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零五节 战火延伸

孙震也笑了起来,“老安,看来你也是受打击不小啊,怎么,觉得有些艳羡嫉妒?怎么我们自己就不敢这样想?这就是年龄差距带来的束缚,我们考虑自身羽毛太多,不是想不到,而是根本就不愿意往那方面想,只想在现有的框框里做文章,可人人都这么想,差距就永远不会缩小,而且发达地区借助先发优势和吸聚效应,与我们这些落后地区的差距还会越来越大,就得要由这样敢想敢干的角色,要不咱们丰州就得一直跟在别人后边,永远追赶不上!”
“唔,老安,你也看了,你先说说你的看法吧。”孙震反问,“是不是有绝才惊艳的感觉?”
安德健甚至有些嫉妒了,这个家伙脑瓜子里怎么就能想得出这么多点子路子,而且总能切中要害,他敢肯定,这东西一旦抛出来,不说其他,至少立马可以让陆为民在领导和政治媒体中的知名度成几何倍数的上升,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让无数人趋之若鹜。
夏力行走后,两个人之间原本就不错的关系迅速走近,尤其是夏力行走之前向省委的建议使得孙震也算是松了一口气,李志远和他一直不怎么对路,虽然在发展经济这个大方向上两人观点基本一致,但是落实到具体怎么来做,李志远和孙震早还在一个当专员一个当副书记时就有了分歧,现在两人各上升一步,就更难得握手言和了。
不出他所m.hetushu•com料,孙震在看完东西之后,脸色的变化显得格外明显,似乎是在酝酿,又好像在掂量,更像是在筹谋。
如果地区里边对这个方案的看法僵持不下,这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一件好事,正好借这个机会来把战幕拉开,让地区里边对这个问题的不同看法通过延伸到双峰来进行一次较量。
“专员,要不我看这样,把陆为民叫来,我们当面再听一听他的想法,看看这家伙是怎么想到这一出的,我总觉得这家伙关于这方面的构想不可能是凭空冒出来的,总应该有些由头引子这一类的东西,我们也可以再仔细评估一下。”安德健沉吟了一下,“我觉得李书记和常书记那里专员都可以提一提,但不宜多说,大家心照不宣,我估计他们不会明目张胆的反对,但是肯定会通过双峰县方面来阻挠,我倒是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大家可以借助这个试点来把大家的观点看法摊开来,理不辨不清,话不说不明,也算是一个大讨论吧,让大家也可以来就这个问题做出一个判断。”
双峰县里的情况孙震应该比较清楚了,这是一个契机,陆为民之所以把这个方案拿到自己这里来,就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没有把握能够让这个方案在县里边获得支持。
当初自己把陆为民推荐给夏力行,也引来不少人的腹诽,认为是自己和_图_书故意往夏力行身边安插自己人,但是陆为民很快就用他的表现征服了包括夏力行、孙震、王舟山在内的所有人,若非这样陆为民想要在担任正科级职务只有短短一年时间里就被破格提拔为副处级干部,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安德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已经把这篇东西读了三遍了,但是每读一遍就还是禁不住觉得有些心动神摇的震撼感。
而眼前陆为民的这份东西似乎就是一个难得的契机,安德健无疑也看到了这一点。
只不过陆为民这小子似乎对李廷章印象也不太好,这让安德健也有些头疼,如果说这两人都还无法做到携手,那想要在双峰和梁国威、戚本誉抗衡,那就是难比登天了。
想了一想,他拿起东西出了门。
“专员,陆为民的这份东西我觉得很有新意都还在其次,关键在于是否具有可操作性,我考虑了很久,有些想法,但是我还是觉得先来你这里,把这东西交给你,我想你应该有更多的考虑。”安德健微笑着道。
“老安,为民的这个东西我再好好看一看想一想,你也再好好琢磨琢磨,不过我想我们应当持有一个观点,那就是如果这个方案经过我们的分析评估,可以推进一地的经济发展,那么哪怕就是要冒一些风险,我觉得也是值得尝试的,而且我个人感觉在洼崮这样一个农业区里推进这个改制试点完全可www.hetushu.com以,正好可以借用这个试点来评判这个构想的效果。”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这个小子!
