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03章 谁是目标

赵天才道:“太难了,想要做到这一点,除非我们能有一艘潜艇。”
张大官人逃得虽然飞快,可是后心仍然被一颗子弹击中,还好他事先穿上了伍得志给他的防弹衣,仿佛有人在他后背上重重给了一拳,然后张大官人就纵身一跃跳入了大海之中。
伍得志道:“你看到的编号未必是真的。他们既然敢在这里发动袭击,就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证据给你。”
伍得志和赵天才对望了一眼,换成别人他们肯定觉得是在吹牛,可张扬不一样,两人都认为这厮做出任何事都不意外。
严国昭叹了口气道:“桑贝贝在他手里,她说了不少关于你的事情。”
赵天才道:“从现在到十一点三十分,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尝试,张扬,你真的有把握?”
张大官人可顾不上这些,以惊人的速度冲向大海,如今的形势,只有大海才能够提供给他一些保护,如果继续停留在黑石礁上,怕不要被子弹打成蜂窝。
“不要管我是谁,今天晚上十一点三十分,在黑石礁附近,有人会将桑贝贝交给章碧君!”
伍得志道:“张扬,你不能再单枪匹马的冒险了,好运气不会一直都跟着你。”
张扬皱了皱眉头,却不知这个山野良友又是谁?
“我会把山野良友找出来给你!”柳生义夫说完,抱着那具尸体沿着沙滩远去。
几个人上了快艇,伍得志看了看张扬:“怎么?是个圈套吧?”
赵天才打开电脑,很熟练地查找着潜艇的资料,当他看完之后不由得笑了起来:“PNGLLV型,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小型潜艇,法国人制造的,可以容纳五人乘坐,这种潜艇虽然很小,但是性能非常卓越,可以突破水下监听网,拥有六个可控制的伸缩方式的方位推进器,能够在任何的环境下进行海底着陆,水下最长潜伏期可以达到一个月。这种潜艇还有一个最先进的功能就是可以根据预先设定的程序自动行驶,你们回到福隆港之后,然后重新设定了潜艇的方位,不远,距离这边大概有二十三海里。位于水下二百六十米。”
不过张扬倒不愁无法离开黑石礁,伍得志和赵天才知道他的去向,张扬按下手表的侧面按钮,这是一个小型的发射器,伍得志他们收到信号之后就会开船赶来接应。
一旁柳生义夫道:“山野良友,是他设下了这个圈套。”
一片鱼群从他的身体旁边游过,并不怕人,一双双眼睛惊奇地看着这个仅穿着一条游泳裤头的侵入者。
“张扬!”
萧国成重新在藤椅上坐下,启开了那份文件袋,从中抽出化验结果,他看得很仔细,当他将所有的内容看完之后,仿佛定格般静止在那里,足足有三分钟,他才拿起火机,将化验报告烧成灰烬,望着脚下的火苗,萧国成的双目中流露出近乎痉挛般的痛苦,他用力吸了一口气,将那带着烟味儿的空气吸入自己的胸腔之中,他的愤怒也随着这焦糊的味道而弥散到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柳生义夫道:“我要杀了他!”
张扬道:“还是黑石礁!”
晚上七点的时候,他们已经到达了当初金敏儿设定潜艇潜伏的海域,确定方位之后,张大官人在没有任何辅助呼吸工具的前提下跃入海水之中。
萧玫红却没有马上离开,轻声道:“叔叔,最近安德渊父子两人在北港频繁出现,似乎有所图http://m.hetushu.com谋。”
三人一起上了张扬的汽车,张扬找出自己的手机,正准备让程焱东帮忙调查渔船的情况,一个电话就先行打了进来。
柳生义夫道:“地上有刀,你选!”
一颗颗子弹穿梭而来,在海面下划出一道道水线,张大官人尽可能的游向海底深处,渔船上密集的火力围绕黑石礁周围的海域宣泄了整整十多分钟,确信海面上没有动静,这才扬长而去,吊在桅杆上的桑贝贝望着眼前炮火纷飞的场景,泪水止不住的流。
赵天才望着他的背影不由得摇了摇头道:“他就这样抱着尸体到处走?”
