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八十八节 无欲则刚

虽然县里边很多领导都和康明德关系密切,包括叶绪平自己一样也在享受着康明德每年逢年过节送来的红包,隔三岔五的饭局吃请,偶尔还要请去丰州甚至昌州Happy一番,但是叶绪平还是能觉察到康明德和陆为民之间与其他人不一样的关系。
在领导面前装孙子康明德做得多了,但是那只是表面现象,只要对方拿了自己的,他心里就一点儿也不怵,表面功夫做一做又少不了一块肉,最终该为自己办事儿他还得办,不办就不行。
康明德和陆为民的关系县里都知道,但是康明德干活儿实在,为人豪爽,与县里不少领导关系都相当过硬,别说陆为民,就是曹刚、邓少海甚至有些保守的孟余江都对康明德很是欣赏,认为康明德属于那种值得信赖的私人老板。
陆为民不是铁打金刚,不可能没有一点问题,这家伙装得挺像,不收钱,从很多渠道都反映出来,这家伙无论是在曲双公路上还是原来阜双公路亦或是工业试验园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上,都装得挺干净,但是康明德那个家伙说是那么说,谁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和陆为民在演双簧?
康明德的民德集团以搞建筑起家,对于政府工程也是不遗余力,而且敢于垫资,所以也是政府最喜欢的,这样的私人老板谁又能不喜欢?
康明德每一次走进陆为民的办公室都有m.hetushu.com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对这个接触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熟悉的县长,却有一种越来越陌生的感觉,也不能说是陌生,而是一种越来越看不穿的感觉。
※※※※
陆为民县里的地位也越来越稳固,连曹刚现在都有些怵陆为民,不敢轻易招惹对方,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已经从最初曹攻陆守变成了攻守平衡,或者说已经进入了一种相对稳定的关系阶段了,甚至周乐军还觉得现在的陆为民是有所保留。
对这种人,康明德内心是极其敬佩的,但是从现实来说却又是他不喜欢的,因为他不喜欢对方不受自己控制,不受自己影响,不为自己所用,这种游离在自己掌控之外的感觉很不舒服,但这不影响他对陆为民的敬重。
周乐军喘着粗气,脸上的痛苦烦躁都快要挤在一块儿去了。
周乐军说的女人问题,实在算不上个事儿,小樱桃也好,杜九娘也好,一个是离了婚的,一个是寡妇,陆为民还没有结婚,就算是在床上把他们抓住又能怎么样?
真要想把陆为民拉下马,只能是经济问题,叶绪平心里默默地想了一想,而落脚点恐怕还得是民德公司,周乐军的姨妹子不就是在民德公司里搞财务么?
这位陆县长不是什么圣人君子,这一点他可以肯定,并不忌讳吃喝玩乐,但是这人很能把http://www.hetushu.com握一个度,而最让康明德无法释怀的是这家伙在经济上的检点,他不能不说对方不收礼,像什么山里的山货野菜,或者什么新鲜一点儿土特产,你只要提来,他都会兴致勃勃的收下,但若是什么烟酒之类的东西,他就会不太满意,但也直接让他秘书拿走送办公室,至于其他,想到这里康民德就只有叹气了。
“叶县,选举的事情我没有掺和,我有掺和的本事么?开元那边我情况本来也不熟悉,丁克非这个家伙现在是山中无老虎,猴子充霸王,和我说话也是阴阳怪气的;巩昌华那个家伙,他以为他靠小姨子陪陆为民睡觉睡来这个党委书记的破事儿大家不知道还是怎么的?现在也是张牙舞爪,一条曲双公路把所有人心都收买过去了,妈拉个巴子,怎么这些破事儿都让我摊上了?”周乐军咬牙切齿地道:“我就不信陆为民他是铁打金刚,就没有半点破绽?萧樱和杜笑眉这两个骚货,能和他没一腿?”
