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十九节 霓虹灯下

“谁知道?这丰州饭店是丰州市委市政府下属产业,原来老总是丰州市府办一个副主任兼着,后来这位副主任好像变成了市委办的副主任,但我记得好像还是兼着这里老总的啊,这么快就换人了?”陆为民是真觉得自己似乎太闭塞了一点,这洼崮半年真让自己变成了乡巴佬一般。
“少爷,你们桂总难道就是用这种方式来经营你们的这个娱乐总汇?”陆为民虽然没打算让对方换下这瓶人头马XO,但是心里总有些不舒服,忍不住刺了对方一句。
当听到陆为民说只需要开一个KTV包房,却又不需要陪酒女郎之后,男子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好在陆为民说需要拿一瓶红酒才让男子脸色变得生动起来。
再加上为了刺激丰州城市化进程,促成丰州地区中心城市建设,丰州地区向省里争取的建房农转非户籍制度改革,也已经获得了一些进展,省里边也初步同意考虑给予丰州地区下放部分权力和户口指标,以便丰州可以根据本地实际情况考虑对城镇户口适度松绑,这也刺激了不少外来人口的涌入。
在未成立地区之前,丰州的外来人口并不多,即便是有,也不过就是一些外来来做生意的人,或者就是建筑工地上打工的乡下人,数量并不多,对于娱乐要求也更少。
随着丰州地区的成立,地委行署以及地直机关的迅速挂牌成立,再加上这些这些党政机关的办公楼到宿舍区都要从无到有的迅速建起来,立马就让整个丰州城区变成了一个巨大工地,而从黎阳以及各县调来进入地直机关的这些干部们也拖儿带女和_图_书涌入丰州,再加上从去年开始的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的搬迁新址筹备组也正式进入丰州,掀起了建设新丰州的狂潮,这也带来了大量人口的涌入。
女孩嘴唇有些发白,站在吧台旁的小间里一动不动,旁边另外一个身着短旗袍的女孩子咬了咬牙道:“黄经理,还是让我去吧,小莲去替我招呼那刚来的几位客人行不行?”
大量外来人口地进入也使得丰州城区内的一些原本是以餐饮住宿为主的场所开始向综合性的集餐饮娱乐住宿为一体的服务体转变,比如像丰州饭店也就在去年迎合潮流对饭店进行了改扩建,不但六楼上的锦澜苑建成,同时也将邻近的一幢原来作为员工宿舍的二楼副楼进行了改建,使之变成了现在颇为风行的卡拉OK及其KTV包间,作为丰州饭店的娱乐设施一部分。
陆为民知道这些姿色气度明显要比那些个女孩子们高出一筹的女子,都是夜总会里的领班级人物,一般说来她们担负起为客人介绍陪酒陪唱女郎的责任,时不时也能来帮着唱一首歌喝杯酒或者说个荤笑话活跃一下气氛,但是她们一般说来不会去陪酒陪唱,当然若是有特殊客人,老板来打招呼亦或是你有那份本事能让这些个女子心甘情愿的来坐台相陪,那又另当别论。
何铿显然对陪酒陪唱这些行头不感兴趣,在国外和京里见识了太多的他也早已经过了对这些感兴趣的年龄,他只是没想到丰州这样的穷乡僻壤经济发展跟不上趟,但是在这些方面的发展速度似乎却是从来不甘人后,和图书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什么桂总?我们这里没有什么桂总。”少爷翻了一下眼皮,似乎是觉得陆为民有些打冲拳的味道,但看到房间里还有两名外国人,倒也挺客气的道。
何铿本来告诉自己的两个随从可以先回去休息,但是两个随从却很敬业,虽说知道自己老板在国内很有影响力,但是他们还是表示要跟随老板,防止意外发生。
丰州夜里的娱乐生活相当贫瘠,对于一个刚刚成立一年多时间的新地区来说,连基本的基础设施都还没有完成,自然也就谈不上考虑其他文化娱乐设施,除了一家电影院之外,也就是那些零零碎碎分布在大街小巷里的录像厅、台球馆或者租书店,但是这更多的是腰包瘪瘪的年轻人的娱乐方式,更多的普通人一般则是在家里看电视或者约上交个朋友打打牌下下棋来消遣。
侍应生送上来的是一瓶人头马XO,陆为民并不喜欢喝这种洋酒,自己也没有叫对方送这种明显是要把自己当冤大头宰的洋酒上来,但是对方已经送上来也让他不好再让对方去换下,而且这个时代的娱乐场所里基本上都是被洋酒所垄断,当然向长城这一类的国产品牌也正在不断渗透,只不过国人崇洋媚外的习惯似乎短时间内还难以得到根本性的改变。
※※※※
“那怎么行?……”
“我们这个银都娱乐总汇就是饭店的娱乐部,但我们是独立核算,丰州饭店也没姓桂的老总。”服务生说完话,也就出去了。
“不是我说行或者不行,而得客人说行或者不行。”黄姓男子阴着脸,面无表情地道:“和*图*书范莲,你从餐饮部调到我们娱乐部也有一段时间了,你这样的态度让我怎么去和其他人安排工作?你是不是不打算干下去了?但是我知道你在饭店预借了八千块钱,才扣还了三千,还差五千,你打算怎么还?你知道我们娱乐部是将业绩的,我没有让你去陪唱陪舞陪酒,对不对?但是你得去和客人们应酬一下,说两句话,劝两杯酒,让他们多消费一些,这你的提成也可以多一些不是?”
