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六十一节 谈判

※※※※
“排污处理费问题,你们和鸿基方面讲清楚,我们财政非常困难,就算是建设污水处理厂县里财政都会背上很大的包袱,如果三年排污处理费用都要由我们来承担,加上三免两减半税收政策,我们财政可能会被拖垮,我想他们也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况的发生。”陆为民沉吟着,一边思索一边道:“蒲燕,你和大成看是不是可以这样,对于符合我们县发展方向的主导产业,投资金额达到一定额度,且产值实现一定规模的企业,我们可以采取先缴后返的原则来解决排污费问题,你们再斟酌一下,看看能不能争取把年限缩短到两年,不要轻易让步,排污处理费用这一笔开销不小。”
排污费也是一个问题,企业大规模地进入必然带来污染,陆为民历来是把环保和污染问题考虑得更早,虽然现在各地对环保污染问题的认识并不充分,但是作为一个先行者,陆为民希望自己能够在这方面走到前面,哪怕会因此招来一些不理解,他也不希望给自己留下一个遗憾。
正因为如此也让阜头方面意识到,鸿基集团这一次的谈判是认真的,对方的法律顾问和阜头县方面的法律顾问也两度专门进行沟通交流,规避法律上的风险。
已经习惯了和陆为民的对话用这种言简意赅的方式来解决,蒲燕也觉得自己越来越进入状态,这个常务副县长也是越和-图-书当越有滋味,虽然很辛苦,压力也很大,但是这能让她感到有一种之前在地委办当副主任时从未有过的充实感,她能看到一件一件实打实的事情在自己手上付诸实施,那种感觉真的很有成就感。
宋大成和蒲燕一边吃饭一边听着陆为民这一个个奇思妙想,他们都不得不暗叹这位年轻县委书记脑瓜子的确非同凡响。
办公室再度推开,蒲燕冲了进来,她的脸色有些潮红,显然是连续谈判让她也是精疲力竭,但是精神却是异常亢奋,尤其是看到谈判成功可能性已经无限接近时,那种即将收获丰硕成果的期待感,足以让人忘却一切烦恼和疲惫。
一旦鸿基集团落地,这种连带效应也许就会很明显,当然这还只是一种臆测,所以陆为民不能不考虑更深远一些。
“职工宿舍这一点,我看可以这样解决,县里工业园会考虑集中修建一批工人职工宿舍,不单单针对某个企业,而是为了解决整个工业园的工人住宿问题,但是短期内我们不太可能解决所有职工,我估计以后也不可能解决所有职工住宿问题,所以这需要一些条件,比如投资规模,企业利税,职工在我们工业园工作年限,当然前期没有这一条限制,以后可能会逐渐涉及到……”
蒲燕的话让陆为民和宋大成都笑了起来,“大成,你看蒲燕是不是进入状态挺快?都http://m.hetushu.com知道替县里精打细算了,你这个当县长的可是要轻松不少啊。”
阜头宾馆距离阜头县委县府只有一百五十米远,但是即便是这样每一次谈判陷入僵局暂时休会之后,蒲燕都是要坐上早已经准备好的桑塔纳迅速过来,向陆为民汇报,然后商量讨论,然后再赶过去,和宋大成议定策略,再重开谈判。
蒲燕拿起笔记下陆为民提到的几个重点,符合县里发展的主导产业,投资额和产值规模,先缴后返,年限,第一个没有什么可谈的,蒲燕很清楚陆为民的态度,像化工产业进来,别说让县里承担排污费用,就是你愿意缴,陆为民也不会同意你进来,至于后面几条,都是可以通过谈判来讨价还价。
和台商的谈判主要集中在和鸿基集团的谈判上。
事实上鸿基集团旗下三家企业,除了宝鸿电子是以代工组装及重要零部件生产外,其他两家鸿泰通用电气、鸿鸣电子也都是为宝鸿电子生产配套零部件。
陆为民也萌发了到利用这一次契机打造一个台资工业园和电子工业园的构想,现在的目标当然是电子工业园。
“陆书记,建设职工宿舍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让不是不是太大了一些?这一笔投资可是不小,如果都是由县财政来承担,我觉得真的对县财政是一个巨大压力,我盘算了一下,从污水处理厂到管网再到这个和-图-书职工宿舍,我们县里边需要配套建设的东西太多了,以我们现有财力,根本支撑不起,贷款,我们又得要背负起相当大的包袱,这让我真是纠结啊。”
