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九十七节 要发飙!

而国营企业和集体企业虽然坐拥上佳的金融资源,但是在市场竞争机制下却表现得不堪入目,尤其是想那些规模不太大的县属国营企业和集体企业的经营状况更是让人惨不忍睹。
尤显坤丢给魏德斌一支烟,魏德斌接过烟,给尤显坤点燃,自己点燃烟,苦着脸道:“难怪陆县长这么火大,尤行长你可是把我给害惨了,你要去参加我却不去,这不是故意害我么?不过你说这个会是关系到陆为民最看重的……”
忙不迭的答应下来,一定到会,魏德斌这才苦着脸搁下电话。
“地区农行开会?尤显坤这个县农行行长都知道派副手去,自己要来参加县里这个会议,他魏德斌一个信用联社主任难道就不知道孰轻孰重?”陆为民声音音调不高,“把电话给他打通,我来和他说。”
四点钟会议才开始,但陆为民和副县长高远山、杨铁峰早早就到了会场。
何明坤忙不迭的翻出通讯录,就在陆为民办公室里给魏德斌打通电话,金融部门在通讯条件上已经先行一步,像几大银行和信用社主任都已经率先配备上了大哥大。
见魏德斌有些疑惑,尤显坤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放下翘起的二郎腿,若有所思地道:“你仔细看一看他的思路观点和做法就知道了,从他当县委副书记开始抓的工作你就能知道他看重什么,乡镇企业产权量化改制,一下子把乡镇企业变成私人企业,m.hetushu.com这是从性质上的根本改变,这一步有多大胆?地区里边不少领导对他的这种做法也颇有微词,好在这个动作停了下来,但我听老高说陆为民在担任县长之后第一次政府常务会议上又明确提出,还要继续推动这项工作,嘿嘿,看样子他是对集体企业经营模式很不满意。”
“信用联社魏德斌为什么不来,让副手参加?”陆为民目光如炬,在名单上一一审查。
章明泉早已经把这个工作提前做了,县里这边的部门领导基本上都到齐了,只差两个,一个是县工行行长谭华才,一个是县工商局局长吕正芳,他有些着急。
何明坤没有想到老板会这样认真审视参会人员名单,几乎是一个一个问自己落实情况,这让他也禁不住吸了一口气,好在这些名单他是和县府办工作人员一个一个的通知到,并且确认了对方肯定会参加,是什么人参加,都全部记录在案了。
“怎么了?好像是陆县长来的电话?”坐在魏德斌对面的尤显坤似笑非笑地问道:“又挨尅了?”
魏德斌恍然大悟,“所以你说他最为关心看重的就是这个?”
“老魏,下午县里这个会你必须要参加,地区农行那边的会你安排其他去参加……研究信用社工作的会,必须要你参加,不能请假?你是丰州地区信用联社主任,还是双峰县信用联社主任?”陆为民一听就有和-图-书些怒了,“尤显坤都知道派人代会,你魏德斌就不知道?请不了假?你告诉我,我来帮你请!你们地区农行真要因为这个把你的信用联社主任给免了,我让你来当财政局长行不行?!”
既有乡镇企业改制而来的私营企业,如宏大水泥制品有限公司和长河紧固件厂、启明非标准件厂这一类,也有本地原本就是私营企业发展成长起来的,如民德集团、维达食品厂,也有外来投资企业诸如丰祥药业、虎泰生物、佰达公司等,也还有已经签署投资协议,但是尚未正式入场或者建成的企业,如泰仕集团、欧洋机械、振丰机械、金河电子等,更有一大批各个乡镇甄选出来的私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也还有县里邀请的非私营企业代表,如陆海集团、省旅投司、长风机器厂、北方机械厂等企业。
电话另一边的魏德斌只觉得自己背上毛毛汗顿时就出来了一层,平时他觉得陆为民这个人还算好相处,工作上没啥说的,下来之后开个玩笑这些都不在话下,怎么今天态度一下子就大变了?
正准备出去打电话,却看到县工行行长谭华才已经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走进了会议室的门,还向章明泉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已经到了,章明泉略略松了一口气,谭华才到了就好办,吕正芳那里应该不会出问题才对。
“嗯,下午尤行长你不去参加会?”魏德斌揉着太阳穴,有些郁闷和*图*书地道:“今儿个怎么一回事,陆县长怎么突然发飙了?这个私营企业代表座谈会有什么大不了,座谈会嘛,不就是说说想法,谈谈打算,鼓励一下,展望一下,晚上吃顿饭就了结了,怎么就必须要一把手参加了?还要求六个大镇的信用社主任都要参加,这算啥会啊?”
