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四十一节 成熟

县改市这个敏感问题不敢碰,总得要做点其他事情才行,想到这里姚安原本还有意要拿捏一下的心思也就淡了,只怕谭学强也早就看到了这一点,自己如果再去挡路,没准儿就有点儿不识时务了。
陆为民谈及了阜头方面的想法,也谈到了阜头前期所做的工作,包括在省交通厅那边拿到的几次省交通厅内部研究阜临公路项目的会议记录和遭到省计委退回搁下来的理由等各种原始资料,以及目前阜头方面的想法打算。
“别把问题想那么简单,这年头那一个工程不牵扯诸多利益牵绊?”安德健淡淡的道,“一两千万的项目,你以为谁都能做到毫不动心?”
只是这个项目很大程度不在于阜头和临溪两县本身有多大的积极性,而在于更高层,主要是省里的意见,如如陆为民所说省交通厅是比较支持上这个项目的,主要卡在省计委,省计委那里需要重点攻关,而省计委如果最终过关,那么更为重要的就是省政府常务会议上的闯关了。
“陆书记,谭书记已经在楼上等我们了,我们还有的是时间交流,请!”于跃海很干脆利索的中止了话题,一挥手示意,陆为民也含笑点头,招呼大家一起进去。
“你在曲双公路上就这么干的?”安德健反问。
安德健看着眼前这张年轻充满朝气但又已经隐隐有了一抹沉郁的脸,心中感http://m.hetushu.com慨不已,这是一个已经学会自我反思的陆为民,甚至能够从获得的成功中寻找存在问题,总结成功经验固然是成熟的表现,但是唯有能在成功经验中分析辨别,寻找到问题的,那才是真正的成熟。
就像陆为民可以和谭学强相谈甚欢,和于跃海把酒言欢,但是和姚安,却始终横亘着一条难以跨越的沟壑,无论是五粮液,还是茅台,一千瓶,一万罐,都无法把这条沟壑填满。
“陆书记倒是对临溪的事情很关心啊,临溪能不能,会不会县改市,那要上边来定,可不是我们临溪这一级能决定的,我个人觉得这个意义不大。”临溪县改市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姚安不得不出面解释。
陆为民等的就是他这句话,省交通厅这边他已经基本沟通的差不多了,马俊成对这个项目并无偏见,尤其是在涉及到一些具体利益上,梁炎能够发挥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
“那倒也是,改市不改市的确不是临溪这一级能决定的,意义大不大,也难以一言以蔽之,不过作为临溪一届党委政府,为官一任,总要为临溪老百姓留下一些值得一看,值得一提的东西才对,于县长,姚书记,你们说是不是?”陆为民朗声笑道。
陆为民吃了一惊,“安部,我和他现在还算是合作伙伴吧,这个项目跑下来对http://m.hetushu.com临溪也很有利,我看他积极性也还是比较高的。”
宋大成很实诚,说谭学强大概能把高层工作做通就好,至于下边工作还得看于跃海,这才是这个项目后续具体实施推进的关键人物,至于说姚安,算是一个帮闲类人物,还看不出端倪来。
官面上的话在会谈上就进行得差不多了,接下来的沟通主要是在私下层面,而饭局无疑是最好的方式。
“不错。”安德健对于陆为民的汇报只用了两个字来回答,然后又顿了一顿,“谭学强这种人最好不要得罪,也许他这种人成不了事,但是要坏事却很容易。”
陆为民也告诉宋大成,和谭学强这边的接洽他自己来,毕竟谭学强不是一般人能打交道的,就算是自己也还得琢磨一下,但这件事情你又不得不倚重对方,所以再有什么不舒服,也得忍着。
上了车后,陆为民才问宋大成感觉怎么样。
至于省政府那边,陆为民却没有给谭学强说什么,只说过了省计委那道门槛,大家一起努力去做省政府那边的工作,谭学强也同意了。
“为民,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都会遭遇一段迷惘期,这很正常,说实话,我很高兴你能有这种困惑迷惘感,如果一个人没有遇到这种困惑迷惘,那只能说明他的心术有问题,他不是为了一个正确的目标而工作,而是充斥了太多和-图-书私心杂念。”安德健正色道:“面对这些困惑迷惘,首先要做的是沉下心来,认真思考,越是沉不下心,那么你就越容易迷失自我。你可以好好想一想,自己做的事情,做事的原则是不是已经超越了自己的原则底线,如果没有,而这种方式的确又能获得更好的结果,那么可以接受,如果超越了自己底线,哪怕一次,都不能做,因为有了第一次,那么肯定就会有第二次,那么你的底线就会彻底泯灭。”
