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五十七节 迪厅风云(4)

不能不说甄妮的舞技相当棒,尤其是和柯露相向而舞,那凹凸有致的身段,活力四射的四肢,充满激情的动作,和那如火如霞的娇靥,无一不让人感觉着青春的动感伴随着强劲的音乐释放出来。
看到甄妮和柯露两个女孩子惊怒交加的表情,和身旁那一群簇拥在旁边的小痞子争吵起来,陆为民就知道出事儿了。
谁要想在场子来闹事,那就是自找没趣,自然有人会把你请出去,然后让你尝尝“保安”的厉害。
“没事儿,有备无患,咱们不想惹事儿,但是却也不能怕事儿不是?这寰亚迪厅里要真出事儿,我看马老大也就被人当面抽脸了。”萧劲风呲了呲牙,纯黑色的紧身体恤和板寸头让他凭空多了几分骁悍的气息,雄健的身躯一站起来,就能给人一种威压。
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一次好好教训对方的机会。
陆为民立时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不对劲儿,这帮家伙怎么这么准确的就认准了自己和萧劲风?现场如此混乱,四周都是吆喝呐喊和胡乱躲闪的人,那些个上窜下跳的角色不少,他们怎么一个都不理睬,唯独看准了自己?
“哦?真的?”萧劲风脸上闪过一抹狠戾的表情,陆为民的事儿就是他的事儿,虽然已经很久没有活动身体了,但是并不代表内心的那种铁血暴力情结就消逝了,“大健,我和为hetushu.com民过去看看,你去喊人!”
“马哥,怎么回事儿?”冲上前来的西装男子又惊又怒,“他们在我们这里闹事,怎么弟兄们都说你说的暂时不过去?”
甄婕也和甄妮一起到这种场合让陆为民很是惊讶,在他印象中甄婕是个比较文静的女孩子,不太喜欢到这种喧嚣热闹的场合,没想到甄婕居然会和她一个同学一块儿来,后来才知道她那个非常要好的同学也和甄妮一样,喜欢蹦迪,所以就强拉着甄婕一块儿来了。
“好,多给点儿就多给点儿,虎哥,你去把这事儿办好,记住让他们狠狠的给我教训那个出面的男人,你知道的,至于那几个女孩子,只是个由头。”
陆为民身形一闪,躲过了对方的铁扳手,但是那一记钢棍却狠狠打在了他的肩头上,痛得他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不过对方也没有能讨得好,他一击横肘狠狠的击打在对方嘴部,血沫横飞中,那个家伙惨叫着滚倒在地,而另外一个家伙的铁扳手也已经再度挥舞了过来,但在陆为民先发制人的一脚侧踹之下,对方已经连滚带爬的被踹出一丈多远。
姚平目光里已经多了几分阴狠,狠狠将杯中一口酒倒入自己喉中。
相对来说甄婕的动作幅度就要小许多了,举手投足都有一点斯文优雅的感觉,不过却多了一种含蓄美和图书
论年龄他要比姚平大不少,可是这年头不是谁年龄大谁在社会上混的时间长就是大哥,而是谁腰包里有钱,谁能给兄弟们买单谁就是大哥的时代,姚家可是一个金主儿,虽说姚家老二姚志善进了大狱,但听说要弄出来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儿,这年头只要有钱,没啥办不成的,减刑也好,保外就医也好,花样多了去,那监狱里一帮人都是张着血盆大口吃人的主儿,只要敢给钱,没啥他们不敢干的。
其实当甄妮她们几个身边簇拥着那群的小痞子一出现,陆为民就觉得有些不正常,但是他没有太在意。
他长身而起,萧劲风和吴健都意识到了出了事情:“怎么了,为民?”
