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二十节 黑手

“行了,我还用你来教我?”苟延生只觉得只裤裆下边那话儿都快要硬得发痛,甚至连身上都有些发热,“你去忙你的,没你啥事儿了。”
黄经理阴笑了两声,“朱杏儿,不是我不通融,可是人家客人点名要范莲,你去算啥事儿?弄不好人家就得觉着我们是故意扫他们面子,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是咱们打开门来做生意,本来就是陪酒陪歌陪舞,你要去陪人家上床是你的事儿,我们从来不管,你是领班,你去安排,这是你的活儿没错吧?怎么拿钱的时候没见你手软,这会儿就推三阻四了?”
“哦?她答应了?我还以为她不会答应呢。”青年男子精神一振,眼中闪过一抹淫邪的得色,“晓刚,行啊,看来你在娱乐部里边还是有些威信嘛,难怪老郭对你这么信任。”
这里是丰州饭店专门装修出来供一些有特殊要求的客人大包间,其实就是两个包间打通,形成一个外间里间,外间一顺溜的宽大真皮沙发,足以容纳十来二十个人,大投影电视,影响,小冰箱,一应俱全,里间格局相差无几,只是面积略小,沙发换成了宽大豪华的单人沙发和三人沙发,里间外间用磨砂玻璃的推拉门隔开,可以拉上。
偌大包间里只剩下两人,黑脸男子语气细腻温和,慢条斯理地道:“二少,这年头,咱们是求财不求气,漂亮女人哪里找不到http://m•hetushu•com,只要有钱,管他歌星还是模特儿,那都得敞开腿任你骑,何必冒这么大风险?”
他也知道苟二少的性子,对这个范莲早已经垂涎许久了,把范莲从餐饮部发配到娱乐部来肯定也是他使的主意,可是人家命好,生了个好爹,范莲这丫头也是不识抬举,既然来这娱乐部来做,哪能不湿脚?
“咦,黑哥,这都是自己人,有啥不好说的,要我说……”被叫做磊子的男子话语未落,就被黑哥打断:“磊子,你喝多了,老三,你带两个兄弟去陪磊子出去遛遛,散散心,看看丰州的风景。”
“小莲,你别那样乱想,明天我和你一起辞职,我们都不干了,这种鬼地方本来就不是我们干的,人在这里呆久了,性子都要变坏。”圆脸女孩也是一脸愁绪,“不过咱们日后出去干啥呢?”
“嘿嘿,二少,那也是托您的福,不过这丫头性子死硬,你的小心一点,也幸好她家里有人生病,她在饭店财务上借了八千块钱,还没有还清,要不她肯定不干。”黄姓男子犹豫了一下,才又道:“二少如果真有心,不妨耐着一点性子,多用些软磨工夫。”
“我就有这个经验,开始那丫头不是也挺傲的,找了一个他们单位上的中专生,愣是不肯和我处对象,连面都不和我见,见了我也是不理,为这事儿我还www.hetushu.com和人弄得不愉快,妈的,后来还是黑哥帮我一把,我瞅准一个机会把这东西一用,嘿嘿,那丫头就只能乖乖地躺在那里任我玩了,哈哈,你知道不?那丫头和她那个男朋友相处了大半年,她那个男朋友愣是没碰过她,被我啖了头汤,爽死我了。后来木已成舟,这丫头哭了几天,我也就陪着笑脸好言好语安慰了她两天,最后还不是和她那个男朋友分了手,乖乖跟了我,现在我想怎么玩她,就怎么玩。”
见两人仍然是不情愿,黄经理脸色更见阴冷,语含威胁:“范莲,朱杏儿,我觉得咱们娱乐部的人一直都挺听招呼,怎么就你们两个餐饮部过来的人爱和我过意不去呢?我姓黄的自认对你们也不薄,该帮你们争取的都替你们争取了,你们觉得有啥难处我也尽量体谅,可怎么你们从来没为我着想过呢?如果你们俩老是这样,哼,这里不是政府里边铁饭碗,吃得下这碗饭就干,吃不下,可以另寻高就,别整天给我故意找茬儿。”
“黑哥,其他事儿我都依你,今儿晚上这事儿,你得依我一回。范莲那丫头我馋了好久了,今晚我非得要尝尝她的滋味,你得帮我。”苟延生沉吟了好一阵,他也知道对方说的话极有道理,自己父亲也早就提醒过自己,不要为了裤裆下边那点事儿耽搁大事儿,可范莲这丫头自己好不容m.hetushu.com易才逮到这机会,费尽心思才把她给撵到娱乐部这边来,若是错过了,他实在心有不甘。
黄姓男子这才满意的转怒为喜,笑了起来。
“黄经理,您是不知道,那个姓苟的一直对小莲不怀好意,您如果让小莲去接待他们那一间,他们肯定会百般刁难,弄不好就要弄出事情来,不如我去侍候他们……”短旗袍圆脸女孩连忙解释道:“黄经理,您不是不知道小莲的性子,万一真在那里闹出啥事儿来,也不好是不是?”
