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三十八节 主动出击

“今晚?那好啊,怎么敢让您破费请客,该是我和我姐感谢陆书记您对我的关照才是,嗯,就当我为日后咱们招待所获得新生提前感谢您吧。”杜笑眉嫣然一笑,自动把那一句以身相许带来的冲击给过滤过去了。
陆为民会在饭桌上问些什么问题?又会给自己一些什么样的授意?自己不是分管经济的副书记,论理陆为民要在双塬企业改制上做文章,重点也应该放在孔令成和钱理国以及巴子通身上才对,找自己难道是因为他们三人态度不明朗?
本来就被杜笑眉被陆为民给拿下有些刺激的巩昌华顿时就有些把持不住,见女人只穿了一条紫红色的蕾丝内裤,这还是他到昌州去出差替女人买回来的,女人一直最喜欢,他忍不住探手握住那对肉球,狠狠的搓揉了一阵,弄得女人兴致也有些上来了,可觉得这时间又不合适了,“死相,这都啥时候了,要弄就赶紧!”
杜笑眉心里也是突的一跳,不知道陆为民这有些暧昧含义的话藏着什么意思,脸颊也微微有些发烧,虽说平时和冯薇薇李晓佳她们背后无人时信口拿着陆为民开玩笑,但是实际上大家都知道想要和这位陆书记牵扯上关系并不容易。
陆为民当然不可能是为了什么杜笑眉这么久照顾他生活这么虚假一个借口来邀约自己一起吃饭,他来双塬调研的情况一天之内就传遍了全县,这位特立独行的县委和*图*书副书记在镇上所发的狂言也是在县里激起了很大的震动,巩昌华不知道虞庆丰和新来的组织部长张存厚在听到这番话是如何想的,而曹书记又会怎么看?
想想也是,这陆为民也不是圣人,在洼崮工作时就有传言说他和隋寡妇又搞在一起了,这话他不太相信,再说他陆为民不懂事儿,也不可能这朱明奎才暴毙,他又去和隋寡妇搅在一起,真想要前赴后继咋地?
可他不是圣人,也是生龙活虎的精壮男人,这几个月如一日在这边,身边还能没个泻火的女人?
得女人这般一说,巩昌华也顿时有些按捺不住,看看表,还来得及,也管不了待一会儿两个小姨子还得要过来,就势把自己女人搁在床边上,褪下内裤就操弄起来。
巩昌华看了看表,才五点钟,杜笑眉显然也知晓陆为民约自己吃饭不那么简单,所以这才忙不迭的给自己打传呼,要自己早作准备。
巩昌华没想到自己老婆还这么心细,转念一想肯定是杜笑眉提出来的,这浪蹄子,和陆为民上了床,却还要拉外人来当挡箭牌遮羞,这才真是又要吃鱼又要避腥。
巩昌华当然不相信陆为民是没脑子不懂规矩张口乱说的人,要不安德健怎么会把他推荐给夏力行当秘书?而且还很快就提拔为地委办综合科科长,在他看来,陆为民在双塬镇上的那一番话就是有意为之,是有针对和_图_书性而来,作用也很明显,这两天孔令成就再无之前那种淡定从容,开始把钱理国和巴子通以及自己叫在一起具体商谈企业改制的构想。
“无所谓,谁来请客都无所谓,我在双峰也没有多少朋友熟人,而且一来双峰就下洼崮了,在县城里边也是两眼一抹黑,啥情况都不清楚,现在地委这是赶鸭子上架把我给推上了这个副书记位置,嘿嘿,我现在也是诚惶诚恐,曹书记也是新来,这地委里边给他压力也不小,今年咱们县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难,我现在是彷徨无计啊。”陆为民半真半假地道:“也想找个人唠嗑唠嗑。”
看来杜笑眉是和陆为民滚在一张床上了,巩昌华也有些艳羡,自己这个小姨子县里想打主意的人多了去,只不过一来自己这个小姨子性子有些泼辣,二来原来老县长和自己这个小姨子挥之不去的传闻也让很多人就不敢轻易插足,只不过现在老县长退了,这有着花花肠子的人就多了起来,没想到却被陆为民给抢先下手了。
连巩昌华自己都没有觉得自己心里都有那么一丝半缕的酸味儿,自己这小姨子可真会攀高枝儿,原来说起杜笑眉可能要和陆为民扯上瓜葛更多的也不过是一种臆测,没想到事情却真如臆测的那般发展,而杜笑眉也真的和陆为民搅在了一块儿,想到也曾经是自己意淫对象的小姨子就这么被hetushu.com陆为民摘走,这味道也很复杂。
还得回去让自己家女人也好好打扮打扮,别让陆为民把自己一家人给看低了。
心里被陆为民那一句以身相许戳得突地一跳,杜笑眉只觉得耳根子一阵发烧,却又听得陆为民突兀的提出要叫上自己和七姐一家吃饭,心里更是一个激灵,立即就回到了正事儿上来。
“还得把老八叫上?为什么?”巩昌华一边看着正在梳妆打扮兴奋得像要出席啥国宴一般的老婆,一边莫名其妙地问道。
“我?我当然也感谢,不过陆书记要我怎么感谢?”杜笑眉也是话一出口就觉得有点儿像是回应对方的挑逗,有些不妥,可是话已经出口,再要去刻意解释,反而给人感觉有些自作多情的心虚。
晚饭在什么地方吃也是一个问题,县城就这么大,即便不算自己和陆为民这两个,杜笑眉也一样是个耀眼人物,这要坐在一起吃饭,保不准就得要有什么风声传出来。
似乎看出了杜笑眉的局促,陆为民心里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活,“放心吧,不会要你以身相许的,对了,笑眉,老巩也在双塬工作有几年了吧,啥时候把老巩和你姐叫上吃顿饭,权当我感谢你这么久来对我的照顾了,就今晚怎么样?”
