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六十章 令她不如意

他没有先说什么,只是等着这名宫女接着说下去。
丁宁展开那份文书,眉头马上就皱了起来。
所以她看了丁宁一眼,不再说任何的话。
看着他微颤的睫毛,长孙浅雪直接出声问道。
她的这句话太多简单,对于别人而言可能很难明白她问的到底是什么,然而丁宁直接便回答道:“三境上品。”
听着这些话语,长孙浅雪的脸色却反而好看了许多,“为什么?”
丁宁的识海之中瞬间出现了震惊的情绪。
“不要再提及任何有关巫山的事情,尤其不要提及你救过他。”
“有人来了。”
宫女的脸色沉了下来,道:“既然赏赐给你,便说明你当得起这样的赏赐。”
一丝丝天地元气缓缓从四方飘来,落于他的身体。
顿了顿之后,丁宁冷漠道:“所以这不是什么大礼,只是借刀杀人的手段。”
“承情?”
丁宁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她说道:“甚至可以借以参悟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星辰元气。”
宫女微嘲道:“墨园是墨园,但现在不是周家的……长陵城从今日起,已无周家。”
这名女子似乎也并不想掩饰她宫女的身份,走路的身姿都很自然的和在宫中时一样。
长孙浅雪问的自然是丁宁在岷山剑会开始之前的修为,丁宁对于修行的事情从未错过,www.hetushu.com他说在岷山剑会之前会到三境上品,那长孙浅雪就知道他的修为一定会到三境上品。
“这是赐给你的。”
“没有什么准备怎么做的问题。”丁宁轻声道:“这事关我的命,所以我只能用一切可能,让她不如意。”
长孙浅雪突然觉得这好像有些可笑,微嘲道:“你又能做什么?”
“或许有人会觉得她会默许我在岷山剑会胜出,但我和你却很清楚,她现在的意思是不让我在岷山剑会胜出。”丁宁看着她,平静而冷的缓缓说道。
长孙浅雪眼眸冰寒的看着宫女身影消失的方位,脸上笼罩着难言的杀气,“竟然将周家的宅院都一举送给了你。”
“如果可以。”长孙浅雪想了想,道:“我会承他的情。”
这在两人的世界里意味着这次谈话的终结。
他和长孙浅雪甚至薛忘虚等人今日就会搬入周园,这在长陵绝大多数人眼里,是一名平凡的市井少年凭借自己的努力和际遇,骤然得到命运的垂青,得到了如此惊人的家业,这实在是很让人羡慕,很励志的美丽故事。
一名衣着看似朴素,但怎么都洗不了宫里的那种贵气,就连满头的青丝都似乎分外洁净亮泽一些的丽容女子走入了梧桐落,行入梧桐落中的无名酒铺。
才俊和*图*书册上排名最高的烈萤泓是四境中品修为,在长孙浅雪看来,丁宁三境上品的修为已经足够。
一颗星辰的碎片,一颗星核,或者一颗星髓……修行者的世界里,有无数种说法来定义这样的东西,世上的很多宝石,甚至很多奇特的金铁,都来自于这样的碎片。
丁宁说道:“可是这是周家墨园的地契文书。”
长孙浅雪看了他一眼,清冷道:“这是可大可小,很虚无缥缈的事情。”
这名威严的宫女满意的转身离开,但在走出这间酒铺的时,她却是又冷漠的交待了一句:“因为从今天开始,他已经是我大秦王朝的太子。”
这些线路里在不断凭空生成着天地元气,有些他极为熟悉,有些却是完全超出他的认知。
没有人可以理解他的入静内观的速度。
丁宁明白她对郑袖的厌恶,他摇了摇头,眼眸也有些冰冷,“这不是什么大礼。”
然而长孙浅雪的脸上却骤然笼上了一层寒霜,她用一种有些说不出厌恶的语气,说道:“是未央宫的修行功法,应该是郑袖的人。”
当威严宫女的身影消失在丁宁的视线之中,长孙浅雪出现在了丁宁的身后。
丁宁点了点头,收起了身前的地契文书。
丁宁看着手中的玉璧,沉默了片刻,说道:“所以他没有提任何的请求www.hetushu.com。”
所以这并不是任何修行者能够创造出来的符器。
长孙浅雪看了他一眼,眉眼间的神色显然很不赞同,然而丁宁自己却是点了点头,道:“当然现在说这些根本没有意义。”
除了他身体里五气缭绕的气海世界,无数真元流淌的经络和外面匡阔的无限天地之外,他“看到”自己的右手手心在发出光亮。
在见惯了复杂和阴谋之后,这种简单,最能让人感到温暖和喜欢。
几乎就在他闭目的瞬间,他就如凝立在气海中心,看着五气缭绕和真元流动的奇妙世界。
然而无数星辰坠落产生的碎片之中,唯有极少数能够和这个世间的元气相合,更不用说像这人王玉璧一样,可以自然滋生出许多和这个天地相合的元气。
“像她这样的人,对于一个人有些疑虑的话,最好便是让那人直接从长陵消失。”长孙浅雪彻底明白了,冷笑道:“所以你救了她的儿子,但是你要参加岷山剑会,她反而不会帮你。”
宫女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怎么?”
