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十二章 最初的反对者们

休息得太多也容易让反应变得迟缓,他将自己的身体始终调整在一种很利于战斗的状态。
独孤白却是笑了起来,揖手回了一礼,然后穿过屋棚,走向丁宁。
炉灶里柴火渐旺,水很快就要烧开。
然后她也在徐怜花的身侧空地坐了下来,有些疲惫道:“喝些热的总是会舒服些。”
独孤白。
在夏婉和徐怜花对话时,他没有转头,却是对着谢柔轻声说道:“虽然我也不可能预料到剑谷选剑之后会是这样的一关,但他挑选的剑,正好也十分适合应对这关。”
她看了一眼徐怜花身后的丁宁和身侧的易心,紧接着看到了瑟缩蜷在丁宁身侧的玄霜虫,她的眼睛顿时也瞪大到了极点。
看着并无拒绝之意的丁宁,独孤白认真的说道。
丁宁看着烧火的张仪,声音又低了些:“其实所有人里面……我最担心的反而是沈奕。在同等运气的情况下,徐鹤山和南宫采菽的剑术和所选的剑,比他更适合一些。”
不仅修行破镜速度很快,而且独孤家的人很喜欢一些至简的剑式,并能以之发挥极大的威力。
在此之前,他一直很悲观。
和许多人的沉默不同,崖上某处的礼司副司首司空连的眼眸深处却是开始出现欣喜的亮光。
夏婉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着他。
这个时候走出的和_图_书选生已经不少,其中也不乏在才俊榜上排名很靠前的,然而包括之前走出的所有人,甚至丁宁,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的神态有这个人轻松。
因为有一个人在走出崖间的山道后,又直直的朝着正在烧火的张仪,朝着她和丁宁等人所在的地方走了过来。
正毫无高手风范的侧躺着看着出口处的他马上对着这名少女招了招手。
这名少女自然就是素心剑斋最优秀的学生夏婉。
“其实谢长胜也很有机会走出来。”
徐怜花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徐怜花很中肯的评价道:“运气不错。”
随着他的走近,谢柔的脑海中不断的跃出有关这个人的讯息。
只是这一句,夏婉便看出了他的意思。
就好像那片恐怖的荆棘海对于这个人而言只是他熟悉的家,他就像是在自己熟悉的家里吃过了午饭之后,轻松的溜达出了家门。
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真正轻松,甚至是愉悦。
独孤白成为了独孤家第一个幼年时便强健起来的修行天才。
独孤家的骨血有些独特,不仅往往是一脉单传,而且幼年时都体弱多病,往往一直要到十四五岁时身体长成,修行的天赋才会很快的显现出来。
独孤白摇了摇头,“当然不是。”
少女微微一愣,随即朝着徐怜花行和图书去。
此时远远看着张仪熟练的生火烧水的样子,很多人自然想象出张仪在梧桐落极为细致的照料薛忘虚的画面,变得更加沉默下来。
然而现在事情却有了些转变,而带来这种转变的,却是先前并不为人注意,甚至被绝大多数人认为碌碌无为的张仪。
独孤家到独孤凉生封侯,家力至为鼎盛,然而却并未用灵药滋补的手段,而是令最信任的家将带着独孤白四处游历,去各种边荒苦寒极暑之地,去各种征战之地,按独孤凉生的说法,便是以天地元气和战气战魂为药,以天道自然养人。
所以在才俊册出来之前,所有长陵的年轻人,即便是徐怜花等人,都觉得排名第一的一定是独孤白。
独孤凉生,大秦王朝十三位封侯将领中最年轻的一位。
“你是丁宁,我知道了,我是独孤白。”
然后山谷里又冒出了炊烟。
虽然丁宁绝大多数时候都似乎绝对平静,没有多少特别的情绪,甚至像高处冰冻的山峰一样让人感觉到太过难以接近,然而她知道丁宁和张仪在很多方面其实一样,没有什么分别。
谢柔看着他的侧脸,心中涌起莫名的感动。
夏婉干脆的点了点头,道:“类似。”
丁宁也没有再闭上眼睛睡觉。
“怎么一点没事?”