不管怎么样,今晚对自己来说都是一个机会,巩昌华平复了一下自己有些激动的心境,不动声色的搁了电话。
不过巩昌华很快就调整和_图_书好了心态,他是一个很现实的人,要不也不可能从一个默默无闻的穷教师一步调到组织部,再到双塬镇当党委副书记,认清现实,接受现实,选准自己的目标,这才是一个理智者的正确决定。
“代她们感谢我,你不感谢我?”陆为民斜睨了对方一眼,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的嘴里就冒出了这样一句有些挑逗味道的话来了。
虽然还只是一个初步动作,但是以孔令成的坚韧,连昔日戚本誉专门交待的事情他都可以拖着不办,你陆为民一个新上来的副书记,他能如此动作,足见陆为民的构想带来的吸引力和冲击力。
※※※※
这男人似乎更多的心思都放在了工作上,来无影去无踪,每天回来似乎要么看书看文件,要么就是倒头大睡,早上也是一大早就起来到小花园里蹦跶锻炼身体,杜笑眉也很好奇这个男子脑袋里整天究竟在想什么,这么年轻就能有这般造化绝不仅仅只是背景深厚那么简单,连素来有些自傲的巩昌华都对他很是佩服,这让杜笑眉内心深处也颇有点儿想要了解对方更多一些的想法。
这双峰县里本来妖妖娆娆的女人就多,一个人住在招待所里,原来不说了,陆为民在招待所住的时间少,现在担任县委副书记了,长期得那里,都是一帮俊姑娘俏媳妇儿窝在里边,那擦枪走火的事儿还能少?
“说了,老八也回家去收拾打扮去了。”老婆提m•hetushu.com了提气,挺了挺胸,弯下身子,打算在五斗橱里寻找着,准备换一个新一些的乳罩,一对饱满丰实的乳房在梳妆镜里颤颤巍巍,嫣红两点更是翘然生姿。
去丰州最合适,可是远了一点儿不说,也不好选地方,陆为民是地委下来的,跟着地委书记啥山珍海味没吃过,估计去大酒店饭店他也没兴趣。
“昌华,你想想,咱们是两口子,加上老九,这四个人,万一被别人看见,保不准怎么乱嚼舌头,这把老八叫上,算是咱们杜家几姊妹感谢陆书记对老九的照拂,这真有外人看见了,也说得过去不是?”
“你和老八说了么?”巩昌华没好气的道。
这也不像,孔令成的态度已经有些变化,作为和孔令成关系一直比较密切的他,虽然不至于要把陆为民邀约这事儿也告知孔令成,但是也需要考虑陆为民和孔令成之间观点如果出现较大差异该怎么办,好在自己不是巴子通,倒还有些缓冲余地。
巩昌华接到自己小姨子打来的传呼回过去时,正好办公室里有人,听见杜笑眉在电话里期期艾艾的说陆为民想要请他们一家人吃饭,心里也是一阵诧异中夹杂着兴奋激动,同时也有些说不出的味道。
话一出口便有些后悔,想要收回或者打岔圆转一下,但是心念却是这么一转,却又变了想法,挑逗了又如何?此情此景,似乎挑逗才是最符合情理最有味道的享受,过于忸怩拘束,反而有些着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