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一十四节 不一样的人生观价值观

一天下来,尤显坤和魏德斌加上章明泉陪着陆为民考察了六家企业,包括沙梁的长河紧固件厂、洼崮的民德建筑有限公司、启明非标准件厂、洼崮水泥制品厂四家已经改制的企业和正在建设中的昌南地区中药材专业市场与丰祥药业引进企业,尤其是重点考察了长河紧固件厂、启明非标准件厂和洼崮水泥制品厂三家企业。
晚饭章明泉安排在了隋立媛的豆腐饭庄里,陆为民还专门叮嘱章明泉把这几家企业的负责人都叫上,专门为这几家企业负责人提供一个和金融机构负责人一个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尤显坤和魏德斌也觉察到了陆为民的意图,这三家企业实际上就是纯粹的私营股份制企业,经营者在企业股份中控股,同时也是企业经营核心,同时他们也注意到这三家企业的技术骨干或者营销骨干都是这三家企业的重要股东,这也就意味着整个企业规模虽然不大,但是凝聚力却很强。
※※※※
王启明喝了几杯酒,他酒量不好,几杯酒下肚也就有了一点儿醉意,话语也变得有些唠叨起来。
“嘿嘿,从本质上都是一样的,老王老韩你们心里没准儿也在想,其实姓陆的还是在为了他他自己屁股下的位置,这洼崮经济发展起来了,老百姓生活得到改善了,还不就是指望着地区领导就觉得姓陆的还是能做点儿事情,弄不好就能给姓陆的弄个更好的位子,是不是?这话也没错,我觉得真要有这种人生观价值http://www.hetushu•com观,也算合理正确。”
尤显坤对陆为民的这个提议很感兴趣,尤其是陆为民提到一个企业这几方面考核主要要以银行考核数据为基准,作为这个企业是否是县里重点扶持的重要标准,这让尤显坤非常满意,这也就意味着县里很大程度认可了银行对企业的评估标准。
陆为民的话把几个企业老板和章明泉都逗得笑了起来,“陆书记,你这私心杂念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嗯,好像是这样的,昌州请来的培训教师费用由洼崮区委出钱,两个厂里的技术员当老师则由两个企业负责给一定补贴,而培训的工人既有两个企业现有职工,也有他们招募的徒工,在洼崮区本地招募的徒工培训结束进入两个企业实习,洼崮区委也给每个徒工一定补贴,数量虽然不多,再加上两个厂里再给点生活补助,也算不错了,这一手很厉害,既解决了他们熟练工人培养问题,又鼓励了企业在当地招募工人,让两个企业老板都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在洼崮这里好好发展。”
“老魏,看样子陆为民是真要把咱们拉下水了,我琢磨了一下他的一些做法和想法,他好像对乡镇企业不看好,认为乡镇企业没有发展前途,容易染上国营企业的一些致命弊病,比如效率和激励机制上的天生缺陷,但是在规模上和获得的国家政策上却又无法和国营企业相比,所以他认为集体企业不改制很容和图书易走入死胡同,尤其是在国内职业经理人体系尚未成型的情况下更是如此,所以他很坚定的要搞乡镇企业改制。”
“先看看,但是恐怕在资金准备上要先把工作做起来。陆为民提出来的要由县里牵头,金融部门参予对全县企业进行一次全方位的经营和财务上的摸底,要筛选出一定数量资产优良、经营和财务状况良好、信誉度高、产品市场广阔的企业,进行重点扶持,不以企业的权属性质作为依据,只看这几方面情况,我觉得这个意见很值得考虑。”
“老王,老韩,要说我没半点私心杂念,那也太高看我了,是人就不会没有半点私心杂念,我也不一样,只不过我的私心和其他人大概有些不一样,看问题看事情的角度也有些不一样罢了。”陆为民笑了起来,摆摆手,“我希望洼崮的经济能尽快发展起来,老百姓的生活得到改善,日后我陆某人离开洼崮许多年以后再回来,能听到老百姓说一句,嗯,姓陆的在洼崮还是做了一点事情,最起码是把经济搞起来了,大家伙儿腰包里鼓胀了不少,我这人好虚荣,就喜欢听这种夸赞话。”
返回县城的时候,尤显坤招呼魏德斌上了自己的车。
