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六十五节 临战

“如果是大额储户,那么给他们解释清楚,按照规矩要提前支取需要预约,如果他们表示要预约,你们就做好登记,请他们明天清早,这个时候态度要大方坚决,很明确的告诉他们保证兑付,但是要请他们想清楚,考虑利息损失……”
虽然还隔着几重衣服,但是噗噗的心跳却都能感受得清清楚楚,尤其是陆为民灼灼的目光注视着杜笑眉,更是让杜笑眉心如鹿撞,不知道目光该往那里放。
陆为民含笑点头,才想起应该是公安局的便衣,昨晚各个部门各自承担的任务都已经分派下去了,既有穿警服的警察在周围巡逻,又有便衣在一旁观察形势,而县公安局也准备好了五十人的应急处置力量,防止出现不可控的局面。
“我问你是不是这里就会把人吸成人干?明知道会吸成人干,为什么还会甘之如饴?”陆为民探入秋裤下的手轻轻捏了捏那肥厚的肉唇。
富有节奏的揉捏让她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太阳下的冰块,在慢慢融化,而且融化速度越来越快。
张艳秋原来就是这个点的负责人,相当多的大笔款项都是从这里进来的,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得到风声的储户要来挤兑,极有可能也会是在这里。
两具身体紧紧的挤压在一起,淡淡的体香混合着馥郁的香水味道,形成一种特有异香,缭绕在陆为民的鼻息间,荡人心魄。
绣袄的盘扣被一和*图*书枚一枚的解开,终于敞开来,鲜红的羊绒衫下那对浮凸隆起的乳形没有了乳罩的遮掩,更显得那样诱人。
潮水般的欲望汹涌拍击着陆为民的理智底线,手只需要向下一按,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品尝这个号称双峰三大美人的开元杜九娘,这个女人内心早已经千肯万肯,而脸上绯红迷离的表情已经证明了一切,但是陆为民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好时机。
“大家也不要紧张,就像平常一样营业,昨晚钱书记和董镇长都和大家说了,县里非常重视,这边该调查清理的工作正在开展,我们这边的工作不能受影响,一切要按照最寻常最普通的程序来办理。”
女人笨拙的手已经探索到了陆为民皮带下,抚弄着那昂扬向上的勃起,这更刺激得陆为民难以自抑,再不下决心自己怕就是真的无法控制了,陆为民狠狠地咬了一下嘴唇,让自己理智稍微清醒一些。
手指轻轻解开了对方的裤扣,手掌缓缓向后滑动,握住了那对浑圆饱满的臀瓣,没有了秋裤的阻碍,温热的体温隔着菲薄的内裤让人绮念无限,陆为民另一只手沿着羊绒衫下摆向上,一直探索到对方光滑的脊背后,寻找到乳罩锁扣解开,这才又游弋回胸前,贪婪的抚弄起那对让人迷恋的白乳来。
看到陆为民替自己拉下羊绒衫时,杜笑眉心里泛起一阵萧索的凉意,对和图书方在这种情势下居然都能止步,这意味着什么?她无从得知陆为民内心所想,但是一种巨大的悲凉却笼罩着她内心深处,是嫌自己名声太差,要避嫌?