如果张扬愿意,这一刀轻易就可以穿透柳生义夫的心脏,可是他没有这样做,刀锋凝势不发。
海水很凉,张大官人跃入水中的时候,雨明显比刚才大了许多,潜入海面之下,很快就感觉不到密集的雨丝,张大官人向深处潜游,如果没有修炼大乘诀,张扬是不可能超越身体极限,在水中下潜这么久的时间,即便是他的身体能够承受海水的压力,他屏气也维持不了这么长久的时间。
张扬和柳生义夫此时再也顾不上敌视对方,慌忙去找隐蔽,这黑石礁上寸草不生,即便是礁石也难以蔽体,随同柳生义夫前来的那名女子还没有来得及寻找隐蔽,就已经被子弹击中,直挺挺倒在礁石滩上,柳生义夫看到那女子瞪着双眼,满身是血的样子,表情痛苦万分,他挣扎着想去拉那女子的身体。
对桑贝贝而言,越早找到她,她所面临的危险也就越小,张大官人没心情和柳生义夫纠缠,也没时间陪他消磨。
伍得志道:“他们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成功的机会微乎其微,我们现有的设备根本没办法做到躲开他们的搜索。”
张扬道:“他们不是玩阴谋,而是玩阳谋,明摆着告诉我这件事。”
赵天才也叹了口气道:“时间恐怕来不及了,这艘潜艇虽然可以自动驾驶,但是我们无法让它在这么深的水下启动,除非现在手头有潜水服。”要知道个人不带呼吸装置潜水的极限也不过才刚刚超过一百米,所以赵天才才会这样说。
萧玫红恭敬地点了点头,这才转身离去。
张扬道:“潜艇?我倒是有那么一艘。”
萧国成坐在落地窗前。端着一杯茶陷入沉思之中。直到雨点落在芭蕉叶上的声音将他惊醒,他舒了口气。回想刚才脑子里的情景,却发现只是一片空白,萧国成叹了口气,饮了口茶。
张扬的这趟黑石礁之行徒劳无功,柳生义夫设下了这个局,却险些把自己的性命也搭进去,死掉的是他的情人,正可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现在他已经明白,他只是别人布局中的一个小小棋子,人家的目标是张扬,这场别人特地为他安排的决斗,只不过是为了除掉张扬而设下的圈套。
张大官人水淋淋地爬上黑石礁,渔船早已远去,黑石礁之上仍然硝烟弥漫,张大官人在这场枪林弹雨中并没有受到重创,他在礁石滩上看到了那女子血肉模糊的身体,却没有找到柳生义夫的,想来这厮在刚才的炮火攻击下,也很难幸免于难,可就在张大官人四处张望搜寻他的尸体时,看到一旁乱石被推开,柳生义夫从下面的孔洞中爬了出来,他也是满身血污,不过从他的行动来看,应该也没有受到重伤。
伍得和-图-书志道:“就算锁定了也没用,等咱们赶过去,人家早就走了个无影无踪。”
赵天才道:“如果你非要去,咱们也不能用这种方法。”
张扬摇了摇头道:“还不是时候,如果现在报警等于把桑贝贝推上绝路。”
两只火箭弹拖着长长的烟雾,先后击中了张扬和柳生义夫的快艇,两艘快艇爆炸后在海面上形成了两个火球。
伍得志道:“刚才的事情已经表明,他们想除掉的是你,一次没有得逞,马上就来第二次,我看这件事决不能再次冒险。”
伍得志道:“水下二百六十米,姑且不论这艘潜艇是否还在原地,是否还能启动?我们就算找到了它,也没有办法进入其中,除非你有办法遥控启动,让它自动上浮。”
身后的女人发出一声尖叫,因为她看到张扬的刀剑已经刺入了柳生义夫的体内,可是她马上又停滞了脚步从刀尖刺入柳生义夫体内的长度,应该可以判断出,对方没有一刀刺死他的意思。
安达文有些不满地看了他一眼道:“张扬的命一向都很大,这件事你办得实在是太疏忽了。”他起身走了一步,瞬间做出了一个决定:“马上将桑贝贝交给严国昭!”
