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九十一节 邻居

“饭好了,我正准备做菜,冰绫,这是咱们的邻居,小陆,陆为民,在地委政研室里边搞学问呢。”没等陆为民吱声,张海鹏已经很自豪的揽着少妇腰肢,满脸得意笑容:“小陆,这是我老婆江冰绫,在地区财政局上班。”
“张哥是学法律的?”陆为民倒是真有些对自己这个邻居感兴趣了。
“嗯,吃了,今天没啥事儿,在食堂里吃了晚饭就可以回家了。”陆为民笑了笑,这个邻居性格挺好,有点儿自来熟的味道,而且挺热情大方。
陆为民刚走上走廊,就碰见了正围着围裙做饭的邻居。
正琢磨间,听到走廊那一头传来一阵橐橐橐的皮鞋脚步声,没等陆为民反应过来,男子早已经迎了上去,“冰绫,回来了?”
陆为民也没有料到自己这邻居居然如此牙尖嘴利,一个食堂的伙食补贴也能上升到这么高的高度来,而且说起来也是头头是道,琢磨琢磨也还得承认对方说的话的确有道理。
“都在黎阳我还能过来?”男子没好气地道:“老婆在应陵,想调黎阳去不了,正好丰州成立地区,可以调丰州,总不能一直这样两地分居吧,我一咬牙也就过来了,倒成了单位领导的恩人,差点磕头作揖感谢我了,来之前说得天花乱坠,来了才知道上当受骗了,早知道就是两地分居我也不能来啊。”
“嘿嘿,张哥,你这帽子扣得太大了吧,也就是给机关干部的一点儿伙食上的补贴罢了,能把问题拔得这么高?”陆为民也听www.hetushu.com出对方语气里有一股说不出的酸怨之气,笑着道。
“不,我都毕业一年多了,刚从南潭调上来。”陆为民摇摇头。
女子眼神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灵动,前世沉浮几十年,陆为民对于女性目光的敏锐程度远远超过了他现在的年龄,这个女人很有点不一样的气质,如果不是张鹏揽住对方的腰肢,对方只是有些无奈地笑着,陆为民不太相信以张海鹏的水准能够追到眼前这个女子。
“嗯,回来了,累死我了,忙了一天,海鹏,你又这么早就回来了??”扑入陆为民眼中是一个水灵灵的娇俏少妇,梳理得很精神的发丝,手中提着一个紫色提包,很淡雅的一身打扮,乌黑的长发在脑后挽了一个漂亮的发髻,一股子柔媚气息让人眼睛也是一亮,尤其是那双长腿并没穿现在很流行的牛仔裤,却是一条挺合体深色直筒裤,很有点职业女性的洗练气息。
陆为民也知道当初黎阳丰州分家时没有人愿意来,不少机关干部甚至宁肯提前病退也不愿意来丰州,寻死觅活的有,抽签画押的有,像眼前这一位愿意主动来丰州,那单位领导还不得当恩人一样给供着?
“没事儿,领导都不在,我才悄悄回来。呆在单位上也没啥事儿,我们那位主任除了喝茶看报纸,屁事儿不管,给他写点东西他还吹毛求疵,我要真一撂给他,他就得傻眼。”见自己妻子情绪不高,张海鹏眼珠一转道:“冰绫,听http://www•hetushu.com说江边开了一家咖啡馆,算得上是这丰州第一家呢,要不我们待会儿吃了饭去坐一坐?”
海鹏本来是从黎阳过来,若是好生努力一番,又有正牌子大学文凭摆在那里,要求个上进并不难,可江冰绫就想不通他怎么就在文化局这个本来算是清水衙门的单位里也成了人见人嫌的角色?
“张哥,这也只是暂时的,我想地区里边肯定早有规划,很快就要推动全方位的建设吧。”陆为民打开房门,把钥匙收了起来。
真还没看出自己这个邻居味道不怎么的,找个媳妇却是相当出彩,难怪宁肯调到丰州,还愿意为老婆洗内衣内裤做饭,并非无因之果。
“这个陆为民是哪来的?”这是一间四十平米左右的办公室,有一道碎花布帘隔着两截,江冰绫在布帘那边正换衣物,却见自己丈夫涎着脸钻了进来,一把搂住自己的腰肢,脸也贴在自己肩上,一抹愁思浮起在脸上,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海鹏,你这样不行,老是这样早不早回来,单位领导怎么看?”
