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节 芳菲

“算了,我还有工作,我也才来半年,老家那边不好挣钱,到外省也去干了两年,觉得还是家乡好,所以也就回来了,这里要求严格一些,也辛苦,但给的工资高一些,还行。”皮姓汉子没想到陆为民会招呼他进屋,有些意外,犹豫了一下,还是婉拒了,只是站在门口夹着烟,一边吸烟一边道:“你忙,我过去了,如果有啥要帮忙,招呼一声,我随时都在。”
“为民,醒了?”甄婕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自己脸有些微微发烫,努力让自己显得自然一些,“你好像太疲倦了,工作再忙再辛苦,也得要注意休息啊。”
陆为民倒是对这家伙很有好感,甄妮现在经常住这边,自己又经常不在,这个小区保安这样尽职尽责,倒是可以让人省心许多。
虞庆丰在前几天正式调任地区纪委副书记,孟余江接任分管党群副书记同时暂时兼任县纪委书记,地区这一轮人事变化也不算小,郭怀章出任丰州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委员、副主任,成为丰州地区仅次于陆为民年轻的副处级干部。
三菱蒙特罗停在了八栋单元门外的那一溜空荡荡的车位上,陆为民跳下车,当着那家伙的面打开双重保险锁的门,又把身份证给对方看了看,那家伙才算是点点头认可了陆为民的房主身份,准备离开。
“她姓什么?在哪里上班?”保安还不肯罢休。
屋里窗明几净,释放出淡hetushu.com淡的闺房幽香。
看着自己身上盖着的薄被,陆为民意识到这多半是甄婕替自己盖上的,若是甄妮,只怕早就把自己给弄醒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间感觉到好像有人替自己盖上了一床薄被,陆为民只觉得自己这会儿真是不想睁开眼睛,索性就继续睡。
陆为民父亲陆宗光也是青溪人,虽然离开青溪几十年,但是青溪口音却没有该多少,小时候陆为民也还带有一些青溪口音,但是在昌州呆久了,口音就逐渐演变成了昌州腔,而到了丰州之后,又逐渐向丰州口音过渡,变成了四不像。
李廷章在这一轮调整里依然“岿然不动”,这让很多人都觉得奇怪,虞庆丰走了,这似乎预示着为陆为民扫清了障碍,但是李廷章却不动,而孟余江又接任了分管党群的副书记,这怎么看都觉得有些蹊跷了。
“八栋一单元一楼一号。”陆为民也不在意。
甄妮睡得晚,却又喜欢睡懒觉,如果没有闹钟的帮忙,她是肯定无法赶上上班时间的,陆为民很清楚自己女友的习惯。
“你住里边,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啊。”保安并没有因为陆为民亲和的笑容或者开着一辆看似不错的车就放松警惕,依然不依不饶地盯着陆为民,随即又低下头看了看陆为民这辆车的汽车牌照,似乎要把车牌照号码记在脑海里。
阳台这边也反锁着,陆为民打卡通向阳和*图*书台的门,两条淡紫色的三角内裤和墨绿色乳罩挂在衣架上,还有两件T恤和牛仔裤。
从知道这套房存在开始,甄妮就全权接管了这套房的装修大权,这两三个月里,甄妮的心思几乎全都放在了这套房的装修上。
像御景南苑这种在昌州并不多见的纯商品房小区现在还不多,而能够花上好几万块钱来买套房的人也不多,要么是外地在昌州做生意的,要么就是家里有人在外地做生意或者有海外关系,才会花钱买商品房,所以这种物业的雏形,所聘请的保安都还是相当尽职尽责的。
陆为民随手推开主卧的房门,淡粉色的床罩和叠得整整齐齐的被褥,一个巨大的玩具熊搁在床头上,一本《知音》和《大众电影》外加一个小闹钟很随意的摆放在床头边的茶几上。
好在这年头装修倒也不需要太复杂,水磨石地板是现成的,主要也就是窗帘、墙裙以及吊顶的造型,陆为民也没有想到甄妮的热情干劲儿有这么大,短短两三个月时间里,一切都已经装修完毕,而且还把一些简单的家具买好了搬了进来。
“她姓甄,至于说她在哪里上班你就不需要知道了,这样吧,我进去,你看着我开门不就行了?”陆为民都忍不住乐了起来,今儿个真是遇上一根筋的牛人了。
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看了一会儿电视,陆为民朦朦胧胧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找http://www•hetushu.com谁?”保安的口音带着青溪那边的腔调,这让陆为民觉得有些亲热。