自从张扬采走了他的血样之后,他就猜到了一件事,他开始怀疑,他开始尝试着去证实,而如今,当一切被证实之后,他的内心是无比痛苦的,宛如千万只毒虫在咬噬,萧国成抬起脚狠狠踏向那堆灰烬,灰烬粉碎,脚掌却被坚硬的地面震得无比疼痛。
张大官人迎了上去,走了两步他转向柳生义夫道:“一起来吗?”
柳生义夫抱起那具女尸跟着他走了过去。
萧国成道:“只有你能做到,你必须做到!”
张大官人合上手机,然后将手机交给了赵天才,赵天才道:“时间太短,而且是利用当地公用电话打来的,咱们无法锁定目标。”
刀身还未完全出鞘,凛冽地杀气已经弥散开来,站在张扬对面两米处的柳生义夫顿时觉察到了这股凛冽的杀气,有质无形的杀气无声蔓延开来,覆盖在方圆一丈的范围内,而且仍然在不断地扩展中。
伍得志和赵天才两人都站快艇上,虽然雨越来越大,两人却都没有避雨的意思,专注地望着水面。伍得志看了看手表的时间道:“十分钟了,人不可能憋这么久!”
赵天才跟着点头。
张大官人充满警惕道:“哪位?”
张大官人道:“他爱怎么干就怎么干,日本人的事情跟咱们无关。”
伍得志道:“有些道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为什么要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你?”
“你可以不信,但是如果你不来,你会后悔终生!”
柳生义夫道:“我给你二十分钟准备。”
张大官人并不是第一次遭遇袭击,可是像这么糊涂的还是第一次,被柳生义夫诱来黑石礁比武,可这件事摆明了就是一个圈套,对方不仅仅想干掉自己,甚至也准备将柳生义夫一起干掉。
柳生义夫抬头看了看天空道:“我等你!”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用等,现在就能开始!”
柳生义夫的眉峰明显跳动了一下,然后他以不可思议的惊人速度抽出了武士刀,武士刀劈向张扬之前力量速度不断递增,真正的高手,绝对是研究力量的专家,柳生义夫在出招的过程中力量处于不断增强的状态,他的力量将抵达目标之后刚好达www.hetushu.com到最大,也只有这样才能充分爆发出他的力量。
白衣忍者道:“他们围绕黑石礁连续射击了十多分钟,那里根本没有可供藏身的地方。”
张扬冷笑道:“玩我啊!”
柳生义夫道:“我能够找到山野良友!”
赵天才道:“你从南韩回来没多长时间,如果那艘潜艇足够先进,就没问题,具体方位你还记得吗?”
张扬终于接近了潜艇,按照赵天才教给他的方法,打开了外层舱门,换成普通人,根本无法徒手完成这样的工作,要知道在这样的深度下,水压已经造成了极大的阻碍,不过这些阻力难不住张大官人。
张大官人道:“桑贝贝在哪里?”
柳生义夫闭上眼睛,昂起了头颅,愿赌服输。
柳生义夫摇了摇头。
张扬道:“我好像已经没有选择,桑贝贝掌握了章碧君的一些事情,章碧君早就想将她除之而后快,刚才打来电话的这个人对她们之间的关系极为熟悉。”
伍得志道:“这件事的真实性还待验证,张扬,不如报警吧?”
张扬拍了拍他的肩头道:“算了!”
安达文道:“如果张扬死了,她对我也没有太多其他的价值,如果张扬没死,她留在我们的手里就成了烫手山芋,很快所有人都会把目光聚集在我们的身上。”
章碧君冷冷道:“他太年轻,不知道和他打交道的是谁。”
张扬道:“可我又不能报警,我要是报了警,动静搞大了,一旦被他们发现,事态会变得更加恶劣。
伍得志补充道:“如果潜艇还能运转的话。”
张扬道:“桑贝贝在哪里?”
伍得志和赵天才都愣了一下,赵天才道:“故技重施,张扬,他们是算准了你的弱点,利用桑贝贝牵着你的鼻子走。”
张大官人虽然对这厮没什么好感,可看到他这幅伤心模样也没有落井下石,他们带来的快艇都已经被刚才的炮火轰了个稀巴烂。
水深在一点点的增加,张大官人已经进入了水下二百米,利用潜水电筒照射下方,让他惊喜的是,那艘潜艇仍然躺在水下,上次北港的海啸显然没有波及到潜艇。
张扬道:“想过,他们要引我入瓮!”
