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二十节 不一样的风情

“为民,来我介绍一下,这是季婉茹季总,御庭园的老板,季老板,为民我不用介绍了,你都知道了,看样子为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这可不行啊,季总在丰州地面上讨生活,为民应该多照顾才对。”
这个建议也获得了认可,在规划布局时,行政部门的布局也有意识的较为分散,生活区则从当初的统一为一个生活区一分为三,变成了三个生活区,分别相隔一定距离,而期间空留出来的地块也比较多,而当这些行政部门和生活区开建之后,这些空留地块价格迅速飙升,尤其是到后期行政部门的办公楼已经初步成型之后,这些地块价格已经翻了几番,让无数有意涉足房地产开发的企业捶胸顿足懊悔不已。
丰州原来是一个城区面积狭窄的县城,成立地区之后,由于丰州地委行署以及下边的直属部门都要建设行政办公楼,加之丰州市区的城市规划也进行了巨大调整,直接催生了大批集体和私人的建筑企业出现。
随着丰州地区建立之后,丰江沿岸大规模开发,行政中心也向丰江沿岸迁移,觉察到这一趋势的房地产开发商也开始向这一区域的布局。
当然,丰州城里消息灵通的人对这个年轻女人的来历也是众说纷纭,有说是丰登酒厂厂长徐世昌儿子徐剑戈的情人,还有人干脆就说是徐世昌的情妇,也有说是行署副专员焦正喜的干女儿,还http://m.hetushu.com有说是省里某位领导的姨妹子,总而言之这个女人来头不小。
梁炎对这位季总的真实身份也不太清楚,但是几个朋友中似乎对这位季总很是高看,倒也让他对这个来历有些神秘的女人多了几分好奇,好在他也没有什么其他打算,丰州城里就这么几个像样一点的场所,御庭园环境算是最好的,尤其是这个不大不小的庭院,曲曲折折的走廊可以把客人们碰头的几率降低不少,很适合一些比较私密的聚会。
作为在丰州地面上搞餐饮娱乐这一行的人,尤其是一个女人,自然不可能不对丰州地面上三教九流要有所了解,陆为民虽然只是在双峰,但这个前地委书记的秘书,现在的双峰县代县长,在丰州城里的名声可真是如雷贯耳。
虽然这个时代的房地产开发还停留在较小规模的情形下,丰州也没有几家像样的房地产开发商,但是像隶属于地区建委下边的丰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丰登酒厂出资组建的丰登房地产有限公司、长风机器厂劳动服务公司下属的长风房地产有限公司、北方机械厂劳动服务公司下属的北方房产开发有限公司这几家企业背靠着自己身后的大树,也开始在丰州房地产市场开始小规模的试水。
年轻,高官,声名显赫,和丰州四大公子之首的苟延生两度发生冲突对抗,苟延生都在其手m.hetushu.com下狼狈不堪的吃瘪而归,简直就像是一部经典的传奇故事。
按照地区交通局的要求,统一规定为天津夏利,也可以用富康或者桑塔纳,只不过从成本考虑这两类型车不是出租车公司的选择。
女人即便是笑得花枝乱颤,依然保持着那种豪放中的优雅,一只手担在腰腹间,一只手肘部搁在腰际一手掩嘴,浑身上下洋溢着迷人的气息,难怪说这个女人一在丰州出现就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更让无数人对这个御庭园趋之若鹜。
“炎哥。”
盛夏季节,穿旗袍对于女人来说并不是一个好选择,不过淡粉色的丝缎旗袍穿在这个女人身上顿时就多了几分绯色气息,无袖旗袍让两条白晃晃的膀子配搭着颤颤巍巍的丰胸,修长如天鹅般的颈项一条翠玉链子倒是把这个女人那份冶艳气息收敛了不少。
女人有一双相当明丽的美眸,或许漂亮女人都有这个特点,双手很优雅恬淡的搭在一起搁在小腹前,一颦一笑,如果手指尖再夹一支摩尔烟,那就真有点儿电影电视里海派交际花的味道了。
陆为民是打的过来的,丰州第一批出租车在去年才正式开始营运,首批一百辆夏利,但是很快就无法满足需求,在今年年初又增加了五十个顶子,预计到年底还需要增加投放三十到五十辆。
陆为民抵达御庭园时,就看见了已经在门厅内站www•hetushu•com着那个妖娆风流的女人。
