”
车明昊的多名手下死在张扬手中,他咬牙切齿道:“混账!”掏出手枪就准备将张扬当场射杀。
崔志景道:“我们实在想不出更多的办法,如果你们愿意配合我,装成被我抓住,我就可以利用你们取得崔贤珠那些人的信任,就有了和他们谈条件的砝码,让他们将我当成可以合作的盟友,沿着这条线,我们就可以找到金将军。”
崔志景笑道:“车上校,久仰了!”他在沙发上坐下。崔贤珠在他的对面坐了,车明昊坐在她的身边。
金敏儿掩住他的嘴唇:“不要说,我明白,我全都明白,虽然你心中一直都把我当成了春雪晴,可是我却依然爱你,此生或许我们无法相见,但是来世我仍然愿做你的情人,我只希望你心中记得的不仅仅是春雪晴,还有我,还有敏儿。”
权正泰道:“张先生,我想带你去见一个人。”
车明昊道:“他找上了你?”
崔志景道:“可以!”
车明昊道:“金敏儿呢?”
崔志景摇了摇头道:“有一个办法,不过需要冒险。”
崔志景道:“是否在你的身边?”
张大官人并没有马上反抗,虽然对方用上了普通人一倍剂量的麻醉剂,对他来说也不会有任何的影响,张大官人出手也是有底线的,第一是有人要伤害金敏儿,第二是有人对他的生命造成了威胁,只要别人不触犯他的底线,他仍然会忍耐下去,小不忍则乱大谋,在崔志景找到金承焕的下落之前,他们最好还是不要暴露。
崔志景从车明昊的表情上判断出他的内心开始感到害怕,无论他们的政治立场如何,没有一个人期望因为这次政变而导致南北战争。崔志景正是围绕这一点做工作,他也推断出车明昊的身后还有幕后人物,那个人应该不是总统,以车明昊的级别还够不上那样的大人物。崔志景道:“我想和金承焕见面,只有他开口才能让金兆忠自愿解除武装,我们整个大韩民族方能逃过战争的噩运。”
金承焕点了点头:“果然是你,车明昊,枉我这么多年一直待你如亲人,你居然这样对待我。”
张扬道:“KBR是南韩最高谍报部门吧,昨晚发生的事情你难道真的一无所知?”
车明昊点了点头,低声道:“他的嘴巴很硬,始终不肯屈服。”
车明昊道:“你不用担心,他和他的那帮手下已经构不成任何的威胁。”
崔志景道:“金承焕虽然被抓,可是保安部队的指挥权并没有旁落,只有他的授权才能号令整个保安部队,他如果出事,南韩必乱,总统想要坐稳政权,绝不敢现在就将他杀掉。这就是我们的机会,你们中国人有句俗话,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张先生难道不敢冒险一试吗?”
崔志景m•hetushu.com道:“到目前为止,从我的观点来出发都是好事。”
崔志景淡然笑道:“金小姐和张先生都不怕,我又有什么好怕?再说,如果我不亲自去和他们见面,又怎能显出我的诚意。”他拍了拍权正泰的肩膀道:“你只需要记住一件事,在我找到金将军的下落之后,马上发动营救行动,利用我们KBR的一切人员力量,即使付出再多牺牲也在所不惜。”
车明昊冷笑道:“以后?你以为自己还会有以后?一个叛国者,一个密谋推翻总统的人,你的下场会很悲惨,你知不知道,你大哥已经死了?”
车明昊又狞笑道:“你的女儿,呵呵,那个被你视为掌上明珠的女儿,你知不知道她有多么饥渴,要多少男人才可以 满足她的欲望?”
金承焕的双目中蒙上一层莫名的悲哀。
金承焕道:“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本来你的身上只有杀父之仇,可是为了报仇,你却不得不忍受夺妻之恨,车明昊,我一直都不知道你这么爱她,一个女人而已,如果当初你明确地告诉我,我会将她还给你。”
权正泰并没有陪张扬走到桌前,而是将崔志景的位置指引给张扬,自己则来到远离他们的位子坐下。
崔志景道:“张先生不用担心我会出卖你,如果我想对你不利,根本用不着那么复杂,只要我一声令下,从这里到中国使馆的大门前至少有十名狙击手在用枪瞄准你,就算你有通天遁地之能,也不可能从这么多神枪手的射程内逃出。”
崔贤珠来到他的身边,偎依在他的肩头,柔声道:“明昊,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是不是去见他了?”
张扬道:“我是一个外人,在我看来,这简直就是一场有预谋的政变。”
车明昊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来到沙发前默默坐了下去。
车明昊道:“他是谁?”
权正泰一脸的苦笑:“看来我们不得不拿出诚意。”他也将那颗药丸吞了,舔了舔嘴唇道:“甜甜的,有点朱古力的味道。”
张扬道:“看看情况再说。”
权正泰知道张扬仍然对自己充满戒心,他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的咖啡厅道:“我的上司。KBR的负责人崔先生就在那里。”
崔志景道:“张先生不必误会,我没什么其他的意思,刚才我跟你说过的三件事,后两件事我可以去办,但是第一件事,也就是营救金将军的事情我只怕有心无力。”
权正泰道:“张先生对我仍然不信任!”
车明昊摇了摇头,他忽然冲上前去,狠狠给了金承焕一记耳光,金承焕的唇角已经流血,但是他的目光中仍然充满着不屈和冷傲,望着车明昊,如同看着一条可怜的野狗。
张大官人听到这里颇感好笑,想不到自己稀里糊涂地卷入了南韩的政治纷争之中,这些事情本来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因为金敏儿的缘故,他又不能不去过问。
那个叫车明昊的男人离开了黑暗,出现在金承焕的面前,英俊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这样的笑容对于多数女性都拥有着强大的杀伤力,车明昊道:“你以为一个人会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的女人献给别人吗?”
权正泰重重点了点头。
张扬道:“金敏儿是我的好朋友。”
车明昊面部的肌肉明显抽搐了一下。
金承焕呵呵笑道:“虽然我是阶下囚,但是你更可怜,只不过是一条狗,过去是,现在是,以后还将是,车明昊,你给我记住,在你的主人跟我谈条件之前,你最好对我客气一些,至于你对我的家人做过的一切,我会加倍补偿给你。”
权正泰拿起药丸又道:“如果你出了事情呢?”
车明昊道:“那又怎样?金承焕就算握有启动密码。也不可能启动这套防卫系统,你以为他可以让朝阳防卫系统的导弹射向汉城吗?”
“可……”
崔贤珠道:“我听说崔先生找到了金敏儿。”
两人一见面就拥抱在一起,车明昊吻住崔贤珠的嘴唇,吻得如此狂热,几乎要让崔贤珠透不过气来,崔贤珠好不容易才挣脱开来,她敏锐地觉察到车明昊今天的情绪有些反常,关切道:“怎么了?”
金承焕怒道:“当初我是通过你结识了她。”
崔贤珠道:“他一直都是那个样子,很难让他屈服的。”
两人这才彻底相信自己吞下去的果然是毒药,心中不觉有些害怕,可转念一想,如果不这样,张扬也不会同意金敏儿现身和他们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