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七十七节 密谋

陆为民搞出这样大的动作,钱理国不相信曹刚会装聋作哑,地委会一无所知,这不可能,那么也就意味着最起码陆为民的这些动作是得到了上边的默认,这种情况下,叶绪平还要去搅合挑事儿,钱理国觉得并不明智,所以他需要把上边的态度摸清楚。
想起陆为民这个愣头青,叶绪平就觉得头疼,他也试探性和对方谈起过企业改制的问题,但是对方根本不接招,反而罗列出一大堆改制的必要性,弄得叶绪平也是有些尴尬。
之前叶绪平就暗示钱理国可以在厂里老职工里边做点儿文章,毕竟真正把电杆厂带上正轨还是他钱理国,那时候白宏胜还不过在供销科里当科长而已,但是他没有轻易应承下来,只说自己离开电杆厂太久,对电杆厂情况也不是很熟悉,而原来的老职工也和自己生分了,婉拒了这个要求,这让叶绪平也有些不高兴。
企业不靠贷款,根本无法发展壮大,这也是常理,乡镇企业本来就是一个新生事物,摸索发展,走些弯路,花些钱买些教训也正常,陆为民却把这个问题提到了危机的高度,这让叶绪平很是觉得可笑,他甚至也感觉到曹刚和其他县领导都对陆为民的这个观点不以为然。
“所以地委和曹书记也就是放手让陆为民来试试水?”
他承认陆为民所言是实,但是乡镇企业通过合金会贷款来发展这是全县全地区乃至全省的模http://www.hetushu•com式,哪个地方不是这样?
叶绪平情绪很大,那是因为这直接损害到了他的切身利益,双塬建筑公司也是下一批改制对象,而同样也是叶绪平那一家子开的建筑材料经营部的主要业务对象,电杆厂改制一成功,就该是双塬建筑公司了,这两家企业一旦改制,他们家那个建筑材料门市部只怕就真的有关张的可能。
当然叶绪平说的也有些道理,这样大张旗鼓的改制,而且不是一两家企业改制,而是要把双塬甚至全县的集体企业全数进行改制,这真的就如叶绪平所说,那么双峰全县就再没有一丝一毫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味道了,这是不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在经济领域的一个渗透或者说演变?
正琢磨间,钱理国已经走进办公室里来。
“理国,你看穿问题没有,陆为民这是在放线钓鱼,这个开发区的饵就这么一直在你们嘴巴面前搁着,让你们就得拼死拼活的往前奔,双塬全区二十来家乡镇企业,双塬镇就占了一半,而且像样的企业都在双塬镇,这些企业一改制,双塬镇还有什么?全镇都变成私人企业,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社会主义的味道?社会主义还要不要?那不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叶绪平目光阴冷,双手插在裤包里,转过身来:“他这是以改革之名,行资产阶级自由化之实,我就不http://m.hetushu.com相信没有人能看得到这一点!”
不过叶绪平也知道钱理国的苦衷,现在不比以往,孔令成不是善男信女,对双塬的掌控力度很大,巩昌华和巴子通都是孔令成左臂右膀,而钱理华又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在电杆厂里几乎没有多少威信,所以叶绪平虽然有些不满,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
他有一种难以忍受的压抑和刺痛感,钱理华刚刚从他这里离开,看见对方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他就忍不住来气。
阎忠这个蠢货,戚本誉一走,就像是被打断了脊梁的狗,除了变本加厉的捞钱,啥都干不了,面对白宏胜的动作,居然想要主动放弃,想到这里叶绪平也禁不住生出一种无力感。
“曹书记对这事儿怎么看?地委呢,难道也支持他这种做法?”钱理国没有回答对方,反问道。
陆为民和他的工作没有多少交织,当然不可能是来找他,对方是来找李廷章和杨显德。
叶绪平当然知道孔令成把电杆厂列为第一号改制目标的意图,这个家伙不想和自己公然冲突,却利用这一次机会把陆为民推上了对付自己的战场前线。
“现在高层风向也是杂乱不清,一方面也在喊要防微杜渐,防止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在各个领域泛滥,但是在经济领域里,这发展经济又是压倒一切的大事,一切都得为经济发展让路,哼,似乎只要把经济搞起来了,哪怕和*图*书把祖宗八代卖了都无所谓。”叶绪平发了一句牢骚,“地委和曹书记的意思大概也是看一看,看看陆为民这么折腾是不是真的能折腾出点儿名堂来,你知道今年县里的情况,亚洲国际事件捅出来的窟窿年底就得要说填上的事情,曹书记才来,咱们双峰经济又一直在全地区拖后腿,所以也想做出点成绩来,到年底也好像地区说借钱的事情,要不地区财政凭什么借给你几百万,双峰拿什么去还?那不成了老虎借猪,有借无还了?”