但是几分钟很快就过去了,依然没有看到吕正芳的影子,而章明泉看到陆为民望过来的目光时,他就知道吕正芳恐怕要有麻烦了。
※※※※
这一次私营经济发展座谈会是陆为民在年前最为看重的一个会,在选择代表时也是煞费了一番苦心。
“魏主任是我打通的电话,他说下午他要到地区农行开会,所以……”何明坤头皮有些发麻,他听出了老板语气中的不满。
“明泉,你清点一下咱们政府这边的人到齐没有,没有到的,去打电话催一催。”陆为民一边和赵利丰与北方机械厂厂长助理陈鹏举说这话,一边抽着空给章明泉叮嘱道。
每年到年关上县委县府出面协调贷款过年的事儿都让县里这几大银行的行长们痛苦不堪,不贷吧,这县里父母官找上门来,说不过去,贷了吧,极有可能就变成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在现在提出专业银行向商业银行化转变的时候,这种要求就更让人两难。
“尤行长,你说这个性质上的根本改变有没有政治意义我不清楚,但是我觉得改制未必是坏事,至少和-图-书我清楚像电杆厂,改制之后无论是生产效率还是市场占有率都迅速提升,说难听一点的话,如果宏大水泥制品公司不是私营企业而是国营或者集体企业,它想要贷多少我就敢放给它多少,但像县一建司这样的县属企业,你敢贷给它么?”
像林业局农业局和文化局这些关系不大的局行一把手都齐刷刷的到了,而县工行行长和工商局局长却没有到,这无疑是有些藐视陆为民的权威了。
看看距离开会还有十分钟时间,代表们基本上都已经到齐,就连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这两大厂的代表也已经到了,两大厂对于这种会议自然不会太重视的,但是对于陆为民亲自登门邀请,却也不能给这分面子,长风机器厂来的是熟人,党办主任赵利丰,而北方机械厂则是来的一个分管外协工作的厂长助理,算是相当给陆为民面子了。
双峰县私营经济发展座谈会是选在双峰饭店的会议室里召开的。
“那不是这个原因还是能是什么?你当信用联社主任不去捧场抽和,不是故意打他的脸么?我敢说,今天县里通知到的每个部门单位如果不是一把手到场,只怕都要吃不了兜着走,哪怕你其他方面偷个懒,但今天这个会绝对不能缺席。”尤显坤相当肯定的道。
魏德斌的话让尤显坤也是颇有同感,成分不同使得金融部门对私营企业的融资支持力度不得不大打折扣,这就像文革时期的地主富农m•hetushu.com和贫雇农之间的差别一样,根深蒂固,而陆为民显然就是想要改变这个固有格局,但是这其中难度有多大,尤显坤不认为这是哪个个人就能够随意改变的,别说是县长县委书记,就算是是地委书记甚至省委书记也不行。
“嘿嘿,老魏啊老魏,你是看不清形势啊,地区农行那边那边也和我说我必须参加,我是给舒行长打通电话才请了假,我宁肯被舒行长批评两句,也懒得去挨陆为民的骂,他才上任,这个会又关系到他最看重的工作,你敢不参加?你不看看是啥会?哼,县行几个区的营业所主任一样也要参加,这里边味道长着呢。”
当然涉及到的政府职能部门更是一个不少的全数到位,县政府更是有三位县长副县长参加,足见对这个座谈会的重视程度。
“所以这就得好生掂量。”尤显坤淡淡地点点头,“要说我们搞这一行的,本来就是讲求风险最小化,利益最大化,纯粹的商业运作市场行为,但是现在政策银行和商业银行的属性没有完全分开,所以导致了目前这种运作的困难,但我觉得可能随着银行体系改革的推进,这种现象会逐渐得到改变,双峰县这边我倒是觉得走到了前面,陆县长搞的这个金融信用评估体系其实就是狭义的征信体系,把目标更是锁定为企业,尤其是私营企业,大概也就是要把工作走到前面,为双峰县的私营企业发展尤其是融资渠道打通先行铺好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