陆为民显然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渴望用公开公平公正的方式来赢得竞争,但是却又发现往往如果完全依靠这种方式想要赢得胜利是一种虚幻,尤其是在人家采取其他手段轻而易举获胜时,这对于一个想要用更磊落的方式来竞争的角色打击会有多大,特别是他同样具备采用其他手段的能力时,这种痛苦就更甚。
谭学强也还是比较佩服陆为民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能把工作做得这么细,甚至连葵山方面施工可能遭遇的一些具体细节性问题都做了考虑,如拆迁和隧洞问题。
我不用那种收单,不代表人家不用,我不用,人家用了,人家会获胜,我该怎么办?是不是为了正确的结果,就可以不计手段?人脉,背景,关系,究竟是不是生产力的一种?!这些问题似乎都在缠绕着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让他既想要放手大干,又有太多和-图-书顾虑。
中国人的酒文化源远流长,其中一个最具内涵的奥秘就在于酒能够很好的拉近双方的距离,融合双方的间隙,进而寻找到更多的言语,当然也有例外。
晚间离开时,双方也约定,尽快推动宜山和丰州以两地市的名义向省交通厅方面申报立项,力求在最短时间内促成这个项目的敲定,事实上也不是敲定,也就是把这个项目从尘封中解冻,重新拿出来启动而已,当然这其中关键还是在省计委那边,在这一点上谭学强很爽快的答应他会尽自己的努力去促成。
会谈的气氛倒是挺不错,正如姚安所想的,谭学强虽然对陆为民有些嫉妒,但是毕竟是省委书记身边出来的人,起码的胸襟气度还是有的,何况陆为民也还和他不在一个层面上,他也没有必要可以去针对什么人,所以整个会谈还是进行得很顺利。
无论是于跃海还是姚安脸色都是微微一变,陆为民这个家伙言辞真是够犀利,一句话就能挑开临溪内部隐藏的矛盾,无论是谭学强多么强势,哪怕是担任市委常委,如果他不能为临溪老百姓做实事儿,那么他在临溪就是始终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这个我不好说,事实上我也在这个问题上考虑过,如果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我宁肯选择我信得过的人或者企业。”陆为民很坦率。
单纯只有满腔热血朝气,一往直前的按照自己心思去干和-图-书一番事业,那是不成熟的,但是就如陆为民所说那种整日里沉迷于网织人脉结交关系,认为任何事情用这种方式手段就能无往不利,看上去似乎是成熟过了头,甚至到了世故的程度,这同样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
于跃海倒是对陆为民表露出来的锋锐颇为感兴趣,看样子姚安和陆为民这一对并不像他们自己所说的世交,倒像是有些隔阂嫌隙似的。
“算是吧,不过我没有出面,我支持搞招投标制度,最起码这能够做到最基本的公平,这也是矛盾的悖论。”陆为民在安德健宽大的办公室里走动着,显得有些烦躁,“有些时候你如果完全按照规则来办事,那么就根本达不到最佳效果,但是如果用了一些所谓的人脉关系来运作,又觉得自己在践踏规则,这样下去只会越来越沉迷于用这种手段,最终的结果未必如愿。”
※※※※
但是跑下来项目是一回事,真正要落实这个项目的落地建设又是一回事,这后续就只能让宋大成和于跃海多接洽,按照陆为民的意思也就是让宋大成和于跃海能够相互商量协调,这边具体抓由丁贵江来负责,而临溪那边也得要由于跃海提一个能干实事儿的角色来抓。
宋大成相当直白的话语让陆为民大笑不止,真没想到宋大成眼光也是如此犀利刁毒,一场座谈外加一顿饭局,就能把今天接待的几个临溪县领导底儿看出一个大概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