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十四节 破格提拔

“怎么,还没有回过味来?”赵永来放下手中的几个笔记本,这是他的工作记录,也是最宝贵的财富资料,心平气和地靠在藤椅里,望着自己的副手,微微笑道。
张建春有些不甘又有些不解地抬起目光看着自己的老上司,显然是听出老上司话里有话。
一开年,丰州地委便召开了连续两天的工作研究部署会议,要求各县按照年前要求,拿出今年各县市和各部门的工作部署,地委办在下发的会议文件中要求各县和各部门的目标要求要言简意赅,浓缩精华,只需要讲明两个问题,准备做什么,怎么落实。
“建春,怎么说话的?”赵永来脸色一板,随即一想也的确如此,陆为民再是本事大,可毕竟太嫩,就算是给夏书记当秘书,但是给一把手当秘书是不是就一定要当个科长,要当科长是不是一定要当这个综合科的科长,赵永来很有些不同意见,但是这却不是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为张建春的这个科长职位,他也没少在潘小方甚至安德健面前说好话,但是结果呢?还是如此,这也的确有些打击建春的工作积极性。
“我可以明确无误的告诉你,年前潘主任和我说年后调整的时候,我就向潘主任和秘书长推荐过你接任我的位置,在我看来你也的确可以胜任这个职位,但是领导没有采纳我的意见,而让陆为民来担任综合科长。”赵永来吸了一口气,似http://www.hetushu•com乎是在斟酌言辞,“说实话我最初对此也有些看法,但是我不认为就像你说的那样陆为民就是没有一点儿本事的草包,纯粹就是靠溜须拍马上来的。”
“当然,怎么来配合陆科长凝聚全科人的力量把工作干好,这也是考验你的政治觉悟和素质的一块试金石,你自己掂量着。”赵永来最后补充一句:“记住,欺老莫欺少,陆为民非池中物,和他搞好关系,只有好处没坏处。”
他刚听到这个说法时不也一样?
被老上司一阵劈头盖脸的洗刷,张建春脸色红一阵白一阵,但是却不敢反驳。
“够了!建春,你这种想法和情绪要不得!”赵永来脸色阴下来,厉声道:“就这么点事情你也沉不住气了?你都是在地委办里打滚多年的人了,怎么这么不懂规矩?”
“哼,我最初还不是一样不相信,他给南潭前任县长当过三个月秘书,然后就去筹建这个开发区,硬生生在几个月里就把开发区给立了起来,只不过后来因为其他原因调整到了团委,但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这个开发区的确是他一手策划一手搭建。”在这个问题上赵永来问过不少熟人,虽然大家都语焉不详,但是基本上还是认可陆为民的表现,“淮山猕猴桃事件弄得县委书记下台,可南潭却得了省里的表扬,现在南潭猕猴桃声名远播,也是那时和*图*书候还在南潭县委办工作时的陆为民利用北京亚运会搞出来的,这一点又有几个人知道?”
虽然只是悄无声息的下发了一纸任命,但是在地委里边引起的震动几乎赶得上一次八级地震。
“就你有本事,别人都是吹牛拍马蹦上来的,谁坐这个位置都坐不稳,综合科你要一撂挑子就玩不转?”赵永来言语里毫不客气,“笑话!你信不信,不说陆为民,你要不干这副科长,多的是人瞅着这位置,想争着钻着来!别以为就只有你能把这工作理顺,你这叫妄自尊大!”
“也不是,赵科,咱也不是那种官迷心窍的人,可这么一个年轻的嫩娃娃突然间就来当上司,这份滋味真还是头一回,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展工作了。”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一身有些老旧的西装虽然熨烫得很整齐,但一看就知道有些年头了,男子有些负气地道:“这年头真成了做事儿的时候都能看到你,说职级待遇的时候就把你抛之脑后了。”
谁都知道陆为民很得地委书记夏力行和秘书长安德健的信任,但是他毕竟才从县里来三个月时间不到,就这样突兀的提拔为综合科科长,让地委办里很多人都是难以接受。
“或许你比陆为民更合适这个综合科科长的位置,但是你不能否认陆为民的能力!”赵永来仰起头来,像是在掂量什么,“我了解过,陆为民在南潭当县团委副书记之前和_图_书,是担任了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副主任,你应该知道那个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吧?据说这个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始作俑者就是陆为民!”