叶绪平皱着眉头不吭声,周乐军这种情绪很危险,不过对方所说的倒也是事实。
这些人似乎把一切变化都归结到了陆为民的到来,觉得这一切好处都是因为陆为民带来的,这让周乐军越发地懊恼。
叶绪平甚至可以肯定康明德和陆为民之间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但是问题是谁能http://www.hetushu.com让康明德来告发陆为民?这太不现实了。
县里搞什么活动,只要找上民德集团,都绝对能够拉到一笔不菲的赞助,而且康明德也极少给政府找麻烦,每年逢年过节,该来打点还是要来打点,大家都觉得康明德懂规矩,会做人,所以即便是康明德现在就在县城里公然养了两三个女人,几个孩子都生下几岁了,也无人说康明德半个不好。
但这一点在陆为民这里就完全没有用了,你不能说他拿了你两块腊肉,几斤鲜笋,在一起吃了两顿饭就得要对方替你这样那样,那是看得起你才收下,这之间的区别天远地远,在之前康明德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个社会里边还有这种当官的,但是现在他越来越怀疑,自己是撞了大运,真的碰上这种人了。
他是真搞不懂这位陆县长脑瓜子里想什么,他甚至一直觉得这位陆县长是在放长线钓大鱼,但是这线未免放得太长了,以至于他都不敢相信这是在放线了。
这年头谁不玩女人,想要用这种事情去打倒一个处级干部,纯粹就是痴人说梦。
想到这里,叶绪平不禁有些气馁,这只是最理想化的一种愿望,能不能做得到还真要打一个问号,可自己就这么被陆为民死死压住,实在心有不甘。
的确也如此,这陆为民若是对自己啥要求都没有,他就在自己面前可以底气十足的和自http://www.hetushu.com己说话论事儿,自己就得要规规矩矩的按照他说的来,这种感觉让康明德很不适应。
县里边干部眼看到这县财政这两年的倍增翻番,早就乐得心里开了花,这也就意味着他们的年底奖金都能有大幅度增长,不再像往年那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邻县那些干部们一个个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现在该轮到他们在邻县同僚们面前趾高气扬了。
有句俗话说得好,叫啥来着,无欲则刚,为了找这句话康明德还请教了公司里那个书呆子大学生好久,意思就是没有欲望想法,那就谁都不怕。
更为关键的是县委县府提出了兴建宿舍楼计划,各个县直机关部门都在报计划,按照县里统一规划,将要修建宿舍楼,而且规格都不低,最小的都有七十多平方,大的有一百三十多的,这也是无数当干部的梦寐以求一辈子的大事儿,尤其是那些在机关工作多年,结婚带了孩子,还和岳父岳母或者公公婆婆挤在一两家房子里的中青年干部,有了这个希望,你就是让他们做牛做马都愿意。
在县建委当惯了一把手,当惯了甩手掌柜,现在突然被发配到区乡去,他发现自己严重不适应下边的工作了,开元镇的拆迁难题就让他伤透了脑筋,加上本来心情就不好,干脆就借机会装病,只是这一装病装下来,似乎身体还真的就有些病了,想到回去之后各种繁琐烦人的事http://www•hetushu.com情,他就头疼。
康明德自认为在这双峰县里打滚几十年,上至县领导,下到街痞混子,啥场面傻人物都结交过,县委书记县长也见识经历了好几茬,清廉守旧的也好,贪得无厌的也好,葳蕤自守的也好,胆小却想偷腥的也好,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也好,都见得太多了,对人性人心的揣摩也算得上是能拿捏个八九不离十,但是却始终未能把握到这位陆县长的心思。
他不怕贪的领导,就怕不要钱的领导。
陆为民在县里的影响如日中天,尤其是在机关里边更是如此。
他做梦都希望陆为民能够选不上,这样陆为民就只能灰溜溜的夹着尾巴滚蛋,但连他自己都知道这只是一种虚幻的痴心妄想。
看见康明德贼头贼脑的在门口敲门,陆为民就笑了起来,“怎么,老康,还没有到年底,就打算来要钱了?去找老邓和老叶,我不管你那一摊子事儿。”
孤男寡女有点儿那些事情,简直太正常不过了,没这些事情才不正常,顶多也就是说陆为民不知自爱,怎么会看上这种名声不佳的女人罢了。
但现在肯定不行,时机不成熟,还得从长计议,目前曹刚和陆为民之间的关系很稳定,曹刚也绝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去掀陆为民的底子,只有随着时间推移,两人关系交恶,势同水火的时候,才能想办法找民德公司漏子,从民德公司入手,来迫使康明德把陆为民供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