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七十八节 羽翼

“这事儿我估摸着县里肯定要有一个说法,县里困难,区里镇上也一样难过,我觉得这笔钱取之于双塬,用之于双塬,这才符合道理,县里也不能拦路劫道吧?”钱理国半开玩笑了说了一句,“我想这事儿老孔肯定也有定见,到时候我会和老孔商量。”
想到这里,叶绪平吸了一口气,拿起电话,“秘书长,我绪平啊,星期天有没有空,对,我们凤巢那边新开了一个野味作坊,纯野生农家味,对对对……”
叶绪平感觉得出来,别看陆为民和曹刚打得挺热乎,对于陆为民这一段时间的工作曹刚也算是相当支持,但是曹刚对陆为民有一种骨子里的冷淡和距离,这是叶绪平通过仔细观察感觉到的,同时也得到了南潭那边的熟人映证。
“当然不是。”叶绪平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才淡淡地道:“现在陆为民对企业改制的推动力度很大,孔令成也是摇旗呐喊充当急先锋,曹书记和地委都采取了放任或者说支持的态度,我看这事儿也就没有人能挡得住了,不过我总觉得咱们双塬辛辛苦苦发展起来这么多企业,被陆为民这么一折腾,就全数给卖了,可卖的钱呢?说是要搞经济技术开发区,这笔钱可能要拿去搞基础设施建设,也可能要拿来填亚洲国际事件欠干部们的钱,我觉得在这一点上恐怕值得斟酌。”
hetushu.com但是叶绪平这样提醒自己的目的何在?难道仅仅是因为陆为民断了他的财路,他想要报复一下对方这么简单?
如果说第一轮调整地委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就把县委书记、副书记这几个位置底定下来,组织部长这一职也是地委要给曹刚这个新任县委书记站稳脚跟打下的一颗基石,那么这今年底明年初的几个位置人选,才是真正见真纲的时候。
钱理国倒还没有想这么远,但叶绪平说的的确有些道理,今年县里财政肯定很困难,这笔钱若是被县里挪用,两三年内你就别指望能要回来了,名义上是要搞什么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但只怕一落入县里手上,立即就会被挪作他用,这一点叶绪平倒是提醒得很及时,作为镇长,年底没钱找钱的事儿都得压在他头上,这一点上的确需要考虑周全。
钱理国走后,叶绪平觉得今天自己表现有些过火了,钱理国多半起了一些怀疑,不过就算是今天自己不这般表演,钱理国只要冷静下来,肯定也会考虑这个问题,自己的意图何在?他又能从中得到什么?
他钱理国也不是傻瓜,被人随便当枪使,这一点倒是需要防着。
在官场上,一切都要以利益为转移,尤其是在曹刚新来双峰,一样需要丰满羽翼的时候,这就更不是问题,叶绪平和_图_书深信这一点。
“开发区是县里的,如果要搞基础设施建设,那也应该由县里来投入;双塬企业改制拍卖所得款项,我觉得那是属于双塬的,县里不应该打这笔钱的主意,而且双塬全区干部在亚洲国际事件上也有不少集资欠款,应当首先解决我们双塬干部自己的问题,才说得上其他,而且今年县里财政很困难,双塬不要指望能在县里争取多少,所以我觉得理国你还不如现实一些,把这笔钱牢牢抓在手上,镇上也才能过一个好年。若是这笔钱被县里挪用坐支了,理国,我担心你恐怕要挨骂啊,镇里上上下下都得要戳你的脊梁骨。”
叶绪平心中也是暗自一凛,自己有些操之过急形诸于色了,反倒引起了钱理国的怀疑,打了个哈哈。
只要有合适的搭桥人,而自己又和关恒、曲元高这些人有所区别,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
钱理国觉得叶绪平这话说得有些绝对了,陆为民不当宣传部长却主动下区乡这事儿在县里一度炒得很热,但是陆为民却依然我行我素,可是陆为民才去洼崮半年多时间,就在洼崮干得有声有色,洼崮的企业改制还走在了双塬前面,更让钱理国觉得不能小觑陆为民的是连章明泉和齐元俊这样的人物,也都心甘情愿的臣服在陆为民麾下,要知道这两个都是在朱明奎治下未曾屈服的和*图*书角色,居然半年时间就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折服了,只怕就不是捞政绩哗众取宠出风头这么一言蔽之这么简单了。
叶绪平点燃一支烟,慢慢地吸了起来。
叶绪平突然刹住口,无声地笑了笑,这剩下的意思就看钱理国自己去理会了。
双峰迎来这么大一个动荡,看似人事这一轮调整到位,但是叶绪平却知道这还远远没有结束,李廷章和杨显德最迟明年初估计都要走人,县长、常务副县长同时要出缺,再加上现在本来县里还缺一个县委常委,可以说这是双峰官场上前所未有的机遇期也不为过。
这就是机会。
叶绪平不认为自己被视为梁国威的人就会让曹刚对自己冷眼相看,收编这个词儿在官场上很流行,就算是曹刚觉得自己曾经是梁国威的人,也不意味着自己不能为他所用了。
不过这个时候钱理国不想和叶绪平在这个问题上争论,“今天把我叫来,不是和我探讨他在洼崮的表现吧?”