张扬微微一怔,转过身去,却见远方一辆渔船正在向这边靠近。
伍得志和赵天才同时望向他,张大官人道:“几个月前,我从南韩回来的时候,就是通过一艘潜艇,那玩意儿带自动驾驶,非常先进,离开的时候,敏儿设定将它沉入福隆港的水面下了,就不知道还能用吗?你们不说我几乎都忘了这件事。”
听完对方的话之后,萧国成道:“这条路上,没有人能够全身而退!我要她死!”
柳生义夫道:“赢了我就告诉你!”
张扬道:“我要桑贝贝平安无事,不然你们全都要死。”
身后那女人忽然道:“有船来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绝对没问题。”
柳生义夫看都没向张扬看上一眼,来到那女子的尸体旁,抱住她的尸体,无声啜泣起来。
伍得志点了点头道:“这个人很可能就是严国昭,按照你之前所说,严国昭和章碧君过从甚密,那么他们两人联手对付你并不稀奇。”
伍得志提醒他道:“别忘了,你今天险些把命丢在黑石礁。”
船上有人正扛着武器瞄准了他们的方向,张大官人暗叫不妙,大吼道:“卧倒!”
京城的天空同样下着雨,望着密密匝匝的细雨,章和_图_书碧君忽然生出一阵感慨,说出了一句秋风秋雨寒煞人的诗句,自从桑贝贝落入安达文的手中,她就变得心绪不宁,甚至变得有些多愁善感。
张大官人冷笑道:“对付你这种脓包我还要叫人?真是笑话!”他也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举目望去那艘船在距离黑石礁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停止了前进,张扬看得真切,桑贝贝正被高高吊在桅杆之上。
张扬道:“我怎么觉得这件事透着奇怪呢,为什么章碧君都开始卷进来了?”
电话那头陷入长久的沉默。
安达文望着面前的白衣忍者,脸上的表情并不轻松:“没看到尸体。怎么能够断定他已经死了?”
严国昭道:“安达文这小子很不好搞,他从桑贝贝嘴里得到了不少的内幕。”
张大官人自有他的一套逻辑:“他们之所以利用桑贝贝给我设圈套,就是认为我在乎,如果我根本不关心她的死活,那么他们就会认为桑贝贝失去了价值,很可能就会对她下杀手。”
萧国成拿起了电话:“安家想干什么?”
四十分钟后,伍得志他们驾驶着快艇赶到了黑石礁,望着黑石礁上的阵阵硝烟,两人都是吃惊不小,这里显然刚刚经过了一场炮火的洗礼。
章碧君冷冷道:“他配吗?”
章碧君道:“这丫头留在世上始终都是一个祸患。”
赵天才道:“那也没必要被人家牵着鼻子走。”
“不说,还是不知道?”
柳生义夫的面庞因为惶恐而扭曲,此时他方才明白,张扬竟然一拳砸在了他的刀身之上,锋利无比削铁如泥的东洋刀竟然比不上对方血肉构成的一拳。
张大官人走过去,脚尖踩在刀柄之上,东洋刀弹射而起,张大官人一把抓住刀鞘,然后一分分将东洋刀从鞘中抽出。刀的确不错,在张扬看来对付柳生义夫这种人根本不需要用刀,如果换成平时,张大官人或许会生出戏弄这厮的少许兴致,可今天不同,他有点火了,无论桑贝贝在不在这里,柳生义夫利用这种圈套将他引到这边,足以证明柳生义夫至少和劫持桑贝贝的那帮人有所联络。
此时柳生义夫的刀距离张扬的头顶不过两寸。
严国昭道:“北港最近一连串的事情让他的利益受到了损害,我看他想通过这件事捞回一些好处。”
笼罩在柳生义夫身体周围的杀气突然不见,他仿佛在一瞬间从寒冬腊月来到了春意盎然的世界,感受不到危险并非是危险已经消失,而是因为有些危险已经超越了人类感知的范畴。
伍得志道:“你不怕他们和章碧君是一伙的?”
