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争命

第七十三章 龙入鱼市

“我不知道长陵还有谁是这样的存在,事实上如果我们知道长陵突然之间也多了这样的一名修行者的话,我们自己都会很震惊。”佝偻老人抬起头,看着白山水,无比认真的说道:“但我们不知道你的师兄被人杀死,更不知道他是死在一名修鬼竹阴神秘术的七境修行者手中……这件事,真的不是我们做的。”
“白先生您是江中真龙,此处只是小泥塘,不知哪里惹怒了白先生,白先生不在江中乘风破浪,却是要拆了这个仅堪容身的小泥塘。”一声苍老的声音在黑暗里响起。
“我欠你一命。”
孟七海有些不理解,问道:“为什么?”
“你今日的表现只能用完美来形容,任何人身为你的师长,都会为你感到骄傲。”
秋再兴并没有感到意外。
秋再兴先肃穆的对丁宁说了这一句,然后躬身对着薛忘虚所在的小院行了一礼。
秋再兴用极细微的声音问了车厢中人数句,便转过身朝着丁宁看去。
……
一袭白衣的夜策冷坐在马车中等待着。
鱼市已然开市,然而今日里却比起新年那数天还要安静、死寂。
扶苏笑道:“那你还觉得不服气,还觉得他故作姿态很讨厌么?”
白山水摇了摇头,道:“我今日来这里,不是为了听这样无力的解释。若是你能说出长陵还有这样的修行者存在,我或许可以相信你们,只可惜,长陵没www.hetushu.com有别的地方存在这样的修行者。”
秋再兴微愕,但是却又笑了起来,赞许的点了点头:“修行首先要顺心境,你既然念头里岷山剑宗是第一选择,进入岷山剑宗修行,对你将来的修行也的确更加有利。”
他微微的顿了顿,冷漠的看着佝偻老人:“樊卓虽当我宗主般奉着,然而他却是我的师兄,你们杀了我的师兄也就罢了,却还抢了我云水宫的东西,你们真当我已经死了么?”
佝偻老人陡然愤怒了起来,厉声道:“白山水,你不要太过放肆,我敬你是个人杰,难道你真当我鱼市怕你不成!”
佝偻老人彻底明白了他的意思。
再接下来,他却是又认真的轻声对丁宁说道。
以他为中心的远处,似乎有无数的窃窃私语就像鬼物般不断响起,然而随着他的前进,这些声音却又迅速畏惧的消失。
佝偻老人一怔,不明他的意思。
顿了顿之后,他也摇了摇头,道:“是我多虑了,以你今日的表现,想必在他日的岷山剑宗也能胜出。”
白山水看着这名佝偻老人手中的黑竹杖,他的识念里,周围已经有很多株黑竹在摇荡,他如玉般的面容上浮现出浓重的冷讽之意:“我前后十余次来过长陵,然而之前一次都没有进入过鱼市,之所以如此,便是因为各自有路,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然而你们却做得太和*图*书过分了一些。”
许多店铺门依旧开着,只是不只是人,似乎就连鬼影都消失了许多,原本拥挤而狭小的土道都似乎变得空旷了一些。
“现在出去,这么多人,终归有些麻烦。”扶苏看着他,轻声道:“而且我们和他毕竟身份相差太大,我不想一开始交往时,就令他们感觉我们太过高高在上。”
今日这场刺杀里,对方出动了一名强大的符师,三名御剑极为纯熟的剑师,其中甚至还有一名“蝇池”的修行者,最终决定结果的只是白羊洞这三名少年,尤其是丁宁的表现。
孟七海听出了扶苏话语里更深层的意思,眼睛亮了起来:“你的意思是,我们隐瞒身份和他们结交?”
这是他个人的谢意,完全站立在他个人的立场。
“抱谦。”白山水又重复了一遍,然后用淡淡的看着他,说道:“若是我有误会,不如你告诉我,长陵所有的修行宗门,所有的修行地里面,除了鱼市的主人之外,长陵还有谁会大齐鬼竹门的秘术,还有哪一个知晓这样秘术的修行者,修为突破了七境的?”
