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九十八节 没有必要

“如果是在我们老家,我们还能找一找亲戚熟人这凑点儿,那挪点儿,但是在这边我们两眼一抹黑,谁也不认识,就认识政府,所以我们迫切希望政府能够迅速的帮我们就解决融资问题疏通渠道,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怎么做才能贷得到款,怎么做银行才愿意给我们贷款,这些方面我们都希望能够有一个较为规范的程序过程……”
蓝色的桌布把几十张条形桌布置的典雅朴素,中间的大型盆栽绿意盎然,围成从里到外三圈的条桌上摆满了水果和矿泉水,每一个位置都做了一个铭牌,企业注明企业名称,个体工商户则写上名字,显得整洁而又礼貌。
如果耗死陆为民声色俱厉的批评吕正芳一顿,也许事情还不至于走到那一步,但是陆为民这样轻描淡写的说两句客套话,只能说明陆为民觉得和你已经没有多少可说的了,批评你也没有必要了,没有意义和价值,要说工作也许该和下一任局长来说,这一点章明泉太清楚了。
……
“呃,基本上都齐了,只差个别单位还没到,哦,邓书记也来了。”
一个身着工商制服的半老徐娘出现在会议室门口,门口的几个企业负责人都在主动和对方打着招呼,对方也很矜持的点头微笑,然后相当大方地走了进来,径直走到了属于她的位置上,会场上略略有些冷场,半老徐娘微笑着看着陆为民这一顺,很有礼貌地道:“陆县长,对不起,我来晚了一些,地区工商局那http://www.hetushu.com边开会超时了,我请假提前回来局里又不同意,现在他们会都没完,我都是偷跑回来的……”
“刚才高县长也说希望我们能提一些我们面临的问题和需要解决的困难,我都斗胆说一说,要说种植栽培技术,我可以夸个口,我老韩还真不怵,可是我们最担心的一个是市场信息,一个是资金,大家也知道我们这一次投入种苗就需要……”
“我也来说说。我是振峰机械的负责人袁振峰,我觉得刚才朋友都说得很在理了,其实这也就是一个共性的问题,我们在这里投资建厂,身家性命都押在这上边了,从土地到厂房基建和生产设备以及原材料购进,可以说基本上就把我们腰包里的钱给掏空了,我们有市场,也有订单,但是一批原材料进来,生加工完成为成品发往客户那边,要等到客户打款,这中间就有一个过程,可是我们的生意却往往不可能等到客户打款之后我们再来接下一笔生意,工人要发工资,电费要给,新购进的原材料必须要先付一部分款,这些都需要流动资金周转,到后期也许还要考虑购进新设备,扩大生产线,这些都需要贷款,但是银行对于我们这些私营企业的贷款相当苛刻,甚至可以说是严苛……”
“好了,吕局长,不解释了,坐吧,先前可能有一些和工商部门有关的建议和意见,明泉主任这里都有记录,你下来之后好好看一看。”陆为和_图_书民语气很平淡,在外人看来丝毫没有什么异样,只有章明泉清楚,只怕吕正芳这个工商局长算是到头了。
“谢谢陆县长和各位领导给我们这些所谓的个体户也好私人老板也好一个这样的机会,说实话,我开始都有些不太敢相信,还琢磨是不是县里这要搞啥活动,希望大家伙儿都抽和抽和,捐点钱物这一类的,没想到来了之后,才知道,这心里,咋说呢,暖呼呼的。”
……
邓少海也刚刚到,对于这样一个会议他也有些好奇和疑虑,像这样以县政府名义来承头召开,即便是一个座谈会,也会传递出不一样的信息,而且按照陆为民的要求,县里边所有职能部门的一把手都不得缺席,而且看样子也的确是做到了,至少他进来时看到的部门都是一把手,而几大银行也都是行长亲自出席。
如果换了是个诸如文化局或者林业局这样的局行,章明泉也就帮着遮掩过去了,但是工商局,这可是涉及到私营经济发展的一个主要职能管理部门,想要遮掩都没法遮掩过去,他也不敢遮掩。
“我们希望工商所的干部能多规范一下市场,不要光是收费的时候就来了,反映问题的时候就找不到人,办一件事儿经常拖上好几天……”
工商局的铭牌是放在第一排的,和国税、地税等部门摆放在一起,而,中间空缺的这个位置显得格外刺眼。
说话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汉,听口音却不像双峰这边的人,绝大部分人都不hetushu•com认识这个老汉。