柳生义夫的唇角露出一丝冷笑,没有人能够在这样短暂的距离下逃脱,即使是日本最优秀的剑术大师。他也感觉到凛冽的杀气包裹了自己,他的身体好像在顷刻间陷入了寒风怒号的冰天雪地之中。但是张扬的刀锋距离自己还有很远,他拥有足够的自信,在张扬的刀刺中自己之前,他有足够的时间命中目标。
然后密集的火力织成了一张大网向小岛之上覆盖而去。
茶水已冷,他起身想要去换茶的时候,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萧玫红来到他的身边,轻声道:“叔叔,化验结果已经出来了。”
白衣忍者愣了一下:“为什么现在要交出去?”
张大官人没心情和这群鱼逗乐,继续深潜而去,通过赵天才临时借给他的潜水手表观察着标记的深度。
柳生义夫感到刀身一震,刀http://m.hetushu.com锋偏离了原来的方向,蓄势待发的力量因为则突然的偏离而大打折扣,然后他就看到对方的刀刺穿了他的衣服,刺入了他的肌肤,直接穿入到他的胸膛。
张扬道:“我车里有她控制潜艇的遥控器。”他说着就从后备箱里将遥控装置找了出来,其实就是一个小型的电脑。
柳生义夫饶有兴趣地看了看张扬。
一尺!人的生命很多时候甚至无法逾越过这一尺的距离。
张大官人道:“我看到桑贝贝了,她在一艘渔船上,被吊在桅杆上,那艘渔船的编号我都记住了。”
张大官人加速向潜艇游去,当初他和金敏儿利用这艘潜艇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南韩,本以为这艘潜艇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将会永远沉睡在这深深的海底,却想不到还有一日可以派上用场。
自从知道自己身中蛊毒之后,张扬对大乘诀的修炼越发专注,在海水之中,他完全舍弃了传统的呼吸方式,通过遍布全身的毛孔从周围的环境中汲取着氧分,张大官人的视力虽然很好,但是漆黑的海水中还得借用潜水电筒辨明周围的景物。
张扬道:“找死!”
张扬道:“他说今晚十一点三十分会将桑贝贝交给章碧君。”
张大官人的目光落在了地上,看到哪里扔着两把东洋刀,张大官人摇了摇头道:“对你,用不着!”
赵天才道:“对他多点信心,他不是正常人!”
张扬道:“我想到了一个主意,由你们制造动静引开他们的注意,我潜入水下,接近他们的船,寻找机会下手。”
赵天才向张扬讲授潜艇操纵要点的时候,由伍得志驾驶快艇驶向潜艇潜藏的海域,他们心中对这艘潜艇并不乐观,前不久北港刚刚发生了一场海啸,不知这艘潜艇有没有受到波及。
伍得志和赵天才看到张扬无恙都放下心来。赵天才看到柳生义夫带着个死人走上来。不免有些忌讳,他阻止道:“喂,你别把尸首给弄上来啊。”
张扬道:“我能做到,不就是二百多米吗?我潜水三百米也没问题。”
柳生义夫道:“你终于还是叫人来了!”
萧国成道:“这件事和你没关系,你去吧!”
严国昭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他和安达文的谈判有了结果,严国昭低声道:“安达文同意将桑贝贝交出来,不过他让你亲自出面,他要和你好好谈谈。”
张扬的刀锋终于出鞘,剑鞘脱手飞出,一道刺向柳生义夫的心口。
张大官人仍然不紧不慢地抽刀,他的速度很慢,四平八稳,虽然他的动作在柳生义夫之前,但是,柳生义夫抽刀、挥起、劈砍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般的完成,在高速的奔行中轻易就超越了张扬,后发先至,刀锋距离张扬的头顶只有一尺的距离,再行过这一尺之后,柳生义夫的力量就会达到巅峰,以无可匹敌的气势劈开张扬的身体,他似乎听到张扬骨骼碎裂的声音,似乎看到从张扬的躯体中狂喷而出的鲜血。
萧国成点了点头,他伸出手去,接过萧玫红递来的那份档案,先留意了一下封口,确信中途无人开启,方才淡然道:“你先去吧。”
赵天才道:“那好,我教你怎样进入潜艇内部,然后将之启动上浮。”
柳生义夫望着张扬,他忘记了应该说什么。这种时候任何人都会害怕。他一向自诩甚高,却想不到自己在张扬的手下居然不是一合之将。
“好处有的是,就看他有没有命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