“嗯,说实话,有点儿。”安德健老老实实的承认,“陆为民这个家伙脑瓜子里的东西要人来比,对目前政治经济形势的捕捉无人能及,这一点我早就有所体会了,他提出的东西先不说是否具有可操作性,但是这份观念就让人耳目一新,对所有制形式的剖析,一针见血啊,只是发展生产力的一种手段,不能拘泥于意识形态框架中,要跳出这个框架来看问题,专员,我得说,这话你我都还不敢说呢。”
“专员,你还没有说对这篇东西的看法呢。”安德健笑了笑,内心却也有些得意。
梁国威、戚本誉跟苟治良走得很近,安德健甚至隐约知道过苟治良可能有意让戚本誉动一动,虽然没有明说到哪里,但是地区人事局还差一个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安德健估计苟治良可能有意要让戚本誉到这个位置上来。
现在李志远和苟治良走得很近,在一些人事问题上两人的携手也给孙震带来很大的困扰,如果没有安德健在其中牵制,孙震知道自己只怕还要被动许多,也幸亏有安德健这个在丰州地区耕耘多年人脉丝毫不比苟治良逊色的组织部长,才让孙震在很多时候有更足的底气和苟治良较劲儿。
但是孙震也知道作为专员的自己,比起李志远来,先天www.hetushu.com上就要欠缺一分,苟治良之所以能够在很多地方掣肘自己,根源还在李志远那边,李志远就是要推出苟治良,让苟治良的种种动作来牵制自己,而自己如果想要反击李志远,和苟治良较劲儿只是下下策,真正最佳的办法还是按照自己的路子走,而且要走出新意,做出成绩来,只有这样才算是真正的成功。
“龙潜于渊啊,老安,你是真的慧眼识才啊,就这份东西丢出来,我敢说连省里领导甚至更高层,都得要对咱们丰州的干部刮目相看!”
不过这一次机会有些不一样。
安德健也想象得到以梁国威的认知能力,绝无可能同意搞这样的试点,除非地区明确支持,但是这一点上,李志远和苟治良会同意么?常春礼会同意么?
孙震没有像安德健想象的那样马上就做出决断,看来这几个月的专员生活还是让孙震受夹磨不少,他也需要评估这个事情一旦推进可能带来的种种好处和风险,但以安德健对孙震的认识判断,孙震肯定会支持这一个尝试。
孙震瞥了一眼安德健,这个老滑头,话语倒是说得滴水不漏,看样子是要考校自己来着呢。
孙震深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他已经不像在当地委副书记时那样锋芒毕露了,虽然在下边很多人眼里,他依然是那样犀利敏锐,但是孙震周围熟悉的人知道,现在的孙震已经内敛含蓄了不少,城府也深了许多,只http://www.hetushu.com是言语间依然能感受到他的锋芒。
孙震明显是在掂量这一次机会是否合适,毕竟陆为民太年轻,要操作这个方案似乎有点儿让人不太放心,而且这个方案也的确有些激进了一些,至少据安德健所知,全省还没有哪个地方提出过这样激进的观点,安德健本人也只是在一些经济内刊里看到过类似的构想,但也都是一些理论界的学者的看法,真正要付诸实施,其中怕是风险不小。
当然知名度上升对于一个在仕途上攀爬的人未必是好事,但是对于像陆为民这样的年轻人来说,带来的好处却是显而易见的,安德健分析良久,觉得还是需要在这上边好好斟酌一下,如何最大限度的消除不利因素,而让正面作用发挥出来,也算是让陆为民的这份想法好好炫一把。
孙震说得没错,倒不是说陆为民的思路有多么新锐,而是身处不同地位限制了他们这些人的很多思路想法,而陆为民却不像他们,敢于跳出窠臼来考虑问题,但是这份胆魄嗅觉却也不是一般人所能具备的。
陆为民和梁国威处得不怎么好,这或多或少和自己有一些关系,梁国威与安德健之间的关系历来就是敬而远之,戚本誉更是紧紧追随梁国威,跟苟治良那边是相当黏糊,对自己却是几乎没有多少往来,甚至连很多工作上的必要联系也是丢给了孟余江,这让安德健心里也有几分恼怒,这也是安德健要一力扶持李廷章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