“好好,那二少玩得开心一点。”黄姓男子点点头,和周边几个人打了个招呼,离开了。
见黄姓男子身影消失,圆脸女孩这才着急地叫了起来,“小莲,你不能去,那个姓苟的对你一直不怀好意,现在饭店里情况都变了,桂总也不在了,这些娱乐部的家伙都不是好人,这姓黄色更是阴险得很,你去肯定要吃亏。”
“嗨,二少,你别听磊子那里夸大其词,哪有的事儿?”黑脸汉子阴柔的一笑,脸上虽然没甚表现,但是很是对那敞着衣衫的青年有些不以为然,却也不多言。
“二哥,其实晓刚说得没错,你把那丫头做了之后,然后再好好用些软磨工夫,既然木已成舟,她还不就只有罢了?”紧挨着苟延生的青年酒气熏熏,一副得意模样,身上的衬衣微微敞开,一条金项链晃荡在胸前。
外间里坐着六七个和*图*书男子,长条玻璃茶几上早已经堆了一大堆红酒和啤酒瓶,各种水果和小吃摆了许多,几包中华烟也扔在桌上。
“我知道,姓苟的本来就是个坏种,可是黄晓刚会管你这些么?他只管你得给他挣钱,我打算明天就不干了,这饭店里也没啥值得留念的地方,把我发配到娱乐部来我就知道有人故意在折腾我……”
“这就对了,范莲,别把客人们都当成老虎,我看是你对这拨客人成见太深,可你也知道咱们选择不了客人,就忍一忍吧,多敷衍一下,让他们高兴就成,好了,抓紧时间去,朱杏儿,你去把那一间的客人给搞定,里边还有两个外国人,他们说不要咱们这的人陪酒陪舞,你带两个人去好好做做工作。”
范莲轻轻吸了一口气,见自己好友还欲再争,抢先一步道:“杏儿算了,黄经理,我去。”
里间也设有小舞池,用厚实的隔断和幕帘隔开,而且舞池里也摆设了一具特制的双人大沙发,大概是为客人跳舞跳累后休息准备的。
听得身旁男子这么一说,苟延生心里更是火烧火燎一般的难受,恨不能马上就能提枪上马,“黑子,那玩意儿真那么管用?”
“不管干啥,哪怕是去扫大街当保姆也比在这里强。”范莲决然道。
“我也不知道。”范莲黯然道:“这帮下流胚打的什么主意我还不知道,哼,我就是要找个人把我自己卖了,我也不会把身http://m.hetushu.com子给这种人!只要赖过了今晚,我明天就辞职不干了,大不了我找一个愿意买我身子的人把我自己给卖了,我相信我把我自己卖上五千块钱还是没问题。”
“黑哥,你是不是太小心了?”苟延生有些不高兴的道,不过他也知道对方谨慎是为自己好,所以也只是有些不悦。
※※※※
没等敞着衣衫的男子反应过来,另外几个人个人就已经跟过来,扶起男子,一起出门去了。
“可是你不是在饭店里还预借了几千块钱么?那怎么办,我这里还有三千你先拿去,还差两千怎么办?”圆脸女孩焦急地道:“你妈的身体也没完全好,你弟弟读书也还要钱。”
“二少,我替您安排好了。”黄姓男子悄悄钻进了最顶头的豪华包间,小声的在满脸踌躇满志神色的男子附耳道。
被唤作三子的男子应了一声,随手攀着有些身形有些踉跄的男子,“走,磊哥,咱们一块儿开出出去遛遛,黑哥的这辆大霸王你还没玩过吧,咱们去遛遛。”
“二少,秦磊这家伙嘴巴不关风,行事孟浪,没吃过亏,仗着自己伯伯是县委书记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在南潭那边名声很臭,若不是南潭开发区那边的工程量很大,我根本就不想找他。你看今晚晚饭,就他那几句话,就弄得高主任很明显就不太高兴,本来说要邀约高主任再坐一坐,高主任都推了,这改天还得去另外再请一请高主任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