当了几年电杆厂厂长,掌握这么多资源,竟然就得不到一个工人的支持,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怎么在电杆厂混下去的,是真的都把心思放在怎么捞钱玩女人去了吧?
但不能不说陆为民这个家伙太狡猾了,他抛出了双峰必须要建经济开发区,这个观点赢得了包括曹刚、虞庆丰、孟余江、关恒等人的赞同,尤其是曹刚,几乎是无法拒绝这个诱惑,而建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启动资金从何而来,陆为民就顺理成章的把双塬企业改制能够腾挪出的资金纳入了县里的统一规划,这一手太过阴毒了,而孔令成似乎也为了讨好曹刚和陆为民,就不管不顾双塬各乡镇的利益,这么装傻充愣的入了彀。
烂泥巴扶不上墙。
毕竟做这种事情本来就有些犯忌,风险太大,就算是暗地里耍点儿手脚,一样很容易被人觉察到问题来,他也只是提一提,看看钱http://m.hetushu.com理国的态,钱理国有顾忌,那也就只能作罢。
曹书记乃至地委对这一点怎么看?默认并不代表就是支持,那也许是在等待着你犯错误,然后给你来一个一击毙命,但陆为民会这么没脑子?钱理国很怀疑,当过地委书记秘书的陆为民连这点政治敏锐性和觉悟都没有,连这点政治风向都觉察不到?
叶绪平有情绪,钱理国清楚,梁国威黯然落幕,叶绪平原本想要接任杨显德常务副县长的想法顿时就变得相当渺茫起来,之前梁国威的确有这个意思,即便是当不了常务副县长,那起码也会进一步入常,如果关恒或者曲元高担任常务副县长,那么叶绪平就有可能接任县委办主任或者政法委书记的位置,但是现在这一切都成了泡影。
钱理国比叶绪平更冷静,没有多少利益牵缠,可以让他保持一颗平常心来看待问题,叶绪平也许有更深厚的人脉背景做依靠,但是他没有,所以他不得不把问题考虑更周全更细致更把稳。
“哼,老钱,别看他现在蹦的欢,没准儿明天就要拉清单!”叶绪平从牙缝中挤出来一句话,他从钱理国面部表情就知道钱理国不是想听这句话,对方要听实在的。
“嗯,说了几句,叮嘱着等到电杆厂改制一结束,就要启动另外两家企业的改制,让镇里要开始做准备工作。”钱理国表情很平静。
叶绪平站在窗前看着陆为民等车离开县政府,脸色阴沉和_图_书如水。
不过这一次叶绪平要和钱理国商谈的就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了。
蔺春生原来是黎阳地区农业局局长,叶绪平是分管农业的副县长,蔺春生每一次来双峰,叶绪平都是亲自作陪,二人关系一直相当密切。丰州地区成立之后,担任地区行署秘书长,算是地委李书记的得力臂助,叶绪平和蔺春生走得这么近,自然也就有得慕天颜的机会,叶绪平敢这样放话,自然也有他的底气。
现在陆为民风头正劲,李廷章和杨显德都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李廷章甚至还刻意为陆为民铺路造势,这让叶绪平大概也更郁闷,不过钱理国也知道叶绪平也不是等闲之辈,他也有他的路子,至少他就知道叶绪平现在和蔺春生走得很近乎。
钱理国的反对让叶绪平一时间不好回答,不给钱理国一个满意的答复,那么两个人在这一点上的合作立马就要寿终正寝,钱理国也是多年风里来雨里去的老角色了,你要说些虚头滑脑的东西,他一下子就能看穿。
自己小舅子的砂石场虽然也和电杆厂有经济往来,但是就算是改制之后白宏胜拿下了电杆厂,但是只要电杆厂要生产,一样需要沙石,顶多也就是利润上没有以前那样丰厚了,对于钱理国来说影响不大,说实话小舅子也就是逢年过节给自己拿点烟酒,顶多也就是给自己老婆买两件衣服,其他还真没有占多少便宜,所以钱理国并不太在意。
“碰见陆为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