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一百零一节 你眼睛长到屁股上去了?

季婉茹急了,她也不知道陆为民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不好说话,宋州可不是丰州,作为老家是这边的她,太清楚自己老家这边当官的牛气劲儿,陆为民这要和人家叫板,被带到派出所去弄不好就要吃眼前亏。
一句话就让壮年警察气得脸红脖子粗,下意识的就要扑上前来狠揍陆为民。
对自己这个女儿的过去很清楚的老两口早就对自己女儿懒了心,先前女儿出现,老两口也都没有吱声,女儿以往的表现让他们丢尽了脸,伤透了心,爱好面子的他们现在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儿子身上,对这个女儿,他们宁肯没有。
陆为民心中也是有些感慨,是够牛逼的,阜头那边现在也还只有副处级干部们把移动电话配上了,很多局行部委的一把手都还只有传呼机,也只有像公安局、财政局、交通局这些重要局行的一把手才开始陆续配手机,像派出所这一级,有一个传呼机也就不错了,但是看看人家,一个派出所长都是现在最流行的摩托罗拉168了,比自己的移动电话还要时髦。
“陆县长?噢,现在该叫你陆书记了,真的是你?我还以为看错人了呢,怎么回事儿?”黑脸男子目光落在那个满脸横肉的家伙满脸谄媚笑容的脸上,脸色一下子黑得如同要下雨,“王大雄,你在干什么?!你眼睛长到屁股上去了?!”
听自己女儿喊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年轻人喊得如此亲热,季婉茹的父母都有些http://www•hetushu.com诧异。
季永强一急之下,就要去抢横肉男的电话,横肉男冷冷一笑,一把挡开季永强的手,“小子,你这是在袭警啊!这周围可这么多人看着啊,你是检察院就这么牛?我打电话了解情况,你就敢动我?我看你这身衣服不想穿了,你信不信,我就让余长松好生拾掇你?”
话音未落,横肉男随手就把一部相当新潮的摩托罗拉168手机拿了出来,按了几个按键,就要拨出去。
不过一行人却没有停住脚步,门厅外一辆奥迪已经等候在了门口,最前面一人和另外一个和他并行的黑脸男子握了握手道别,上了车,汽车迅速启动离开。
“我用得着装?你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我需要和你装什么吗?多用用自己脑子,当警察不是只会耀武扬威欺压良善就行的,你就是这样当警察的?”陆为民轻轻哼了一声,“我倒是很期待你把我带回派出所去怎么交待呢。”
“小子,我看你给脸不要脸,那我就不给你脸,带走!”横肉男语气顿时变强硬起来。
陆为民没有动作,只是微微皱皱眉头,冷淡地道:“我听到了那位鲁经理叫你什么所长,我想好歹你也是一个中层干部,如果连一点理智都没有,我真的不知道你这么大把年龄了,是怎么混到这个位置上的?就靠着你粗鲁野蛮的言语和缺乏理智的脑袋么?”
陆为民的话就像是一盆冰水泼到了壮年警hetushu•com察的头上,让他立时冷静了不少,挥舞的拳头捏紧,但是却只是握在手中,目光却在仔细打量着陆为民,似乎想要辨识一下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什么来头。
“没事儿,我好像看到一个熟人,难道我看错了,他怎么会在这里?”黑脸男子有些疑惑,但是似乎就是那个家伙,他没有迟疑,径直进了门厅。
满脸横肉狞笑起来,壮年警察确信自己不认识眼前这个年轻人,市里也好区里也好,无论是那位领导的子弟还是政府官员,他多少都有些印象,而且他也一下子就能听出眼前这个家伙的口音不是宋州这边的,显然是个外地佬。
“我需要你替我挖个底朝天么?你想知道什么,我马上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告诉你,用得着你在这里张牙舞爪的吓唬我?或者你觉得是我在吓唬你?”陆为民微微蹙眉,语气里边却也是说不出的轻蔑。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麓溪区现在各部门正职基本上都是沙洲区这边的副职过去担任,也就是说当权者基本上都是原来沙洲这边的各个部门的,麓溪区检察院检察长余长松就是原来沙洲区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公检法一家,这个横肉男认识余检也很正常。
季永强一下子就急了。
另外一辆丰田佳美也迅速滑行上了门厅外的泊车处,早有秘书替黑脸男子拉开车门,黑脸男子正准备上车,上车前无意间向大厅里边还在推搡吵闹的一帮人看了一眼,似乎看到了什么和图书,愣了一下,又伸长脖子往里边在看了一眼,觉得自己好像没有看错,一只脚已经踏上车的他,赶紧又下来。
横肉男是真的被陆为民的话语给激怒了,你这人也忒不地道了,自己好言好语让你表露身份,你他妈在这里给我东扯葫芦西扯瓜,有多大来头?真要有不得了的来头,你就不会在这里和华廊酒店这帮人纠缠半天,谅你也没有多大来头!
