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八十七节 光明正大的收买

“调侃?!为民,你可是坐着说话不嫌腰疼啊,那是调侃我,顺带夸赞你,我成了你的垫脚石了,就凭这一点,你就该好好感谢我。”杨显德嘴角浮起笑意,“老朱,老黄,你们说是不是?章明泉,你别张个嘴巴在那里傻乐,你说是不是?”
“嗯,这话倒还听得顺耳,为民,你也知道我们双峰地处内陆,接受新鲜事物慢,了解外界情况少,原来县里财政困难,县人大这边也就没有考虑过出去考察学习这码事儿,现在县里财政状况有所好转,我们几个老家伙合计了一下,琢磨着也该出去走一走,开开眼界,解放思想,回来之后也好更好的支持县委县府工作,年边上事情多,又有选举任务,我们打算翻了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出去走一走。”
“老周,我说了,这事儿没有必要再纠缠下去,倒是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开元那边情况虽然不佳,但是好歹也是区委书记,你现在一直以身体不佳为名不去,到时候一旦把你给搁下来冷处理,你再想要拿回来,恐怕就未必如你的意了。”
“嗯,行啊,为民,你这是把我这个老家伙给抽上梯子了,这消息一出去,我琢磨着要整这个考察名额的人不是得打破头,我本来还说带几个乡镇上的人大主席团主席去的,你这么来一出,谁去谁不去?”杨显德苦笑着摊摊手,“你可给我出了一个大难和_图_书题啊。”
他们都知道别看这位陆县长在这里笑呵呵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但却不是那么好打交道的人,虽说他还有人大选举这一关没过,但谁都知道那就是一个程序。
“为民,行啊,你我说的话现在成了鲜明对比,我成了你的最好反衬了,这一次选举还要不要我们人大支持了?”杨显德手插在腰上,一副气哼哼的模样,但是眉宇间却半点没有怒意,反倒是多了几分笑意。
“那我不管,反正我算是被你们给黑了,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没钱,这句话不是你给我说的么?怎么又成了我的‘名言’了?为民,我记得很清楚去年初你刚到洼崮时来找我,我说县财政困难,你调侃我说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没钱,我不过是捡了你的话,说了一回,怎么就成了我的‘经典名言’了,这也就罢了,怎么又和你说的能用钱解决的问题不叫问题扯在一起了?这不是故意寒碜人么?”
“好了,老周,说这些话没用。”叶绪平负手在办公室里走了一圈,淡淡地道:“有没有这一趟香港之行,陆为民一样会很顺利的过关,顶多他更光鲜一些罢了。”
杨显德虽说以前和这位陆县长关系不错,但是把话说得这样直白,很有点儿直接逼着对方表态的味道,他们还真怕说僵了,把这事儿给弄黄了,这人大里边一大帮人可是盼着和图书这一趟出去盼了很久了,很多老家伙都是没机会去过沿海的,能走这么一趟,那也就值了。
可以说原来最让县领导们头疼的问题,似乎都迎刃而解了,难怪杨显德说的一句话和陆为民所说的一句话在县机关干部们嘴里广为流传。
县财政局那边对这位陆县长也相当怵,虽说他基本上不签字,但是他定下的规矩可是相当严格,前一次常务副县长叶绪平签的字有些越轨,从叶绪平到局长、副局长都被陆为民狠狠的尅了一顿,财政局一位副局长为此还做了书面检讨,从此再无人敢不按规矩来。
杨显德气哼哼的把脸转向坐在办公室的另外两位,一位是县人大副主任朱主任,一位是县人大办公室主任刘主任。
这显然是杨显德和陆为民联手做局,无外乎就是花财政的钱来示陆为民的好,乡镇人大主席团主席们也要去一批,这个时候把消息放出来,谁还能不明白其中的奥妙?
何况陆为民经过这两年的工作,在县里威信相当高,尤其是在洼崮和开元两个区,一个是他发家的老巢,一个他一力推动了曲双公路的建设给开元区几个乡镇都带来了实惠,加上县城所在的双塬区,就算是有人想要做手脚都根本没戏,更不用说这是众望所归的事儿。
“妈的,这纯粹就他妈是赤裸裸的收买!”周乐军气哼哼的把杯子往桌上一顿,“这个hetushu.com时候说要组织去沿海和香港考察,这不是收买是啥?杨显德还真是替陆为民使劲儿啊,陆为民也是慷公家之慨,这也太露骨了吧?”
