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四十八节 我比你理解得透彻

“你他妈今天是不是吃错了药?你以为我是组织部长还是县委副书记啊?我帮忙?我连我自己的事儿都还没有弄踏实呢,我能帮谁的忙?”巩昌华又好气又好笑,“你觉得你男人有点儿戏了,就觉得我可以在陆县长面前说得起话了?你以为这个县委办副主任是个啥科长股长那么简单啊?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再打这个县府办主任位置的主意?多少人削尖脑袋瞪大眼珠子看着呢。”
巩昌华真的有些怒了,这个女人今天是怎么一回事儿,变成一根筋了呢?以前可没有这么不懂事儿啊,他阴着脸,爬起身来,抽出一支烟点燃,吸了一口。
虽说双塬区经济总量在全县依然是排名第一,但是已经遭到了来自洼崮的强力挑战,仅仅一年时间,洼崮已经从全县第五位攀升到了第二位,超越了太和、永济和开元三个区,陆为民可以断言,如果把工业试验园区这一块刨开,那么洼崮今年超越双塬那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就算是工业试验园区和双塬区合算,洼崮和双塬的距离也在急剧缩小,如果工业试验园区不拿出大动作来,那一样存在被超过的可能。
陆为民知道曹刚对双塬区委书记这位置极为看重,否则也不会在黄祥志的问题还没有暴露出来时他和张存厚就要忙不迭的预防性调整了。
但是他必须要向曹刚表明一个态度,明确一个原则,那就是人事调整的目的必须要服务和图书并服从于今年全县的工作,尤其是经济发展,在这一点上他开诚布公的和曹刚摊了牌,而曹刚也接受了陆为民的这个意见,尤其是一些关键位置上,必须要有获得大家认可的,具有扛起这副担子并且能够在今后的工作中拿出看得见的成绩的角色,比如像双塬区委书记,又比如向工商局长。
他并无意真的要触动曹刚作为县委书记的权威,那样就犯了官场大忌,你可以针对某人,但是却不能妄想推翻制度规则,那样就是和整个体制在作对了。
“为民,你又在折腾个啥?”苏燕青是从夏力行那里听到了陆为民又在县里边和县委书记闹得很不愉快了,心里也是火急火燎,一出姨父家中,就忙不迭的找了个公用电话给陆为民打电话。
“县府办副主任多少人鼓瞪着眼珠子看着?谁都知道在这里当副主任染一水,下去再不济也能弄个乡长镇长干,姚勇下去就是太和镇镇长,这个先例摆在这里,那些个副乡长副镇长们还不都想挤破头来挤这个副主任,老九凭啥和人家争?就算是她真和陆县长上过床,陆县长也不敢做得这么明,更不用说她和陆县长还没有这一腿呢,陆县长凭啥没事儿给自己找不自在,让人来戳他的脊梁骨?”
一连串的话语让杜笑黛先前有些想当然的念头渐渐冷却下来,“照你这么说,老九就真的没戏了?”
“要以我说,也不是没戏http://m.hetushu.com了,要么她就继续在县委办干着,或者就调到招商局去,我看老九迎来送往跑外边也挺会来事儿,嘴巴也甜,在招商局那边打拼一年半载,没准儿就能有机会了。”巩昌华仰起头想了一想,才建议道:“对,我看就去招商局。”
盯着电话看了好半天,见电话依然不屈不挠的响着,他只能接过电话。
对于目前的陆为民来说,他已经不看重某一个区委书记或者某一个乡镇的书记和乡镇长的位置了,对于他来说,如何来优化打造全县的制度和环境,这才是头疼大事,除了力推金融办,进一步加强融资评估体系的建设外,另外一个就是要进一步推动本土中小企业的创业和发展环境,而工商局则是一个需要打破的最大瓶颈。
但是对于他来说,双塬区委书记这个位置意义倒不大。
陆为民也知道这两天恐怕会是全县干部们最关注的两天,因为决定三十九个科级副科级干部的人事调整方案将会在这两天基本出炉。
“老七,你今个儿是怎么了?脑袋被浆糊被糊住了么?你以为我不想老九能有个好去处么?她若是真能当个县府办主任,那我在下边干不也能占点便宜,至少消息也能灵通一些吧?不错,老七这段时间是做了些事情,但是她不是刚调到县委办么?说得好听,长风宾馆项目是她拉来的?我还不知道由头么?没有陆县长的牵线,她能http://m.hetushu•com把长风机器厂搭上线?做梦吧!”