杜笑眉的身体也许比不上隋立媛那样丰腴肥腻,但是却是该肥的地方毫不逊色,该瘦的地方恰到好处,肥瘦得宜,天生的衣服架子。
陆为民隔着窗户看着这个年轻人正在给几个小姑娘上着课,叮嘱着她们注意事项,看得出来这个年轻人很有经验,应该是对这个情况也早有思想准备。
“大家都看到了资金准备得很充分,不止这一点儿,县里那边还有,随时可以送过来,所以大家尽量保持平和心态。我说一下,可能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方面是小额存款前来提前支取的可能会比较多,三千五千一万两万的,这些来取款的,大家就按照正常手续办理,提醒他们没到期,会损失利息,如果他们不听,那么也就按规矩办理,不要多纠缠,免得他们起疑心。”
“陆县长来了?曲书记和鲍局长都已经到了,他们在里边。”看见陆为民来了,两个有些面熟的男子和陆为民打招呼。
“这个年轻人是谁?”陆为民随口问道。
※※※※
陆为民踏进凤巢镇基金会在东外街这个营业点时才刚刚八点钟。
“不要,不行……”呼吸声变得粗重起来,杜笑眉目光变得有些迷乱,脸颊滚烫绯红,甚至m.hetushu.com比那一日生病发烧时更为娇艳,一双手从最初微微推拒也渐渐垂落下来,不知道该如何放才好。
杜笑眉只觉得自己全身似乎都要燃烧起来,每一次呼吸都像是让内心深处的情焰更高几分,酥痒感从身体深处一点一滴的弥漫开来,自己就像是釜底游鱼,水渐渐地被彻底煮沸,而自己就像是那尾已经熟烂得可以信手拈食的鱼。
陆为民掀起羊绒衫,一对鲜嫩白腻的玉兔浮动在眼前,挺拔高耸,毫无半点下坠感,淡粉色的新剥鸡头两点,惑人心神。
但是当陆为民一只手重新落在自己胸前把玩,另一只手拉下她捂住脸的手时,对方那坦然灼热的目光却又一下子将她内心的凄冷一扫而空,他不是看不起自己,而是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以这种方式。
觉察到陆为民动作有些迟疑,女人陡然清醒过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和陆为民竟然就这样倚墙而立,衣衫半解,羞得猛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陆为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小心的拉下对方的羊绒衫,又替对方讲乳罩扣上,只不过在扣上乳罩之时又忍不住在对方那对翘乳上揉弄了一阵。
人行金库里的现金已经提了过来,按照常理要提前取大额的款项,必须要提前一天打招呼,但是为了防患于未然,在这里依然置放了五十万现款,同时在县财政局那边还准备了五十万,就是担心一些小额存款用户和*图*书蜂拥而来,而资金不够引发风潮。
这女人和隋立媛不一样,喜欢用比较浓郁的香水,沁人心脾,让她更像一株卓立在夜中的牡丹。
一阵阵如痉挛般的颤栗弥漫全身,杜笑眉已经浑然不知身处何地,只感觉到自己像一条漂浮在温水中的鱼,完全迷失了自我,任凭这身前这个男人拨弄着自己身体。
“这要把握一个度,更要注意方式方法,他们如果问起合金会是不是出了问题,你们也不要隐瞒,就说可能是,县里正杂在调查,但是对合金会影响不大,合金会是政府的,存款有保障,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记住,把握好一个分寸,既不要太急切,也不要太胆怯,语气态度都要保持平和自然,让储户觉得就是一件很正常的小事儿……”
青年男子肢体语言很丰富,挥舞着手,显得很有气势。
被陆为民挑逗的言行刺激得全身发软,杜笑眉只觉得自己几乎要瘫软在地,如果不是倚壁而立,她简直不知道自己的双腿还能不能支撑自己的身体,尤其是陆为民那一只怪手轻轻的揉捏着自己私处,就像情人的抚慰,又像是无言的召唤,让她的理智底线慢慢的被温水浸润漫过。
他知道这不是一个好时机,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是冯可行就在小院的另一头,今天还是自己就任代县长的第一天,明天一大早还有更为繁重的工作挑战等着自己,但是越是在这种环境下,他越和图书是有那种想要释放压力的冲动。
这个营业点显得有些小,几个小姑娘表情严肃地坐在柜台前,正听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再给他们叮嘱。
手指沿着内裤边缘细细摩挲,每推进一点,女人的身体就要颤栗抽搐一次,茵茵茜草下隐藏着的湿热潮意像是暗示着什么。
“是凤巢镇副镇长吕璞金,原来但任过凤巢镇合金会的负责人,但是后来到了党政办担任主任,前年提拔为副镇长。”何明坤觉察到老板好像对吕璞金很感兴趣,“吕镇长是黎阳财干校毕业的,分回来之后就在凤巢镇工作,好像还挂任过一段时间一个村的支部副书记。”
“你说什么?”心慌意乱之下,杜笑眉随口问道。
只感觉到胸前一凉,杜笑眉轻声啊了一声,陆为民已经将脸贴在了自己赤裸的胸前,鼻息喷涌在双乳之间,热意荡漾,很快如游鱼轻吮般的舔吸着自己最敏感的蓓蕾处,滋生的痒意顿时从身体深处呈放射状的延展开来。
内心那份狂野让陆为民禁不住想要侵犯对方,尤其是杜笑眉瘫软倚墙流露出来的那种任君采撷的姿态更是极大的刺激了他内心的征服欲。
“噢,不,不,不要,不能在这里……”脸颊滚烫如火烧一般,半闭的美眸间浓情蜜意几乎要渗出来,丰润的双唇时而轻咬,时而呢喃,连杜笑眉都觉得自己抵抗是那样的柔弱无力,甚至更像是一种勾引魅惑,刺激对方来征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