陆为民过来也是和人大这边衔接即将到来的县人代会,今年的人代会选举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让陆为民的代县长把代字去掉,变成名符其实的县人民政府县长。
“嗨,显德主任,这外边也是以讹传讹,我啥时候说过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这口气得多大?别说我,我估摸着就是省委书记也不敢说这个大话吧?”陆为民笑嘻嘻地道:“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我们县财政今年就算是好过一点儿,我也不至于骚包到这种不知死活的程度吧?那些要账的听见这话,还不得把我守到三十夜也不能让我回家啊。”
“嘿嘿,杨主任,陆县长都说了,您有啥要求尽管提,人大是最高权力机关,县里肯定要优先保证人大各方面需要,您说是不是?”章明泉笑呵呵的道。
“显德主任,您老人家有啥要求尽管提好不好?不用这样找茬儿来为难我吧?”陆为民满脸苦相,“朱主任,你给评评理,显德主任这是不是鸡蛋里挑骨头,嘴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要胡诌,我能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让公安局去把这些人抓起来吧?何况这话也没啥恶意,就是调侃咱们县里边罢了。”
实际上谁都知道和*图*书这一次选举毫无悬念,不说别的,就凭双峰县连续了两年经济增速名列全地区之冠,招商引资如无意外又是全地区之冠,一辆桑塔纳又要被双峰县拿回来,财政收入更是比起前年翻了两番,一年翻一番的壮举连财政局那帮家伙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却又实实在在的发生了,这种情形下,谁还会觉得陆为民这个县长有什么问题,那铁定是被唾沫淹没的份儿。
※※※※
听得陆为民主动提出可以到香港走一趟,杨显德还在斟酌陆为民提出的立法会法制制度的含义,朱刘二人却是喜出望外,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出境去看一看,就是回来立马退休都值了,眼巴巴地看着杨显德,等着杨显德表态。
叶绪平原来也只是希望陆为民得票率不要太高,那样只会让陆为民气势更盛,县政府里边,自己的影响力受到更大挤压,但现在看来陆为民玩这种花样很想当顺溜,尤其是有杨显德这种老贼来帮衬,这根本就不是问题。
“哼,曹书记也不闻不问,陆为民这是在收买人心,居心不良,开了这样的头相当危险。”周乐军简直快要气疯了,他也不知道怎么陆为民来了双峰之后他就陷入了不在状态的情形,诸事不顺,而陆为民也是屡屡挑刺自己。
但是你明白归明白,又能怎么样?陆为民是上边定下来的县长候选人,叶绪平也从来没有痴心妄想过能把陆为民选落,m•hetushu•com县长选举是等额选举,其实就是一个变相的测评,投信任票,过不了关的闻所未闻,更何况陆为民这一年来的代县长干得是风生水起,几乎所有人都忘了他还是代县长,都以为他是当了很久的县长一般。
“显德主任说得好,人大是该出去开拓一下眼界了,我很赞同。”陆为民一口答应下来,“不过,我建议显德主任好生规划一下,人大出去看什么,我觉得到沿海那边看一看是好事,开阔眼界嘛,但也可以走香港去看一看,了解一下人家立法会那边的运作模式,虽说我们政治制度不一样,但是我觉得他们那边法制工作开展得很好,很有特色,可以借鉴学习的东西很多,值得去一趟。”
杨显德也不矫情,径直把话挑明,听得旁边朱刘二人都是觉得不一样。
“嘿嘿,显德主任,那可是你们人大的事儿了,朱主任,刘主任,你们说是不是?”陆为民笑了起来,“好了,今天我就不打扰你们了,选举结束之后,我私人请人大几位领导坐一坐,感谢人大对我个人工作的支持。”
顿了一顿,叶绪平又说道:“这一次人大选举是信任投票,没有多大意义,你也没有必要再去多过问。”
朱刘二人都赶紧说不敢不敢,心思却早就飞到了怎么来研究这去香港考察的事情上去了。
叶绪平脸色倒是相当平静,他起初听到这个消息时也是怒火中烧,但很快他就冷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