真正的机关单位或者国营集体企业的职工在这个时代都是论资排辈等待着单位分房,基本不可能花钱买房,而一般街道上的普通居民要么挤在破旧狭窄的私房里,要么就是排着队租住条件更差的公房,鲜有人花钱买商品房。
这让他颇为惊讶,但转念一想,甄婕现在已经正式留校,学校里像她这种青年教师只能住和别人合住单身宿舍,而甄妮一个人住在这里也不安全,还不如和自己姐姐合住,如果自己回来了,估计甄婕就回父母家去住就行了,这样也挺方便。
看着挂在衣帽钩上的那件有些眼熟皮风衣,陆为民就知道这是甄婕的卧室。
甄婕的美丽和甄妮是截然不同的,如果说甄妮像一株娇艳无比的玫瑰,妩媚中混合着冶艳,妖娆动人,足以让你燃烧起来,把你烧成灰烬,那么甄婕就是一株出水芙蓉,清丽中透出娴雅,但却又有一种特有的勾人芬芳,让人下意识的想要坠进去,陆为民不得不竭力收敛自己那似乎有些不太安分的心思。
“没事儿,就这两天稍微忙了一些,过了这一段时间就好了。”陆为民言不由衷,目光只是在甄婕身上一旋,就赶紧收了回来。
这一觉睡下去,陆为民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睁开眼睛醒来时,窗外暮色已溅,看看表,已经是晚上七点过了。
hetushu.com陆为民还真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三十岁左右的汉子,这家伙生得深目高鼻,加之皮肤黝黑,很有点儿中亚那边人的味道,一米七几的个头,身板儿显得相当强悍。
三菱蒙特罗进入御景南苑时按了按喇叭,陆为民看到守在门口的保安很警惕的没有马上就拉起横杆,而是从门岗房中出来,带着审视的目光打量着陆为民,显然是觉得从来没有见过陆为民,不像是里边的住户。
推开房门进屋,陆为民才发现自己两个多月没有走这边来,这房子里已经大变样了。
“也行。”保安点点头,给门岗里另外一个同事交代了一下,然后不客气的跳上车来,坐在副驾里,半点不怵。
看着汉子剽悍的身影消失在喷泉水池的另一端,陆为民若有所思地笑了笑,这人真有点儿意思。
倒真有点儿家的味道了,不过陆为民一看就知道甄妮也就是把这里当作一个晚上睡觉的地方,暂时还没有在这里开伙的意思,至少厨房里的锅碗瓢盆还没有踪影。
让陆为民感到诧异的是另外一间卧室里居然也摆了一张同样的床,只不过多了一个书桌和台灯,以及一把椅子,显然是一个兼顾书房的卧室。
“嗯,我在外地工作,在昌州时间不多,皮哥在这里干了多久了?进来坐一会儿吧。”陆为民倒是觉得这人有点意思,接过自己的烟,却只抽一支,还把剩下的还给自己,不贪不占,这种人并不多见。
和-图-书看看摆在客厅里的那一套真皮沙发和对面电视柜上的25寸的彩电以及下边的松下录像机,就知道甄妮大概早就在这边住下了。
“师傅,这么认真啊,你贵姓?”陆为民随手把丢在车上的一包红塔山丢给对方,对方笑了起来,接过陆为民丢过来的烟,拆开烟盒,抽出一支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却把剩下的烟递回给陆为民,“谢了,免贵姓皮,皮志鹏。既然端了这晚饭,那就得尽责,要不人家请我们来干啥?你是甄小姐的男朋友?甄小姐经常过来,你倒是第一次看到。”
“我就住里边。”陆为民笑了笑,倒是对这个三十来岁的保安如此敬业很赞许。
嫩黄色的窗帘关得严严实实,陆为民拉开窗帘,粗大的钢筋防盗栏给人一种安全感,窗台上摆放着几盆盆栽。
“八栋一单元一楼一号?”保安脸上浮起回忆的表情,显然是对这个小区的住户情况很上心,八栋一单元是大户型,也是最后卖出去的几套,所以保安印象很深,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上下打量着陆为民,却依然警惕,口风也很紧,“那房有人住,你是……”
“有人住?嗯,那她是我女朋友。”陆为民倒是挺佩服这个保安的敬业精神和专业水准,简直比警察还老练警惕,半点口风不露,却还套自己的口风。
但屋里好像又没有声音,陆为民坐在沙发上发愣,还没有回过味来,门上一阵钥匙响,甄婕已经提着一大堆东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