徐怜花微仰头看和图书着夏婉背负着的黑柄青色剑身的长剑,探询般道:“类似绊马索一样的东西?”
“张仪在给我烧开水喝。”徐怜花看着她说道。
……
接下来,她却是也无法摆脱少女天生的好奇心性,忍不住轻声道:“那条虫是怎么回事?”
……
能够无形之中令整个大局都开始扭转,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是碌碌无为的平庸之辈?
徐怜花很想顺口说一句,要么你索性再去下碗面给我们吃?
这名曾经被公认为参加这次剑会的年轻才俊中第一的少年笑容中带着几分天真和幼稚,然而却又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霸道和傲气。
尤其很多人知道自从薛忘虚和梁大将军一战之后,便休养在梧桐落,平日里都是张仪等人照料。
独孤家的修行天赋也非常独特。
“那就请张兄等会也施杯热茶。”
这时崖间山道上的选生开始陆续不断的走出。
“不是坐在这里的借口?”丁宁看着他,也认真的轻声问道。
“我在先前选剑时选的本身便是韩地多宝阁的多宝剑。”
足足愣了数息的时间过后,她才缓过神来,重又看着徐怜花解释道:“多宝剑里有诸多术器,里面的牵机线,正好可以用来应付里面数量众多的异虫。”
场间谁都知道他是独孤白,但是走到丁宁身前的独孤白还是说了这样一和图书句。
他已经是独孤家有史以来幼年时最为强壮的修行者,但此时张仪却依旧觉得,相比同龄人,独孤白的面色还是显得略微有些蜡黄,包括此时的声音,也显得有些尖细。
“何朝夕的耐力最佳,我甚至认为他会比我张仪师兄更早出来,看来我也是小看了我师兄。”
“更何况我要坐在这里,也不需要什么借口啊。”接着,他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明明肃穆沉重的剑会,竟被张仪生火烧水而平白添了许多街巷间生活的味道和人情味。
她直接穿过了简陋的屋棚,从张仪拆出的空缺处走过时,还忍不住转头又看了张仪一眼。
看着走到面前的素袍少女,徐怜花翻身坐起,很简单的问道。
崖上许多修行地的师长看着山谷里涌起的炊烟,心中纷纷生出无限感慨。
徐怜花和夏婉忍不住互望了一眼,心中都是有些不可置信之感。
然后在崖上无数人震惊的目光中,独孤白直接在丁宁的身前坐了下来。
除了丁宁之外,其实其余很多人相差并不多,当顾惜春到达出口时,很多人也已经接近了出口。
看着徐怜花身上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的止血纱布,夏婉的眉头顿时皱成了川字,眼中却是闪过庆幸的神色。
这是一名看上去比丁宁还似乎要瘦小一些的少年,穿着很普通的青色布袍,只是他和-图-书在剑会开始之时就很引人瞩目,尤其在此时,当他带着装不出的轻松甚至享受感觉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时,他的身影就好像在发光一样,轻易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张仪并不是随口说说,他真的用铁锅接了自己剑意凝结的雨水,然后生火煮水。
独孤凉生之子。
一名身穿淡雅麻色素袍的少女出现在了徐怜花的视线中。
“你在做什么?”
“我有些剑式想不太明白,你在这方面比我强,我想应该可以互相探讨一二。”
屋棚前方凝出了雨云,密密的下了一场雨。
张仪也是完全愣住。
就在这时,她突然又震惊了起来。
站在丁宁一边的人越少,在接下来的剑试里,丁宁所要遭遇的残酷战斗就越多,这是异常简单的道理。
无论是独孤白的神情还是这句话,都让他们觉得独孤白是要做出和他们一样的选择。
张仪呆了呆。
独孤白却是有些好奇的问道。
然而看着张仪干净的眉眼,他却有种被打败了的感觉,这句话还是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我在烧水。”他在心中想着若是独孤家没有这样的遗传痼疾,那便更佳,同时不敢怠慢,起身揖手为礼道。
他从不是会掩饰的人,所以当独孤白走到他的身侧,他甚至有些手足无措。
独孤白却是一怔,一时忘了回礼,道:“只是烧水?”