他们两人在南潭就很不对路,据说陆为民在开发区担任副主任时就曾经因为某个项目问题上阴了曹刚一把,让曹刚怒不可遏,在某个私下场合大骂陆为民得志猖狂,不顾大局,如果这个说法是真,叶绪平不相信曹刚和陆为民之间的关系就能迅速恢复到现在这种亲密无间的境地,越是这样,只能说明他们之间的警惕戒备心www.hetushu•com理更浓。
“试水也好,摸着石头过河也好,总之对这件事情,曹书记的态度和原来梁国威的态度差不多,都是冷眼旁观,地委那边也装傻充愣,大家伙儿都这么着,也就陆为民这个愣头青敢做这种事情,人年轻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总想要哗众取宠急功近利,以为出了事儿夏书记就能替他扛着担着,也不想想,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谁能替他扛得住担得起?!”叶绪平轻蔑的撇了撇嘴。
前期的观察试探期也差不多了,也许是该有所动作,有所表现的时候了。
“你觉得陆为民这是在赌博押注?”钱理国沉吟着问道,他觉得没有那么简单,虽然只简单接触那么两三次,钱理国感觉陆为民虽然锐气十足,但是却并不是那种莽撞毛糙的愣头青,谈事儿说理都相当有条理。
章明泉和齐元俊都是洼崮土生土长一步一个脚印成长起来的干部,陆为民要真的胡来,这两个人会跟着干?陆为民可以一拍屁股走人,他们俩呢?不能说服这两人,陆为民根本无法这么快在洼崮打开局面,要说服这两人,那就得有说服他们俩的真材实料拿出来。
※※※※
“你的意思是……”钱理国有些疑惑,叶绪平这是什么意思?
曹刚也来了一个多月了,他在观察县里的干部,而县里的干部也在观察他,前任双峰县委出这么大一件事情,加上和图书本来经济工作就搞得一团糟,这才遽下重手。
詹彩芝这个白长了一身好皮囊的蠢女人,陪人家睡了那么久,结果却捞了这么一个结果,现在纪委都还在调查,没有给她下结论;戚本誉也是得志便猖狂,梁国威以落幕,他就成了落水狗,能夹着尾巴安然脱身算他幸运了。
“那你说他不是赌博押注,要说这么年轻,又有地委书记秘书这个背景,到县里来镀金,宣传部长干两年,多好的事儿,可却要去下区乡,你说他是图啥?真还是打算先天下之忧而忧,位卑未敢忘忧国,要把咱们双峰这贫困旮旯来个旧貌换新颜,比焦裕禄还焦裕禄?这年头还有这种人么?”叶绪平冷冷的反问道:“这种人其实最可恨,只顾着自己捞政绩,不顾基层实际情况,搞出一滩烂事儿,他拍拍屁股走人了,最终吃亏的还是我们本地人。”
“我这两天碰到几个真镇上老干部,他们也谈起镇上企业改制的事情,有些说改制是在变相的变天,有的说改制是好事,但是政府之前投入那么,付出那么多努力才把企业发展到现在这副情形,既然要退出,那么这些资金就应该还给镇上,该还欠账的还欠账,该改善镇里条件的就得要改善条件,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觉得在这个问题上,镇里也要有对这笔资金的规划才行,否则只顾跟着县里指挥棒转,到头来,这笔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