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七十七节 阴手

陆为民很清楚,就目前干部体制来看,政府机关的干部主要来源有三项,一是军队干部转业,二是大学生分配,三是事业和工勤转编而来,其中第三条是一个主要来源,尤其是从基层乡镇的干部基本上都是通过类似于诸如广播员、公安员、林业员、计生专干、农经专干等这一类事业编制人员转编而来,而要实现这条路最关键的就是要从临时人员跨越到事业工勤编制人员这一堪称龙门的门槛。
之所以说双峰不缺漂亮女人,那因为漂亮女人相对来说也是稀缺资源,为什么说是相对呢?因为一个几十万人口的县份,如果男女性别基本相当的话,也就意味着有一半是女人,而划开年龄段,从十八岁到三十,或者说再往上浮一段,到三十五岁,这个年龄阶段的女人就有几万人,而几万人中百里挑一也就意味着有几百个姿色容貌不错的女人,如果在这几百个人中再来一次十里挑一,那也就意味着至少有几十个姿色容貌都堪称美女的女人了。
“呵呵,笑眉主任,我也想啊,可得有机会啊,我天生命苦,就只能在洼崮这些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呆着,想来县城里那也得经过领导批准给我发了入城证才敢进城啊。”陆为民自我解嘲般的调侃道。
“哟,真是陆书记啊,我还以为我眼睛看花了,方才在门口一晃,觉得有点像陆书记,但是又不敢确和-图-书定,就过来看看,没想到还真是陆书记。”
不过这一关很难,一般说来不仅仅要有合适机会,更重要的是足够分量的力量帮你,也就是领导得很欣赏你,得费大力气帮你使劲儿。
那就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钻进政府里边去,不是指县政府和局行机关里,而是指那些乡镇政府里边,有门路的可以先找关系谋个打字员、保洁员这一类的角色先干着,时间长一点,或者再有点关系,也许就能变成一个具有一定固定性质的临时工。
陆为民刚来得及放下包,一阵脚步声伴随着馥郁的香气从后边传来。
双峰县六个区二十八个乡镇,除了双塬区的双塬镇也就是城关镇外,基本上各乡镇都是纯粹的农业乡镇,非农业人口少之又少,要想变成城里人,那就首先得有城镇户口,没有城镇户口,那不管你在城里边住多久,那也是乡下人。
当然也还有再有混得更好的,那就得等到哪个干部位置编制“正好”空缺,而恰恰你又是“最适合”的,根据“实际工作需要”,领导就会考虑到你头上,事业编制变为干部编制,也许你就能完成凤凰涅槃的蜕变。
如果你再有门道,工作也很“出色辛苦”,领导一时间高兴了,没准儿就能琢磨着是不是在有那么一个两个事业编制的时候该考虑你了,而当你真正转成了事业编制,那也就意和_图_书味着你就完成了从乌鸡变凤凰的蜕变。
“哦,看来我都快成了陌生人了,这么近笑眉主任都认不出来,罪过啊。”陆为民半开玩笑的道。
陆为民所听到的也就是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传闻,某某人的资源已经耗尽,某某局某某乡镇是某某的后花园,而某某曾经又是某某盘里的菜,不一而终,而生存在这个圈子里的人们似乎对这种言语也乐此不疲,甚至津津乐道,而被言语涉及者似乎也都安之若素,甚至某些人还有一种说不出炫耀之意。
“谁让陆书记很少光顾咱们这里呢?陆书记,您说说,你来咱们双峰有几个月了吧,在我这里歇过几次脚啊?”女人展颜一笑,白皙细腻的面庞丝毫看不出年龄留下的痕迹。
比如有传言说这双峰县啥都缺,就是不缺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更不缺,陆为民开始也不知道这话是啥意思,可这话题又不好问,后来和一些区委书记以及局行一把手们渐渐熟悉了,偶尔字里行间也就能品出一些味道来。
女人穿得很时尚,一件乳白色鸡心领开司米羊绒衫把本来就显得有些过于饱满的胸脯勾勒得格外引人瞩目,一条细金丝链沿着颈项下滑钻入那条若隐若现的沟壑中,灰色的小西服外套很随意的敞着,下身一件同色长筒裤,很有点职业女性的精干气息,本来蓬松的卷发乌黑油亮,极富有光泽,和*图*书陆为民琢磨着这女人若真是去给洗发水或者护发素一类的产品打广告绝对不比那些专业模特儿逊色多少。