在杨铁峰讲话结束之后,按照安排,将会邀请一些与会私营经济代表讲话,主要是谈在日常经营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和困难,以及希望政府在哪些方面需要作出改进和给予支持,在这一点上,只要有话说都可以发言,但是担心冷场,章明泉也提前专门和一些比较熟悉且有影响力的代表做了沟通,请他们带头发言。
见陆为民目光一凝,章明泉知道这事儿摊大了,“工商局吕局长还没到,我打她办公室电话,也没人接,打到他们局办,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说上午就走了,不知道是不是去开会还是有其他事情,我刚通知他们局办赶紧给她打传呼联系,如果联系不上就请他们来一个副局长。”
“可能在座的各位领导都不认识我,我叫韩建德,是洛丘那边的人,我在洛丘老家那边承包了六百亩荒山种植药材,但是前两年中药材市场一直不太景气,加之我们消息也不灵通,所以前两年种药材还是亏了不少钱,但是从去年初开始说起洼崮这个中药材市场开建,连我们洛丘那边都知道了,种药材的人都知道了,而来我们这边联系收购药材的药商也多了起来,我就来这边看了看,正好洼崮这边很多荒山荒坡也对外招租,我专门去了解了这个市场,觉得这个市场能有搞头,于是我就在沙梁乡那边租了一千二百亩荒山,把家里七八口子都带了过来,搞了这个韩氏中药材种植基地,主要种植黄柏、http://www•hetushu•com栀子和白术……”
“先前通知到本人没有?”陆为民语气淡漠,但是章明泉知道这是陆为民不悦到极点的表现。
章明泉心中本来就有些担心,看到那个清晰的铭牌放在左边那一顺正中间的空缺上显得格外刺眼,到现在县工商局的吕正芳都还没有来,他又打了一给电话催了催,好像说一个副局长已经赶了过来,谁也不知道局长吕正芳到哪里去了。
“市场上的检查我们当然支持配合,但是也要考虑我们市场新建起来的一个培育过程,如果说例行检查当然没有什么,但是不是也在时间上选择一下,不要我们市场的商户正在忙碌的时候要检查,有些时候一笔生意就是这么给耽搁了,这种情况很容易让客商另投他处,也有损于我们市场的竞争力……”
不少个体工商户根本就没有想到过县里还会召开这样的座谈会,都有些怯场,但是都在当地党委政府的殷勤邀请上不得不硬着头皮来了。
受陆为民委托,会议由副县长高远山主持,县政府副县长杨铁峰介绍今年全县经济发展情况和明年全县工作的一些构想展望,县委副书记邓少海因为才来,对情况不太熟悉,原本也安排了邓少海讲话,但是邓少海主动提出他只参加会议,但是不发言。
座谈会不像其他会议那样,采取了一个四方形围绕共座的方式,陆为民和两名副县长以及章明泉坐在了一端,算是主人,而居左的一面则是政府各部门以及诸如银行等单位的负责人,http://www.hetushu.com而对面和右面则是私营经济代表和特邀代表们。
“一个星期前就通知到了,昨天下午小何又专门通知了一遍,都是通知到本人的。”章明泉赶紧道。
“明泉,都到齐了吧?”陆为民站起身来,看见代表们基本上已经全数到了,而政府这边各部委的人也都基本上来了,便准备开会。
“唔,我知道了,那就不等了,开会吧,老邓,远山,铁峰,上座吧。”陆为民也没有多余的表情和话语,径直步入会场的大厅。
“关于税务问题,现在国税地税分开,我们很多人都不清楚这其中的差别,如果说税务部门能够给我们企业财务方面的人员做一次培训,呃,说句难听一点的话,我们不主张偷税漏税,但是现在搞企业也不好搞,如果税务部门的同志能够给财务方面的人员讲一讲怎么合理避税,哪些可以争取退税,财政和审计部门培训一下财务账目正规化规范性方面的建议,这些方面的知识,我想企业很定欢迎……”
甚至还有不少人有些担心是不是县里边有心要搞什么活动,要让这个私企老板和个体户们捐钱,才会找这个一个由头来,但是县里既然都已经点到了头上,谁也不敢说不来。
……
虽然是个座谈会,但是前期工作也做得很足了,尤其是在对私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代表选择和邀请上,也很是花费了一番功夫。
章明泉原本想要去把这个位置调整一下摆放到后边,但是被陆为民制止了,章明泉知道这一回吕正芳怕是真的有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