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一百零九节 闷棍当头一击

看来自己还是小瞧了林顺禄的影响力,这条老狗一坐上那辆桑塔纳就美得简直不知道自己有几两轻重了,几乎是屁颠屁颠不辞辛劳的下乡镇四处吆喝,替沈子烈摇旗呐喊,这使得自己和曹刚前期不动声色所作的工作效果几乎完全抵消。
秦海基当然不会认为是针对秦磊,这分明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姜部长在话语里隐含的意思也很明确,就是有人冲着明年可能的人事调整来的,这让秦海基又惊又怒。
毕竟沈子烈要选县长是地委定了的基调,下边的代表们就算是再对沈子烈不感冒,再对沈子烈不了解,那惯性思维也会让他们下意识的给投沈子烈的票,尤其是林顺利一个乡镇一个乡镇和乡镇人大主席团的那些个人打招呼,其结果不问可知了,以前可从来没见过这条老狗有这样大的积极性。
秦海基细细琢磨了一番,觉得曹刚的可能性虽然很小,但是也并非没有,他也知道曹刚在www•hetushu•com上边也有相当关系,万一这姓曹的觉得他就有资格在这南潭坐正呢?如果把自己身上泼一身粪水,倒还真不好说,还得防着一些才是。
南潭县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隆重召开,沈子烈高票当选为南潭县人民政府县长,原本秦海基打算让沈子烈的得票不会太高,尤其是弃权票能多一些,却没有想到沈子烈几乎是以全票赞成当选,仅有十几票弃权,这让秦海基大失所望,对他自己的威信也是一个极大伤害。
秦海基这段时间心情很不好,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和曹刚那心照不宣的动作竟然没有起到半点效果,却成为有些人眼中的闹剧,想到这里秦海基就觉得这一次自己有些失策,尤其是被安德健小觑了一回,这更让秦海基心里窝火。
但是沈子烈以为自己就可以在县政府办公会上为所欲为那他就错了,而且错得离谱了,至http://m.hetushu•com少坐在沈子烈旁边的曹刚不这样认为。
县政府第一会议室里烟雾缭绕,会议已经持续了一个半小时,但是才刚进入关键问题。
“这是茅蓉同志带着一帮年轻人几个月的心血,而且也开始结出了硕果,林锦记食品有限公司已经正式签约落户我们南潭,这是我们黎阳地区第一个投资规模超过三百万的外资企业,其规模也超出了我们当初的预计,地区行署常专员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勉励我们县里要戒骄戒躁,再接再厉,争取今年再创佳绩,所以我一直在考虑,我们县里有必要先行一步,就招商引资和工业开发区的建设下大力气,有大动作!”
秦海基心中打了一个突,如果说沈子烈和曹刚搅在一起,那就有些问题了,安德健若真是明年走了,沈子烈如果要接安德健的班,就必然要在县里边找一个能够撑得起的角色,除了自己,也就只有曹刚能上得台面了和*图*书,难道说之前曹刚是在作秀,做给自己看的?
在沈子烈当选县长之后的第一次县政府办公会上,沈子烈正式提出了新的一年里南潭县要着力改变工业空白县的这一局面,全力推进招商引资,打造南潭工业开发区,正式推动工业强县的战略。
想到这里,秦海基没来由的一阵烦躁,诸般不顺都集在一起了,看来自己真要好好检点一下,尤其是秦磊这个该死小兔崽子,真是不让人省心,别让他真给自己弄出些难以收拾的事情来,影响到自己的大事儿那才真叫冤了。
“我想大家都已经看了县府办给大家准备的今年招商引资工作目标规划和工业开发区建设发展规划纲要,大家谈谈看法和意见吧。”沈子烈目光悠长,环视了一眼四周。
他小心翼翼地问了问究竟是谁反映到地委去的,能不能了解一下详细情况,姜部长在电话里很有些不耐烦,只说是高英诚获得的一些情况,而且另外也有反映信m.hetushu.com寄到了地区纪委。
几位副县长的目光都有些飘忽不定,沈子烈高票当选县长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多大的冲击,实际上林顺禄出面为沈子烈摇旗呐喊时,这些副县长们也就清楚沈子烈在县长这个位置上算是坐稳了,用一辆桑塔纳满足了县人大那帮家伙的心态和胃口,自然也就要获得回报了。
这让秦海基也有些困惑,他和高英诚从无纠葛,应该说关系还不错,而且高英诚把这个情况只是给姜定国通了气,也说明高英诚并无其他意思,只不过高英诚这人他也没有深交,也不好这样去细问。
秦海基不清楚秦磊又有啥事儿弄得天怒人怨了,但是自己这个侄儿的确是个不省事儿的主儿,这几年里给自己添了不少麻烦,自己对秦磊的表现也有所耳闻,只不过他一直认为秦磊还是应该有些分寸的,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有人捅到了地委去,这会是谁?
这事儿秦海基心里还没有缓过气来,地委组织部姜部长又www.hetushu•com打来电话提醒他注意亲属表现,有人向黎阳地区纪委和组织部反映自己在公安局工作的侄儿与社会上闲散人员往来密切,欺男霸女,已经成为当地一大害,严重危害了南潭社会治安,而且明确指出自己有意纵容侄儿,而且还向公安局党委施加压力,使得其表现极差的侄儿被提拔为刑警队副队长,要求地区纪委和组织部就这件事情进行调查。
※※※※
姜部长在电话里很有些不高兴,要秦海基不要因为这一次地委决定由沈子烈担任县长一事有什么情绪,要以更饱满的工作热情和更严格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并暗示在明年丰州地区成立之前,应该还有一些微调,要自己沉下心来。
这一记闷棍敲得秦海基不轻。
究竟是谁在中间作祟他却好好思量思量,县里边和自己有些不睦的人要说也有,但是真要对自己日后晋升构成竞争的却也没啥人,沈子烈有可能,可就目前情形来说,似乎沈子烈已经无此必要了,那是曹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