可乡下人要变成城里人怎么变法?考大学是一个办法,但这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太难了;参军当兵提干也是一条路,可这条路比考大学还难,原本招工也是一个办法,但是双峰县城里几家要死不活的国营集体企业解决城里待业青年都困难,也从来没有面向农村招工的先例。
这女人挺光棍,虽然开元杜九娘的名声在外,但是至少在对自己的态度上对方还是很好的把握了度,既不像有些女人那样黏糊着男人不松,不分环境场合的荤素不忌,也不像有些女人那样欲擒故纵的故作姿态,在只有两个人在场时,说话就很随意,但是有外人在场时就很小心谨慎,陆为民很欣赏对方这一点细致。
但是这一门槛虽然在一般人眼中也是不可逾越的天堑,但是某些深谙其中门道的人来说,却成为可供交换的资源。
因为像这种事业工勤编制转干名额相当少,属于稀缺资源,可以说一个名额下来几乎就有数十双甚至上百双眼睛盯着,谁能得到这个机会,那就要看主要领导的意思了。
女人掩嘴格格娇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陆书记,您可真会开玩笑,谁不知道您陆书记是地委给咱们双峰派来的能人?这一段时间里咱们县里都在讨论陆书记真是本事hetushu•com大,能把大东制药厂引到咱们双峰来投资建厂,这可是咱们双峰招商引资的开天辟地第一个大项目啊,要投资好几百万吧?”
甚至连詹彩芝这样作为县委副书记的角色一样免不了言语纷扰,陆为民就至少听到不下三次关于詹彩芝能提拔起来的说法,而这三次就有三个不同的版本,不能不让陆为民觉得双峰的这个政治风气和政治生态如安德健所说的那样,和其他地方有所不同。
这所谓双峰不缺漂亮女人就指的是双峰县城里漂亮女人远比其他地放比例高,一方面说明双峰这个地方水土养人,盛产美女,另一个理由则是指全县的漂亮女人基本上都集中到了在县城里占据着核心位置的县委县政府里边了。
招待所里的女孩子们一个个都是生得眉清目秀姿色可人,据说这还是关恒专门做了要求,在陆为民即将入住县委招待所之前,对原有服务员作了一次清理,有两个姿色过于妖媚撩人而性子又过于豪放外向的服务员都被打发到了其他岗位上,其原因也是不言而喻,大概也就是怕陆为民在这上边犯什么不好看的错误。
杜笑眉曾经是谁的菜陆为民也听到了不少说法,但不容否认的是她只是曾经是某人的菜,而现在似乎这盘菜摆放在这里无人问津倒是真的,这让陆为民颇为好奇,这样一个号称双峰三大美人的女人居然就被冷藏了,不能不让人感到意hetushu.com外。
来双峰也有快四五个月了,虽然陆为民基本上都在洼崮呆着,来县城的时间很少,住在这招待所里的时间板起指头都能数得出来,但是陆为民也一样能听到各种传言。
而既然拥有稀缺资源,那么这些女孩子也好,女人也好,自然也就比别人更渴望摆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而要摆脱这种命运却又没有其他更好的路可走时,自然也就要充分运用这份资源向最便捷的路径发起冲击了。
陆为民也有些感慨,一个啥都不是的临时工打字员能够在短短几年间里就能转正成为事业编制,还能混到这县委县府的招待所来当主任,恐怕就不仅仅只是外人所说的脸盘子生得好奶子长得翘而且见了男人叉腿那么简单了。
看样子那个杜笑眉还真是挺上心,估摸着这间房就这么一直给自己留着不说,而且还坚持每天打扫清理,就这点细节就能说明很多问题。
推门打开房间,陆为民没有感觉到半点沉闷的气息,置放在窗台上的花还有些湿漉漉的,一看就是今天才浇了水。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陆为民总觉得这女人每说一句话都隐含有某种挑逗的意思,说自己很少光顾她那里歇过几次脚,这话语怎么听都容易产生歧义,也不知道究竟是对方在外的名声诱导自己往那方面想,还是自己在双峰这个环境里渐渐变得有些和光同尘了,遇到一语双关的言语总喜欢往歪的方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