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六十节 不得安宁

看见眼前这副场景,跟随在他身后的凤巢镇镇长董光明也是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噤,今天怕是难得过关了。
邓少海还真没意识到无意间已经在叶绪平胸前捅了一刀,在他印象中叶绪平既然是常务副县长,当然不太可能是分管城建。
至少张存厚来这么久都碰见了一次因为在人家家门不远处小便引发的打架,他也和叶绪平提及过,但是叶绪平似乎并没有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县城也不可能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发生根本性的改观。
“马上就下来,李局长和他说点事儿,我们先下来了。”张存厚看了一眼从县委大院外走进来的几个人,詹友顺和鞠文艳谈笑风生,高远山和杨铁峰走在后边,倒是挺准时。
见一干人疑惑的目光投射过来,孔令成也只能勉强苦笑,“呆一会儿大家就知道了,现在我也不清楚具体情况。”
邓少海和冯可行的目光在空中相碰,又下意识的转开。
一副很和谐的画面,陆为民心里也有些唏嘘,也不知道这种貌似安泰的局面能维系多久就会不断冒出头来的问题所打破。
和叶绪平一起出来的是张存厚,见叶绪平脸色铁青,心里也有些好笑。
“呃,高县长,各位领导好,我和老董找曹书记有点事儿,有点事儿。”钱理国强作笑颜,脚步稍稍放缓一些,目光却望向孔令成,“孔主任,曹书记在吧?”
“有点儿严重,必须要向曹书记汇报。”hetushu.com钱理国点点头,事情已经出了,谁也包不住,这会儿他也不可能照顾什么人的情绪了。
要说实话,这双峰县城市建设本来就搞得差,尤其是从丰州过来的干部更觉得难以入眼,好歹你也是个县城,简直就和一个集镇差不离,东西南北四条主街,剩下的就是一些里弄陋巷,除了县里单位的一些家属宿舍,基本上看不到像样的建筑群落,而街道规划的落后又使得整个街区都呈现出一种破败杂乱感觉,当然每逢赶集时,整个县城的那副热闹景象倒也很让人觉得这里更像是开元镇或者永济镇的一个翻版。
“这也是双峰财政太拮据,根本无力来支撑城市建设。”孔令成见邓少海也插话进来批评双峰城市建设,下意识的想要解释一下,虽然他也认为叶绪平分管城市建设这几年,除了一些小打小闹,基本上没有什么新规划出来,倒是在交通上还算有些动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双峰的道路交通建设算是搞得不错,至少在双峰这样的穷县,交通建设格局已经有些气象,但是在城市建设上却远落后于交通,这大概也和叶绪平的观念有一定关系。
只等了几分钟之后,孔令成就面色严峻的匆匆下来,看了一眼众人,有些艰难地道:“曹书记说这顿饭恐怕只有暂时延期了,凤巢那边出了一点事情,要马上研究,陆县长,邓书记、曲书记,www.hetushu.com冯书记,你们几位先到曹书记办公室去研究,待会儿可能要开常委会和通报会,也请大家都到大会议室去稍等。”
看来双峰这个破落户也并不像想象中贫困地区就相对单纯这个印象,双峰县内部的问题不但多,而且似乎有一种在逐渐引爆的感觉,从亚洲国际事件开始把梁国威炸下了马,两个副书记一个隐退,一个将要身陷囹圄,县长也受到了牵连,这一切都预示着似乎双峰要迎来一个多事之秋。
“那就赶紧去。”陆为民打破沉寂,一挥手,“老孔,你带老钱上去,李局长和曹书记也就是一些叙旧话了,没啥,赶紧去,正事儿要紧!”
冯可行的话让刚从县委大楼里走出来的邓少海也禁不住点头,“老冯说得没错,双峰的城市建设是全地区最落后的,甚至比阜头都不如。在我的记忆中,至少近五年县城里都没有什么变化,除了老冯所说的那两幢建筑物耸立起来了,其他基本都是原样,有些小街陋巷如果稍不注意,你会以为是文革期间,还有一些老街,稍加装饰一下,你说是解放前也差不多。”
“令成,我不同意你这个观点,财政拮据是一回事,但是如果把城市建设落后都归结到财政无力支持外,这说不过去,阜头比双峰财政还要困哪,但是城市建设要比双峰强不少,大垣的财政状况和双峰也相差不大,但这两年大垣县城的城市建设www.hetushu.com变化很大,这是什么原因?我看还是观念问题,没有真正意识到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之间的这种相互促进作用。”邓少海显然对这一个问题有过研究,一语中的,“这说明我们双峰的干部在这方面还是欠缺一些眼界和意识。”
脸色灰白的钱理国从面包车上下来时,看见站在县委大院里的这一帮人,就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但是他也没办法,这种事情他哪里敢耽搁一会儿?