他没有想到丁宁有很多更深层的想法,只是想着丁宁那种凝煞为剑的手段,的确是威势惊人,只是直来直去,和飞剑相比少了许多变化,若是面对那些真正的强手,这种手段被提前知晓,对阵时的确极为不利。
只是那些大人物的事情不需要www.hetushu.com他多虑。
佝偻老人的面容微僵,肃声道:“白先生你肯定有所误会。”
顿了顿之后,他微嘲道:“长陵只有昔日的商家,是大齐王朝鬼竹门的逆徒。”
丁宁平静的看着秋再兴,看着数名已经掠入这街巷中的便服修行者。那些修行者肯定比起监天司的人和神都监的人要强大,而且一时都没有靠近秋再兴和这个车厢,只是从这些方面,他便隐约猜出了车厢中人的身份。“虽然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很显然他们也想将我们杀死。”丁宁摇了摇头,接着说道:“若不是有您这样的强者,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像白山水这样的人物,一动便是如龙王一样牵云布雨,非同小可,岂可能因为他一句话而觉得不对。
扶苏轻叹了一声,眉头少见的皱了起来,“今日里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这样的事情会不会令母后和父王的想法发生什么改变,但就算他们还是允许我参加岷山剑会,接下来哪怕我不想……我的行踪和身份恐怕都必须更加的隐藏着。”
“七海……你现在觉得丁宁如何?”回味着方才一战中的许多画面,扶苏温和的微笑了起来,看着余悸未平的孟七海说道。
一名身穿白狐毛大衣,容貌俊美如大富人家娇柔公子哥模样的人信步走在鱼市的巷道里。
秋再兴和丁宁在轻声交谈之时,车厢中和-图-书的两名少年也正在轻声的交谈。
“你没有欠我。”
这两人里面无论哪一个死去,整个王朝都要掀起惊天波澜,更不用说两个人都被刺杀在这里。
并没有太过深入,只是走了百余步,他似乎已经看厌了几乎同样的景物,停了下来,微讽道:“我不知这些重重的雨棚到底是为了遮掩鬼气,还是为了遮掩七境的气息,但难道真的要我将这些都拆了,你们才肯出来么?”
白山水冷冷一笑,又看着佝偻老人摇了摇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你太老……连我的一剑都不可能接得下来。”
他是元武三年便出了灵虚剑门的修行者,无论是身份还是资历对于丁宁而言都是前辈,所以他第一句话才会对丁宁做那样的评价,而接下来的话,则是对能够教导出这样弟子的白羊洞和薛忘虚表达最真挚的敬意。
这两名少年便是扶苏和孟七海,一名是不出意外明年就要成为太子的大秦皇子,一名是孟侯府的世子。
扶苏温和的摇了摇头,说道:“还是改日比较好。”
孟七海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没想到会这么强。”
“你们是秦人,我是魏人,原本便是敌人,你们敬我,本身便是惧我的实力。至于我,我大魏之所以灭国,和你们商家也不无关系,若不是你们商家变法,令你们大秦国力昌盛,你们又怎么会有力量连灭三朝?所以我对你们商家可是没有你和*图*书们想象的那么有好感。”
一名佝偻的老人拄着黑竹杖,缓缓的从一条窄巷的阴影里走出。
然而距离她此时所在的马车不远,层层雨棚重重叠叠,连绵不绝,却赫然是鱼市。
按理而言,她便是应该出现在梧桐落附近的那名七境之上的修行者。
此时的扶苏面色有些苍白,气息有些不稳,只是眼瞳里却都是赞叹和兴奋。
丁宁沉吟了一下,看着周围那些流动的修行者的身影,轻声道:“您若是真想帮我,便不要让今日一战的许多细节流传出去。”
孟七海的额头微湿,全是冷汗,面容比扶苏还要略微苍白一些。
“今日他这样的表现,两个我都比不上,我自然已经服了。”孟七海有些羞愧的低了低头,但马上又抬起了头,道:“不如我们这就出去致谢。”
若是没有丁宁不可思议的表现,他将会和他那些没有出现的同僚一样,被第一时间杀死,七境的修行者赶到之时,结果也早已注定。
听闻此言,张仪和沈奕都是浑身一震,然而丁宁却是再次摇了摇头,说道:“我已决定要参加岷山剑会。”
“这不应该是你问我的话,而是应该我问你的话。”
“我明白。”秋再兴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我会尽力而为。”
秋再兴微微一笑,并未出声和丁宁辩驳,只是说道:“或许我可以设法举荐你进入灵虚剑门学习。”
“抱歉。”白山水看着老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