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三十二节 总结会

“反正陆书记有办法,那是该他操心的事情,对了,老叶,你们乡乌桕村那个曹二瓜听说大年三十可能要回来,你地盯着一点儿,他们家里来派出所问过,投案自身可不可以不关人,我那天不在,所里没给他们家人明确答复,你回去之后找到他们家人,就说我唐军说的,只要他自己来投案自身,态度端正,把人家的损失赔偿了,就不关他,搞个取保候审就行,若是不来投案自身,那被我们逮着,那就没有松活的事了。”
“哦?李县长要来参加咱们区里总结会?”叶应禄耳朵尖,一下子就听出不一样来,往年总结会顶多来个常委,郑书记在的时候,一般就来个副县长,朱明奎主政,就变成了孟余江,有一年戚本誉也来了,就是最光鲜的时候了,今年居然是李廷章来?
章明泉声音有意压低,大概是也怕隔墙有耳,虽然关着门,但万一这话若是传了出去,那就麻烦了。
章明泉目光落在陆为民脸上,他有些后悔自己把陆为民带到隋立媛饭馆里吃饭这个建议了,早知道宁肯带陆为民到王二麻子馆子里吃饭也好一些。
轻快的《欢迎进行曲》奏响着,主席台下八列六排,四个乡镇摆设在中间,而区级部门则放在了右边,左边则是在区里边离退休了的老干部代表。
“唐书记,不用看,真资格的红塔山,今年区委陆书记来了,和图书提升了档次啊,往年顶多就是抽抽阿诗玛差不多了,今年一下子就到红塔山,明年岂不是要抽大中华?”叶应禄早已经把打火机打燃火递了过来,唐军也不客气,点燃烟吸了一口,吐出烟雾。
唐军很不适应在主席台上就坐的感觉,可是陆为民还陪着县长李廷章在办公室里谈话,按照陆为民的意思暂时就得要他先在台上坐着镇堂子,而章明泉因为和胡焕山下去慰问困难户还没有赶回来,这本来是陆为民的活儿,因为李廷章要过来参加洼崮区委总结会,所以陆为民不得不留了下来,好在头天下午就已经跑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垛子口乡还没有来得及去,也就只有委托给章明泉和胡焕山了。
章明泉叹了一口气,陆为民的态度就不明朗,也不知道是对自己的话有些不满,还是真的觉得没有什么,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只是这种问题上章明泉也不好再深说下去,毕竟都还是一种预感。
“得,跟着陆书记还能有松活的时候,一桩接一桩的事儿安排下来,这破积案抓逃犯是我抢先提出来的,他又和我说这项工作告一段落就应该考虑强化法制宣传、深入开展民间纠纷排查,做好调解工作了,尤其是涉及到一些项目的占地用地上,村里和老百姓有没有意见,主要意见集中在什么问题上,老叶,你也得要提前摸一http://m.hetushu.com摸。”唐军狠狠抽了一口烟,目光盯着前面扭动着腰肢走进来的女人,“咦,那女人是谁?”
隋立媛的表现也让陆为民既松了一口气,又有些郁闷,这个女人第一次让他有些看不穿的感觉。
“我又不是区委书记,哪能谁都认识?我把书记乡长外加你们这个我对口的领导熟悉就行了,这女人这么年轻就当副乡长了,你们洼崮出巾帼英雄这句话看来不假。”唐军笑嘻嘻地道:“算了,我得上去坐着了,待会儿李县长和陆书记出来了看台上没人,我又得挨尅了。”
虽然他不确定陆为民和隋立媛之间会不会有什么事情,但是他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隋立媛碰上的男子,似乎总会有点故事出来,尤其是像陆为民这样的毛头小子,单身一个人在这里,就更难以让人放心。
区委会议室里从来没有坐这么满过,红底黑字的横幅悬挂在会议室主席台上方,“1992年洼崮区委工作总结会”一行大字写得格外有力。
王二麻子馆子里虽然有风骚不亚于隋寡妇的白娘子,但名声总比隋寡妇要小得多,退一万步说,真要有点啥事儿出来,那也好收拾得多,对付王二麻子白娘子这两口子,章明泉自信还是压得住的,可对隋立媛这个还和自己算挂点亲的亲戚,章明泉却没有把握,这个时候章明泉已经下意识的http://m.hetushu•com开始设身处地的替陆为民打算起来。
陆为民注意到章明泉的表情的变化,他有些尴尬,说实话,虽然并没有发生什么实质性的事情,但是昨晚那一幕还是让他有些说不出的味道,似乎有点儿回味,又有些烦扰,但唯独没有后悔。
“嗯,我明天就去一趟,唐书记,这乡里逃犯都被你给抓完了,明年你干啥?”叶应禄涎着脸笑着道:“你这个分管政法的副书记不是就得要喝清茶了?”