“真没想到啊,丰州跟上时代节奏的步伐也不慢嘛,我记得也就是去年昌州像这种比较大型的KTV包间才开始出现,现在连丰州也有这样档次看起来不错的KTV了。”
“丰州饭店的老总难道不是桂建国?你们这个银都娱乐总汇难道不是丰州饭店的?”陆为民有些诧异地问道。
陆为民发现自己对丰州饭店似乎一下子就变得陌生起来,虽说原来在地委工作时他也不常来这里,但是毕竟是工作需要,有时候还得要来,除了桂建国作为丰州市府办主任兼丰州饭店经理之外,还有两个副经理以及餐饮部和住宿部的主管,他都认识,但是这幢副楼代表着的娱乐总汇显然是和原来的丰州饭店没有多少瓜葛,至少陆为民从未见过这个带着一脸谄媚笑容的男子。
陆为民替何铿他们三人安排好房间之后,前台的服务员非常殷勤的询问客人晚上有无安排,并推荐可以到饭店的娱乐,如果是在饭店住宿的客人,可以有一定的优惠。
“越是文化娱乐生活贫瘠的地方对这种舶来品娱乐方式就模仿学习得越快,因为他们渴望和外界在时http://www•hetushu•com髦时尚方面接轨,但往往却在不知不觉中迅速变味,使之成为地方的一大特色。”陆为民扫描着那边大厅里沙发和吧台边上的一大群进进出出的莺莺燕燕,也是笑着揶揄,“看来桂建国与时俱进的步伐很大啊,去年我去双峰之前也只听说要把六楼改建出来,于是就有了锦澜苑,没想到这边副楼也改成了别有洞天了。”
“得了,是怕给不起这瓶XO的钱么?”何铿示意了一下,那位身材健壮的女士早已经把酒打开来替陆为民和何铿倒上,“放心吧,轮不到你来请客,你还是替你自己或者你们双峰县节约两个吧。”
“你在餐饮部那边干了一年多时间才还了一千多块,到我们娱乐部才多久?一个月吧,这就还了一千多块?还要怎么样?谁也没有把你干啥?全凭自愿,你不喝酒不跳舞不唱歌都没关系,但是话你总得去说几句吧?客人点了你名,你不去,客人不消费,我们生意也没法做不是?”黄姓男子脸色稍稍缓和了一点,耐心地道:“你担心啥?不就是去说几句话,大不了喝一杯酒意思一下就行了,难道还能把你给吃了?”
偶尔也有那么一两个穿着稍微素雅的女子出来,小翻领西服套装外加白衬衣,略显紧绷的直筒裤往往都是狠狠的包裹在身上,可以要把浑圆的臀部和修长的大腿给勾勒出来,要么就是红色的及膝短旗袍,侧面开衩都快要到腿根处,肉色丝袜下甚至音乐能看见内裤痕迹。
陆为民想想何铿他们三人这长夜漫漫,本来没有去处,还不如在KTV唱唱歌喝喝酒,也算是排解时间,何况他本来和图书也还与何铿有一些话要谈,也就答应下来。
何铿也就没有在坚持,他也知道自己这两个保镖的工作习惯,即便是在国内,他们也从不放松警惕,好在这两人对中文也只是懂得一些简单的日常用语,倒也不虞会对自己和陆为民的谈话有多大影响。
“为民,看来我们没有点两位陪酒小姐让人家很不爽啊,怎么,老板也换人了?”何铿倒是对这种场面见惯不惊了,本来这种声色犬马的场所就是狗眼看人低的地方,你不能给他带来最直接最丰厚的收益,他自然就没好气,而像丰州这样的小地方这种表现就更甚。
陆为民不无感慨的回到西餐厅,他感觉到徐晓春或许有点情绪,不过应该还是相当理性的看待这一次他自己的被调整,这让陆为民也相当敬佩徐晓春的胸襟气度。
陆为民一行四人出现在副楼大厅时立即就引起了注意,尤其是两个外国人特征明显,更是让引来不少人瞩目,包括吧台上的娱乐部大堂经理。
回到餐厅,何铿他们早已经用完餐,陆为民向何铿道了歉,一边也说了自己这位亦师亦友的昔日上司情况,何铿也对陆为民的这位昔日上司非常赞许,认为对方有这般气度日后肯定还会有机会。
这幢副楼的面积不算小,装修上下的血本也不少,从楼梯开始,厚实的地毯一直铺到了走廊里,而一楼大厅里云集的三三两两的女孩子一个个浓妆艳抹,皮裙、丝袜、高跟鞋,涂抹得相当深暗的眼影和口红,几乎就成了这些女孩子们的标准打扮,间或一个女孩子拿出坤包里的寻呼机看一看,直奔吧台而去,拿起电话也许就是一阵国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