而伴随着建筑行业的火爆和丰州经济发展,房地产市场也成为一个引人关注的焦点,一些集体和私人建筑公司也开始有意识的把业务延伸到房地产开发,只不过这些企业限于资金,还只能是小心翼翼的做一些规模较小的单一楼栋或楼盘,还远无法和几大具有国资背景的房地产企业相比。
“这位是陆县长吧?久闻陆县长少年英发,是我们丰州地面上的一位才俊,婉茹慕名已久,今日才有幸得见,才觉得那些传言都不足以形容陆县长的真容。”女人笑起来丰腴的脸庞上两朵酒窝格外迷人,微微垂下的几丝秀发落在光洁的额头上,似乎一下子就把白皙光滑的额头分成了无数份鱼白玉。
御庭园就位于丰登房地产公司在丰江岸边获得的一块土地上建起的一座十二层楼——丰登大厦旁边的副楼中。
季婉茹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大男孩一般的男人居然能说出这样一番风趣话来,委实有些颠覆之前她对陆为民的认知。
而伴随着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搬迁到丰州已经成定局,而一些区域的土地重新进行调整之后,这一次那些房地产开发企业终于不再迟疑,开始在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的生活区周围花重金拿下那些尚未空留地块,兴建商业楼宇和商住楼。
她一直以为能够这么年轻当时县长,就算是有前任地委书记和_图_书的光环笼罩,那也应当是一个相当乖觉的人物,但是又能够让苟延生吃瘪两次,那也应该是一个相当霸道骁悍的角色,没想到今天一见,既有些在意料之中,更多的是出乎意料之外。
丰州地委行署在之前考虑以行政中心搬迁带动丰州城区发展时就有所考虑,陆为民当时也是出谋献策的主力军,就提出不要把行政部门和生活区建设得过于集中,而是采取适度集中,均匀布局,在市政基础设施的建设上尽可能的拓展扩大范围,这样可以利用行政部门和生活区的搬迁来有效的提升所在区域土地的价值,让囊中羞涩的地区财政和丰州市财政都能从中获益。
丰登大厦作为丰登酒厂下属的丰登房地产有限公司开发,丰登酒厂的行政办公部门和业务部门也都搬迁到了这里,原来的丰登酒厂也就变成了生产区,而这座副楼则和丰登酒厂无关,是丰登房地产有限公司开发建设之后整体出租给了一个外地女人,这个女人花巨资将这栋附楼和庭院装修出来,也就成为丰州现在首屈一指的销金窟。
“为民来了?”没有想到陆为民会是打的来的,梁炎一诧之后也就迎上来,“这么低调?”
但是季婉茹到丰州经营这个御庭园大半年了,可以说丰州地面上形形色色的官员领导见了大半,丰州下辖各县市区的头头脑脑也大都认识了,却唯独没有见过这个俊彦人物出现过,这让季婉茹也和*图*书是对这个男人相当好奇。
陆为民估摸着有很多人大概都是冲着这位季总的目光而去,就这股子其他女人难以比拟的豪放风情,不是光凭脸盘子漂亮或者身段好所能比得上的。
“炎哥,你说错了,季老板这是讨生活么?御庭园引领了我们丰州餐饮娱乐界的时尚风潮,成为我们丰州餐饮娱乐行业的翘楚,像丰州饭店的锦澜苑还有天河饭店的天堂娱乐城对御庭园都是羡慕嫉妒恨,估计季老板现在都应该是他们最恨的人了,没准儿整天就拿个季老板的木偶,用针猛扎呢。”
地委行署正式搬迁标志着丰江沿岸这一片新区的建设已经初具规模,十多栋或高或低或大或小的行政办公楼次第竣工,地委行署和绝大部分行政机关应从原来的临时办公地点搬迁到了这一片区域,使得这一片新区迅速形成。
梁炎正在和那个女人闲聊,似乎他们认识,陆为民心中也是一动,看样子梁炎他们来丰州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那也就意味着如果他们真是冲着曲双公路工程而来,这个时候找到自己头上,只怕也早就做足了工作。
“方便就好。”陆为民摆摆手回绝了梁炎递过来的烟,梁炎吸烟,但是没什么烟瘾,抽得很少。
陆为民的玩笑话让梁炎和季婉茹一愣怔之后都哈哈大笑,尤其是季婉茹更是笑得前俯后仰,花枝乱颤,胸前那一堆傲人蓓蕾饶是有乳罩锁定,一样是跌宕起伏,让人望之鼻血喷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