在会议即将召开的前三天,也就是开年正式上班的一个星期之后,地委办下发一纸不引人注目的任免通知,免去潘小方兼任的地委办秘书科科长一职,同时任命地委办综合科科长赵永来任地委办秘书科科长,任命陆为民为地委办综合科科长。
正在收拾东西的赵永来听到门重重的一响,抬起目光看了一眼脸色阴郁的副手,笑了起来。
张建春张大嘴巴不敢置信,赵永来淡淡一笑。
1992年的春节就像一阵风一般掠过,似乎什么都没有带来,只有陆为民知晓,这场隐藏在平静之后的风潮将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来横扫神州。
张建春吃了一惊,他还真不太清楚这个从南潭上来给夏书记当秘书的年轻人,只知道他是从团县委副书记上来的,平调到地委政研室担任副科长,没想到之前还担任过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副主任,要知道南潭这个开发区可是在原来黎阳地区里也是个新鲜事物,能把这个开发区捣腾起来,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
赵永来接任潘小方的秘书科科长在情理之中,他是黎阳过来的老人了,原来担任黎阳地委办的秘书科副科长,论笔力论资历论才干都不弱,平调转任秘书科科长再正常不过。
无论和图书用什么夸张言语来形容那一场南巡之风给中国带来的巨变也不为过,无数弄潮儿在这场绵延二十年的大潮中起起落落,中国发展模式和轨迹如长虹经天耀目无比的展现给了世界一个崭新的发展途径,也引来无数人的研究和探索。
“建春,定定心境,摆正心态,我只和你说一句,综合科这个塘子太浅,容不下陆为民这条大鱼,你只要安心工作,该你的始终是你的,如果我是你,我就好好配合陆为民尽快熟悉工作,协助他把综合科工作搞得更好。”赵永来沉吟了一下才又道:“你也知道陆为民主要工作是为夏书记服务,这挂个综合科长不过是解决职级问题,平时他不会有多少精力放在科里工作上,综合科日常工作还得靠你,这些情况领导都会看在眼里,可以说这后边一段时间里综合科工作能不能拿起来,更是对你的一个考验。”
“你觉得陆为民不能坐坐不稳这个位置?我告诉你,你对陆为民了解多少?”见张建春虽然气恼,但是却规规矩矩地坐在自己面前不敢犟嘴,赵永来语气稍稍转缓,“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到不是说陆为民就是你的敌人,但是你内心中却把他当作了对手,那你连对手都不了解,你怎么打赢这一仗?而且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你若是把他当作对手,那你不但打不赢这一仗,而且还会后悔莫及。”
“赵科,你的意思是说这个南潭经济技术和*图*书开发区是陆为民搞起来的?”张建春有些迟疑地道:“这不太可能吧?他不是刚参加工作一年多么?岂不是他刚参加工作就提拔起来了?”
见老上司真的有些怒了,西装男子这才喘了一口粗气,恨恨地坐在一旁藤椅上不吭声了。
“赵科,我说的不是事实么?以你的资历本事,你调任秘书科当科长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潘主任兼秘书科长那也是当时从权之举,可是他陆为民干了啥不得了的事儿,就凭他把夏书记侍候得好?领导身边人就该占这么大便宜?”西装男子愤愤不平,满腔抑郁之意找不到发泄之处,只能在老领导面前倾诉。
最开始他对陆为民接任自己综合科长也很是不以为然,但是几番了解再加上潘小方和他谈过之后,他意识到陆为民这么快窜起来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这其中固然有夏书记和安秘书长的看重,但其自身的确有拿得出手的东西来,至于说在南潭的起伏,也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人走茶凉表现而已,而现在安德健这杯茶不但没凉,而且越发滚烫,陆为民到了这个环境里,当然不会久居人下。
“怎么,觉得这个综合科长就该你张建春当了,别人都比不上你?这个位置非你莫属?我告诉你,地球离了谁都一样转,地委办也好,综合科也要,都一样!”赵永来知道自己需要给这位以前相处不错的副手一个警告和提醒,否则这种情绪带到工作里会害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