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二十七节 生活不易

“孩子还小,我家里婆婆身体不好,不愿意带孩子,孩子我还只能送回我娘家里去带着,每个星期天回去看看。我那位在供销社里工作,不景气,收入就那么一点儿,我现在虽说收入少了点儿,但总还是每个月能够稳稳拿到手,现在县城里工作不好找,你去哪个商店站柜台,一个月也就是百十块钱,还得一直站着,一天下来腰酸腿疼,回到家里动都不想动。我没来招待所之前,就在他们供销社当过临时工,一个星期休息半天,基本工资、午餐补贴一百零九块钱包干,其他啥都没有,他们正式工还有一些什么毛巾牙膏肥皂卫生巾这样的福利,我们这些临时工啥都没有,除了累,钱还少,还觉得低人一等,我干了半个月就不想干了。”
陆为民坐在沙发上忍不住问了一句,已经十一点过了,不过陆为民仍然没有多少睡意,他也想了解一下这些长期在招待所里清闲混日子的女孩子们的生活。
李晓佳一边摇头,一边感慨:“招待所要说收入也不算高,但稳定啊,至少咱们也是县里的人,而且工作时间固定,离家里也近,现在要想找个这样的工作可真不容易,没见着县城里到处都是闲人,现在啥单位都在下岗,哪有那么合适的工作等着你?要不为啥之前那个亚洲国际一说要招人,我听说光是要解决县里干部们的家属就要了好几十个指标呢,只是没想到会是一帮骗子。”和-图-书
不过亚洲国际招工的事情他也知道,据说县劳动局里一传出要代亚洲国际招工的事儿之后就是门庭若市,门槛都被踢断了好几根,陆为民也在庆幸幸好那亚洲国际没来得及搞什么要工前培训收一笔保证金培训费之类的把戏,要不这又还得有多少人给陷进去,最后还得县里买单。
“是么?”陆为民想了一想,“小冯,我也觉得这个招待所的确应该撤了,就现在这种要死不活的状态,肯定不是长久之计,我和杨县长都提起过这事儿,不过拆了这个招待所的目的是建一座更好的宾馆来作为我们双峰县委县政府的主要公务接待点。”
“笑眉姐今天好像去了县里一趟,回来就在说也许咱们这个招待所存在不了多久呢,她人就不太高兴。”冯薇薇摇摇头,杜笑眉也没有多说,就这么说了两句,弄得整个招待所的人心情都不好了。
“可不想干呆在家里也不行啊,一个月少这一百来块钱你一下子就能感觉到生活拮据,如果这两个月多来两拨客人,或者周围朋友亲戚结婚祝寿的多几家,你立马就能感觉到这钱哗啦呼啦往外跑,那点积蓄很快就要见底,心里那个不踏实劲儿,连觉都睡不好。”
“双峰饭店和电力宾馆就很好么?或许它们的硬件设施还行,但是要说软件服务设施还差得多远,你们如果去昌州的星级宾馆饭店见识过,就应该感觉得到之间的巨大m•hetushu•com差距,尤其是一些外资和合资管理的饭店,它们的服务水准才是我们需要学习效仿的典范。”陆为民笑了起来,“如果我们县里招待所真的要改造重建,我想就应该要以那些宾馆饭店作为目标才对,你们也应该要去好好培训学习才对。”
本来没把这件事情当做一回事儿,但是看到两个女人这般看重这份工作,陆为民不由得有些感慨,对于像在双峰这样的小县城里要找一份如意的工作的确不容易,缺乏工业底蕴,城市化率低,城市建设严重滞后,这也使得第三产业更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陆书记,你是说要重新建一座宾馆,像双峰饭店和电力宾馆那样的?”两个女孩子眼睛都一下子亮了起来。
“哦,笑眉怎么了?”陆为民有些奇怪地问道,早上走的时候似乎杜笑眉还好好的,怎么一天下来人就生病了?
“陆书记,那要真是个正式教师工作我也不可能不要,可就一临时代课,你想要转正那还得等指标,还要通过县教育局统考,那全县多少民办教师,多少代课老师,每年名额就那么多,你挤破头也白搭,加上正好招待所这边有机会,我也就来了。”
“小冯,小李,你们俩为啥就愿意在这招待所干活儿,我听笑眉主任说这里公司也很低,就没有打算去找其他工作干一干?”
但后来这事儿也就没有再提起,莫非是杨显德向曹刚建议了这个www•hetushu•com想法?