除了这两家同属于鸿基集团旗下的企业外,另外几家也大多是以为宝鸿电子做配套的,比如嘉和塑胶,是为宝鸿电子生产塑胶零件,而伟业电子则是以生产散热器、微型马达和风扇为主,当然这几家电子零部件企业并不是单单为宝鸿电子服务,只不过宝鸿电子是他们一个重要客户,而一旦宝鸿电子落户阜头,也使得他们在阜头建厂的可能性变得很大了。
“嗯,两个问题,一个排污费的问题,他们希望能够减免三年排污费用,由县里来承担,另外一个是职工培训问题,他们希望县里能够在进行熟练工人培训上帮助他们提供场所,师资力量由双方共同来解决。”
“至于培训熟练工人的问题,这一点你们可以拍胸口,县里关于职业教育都一个统筹安排,这一点上请他们放心,即便是没有他们,我们的职业教育也要先行一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其他任何地方都要重视……”
但是在和季家叔侄俩的多次交流中,陆为民也了解到台商进入大陆已经成为一种潮流,尤其是在意识到大陆巨大的市场蕴藏着的无穷商机时,许多台商都已经在考虑进军大陆市场,而东部沿海地区已经成为他们的桥头堡,而和*图*书一些胆子更大的则觉察到中西部的商机潜力更有待于开发,但是却囿于中西部地区政策和地方官僚的僵化机制,如果能够找到合适的投资地,他们就有可能一传十,十传百的带来更多投资机会。
几乎所有人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一轮谈判上来了。
顿了一顿之后,蒲燕又颇有感慨地道:“这一次谈判两天,我才觉得受益良多,陆书记和宋县长算是我的师傅了,下一次谈判,我就知道该怎么来先发制人,该怎么预设条件,该怎么来退一步进两步,嗯,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得私人单独请陆书记和宋县长,算是谢师宴。”
“又怎么了?”写毛笔字纯粹是想要平复心境,但是陆为民也知道这是徒劳,根本就是在这里做样子,心思还是在谈判桌上,看见蒲燕进来,他就知道肯定又遇到什么难事儿了。
谈判已经持续了两天,虽然前期已经就一些基本条件进行过意向性谈判,但是当涉及到要写入协议时,很多东西就需要更加细化和严谨了,不仅仅是台商方面,阜头县政府也聘请了两名法律顾问来帮助处理谈判协议中的一些关键性问题,比如税收政策优惠,固定资产投资的财政补贴,金融贷款贴息,甚至包括资本盈利所得税上缴等等。
“是啊,我当初也还在担心蒲燕从地委办下来,以前都没有接触县政府这一块的工作,还在琢磨蒲燕怎么能上手,没想到蒲燕基和*图*书本上没让我操心就上道了,而且我看现在还真是得心应手游刃有余,看来还真有天才这一说呢。”宋大成也是笑着道。
被宋大成说得脸有些发红,蒲燕妩媚的一笑,“陆书记,宋县长,你们两位领导可不兴这么挖苦人,我也是跟着你们学的,只不过我脸皮薄,不好意思一件事情一件事情请教你们,我就看你们处理每项工作每件事情的做法,然后自个儿琢磨我遇上这种事情这些工作该怎么做,再来比较,就这样还是出了不少洋相,但总算是咬着牙关挺下来了。”
饶是陆为民自诩见过大风大浪不少,自认为自己可以面对泰山压顶不变色,但是让然感到有些心浮气躁。
每一个对方提出的看似苛刻的条件,他都能够应付裕如,巧妙的把投资额度,利税情况,产值规模,与这些联系起来,让对方也无话可说,而且这对于县里来说也是理直气壮的,县里招商引资就是希望引进一批能够带来劳动就业、产值利税,带动消费的企业,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你凭什么要求县里边为你们做这样做那样?
陆为民放下毛笔,事实上这两天他也无心工作,虽然未曾直接参予谈判,但是这种幕后操作和等待拍板的滋味更让人难熬,在进入实质性关键问题谈判后,一些细节也是之前未曾想到的,但是这些细节都涉及到双方的利益,很多问题宋大成也不敢拍板,还需要请示陆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