章明泉是真不希望见到陆为民出点儿啥纰漏,虽说双峰这边风气不正,男女关系上不像其他地方那样看得紧,但是像隋寡妇这样的女人已经声名在外,无数人盯着看着,你再要去招惹,那就真的有点儿茅厕里打电筒——找死(照屎)了。
“你不认识?沙梁的陈海燕陈乡长。”叶应禄诧异地看了唐军一眼,“唐书记,看样子你对咱们洼崮这边情况还不太熟悉啊。”
在主席台上枯坐了一会儿,唐军实在坐不住了,溜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小坝乡副乡长兼武装部长、公安员叶应禄边上,随手从放在面前茶盘子里拿起一支烟来,看了看。
看到章明泉小心的把办公室门关上,陆为民就知道只怕章明泉要说些不太“中听”的“逆耳忠言”了。
再怎么陆为民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和隋立媛有什么问题,隋立媛也不是那种没有底线的人,朱明奎和图书纠缠隋立媛的时候,章明泉冷眼旁观,最初隋立媛要是不假以辞色,后来朱明奎都是和其他几个女人搅合上了之后,不知道怎么又去攀缠上了隋立媛,章明泉到现在也没有完全弄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怎么章明泉就一命呜呼了。
听陆为民说前面的话章明泉倒是挺高兴,但是听到陆为民突然提到了隋立媛与他一起去的,章明泉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
“老章,至于么?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隋立媛就是帮我牵牵线,没别的。”陆为民牙疼般的呲了呲嘴,“我知道分寸。”
唐军对县委机关里边那点事儿也是心知肚明,戚本誉栽了一个大筋斗,只怕最高兴的还不是和戚本誉争得厉害的虞庆丰和曲元高,而是这位李县长了,虽然表面上看不出半点端倪,但是谁都知道此消彼长,戚本誉被这当头一棒伤得不轻,要喘过气来至少也得养精蓄锐一段时间,下边这些干部最善于观风辨色,一点风吹草动,立马就会影响到他们的态度。
现在陆为民正是风头正劲的时候,章明泉也很看好陆为民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的项目,一旦建设起来,连带着拉动整个洼崮乃至全县和周边几个县的中药材种植产业,而陆为民有如此年轻,其前途简直就不可限量,所以章明泉得提醒对方,不能在女人这些事情上犯低级错误。
章明泉唯一希望的就是陆为民眼光心气www.hetushu.com高一点,看不上洼崮这旮旯里的女人,但这一点连章明泉自己都觉得有点儿不切实际,现在陆为民都已经和隋立媛搭上线了,这就相当危险了。
唐军这年前一段时间没事儿都盯着几个乡镇的公安员,督促他们把各乡镇的历年在逃逃犯好好理一理,看看有没有线索,如果有线索就要好生布置争取过年抓人,如果说没啥线索,就要主动接触他们的家属,奉劝他们自己投案自首。
胡焕山的书法功底区委里边还无人出其右,连陆为民都觉得老胡这笔字完全可以借着春节这个节日在镇上街道上摆个摊儿替人写春联,保证赚个盆肥钵满。
“嘿嘿,老叶,李县长来有啥不行?没准儿明年就是县委书记亲自过来了,老叶,好生琢磨一下吧,时代不一样了,得换换脑筋了。”
“陆书记,照理说有些话不该我来说,可隋立媛也算是和我沾点亲戚关系,我也就不惮于背后说人坏话了,她不是什么坏人,可这年头风气如此,有点儿姿色,再出了那么一些事儿,人的名声就坏了,若是寻常人也就罢了,陆书记你现在身份吧不一样,沾染一星半点儿的,那就得不偿失了。”
“呃,昨天,我去了一趟昌州,和隋氏兄弟见了见面,吃了一顿饭,谈得还算投缘。”陆为民很随意地说了说昨天的事情,然后顿了一顿,“我让隋立媛陪我一起去的,让她帮我牵了牵线,搭了搭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