魏德斌也是对洼崮区委的这个做法相当吃惊,他觉得洼崮区委的这个做法已经颠覆了当前一级党委政府的做法,对这两个私营企业的扶持达到了一种惊人的程度,虽说这在财政补贴数量上并不大,但是能这样做,本身和*图*书就代表着一种态度,也难怪这些企业都死心塌地的要扩大规模加速发展,或许他们是认为洼崮应该是他们最贴心最安全最合适的发展所在。
“嗯,这倒不是虚言,舒行长的确有这个意思,我还在地区行时就从不同渠道听到过这个说法,舒行长算是一个改革派,而且喜欢做事走到前面,所以要搞这个试点是确定了的,不过在哪里搞,却还不好说。”尤显坤沉吟着:“看样子陆为民和舒行长似乎还挺熟,没准儿这家伙还真的能把咱们双峰县行争取到那个试点呢。”
这顿饭吃得很是热闹,有陆为民在场,尤显坤和魏德斌倒也不担心其他。
尤显坤吁了一口气,“乡镇企业改制成为私营企业,这在江浙那边也搞得很热火,那边私营企业发展很快,但是我们这边和江浙那边有一个很大的差异就是江浙那边民间资金很富余,而且有民间融资的习惯和土壤,而我们这边一方面本身就是农业穷县,民间资金远无法和江浙那边相比,另一方面老百姓有点儿钱都习惯于存银行,根本没有融资投资习惯,所以洼崮这些企业改制之后都面临着资金上的巨大缺口,要解决这个问题,只能来自于银行。”
他们也希望通过这样一个机会多接触一下这些企业负责人,虽然说这种接触更多的是感性认识,真正决定能否给这些需要资金的企业贷款一方面需要来自地区农行的政策指导,一方面也需要从各种财务数据上来判断这个企业的经和_图_书营状况,但是尤显坤觉得与一个企业的经营者接触也能够从许多方面了解和观察这个企业的成长性或者健康性。
陆为民这一番自我打趣的话,又引来几个企业老板的一阵笑声。
“陆书记,感谢您的好意了,不管日后我们这小厂能不能发展起来,我王某人都会记住陆书记您的情,说实话,我王某人在国营企业里也干了几十年,现在又出来干了快十年了,还真是第一遇到像陆书记您这样替企业考虑的领导。”
“但是对于私营企业的贷款,上上下下从政策上都控制得很严啊。”魏德斌若有所悟的点点图,“陆为民是打算在那个所谓的向商业银行转型的试点上做文章?舒行长真有这个意思?”
“哦?!”尤显坤吃了一惊,有这种事情?洼崮区委居然能做出这种事情,那可真有些不简单了,“洼崮区委给财政补贴?!”
酒足饭饱之后,陆为民并没有多安排其他,这倒是让尤显坤和魏德斌都松了一口气,本来和这些私营企业主在一起吃饭已经比较显眼了,好在还有陆为民在一起,若是陆为民还真要安排一些其他活动,那日后还真容易引来一些流言蜚语,尤显坤和魏德斌都不愿意在这种场合下被人诟病。
陆为民也有意引导尤显坤和魏德斌两人在这三家企业进行深入的调研,让三家企业的负责人具体介绍了各自企业目前经营状况和发展思路,也谈到了各自企业目前存在的问题和困难,还实地考察了企业生产线生产www.hetushu.com状况。
“那尤行我们……”魏德斌眨了眨眼。
“嘿嘿,当然没夸张,我还觉得你说得太简单了,这年头我一直觉得不少领导要么就只会夸夸其谈,干不来点儿正事儿,要么就是一门心思往自己腰包里捞钱,陆书记,你这种人真是太少见了,不,不是少见,是罕见!”韩长河面孔通红,他喝了酒就上脸,但是要论酒量却比王启明要强太多,眼神清明,语气平稳,没有半点醉意,“你是真心实意是帮我们想把企业做起来,没有半点私心杂念,这一点我和老王心里都明白。”
尤显坤有些发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洼崮区委在支持私营企业发展居然做到了这种程度,毫无疑问,这背后肯定有陆为民的影子,他需要好好评估一下和陆为民合作的意义了。
“长河,我这话没有夸张吧?”
魏德斌犹豫了一下,“尤行,如果仅从这几方面来看,洼崮这几家企业情况都真还不错,王启明和韩长河那两家企业,洼崮信用社都专门做过跟踪调查,因为当时陆为民还在当区委书记时就要求洼崮信用社要给与当时尚未分裂出来的非标件厂以扶持,这两个企业的产品市场非常好,主要是欠缺资金来扩大生产线,以及缺乏熟练工人,后者两个企业在洼崮区委的支持下,办了业余夜校,洼崮区委给他们免费提供培训学习场所,并给予一定补贴,鼓励他们吸收在区里的高中和初中毕业生进行简单培训,然后到他们两个企业里实习,据说效果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