“谢了,我在食堂里吃过了。”陆为民不再多说,“你们忙。”
“算了吧,今天我有些累了。”见海鹏手在自己胸前盘旋,本想推开对方手的江冰绫幽幽叹了一口气,她也不知道海鹏怎么就一下子变成了这样,原来在读大学时那份潇洒自如完全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分回黎阳三年在单位上就没落个好印象,自己在应陵县财政局好歹也是业务骨http://www.hetushu.com干,可是看看他,在地区文化局就没几个人说他好。
他知道冰绫读书时就喜欢这些小资情调的玩意儿,自己当初也就是凭着一手娴熟的吉他本事和醇厚的歌喉,再加上俊朗的外表和优雅的谈吐才把冰绫这朵学校里的ROSE追到手,只不过现实总是残酷的,这毕业一分配,冰绫分回了应陵,自己也好不了多少,黎阳虽然是地区,但是却是全省最穷困的地区之一,谁让自己两人都是黎阳这边的人,而现在为了和冰绫在一起,自己又不得不到了丰州这破地方。
“哟,地委政研室里边上班?”少妇扬起漂亮的老鸦眉,仔细打量了陆为民一眼,好奇地道:“这么年轻就到地委政研室里边,大学刚毕业?”
“要说也是这个理,对了老弟,你在地委政研室,要说也就是该研究这些大政方针的,丰州成立地区了,可这条件比起黎阳那边来可真是差太远了,连那边的县份都不如,看看这街道,陋街破巷,图书馆、公园、电影院要啥啥没有,有的也是破烂不堪,难道这些当官的也就坐得住?不是说省里有专项资金来支持丰州发展么?怎么都这么久了,只听打雷响,不见雨下来,半点动静也没有啊,这是咋回事儿?”
“哟呵,这么早就回来了?吃了没有?没吃将就在我这里对付一顿儿怎么样,尝尝我的手艺。”
见陆为民进了屋,张海鹏一边忙着铲菜翻锅,一边笑着对女子道:“还是咱们俩自个儿吃更香。”
“张哥两口子www.hetushu.com都是从黎阳那边过来的?”陆为民绕过走廊里的煤炉,一边向自己所在的杂物室走去,这种蜂窝煤炉随处可见,一道走廊里少说也有三四个。
“哦,哪个大学毕业的?”女子点点头,能在县里打拼一年多就调进丰州地委政研室,虽说这丰州地区刚成立,到处缺人,但也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能调进来,好歹这也是个地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
不说立竿见影要看到多少项目开工,多少工地沸腾起来,但是至少也该在一些会议上有风声传出来才对,但是自己也来了丰州两三天了,在地委这中枢神经之地,居然也没有听到多少像样的东西出来,尤其是在今天看到夏力行陪同省领导调研之后居然情绪不佳,这就更让他感到无法理解了。
“小陆,话不能那么说,补贴从何而来?来自财政,财政也就是税收,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机关干部有工资,怎么还需要补贴?可能你会说这补贴可以是办公经费节俭下来的,但这个节俭下来就说明无此必要,下一次预算就应该减下来,而且节俭下来的财政资金也没有说就可以随意开支,你机关干部可以补贴,那一般普通老百姓该不该补贴?都是中国公民,怎么你机关干部就能有补贴,工人农民待业者就不该有补贴?”
女子感觉很灵敏,似乎觉察到了陆为民的淡漠,又仔细看了陆为民一眼,这才转过目光,“没吃就和我们一起吃吧,我们家海鹏手艺不赖呢。”
女子也不多言,hetushu.com径直进了屋,张海鹏很快就把锅里菜炒了出来搁在桌上,顺手也把门掩上。
这两年黎阳都不进中专生,自己是中专文凭进不去,为了调到一起,海鹏和自己都来了丰州,江冰绫对海鹏这一点还是很感动,所以才会在海鹏提出要去办结婚证时也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原来两人各在一方不觉得,但是真正在一起这才两个月,江冰绫就发现海鹏的各种毛病都冒了出来。
邻居的话一下子捅破了萦绕在陆为民心中那层始终挥之不去的谜团薄膜。
“还是你们地委机关好,听说那边八毛钱管饱?嘿嘿,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儿,若是没有地委行署领导们在里边吃饭,一块五你也未必吃得下来。”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男子一边摇头一边道:“这算不算是以权谋私?还是损公肥私?”
“岭南大学。”陆为民不太喜欢对方这种有些刨根问底的风格,但初次见面,他也不愿意太失礼,只是言语间语气平淡了不少。
“哎,学法律,算是沾点边儿吧,我大学里学的是政治经济学。”似乎一下子触及到了痛楚,男子原本眉飞色舞的兴头一下子黯淡下来,一边择菜,一边道:“鬼知道我怎么会分配到文化局?整天无所事事,快要淡出鸟来了。”
是啊,这要说丰州已经成立两个月了,怎么却没有见多少大动静出来?
其他啥江冰绫都可以容忍,唯独海鹏那种心态让她无法接受,便是调到丰州这边,海鹏还是那种自命不凡高人一等的心态,可丰州这边人生地不熟,只怕就惹人讨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