“老钱,这么急匆匆的干啥?”高远山眼尖,一眼就看见了钱理国和董光明两个人行色匆匆,又有点不想和眼前这帮人打招呼,觉得有些诧异,换了往日,这么多领导在这里,这家伙早就扑上来了寒暄问好了。
叶绪平脸色有些发青,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冯可行和邓少海初来,就在自己背后攻讦起自己来,但是一时间他又找不到合适的辩驳理由,孔令成帮他圆了圆场面,但是邓少海却毫不客气的否定,而且还列举了大垣和阜头这两个例证来佐证,让孔令成也难以回护。
女人们就惨了,要想上个厕所就得找单位或者商店,可单位商店的厕所是不对外的,那些个进城来上街赶集的农村妇女们往往是涨得不行,有时候憋得受不了,就只有让两三个同伴,围成一圈,找个旮旯蹲下迅速解决。
孟余江和关恒、曲元高也是要一起出来的,关恒和曲元高似乎在什么很感兴趣的事情探讨着,孟余江只是含笑http://m.hetushu.com点头,大概是对两人的观点也很认同。
点点头,孔令成也不再吭声,带着钱理国和董光明直接就奔大楼里去了。
“是有点儿急。”钱理国目光有些游移不定,在一干领导们脸上漂浮,似乎是在考虑该怎么来回答这个问题,“镇里出了一点事儿。”
何况邓少海自认为这也是就事论事,双峰县城建设本来就搞得很糟糕,无论是从规划还是建设上,都是杂乱无章,而且基本上都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没有一个科学合理的规划,而双峰县城的城市规划方案还在沿用八十年代中期的构架,这简直让人无法接受。
在座众人目光都投射了过来,似乎整个气温都下降了几度,能让一个区委书记这个时候跑来说问题有些严重的事情,谁都知道肯定不是好事,而且肯定是大大的坏事,甚至情况糟得不能再糟了。
看见一干领导们的目光注视在他的身上,钱理国只觉得自己脊梁上汗意都渗了出来,邓少海和冯可行才来,就留下一个这样的印象,今天又是陆为民上任第一天,一会儿知道这事儿,只怕谁都会觉得晦气,想到这里钱理国就更觉沮丧,该死的黄祥志,害人不浅!
虽然他们才来,但是钱理国他们还是有点印象,毕竟六大区委书记,干部大会时就坐在第一排正中间,而来的时候他们要多多少少对县里一些关键部门重要单位一把手做了一个了解,一个区委书记这个时候跑来说出了事情m•hetushu•com,你可以想象这件事情不会小。
出了什么事?!所有人心里都在嘀咕打鼓,尤其是叶绪平更是有点儿坐立不安,整个场面一下子就冷清下来,一干人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想要找个话题来说也觉得在这个时候不太合适,似乎保持一种沉思状态才是最好的。
“老钱,很急么?曹书记和李局长还在说话……”孔令成顿了一顿,似乎是要等钱理国的反应。
县城里公共厕所都没有两个,这稍微偏僻一点的地方就成了男人们小便的最好去处。
一干人都面面相觑,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居然要连吃饭都取消,而且要开常委会和通报会?这都什么时间了,这样急,那也就意味着是火烧眉毛的大事儿了!
“老张,曹书记还没下来?”邓少海并没有注意到叶绪平脸色很差,笑着问。
陆为民目光平静,他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但是他感觉到这个年怕是很难过好了。
晚饭是定在双峰饭店,约好县委县府班子成员都在县委大院集合,一起过去,叶绪平没想到自己一出来,就听到了这帮家伙对自己的非议。
“出了事儿?”孔令成脸色一阴,目光在钱理国和董光明两人脸上之间逡巡,今天是什么时候,钱理国不会不知道,而且这么多领导在这里,钱理国肯定也知道这是班子第一次见面接风饯行宴,他居然还是不管不顾的亲自跑过来找曹书记,问题肯定不小,想到这里孔令成就有点儿烦躁,“很严重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