虽说在这上班清闲,但是收入却是死的,要说和农村里比当然没有可比性,但是人心都是不满足的,成天守着这点干巴巴的死工资,谁也希望能有一个更好的工作环境和一个更好的收入待遇,如果县招待所要重建,真要建成那样的宾馆饭店,又是属于县委县府的,生意肯定好,福利待遇自然也就水涨船高,那该多好。
只是像这样两个无论是容貌素质都相当不俗而且还有高中文化的女子在陆为民看来要想找一个合适的工作并不是难事,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却一门心思要在这个破招待所里干活儿。
“所以你就不要学校的工作来招待所上班?”陆为民点点头,乡下代课老师的收入低,条件差,像李晓佳这样的女孩子哪能吃得了那个苦?只要有一点机会那还不立马跳槽走人,自己母亲原来不也是在南潭当民办教师?代课老师那比民办教师还不如,纯粹就是一真正临时工。
“陆书记,那你说的是真的要重建改造我们招待所么?那我和薇薇姐都还能留在这里么?”李晓佳再也忍不住,脸上红晕泛起,腻声问道。
“陆书记,你说就我们这样的能出去干啥?”冯薇薇年龄要大一些,结了婚带了孩子的女人,胆子也要大一些。
李晓佳一句“至少咱们也是县里的人”把陆为民给逗乐了,招待所这份工作大概也就算是份合同工吧,整个招待所里除了杜笑眉http://m.hetushu.com算是县机关事务办的工勤编制,其他人都是合同工,这也算县里的人?
这样的情形下,当农村土地承包到户之后,生产效率得到极大提高,也就解放出大量剩余劳动力,而双峰传统的不愿外出的习俗又限制了劳动力输出,使得剩余劳动力大多积蓄在本地,无处消化。
陆为民一愣怔,他倒没有想到这些事情,现在也还远说不上这些问题,但看到两个少妇的脸上都露出希冀期盼的表情,他又不忍心打击对方,只能含含糊糊地道:“能行吧,如果真改建了,规模扩大了,可能还会招一批人呢,你们都算是元老了。”
“是心情不好吧。”冯薇薇接上话,有些犹豫地问道:“陆书记,县里是不是要把我们招待所给撤了?”
“哦?从哪儿听到这话?”陆为民惊讶的扬起眉毛,自己倒是有意想要把这个招待所拆了,这样大一块上佳土地荒废在这里,甚至还要养活这么多人,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不合适的,有一次自己曾经和杨显德提起过,说这块地皮该好好利用起来,考虑建设县里第一家星级宾馆,但只能是通过招商引资来实现。
见冯薇薇说得起劲儿,李晓佳胆子也大了不少,也插上话:“夏天里早上倒还行,可下午放学了,你骑自行车下班回家,回到家那一身汗,前胸后背都得要湿透,说句不害臊的话,那胸罩取下来汗津津的,都能扭出水来。”
听得陆为民这么一说,冯和_图_书薇薇和李晓佳都是眼泛灵光,心思都活络起来,看样子县里是真有这个打算,可是真要重建改造成那样的宾馆饭店,还能轮得到自己进去么?
“是啊,陆书记,现在要想找个称心如意的工作真太难了。我没结婚之前在乡里代课,每个月就几十块钱,还不能准时拿到,经常拖欠,要不就是一学期结束的时候才能拿足,而且在乡里条件差,住在区上,每天骑自行车得三四十分钟,冬天一大早天还没亮都得起身,那风吹得你脸上给刀子割一样,那胸前你就是穿啥都挡不住那股子凉劲儿,到学校得好半天才能缓过劲儿,手上更是冻得发僵,拿粉笔都拿不住。”
在他看来如果像冯薇薇和李晓佳这样的女孩子只要肯努力,敢走出去,那么无论是收入还是发展机会都要好许多。
双峰饭店和电力宾馆是双峰最好的两家宾馆,一家是供销社的,一家是供电局的,来双峰的重要客人基本上都定在这两家,即便是县里有意要照顾招待所,但是看看招待所的条件,也只能听凭肥水去流外人田,上一次孙专员来住这里纯粹就是一个特例。
听得陆为民这一句话两个女人都禁不住眉花眼笑喜出望外,仿佛陆为民这一句话都算是为她们的前途打了包票。
见陆为民很认真的在这个问题,冯薇薇也有些感动,像平时来招待所那些干部,就是一个办公室的副主任啥的都是眼高于顶,要不就是有那些别样心思的,哪像陆为民这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