见陆为民依然口气强硬无比,横肉男心里也是咯噔一声,有些狐疑的瞟了一眼站在一旁那个西装男子,这种情况下还能这么镇静自若的,似乎除了脑袋有问题,就只有真的有点儿底气的了,这家伙是啥来头?
当然如果是省里哪个部门领导远亲或者市里那位领导的亲戚那就的确太多太远了,谁也不可能认识,但是想想可能性也不大,如果真的是有这层关系,还用得着这在这里不依不饶的和酒店较劲儿扯皮,一个电话也许就能解决的问题,现在都快要被赶出酒店了,至于逼到这一步才跳出来么?
“小子,你嘴巴挺硬啊,你以为咋呼两下子就能把我吓倒?在这里,我就是老大,你的祖宗十八代,我不用十分钟就能挖个底朝天,你信不信?”
愣怔了一下,横肉男还真有些拿不准了,装模做样的家伙不是没有,但是这种情况下要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搞这种把戏的人那还真得有点儿胆量才行,冷冷的一笑:“小子,你够牛,在王某人眼皮子底下,还玩这一招,算和图书你有脾气,我就怕你这份脾气保不住多久,你,麓溪检察院的吧,行,在这里寻衅滋事,我马上和你们余检打电话,还怕掏不出你们这一家人的底细来?”
跟随在横肉男身后的几个警察和联防队员都一下子围了上来,吆喝着,“走,走,走!要不就把他铐上!”
但是对于季永强来说,这就不简单了,他从麓城县检察院分到麓溪区检察院那也是费了老大功夫的,还是齐蓓蓓的父亲出面找了熟人,花了不少钱,最后才能从麓城县检察院划出去到麓溪区检察院,现任检察长对麓城那边过来的人,本来就不太感冒,如果这个时候被人告了刁状,在一把手那里落下个坏印象,不是要毁自己一辈子么?
“为民!”
麓溪区是由沙洲区一部分和麓城县的一部分合并而来,各个部门单位基本上都是从沙洲和麓城抽调来组成的,当时沙洲区这边的不愿意过去,而麓城那边的则是打破头都想挤进这个新成立的麓溪区,毕竟这是市区啊,哪怕是个新成立的区,但也算是进市区了。
见对方被吓住了,横肉男有些得意,瞟了一眼那个喝止自己的年轻热,却见对方脸上依然是那股子淡淡的轻蔑不屑,心里没来由又是一阵心火乱窜,这个王八蛋居然还这么嚣张?
横肉男心里稍加分析就有了一个大概,多半都是在那里狐假虎威,装模做样的给自己作秀,想要和自己在嘴皮上较较劲儿,想到这里,横肉男心里就忍不住冷笑,这个王八蛋,m.hetushu.com居然敢吓唬自己,待会儿老子就要让你明白马王爷有几只眼。
“我是哪儿的不重要,关键是这件事情和派出所似乎没关系,我们和华廊酒店交涉事宜,你派出所掺和什么?如果这要掺和,那么请你站在公正角度来处理问题。”陆为民平静的道。
省里来的?也不太可能,近期省里边没啥人来这边,作为市区中心派出所的领导,他对这些还是相当敏感的,有什么重要会议,或者省里有领导要过来检查考察,他们这些派出所都会首先得到通知,搞一搞集中清查,或者专项行动,打扫一下市面上的社会治安,免得哪个旮旯里又被领导看见了什么岔眼的物事,这些都是家常便饭了。
季永强被对方的话给吓住了,他本来就是一个老实人,从麓城到麓溪都相当不容易,工作上一直相当努力,本身就是正牌政法学院毕业的学生,就一心想要在事业上做出成绩,如果在单位一把手心目中毁了印象,那不就彻底完了?
“小子,你是哪儿的?”
一拨人正在围着推搡纠缠,斜对面的电梯间打开了来,一行人从电梯间里鱼贯而入,看见这边闹成一团,一行人也把目光投射了过来,尤其是当先两人看了一眼这边都皱起了眉头。
“雷区,怎么了?”
“小子,我看你挺会装逼啊。”横肉男阴阴一笑,“待会儿回所里,我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给我带回去!”
看见黑脸男子突然又下了车,几个正准备上后边的桑塔纳的人又忙不迭的跑过来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