不过陆为民还是一边和萧劲风闲聊着,一边也关注着甄妮她们几个。
马脸大背头男子有些尴尬的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悠然自得的品着酒微笑着的年轻男子,干咳了一声,“没事儿,等一等,出不了什么事儿。”
没等陆为民和萧劲风走到近前,那十来个小痞子一眼就看到了跑过来的陆为民和萧劲风二人,当先一人使了一个眼色,一群小痞子立即丢下了四个下的花容变色的女孩子,齐刷刷的向陆为民和萧劲风猛扑过来。
迪厅里小痞子多这很正常,这些学业无成却又无所事事的小痞子,成天成群结队在一起厮混,白天要么和_图_书游戏厅,要么台球室,或者就是录像厅,到了晚上,舞厅、迪厅里就是他们经常出入的地方,没钱家里要,要不到那就把家里东西拐出来卖,再不行也就只有守在学校边上明要暗抢了。
不过这些小痞子们一般说来在迪厅里还是比较守规矩的,谁都知道想要开这么大一家迪厅,没点势力手下没有一帮人肯定玩不转,要想在这些地方惹事儿,那就是砸场子,也就是在砸饭碗,放任这种事情发生而无法控制,那也就意味着这个场子该关门了,所以老板们都是最忌讳这种事情发生,尤其是让公安机关也卷进来,一句话也许就要让你关门一个星期,而这对生意的影响可想而知。
“甄妮他们好像出事儿了。”陆为民最不愿意在这种场合出事儿,但是自己女朋友出了事儿,自己还无动于衷,那只要是男人只怕都做不出来。
“不用……”陆为民皱了皱眉头,这真要演变成群殴,那可真有些麻烦了。
“嗯,就是这事儿有些麻烦,今晚这事儿就算是做了,日后他们还得去给马老大赔礼,否则马老大肯定要找他们麻烦。”横肉男也略一沉吟,“所以估计得多花两个钱。”
“那寰亚这边的马老大你不是说很厉害么?在他场子里惹事儿,他会不会不答应?”姚平已经不是以往那个容易冲动的愣头青了,他也知道这昌州街上http://www•hetushu•com不像195厂里,多大的事情都能摆平,这街上有街上的规矩,他虽然不清楚这寰亚老板马金章的势力有多大,但是能撑起这么大一个场面,若是没有点儿背景势力,那肯定不可能。
“为什么?”西装男子无法理解自己这个合作伙伴怎么会变成这样,以往出现这种事情,他都是第一个出头让兄弟们上的,可今天……他有些愤怒有一些疑惑地看了一眼坐在马金章身旁的这两个男子,这两个家伙显然不是道上的人,那股气息就不像,这两个家伙是什么来头?
“走!怕个毬!”陆为民下意识的从嘴里冒出一句粗话,让萧劲风眼睛也是一亮,脸上浮起兴奋的笑容:“该死毬朝天,不死万万年!”
※※※※
“虎哥,人可靠么,他们会不会被认出来?我不想要最后麻烦到最后还要我来替他们擦屁股。”姚平还是有些不放心,拿起桌上的那包云烟丢给了横肉男。
陆为民这小子居然敢在昌州城里来放肆,甄妮这小婊子也还真以为他那个男人在丰州那乡下旮旯里当个芝麻官就能在昌州也耀武扬威了,不给她一个教训,好好抽一抽陆为民的脸,让甄妮这小婊子清醒清醒,也让她知道乡下人进城就得要夹着尾巴守规矩。
“平少,人来了。”满脸横肉的矮壮男子悄悄地靠在姚平的耳后。
姚平皱起眉头,狠狠地注视着hetushu.com舞池中那个扭得正疯的女孩,那个小骚货还不断地向着某个方向挥着手,虽然看不见挥手所指向的目标,但是毫无疑问肯定就是那个让自己屡屡受挫的男人,想起陆为民那张脸,姚平心中那股子怒意就陡然猛升,原本有些犹豫的态度就又坚定下来。
但是局面已经由不得他多想,几个人猛扑上来,手中的铁扳手和钢棍都猛地抽出来朝着自己就狠狠的击打过来。
寰亚迪厅场面很大,陆为民没有想到过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要发生也应该是在离开寰亚迪厅之后才可能,在舞池中央发生事情,那就是不给寰亚老板的面子了。
猛然间陆为民恍惚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高中时代,萧劲风与自己一道和昌江街上那些学校的逃学生打架的时代,那种迎面而来的熟悉气息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让他竟然有一种就想要和心爱女人做爱之前那种血脉贲张的兴奋和冲动。
“放心吧,你虎哥办事儿尽管放心,他们都不是195厂的,都是些街上厮混的兄弟,嘉乐、寰亚还有逍遥游这几家他们都是长期出入的,哪个星期不惹点儿事情出来?这帮人局子里都蹲惯了,顶多十五天又出来,里边儿还管饭,习惯了。”被唤作虎哥横肉男子笑了起来,“我和他们老大说了,做得巧妙干净一点儿,别被人落下把柄揪着不放就行了,进局子里蹲几天也没啥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