“为民,你是县长,准确的说你还是代县长,你凭什么和县委书记叫板啊?”苏燕青在电话里忍不住埋怨起来,“难道说这体制里的规矩你还不懂?县委书记管方向管干部,你县长就是管行政管执行,你在人事上和县委书记叫板,那就是越权,就是不懂规矩!就是另类,是异端!”
女人也觉察到自己似乎有点儿失言,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四周,还在这已经是三更半夜,但是气势却堕了,不复有刚才的强势,只能强作强硬地道:“大半夜的谁来听墙角啊?你少把话题岔到一边儿上去,老九的事情你到底帮不帮忙?”
“燕青,怎么今天舍得给我打电话?”陆为民把大哥大拿起来,走到窗户边上。
“怎么了?谁又在背后给我下药啊?我啥折腾了?还传到省里来了?”陆为民听得有些恼怒,这又是谁在给自己找茬儿?
为了换取在这个问题上的让步,他也容忍了曹刚其他在一些人事上的安排。
但即便是这样,他也料到依然会有太多的说情打招呼,但是他还是没想到连安德健都会打电话来过问。
是苏燕青来的,陆为民松了一口气。
按照他和曹刚达成的一致意见,书记碰头会形成基本一致的方案后就要迅速上常委会,之间的时间差不过超过三个小时,目的很简单,就是要避免太多的外部干扰来影响到县里的决策和-图-书
“我不管,老九这么多年辛苦挣扎,背了那么多恶名声,年前这几个月连回家都顾不上,好不容易把长风宾馆项目跑下来,好几百万的投资呐!现在还不容易遇上这样一个机会,她在招待所也当了一两年的主任,迎来送往,难道说到县府办当个副主任就不行么?而且陆县长不是也表扬了她在长风宾馆项目的表现么?论功行赏,也该给个枣吃吧?”杜笑黛有些耍横了,“你就是去帮忙在陆县长面前问一问又能怎么了?总不能因为问一句话就把你的事情就给黄了吧?”
巩昌华大口吸了一口烟,蜷起了大腿,先前因为自己可能要到梅岭乡担任党委书记的兴奋引起的“性趣”也渐渐消褪下来,吐了一口烟圈,“县府办的确需要一个女人来当副主任,联系鞠县长,但是老九去合适么?老九生得那么俊,鞠县长会喜欢么?女人生得漂亮,只有男人喜欢,而且还得要能吃到她的男人才喜欢,那些吃不到的男人一样不喜欢,就这么简单。”
搁下安德健的电话,陆为民叹了一口气,使劲儿揉了揉太阳穴,还算好,安德健过问的事情不算是太麻烦,一个副局长,也不知道怎么就求到了安德健名下,陆为民是知道安德健的脾性,是极其讨厌这种临时性来干预人事调整的,他自己就是干这项工作的,那他自己的话来说,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是绝对不会开这种口的。
“燕青,你这是在扣m•hetushu•com大帽子吓人啊。体制里有什么规矩我不太懂,但是我知道我不但是代县长,还是县委副书记。政府管行政管执行没错,可执行要依靠谁来执行?还是干部,我作为县政府的法人代表,要负责全县工作的推进执行,难道说连发表意见作出建议和评价的权利都没有?”陆为民缓声反驳,“你的理解太狭隘了,我们国家的体制很科学,作为一党执政,县政府的首长是县委的副书记兼任,就决定了他在任何话题上都有话语权,同样县委管方向管干部管大事,也决定了只要是县委认为这件事情是大事,这项工作是重心,那么什么事情都可以是大事,什么工作都可以是重心,这同样意味着,县委书记一样可以过问任何事情,任何工作!呵呵,在这一点上,我比你理解得透彻!”
电话响起来,陆为民已经有些神经质了,下意识的瞅了一眼大哥大,基本上可以断言,这个时候打来的电话,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和明天的书记碰头会有关,以至于他很想把电话关掉。
※※※※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只要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就难免会被七情六欲所纠缠,自然也就跑不掉各种纷繁复杂的关系所羁绊。
吕正芳无疑是找了某些关系到了曹刚那边,陆为民态度很坦诚的告诉了曹刚,吕正芳可以交流到其他部门,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调出双峰,他不会给对方设置任何障碍,但是在工商局长这个位置上绝不适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