“所以他让我自己选择。”
无数的光星漂浮其间,这些平时肉眼看不见的光星往外散发着无数肉眼看不见的线路,这些光星看似细小,然而其中却似乎隔着惊人的距离,空间浩瀚无比。
“一个独特的小世界。”和-图-书
这是不同于寻常修行者的很高层面的谈话,长孙浅雪听得懂其中的意思,但她却只是看着丁宁,异常简单粗暴的问道:“可以悟得出对付郑袖的星火剑的方法么?”
然而这个故事真实的背面,却并不美好。
丁宁感受着这名女子身上的气息,他可以肯定这名女子在未央宫中的地位应该仅次于潘若叶。
只是数个呼吸,感受着丝丝沁入自己身体的天地元气,丁宁就可以确定这件东西和自己听闻的东西一样,足以让他的修行速度增快两至三成,但对于他而言,这件东西的意义并不只于此。
长孙浅雪看着他脸上的冷意,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做?”
丁宁看了她一眼,道:“也可以对楚地的人好一些。”
“至少可以更快的变得更强一些,让我进入岷山剑宗变得更有保障一些。”
丁宁微垂下头,看着面前的文书,道:“这赏赐太大。”
这完全就是一个独立的小世界。
丁宁知道这样的旨意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所以他也不再说任何的话,只是平静的应允。
丁宁也不再说任何的话语,只是除去了鞋子,在自己的床榻上坐了下来。
“是什么?”
这名宫女从衣袖中取出一份文书,放在丁宁身前的桌前,然后伸手示意丁宁马上看。
长孙浅雪依旧微嘲道:“若是大楚和*图*书王朝都没有了呢?”
丁宁道:“墨守城对我有疑虑,她自然就会有疑虑。”
“她对你倒是不错,好大的手笔。”
丁宁的眉头微蹙,道:“或许可以。”
“鹿山盟会结束,外事已定,在扫除长陵一些她不想看见的人时,她便不再会有留手。”丁宁看了她一眼,道:“周家完了,我们却占了墨园……周家又是因为我跟着周家老祖去了巫山所以才完了,在剩余的那些旧权贵眼里,我本身便应该是皇后的人。”
“即便未必敢明面上对付我,但只要有合适的机会,这些旧权贵绝对不会放弃捅我一刀。”
丁宁笑了起来。
宫女说道:“只要是识字,都看得出这是一份地契文书。”
宫女的脸色缓和了一些,说道:“今日你们便搬去墨园。”
长孙浅雪收敛了杀意,但是她依旧很生气,所以她此刻不想说话。
长孙浅雪清冷的问道:“能到多少?”
丁宁抬头看着她,道:“这是一份地契文书。”
她看着并不显得洁净的酒铺,看着平静的打量她的丁宁,有些不喜般微微挑眉,道:“的确太过寒酸了一些。”
他瞬间明白了传说中的人王玉璧到底是一件什么样的东西。
丁宁又沉默了片刻,道:“他死之后,王图霸业对他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他应该只是想我们能够对他的那些子民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